《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虹兮縛兮……吾心念之……

作者之前發布的全劇情回顧詳解昭言與閒卿的文章:點擊進入,喜歡閒卿和昭言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洛家雙子劇情詳解

為了調查邪教一事,昭言與越今朝、越祈、居十方結伴而行,並將他們帶回了洛家。昭言擔心埋名會責怪她又亂交朋友,所以打算先將他們住宿安排好之後,再單獨找「妹妹」洛埋名商討邪教之事,豈料在他們剛進洛家大門,就被「妹妹」洛埋名派護衛藏鋒將他們請到了花廳……

剛一進門,藏鋒就冷冷地說:坐!

(被「洛小姐」請來,卻又不見其人,不聞其聲,只聽藏鋒這樣一說,眾人都不知所措……)

越祈:……今朝。(這什麼情況……)

今朝:既然「洛兄的妹妹」請我們坐下,那就坐吧。

昭言:好了,別捉弄客人了。(昭言此刻頓覺尷尬,不知埋名到底在搞什麼鬼)

藏鋒:在下只是「復述」主人的話。(然後鏡頭轉向坐在屏風後的埋名,見藏鋒如此直率,埋名無奈地「噗呲「一笑)

昭言接著跟今朝一行人解釋道:舍妹幼時生過一場大病,此後身體便一直十分虛弱,嗓子也受損無法大聲說話。藏鋒自小隨侍舍妹左右,因此常由她代為開口,舍妹有些愛開玩笑,還請見諒。

居十方:沒關系、沒關系。

藏鋒:越公子、越姑娘、居公子,我這不爭氣的兄長此番前去盈輝堡查探邪教之事,受了三位許多照顧,小女子在此謝過……後面言語太過囉嗦,我替主人省略了。(從這里可以看出,藏鋒和洛埋名的關系非常好,超出尋常主僕)

越祈:……省略的是什麼?(這呆萌妹子…)

昭言:埋名……(無奈的搖搖頭……)

此時埋名從屏風後走了出來……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埋名:方才失禮了。

今朝內心獨白:(好粗啞的聲音……)

然後埋名徑直走向越祈,拉著她的手,對她說:呵呵,越姑娘真可愛,來當我的小妹妹如何?我家可有不少好吃的。(當埋名觸碰到越祈的手時,熱海鑰環有了反應發出光芒)

越祈:不要,我要和今朝在一起。

今朝:洛小姐還真是愛說笑。說起來,我們剛一進莊,洛小姐就派人來請,現在又把我們認的一個不差,真厲害。(此人真是深不可測……)

埋名:洛家立足西域已有數百年,多少有一些情報來源。而且,昭言出門在外,我放心不下,讓他每日都與我通一次消息。(埋名真是個體貼的「好妹妹」……)

居十方:嗯嗯,不愧是曇華洛家。(昭言聽後,心里一陣難過……)

居十方:(我……我又說錯什麼了嗎?)

埋名看見昭言難過,就跟眾人解釋道……

埋名:「曇華洛家」中這「曇華」二字,意指洛家往往沉寂數十年後輝煌數年便又復歸沉寂,乃曇華一現之意。

越祈:原來不是好話啊。(十方,你真是夠了……)

居十方:這……我以為是說洛家有很多曇花。

埋名:這名號已有百多年,自然早已淡忘其由來,況且,也正合實情。(洛家的一段辛酸歷史)

今朝:對了,不知道洛小姐見我們,是為了什麼事?

埋名:埋名對三位,尤其是越公子有一個請求:請幾位多多照應昭言。啟魂邪教勢力遍及神州,絕非能輕易對付的對手。昭言性格剛強直接不知進退,還請越公子多加勸誡。(埋名對今朝的這一席話體現出了兩層意思,一是埋名藉故見他們的托辭,二是埋名對昭言的關心和愛護)

昭言:……埋名。(此刻深受感動……)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之後,昭言拿出了在邪教繳獲的線索與埋名一同分析,埋名在短短幾行字中就推算出了邪教的秘密據點,從這件事可以看出他是一個心思縝密,精明能乾的人,如同昭言所說:「如果不是身體原因,埋名本應是比我更稱職的家主。」

待眾人將邪教之事商討完畢之後,昭言將她送給埋名的兩幅畫放在桌上,然後帶今朝一行去客房休息,之後她又來到埋名房間,與埋名單獨談話……

昭言:藏鋒。

藏鋒:家主。(見面打招呼……)

此時洛埋名已經換回男裝,現出真實身份,他手拿摺扇,看似一位英俊瀟灑、文質彬彬的白面書生……他此刻正聚精會神地欣賞昭言送給他的那兩幅畫……

昭言:那是飲風閣新進的空山煙雨圖,我覺得頗有意境就買了下來。

埋名:是麼?遠不及這幅。(遠不及你為我親手畫的這幅)

昭言:那張啊……前幾天盈輝堡雨後初晴,難得出了兩道虹,我就畫了張。

埋名:你的畫雖然技巧一般,但勝在心意十足。(不管你畫成什麼樣,我都喜歡)

昭言:哈哈,只有你這麼覺得。反正只要你喜歡,我在外看見特別的風景就繼續畫給你。

埋名:……呵(真是個傻昭言…不過聽你這麼說,我還是挺高興的…)

昭言:對了,我原先還擔心你責備我又隨便與人結交呢,埋名,你為何特意見他們?

埋名:你也知曉,我借熱海之力以術法籠罩整個洛家,監視人員來往,以策安全。那個叫越祈的女孩,穿過法陣之時,竟與熱海之力產生奇怪的共鳴。

昭言:真的!?

埋名:我與熱海糾纏這許多年,怎可能會錯?(這里有對藏鋒的一個特寫,她慢慢的地低下了頭,應該是埋名提到自己「與熱海糾纏許多年」讓藏鋒心里也不好受吧)只可惜,方才我以熱海之力觸碰她進行感應,發覺只是近似而已。不過,也算是有了新的線索。

昭言:……

埋名:昭言,你不高興嗎?(這麼多年了,好不容易有了與九泉相關的一絲線索,我們不能錯過)

昭言:我……我不知道。你和爹為了熱海之事辛苦那麼多年,試了那麼多方法,最後爹還因此早早逝去,結果還是徒勞無功。這世上真的存在解咒之法嗎……(昭言不敢寄予太多期望,解咒之說虛無縹緲,她怕結果會再次令她失望……)

埋名:解法,必須存在。(我始終相信,必須相信,為了你,為了我,我也一定會找到!)

昭言:……如果熱海的詛咒解除,這一代仰仗洛家水源生活的人全都會流離失所。世人知情後,會如何看待我們洛家?(天真正直的傻昭言……)

埋名:昭言,你以為你是什麼?神?仙?竟要為那許多人的生死負責。(我也曾與你想的一樣,可結果呢)

昭言:……人們稱我們為曇華洛家,卻不知道曇花一現的代價。我想在我有生之年讓洛家聞名天下,讓百年千年後,還有人記得我洛昭言的名字!……即便我只不過活了二三十年。

埋名:……呵呵呵……洛家,我畢生夙願,便是解除熱海詛咒,讓洛家徹底消失。

此時氣氛略顯緊張,兩人都無言以對……他倆的立場和理想截然不同,甚至是矛盾的,所以接下來埋名轉移話題……

埋名:且不說這個。昭言,你去落日部可能會遇到並同行的幾個人中,越祈是個白痴,居十方是個廢物,明繡據情報應是個明哲保身之人,唯獨越今朝……你要小心應付,別泄露了熱海之事。(在埋名眼中其他人都如此不堪,由此可見洛埋名還是個自恃高傲的人……)

昭言:……我明白。埋名,我會找時機詢問越姑娘她的出身來歷,看與熱海是否有關聯。其實……越姑娘雖然有些遲鈍,但天真單純,很討人喜歡。(埋名,你……就不要再這樣說了。昭言為人敦厚耿直,不喜歡埋名這樣說她的朋友)

埋名:你是說,我這個「妹妹」不討喜?(埋名內心陰暗,性格偏激孤僻,他只有在昭言面前才會表現出陽光豁達的一面,偶爾跟昭言開開玩笑,他很開心……)

昭言:埋名……(無奈又帶著點撒嬌的語氣)

埋名:呵~~(這種感覺甚好……)

(此時鏡頭將藏鋒帶了進來,藏鋒眼見埋名調侃昭言,非常無奈的扭過頭去,表示「主人」突然這個樣子,我有點適應不了,看不下去了…)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昭言:我先去休息,明早就出發。

埋名溫柔地囑咐:一切小心。

昭言離開之後,埋名立馬變臉,感覺突然由一位溫文爾雅的書生變成了一個陰險冷漠的陌生人……

埋名:空山煙雨圖……呵,我足不能出洛家,天下美景,與我何干?不過平生怨懟。

接著,埋名拿著昭言為他買的那幅畫,走到火盆旁,獨自叨念著昭言說過的話:「既然你無法離開洛家,那我就把天下的美景都帶回來給你。」「昭言,你這種天真……實在可恨。」

藏鋒:既然要燒,何必讓家主費心買。(真是個瘋子)

埋名:她若不買,我燒什麼?藏鋒,你日日伴我左右,仍不知我心意嗎?

藏鋒:我暫時還不想發瘋。

埋名:呵呵呵……

分析:洛埋名本身是一位正直善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當初他和昭言的理想一樣,他為了保住洛家水源不惜犧牲自己,將自己與熱海血縛(這個後面細說),然而他並不知道,血縛之後他的魂魄竟被永囚於此,他終身無法再離開熱海影響范圍,他不斷的借命重生,為了不引起外人懷疑,他只好和昭言互換身份,所以他平時都鮮少見人,哪怕是洛家的下人也很少見到他。長期以來的壓抑和孤獨,讓埋名的心理變得黑暗扭曲,此刻昭言說要把美景帶回來給他,就像是觸破了他心底最脆弱的那層屏障,雖說此刻他對昭言的做法有些許感動,但更多的卻是埋怨和憤怒,就像他說的,這幅畫只會讓他「平生怨懟」,所以他燒了那幅昭言為他買的畫……然而為什麼他卻留下了昭言畫給他的那幅畫呢,因為多年來,昭言的單純善良、正直勇敢他都看在眼里,他在昭言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經的影子,再加上昭言對他的不離不棄更像是一縷陽光漸漸淡化了他心中的黑暗。他和昭言之間雖有兄妹之名,但無兄妹之實,所以不知從何時起,埋名對昭言的感情漸漸發生了變化……「昭言,你這種天真……實在可恨。」埋名知道昭言一直將自己視作兄長,但自己卻因為昭言的種種而無法控制的愛上這位「妹妹」,所以他恨的其實是自己……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PS:之前看到很多朋友不理解說為什麼這里燒了,之後密室又掛出來了,我在這里特別說明一下,昭言送給埋名的是兩幅畫,一副是她花錢買的,一副是她自己畫的,埋名此時燒的是昭言買的那幅,而昭言親手畫的那幅彩虹圖埋名保存了下來。

昭言一行在落日部發現扁絡桓與邪教勾結,所以將其誑回了洛家囚禁起來,埋名從扁洛桓口中套出了有人覬覦熱海,想讓熱海重歸天道,這就意味著他有望解除熱海血縛,兩百多年了,第一次有了關於泉眼和解縛的消息,他欣喜若狂,興奮地差點失手殺了扁絡桓,還好身邊有藏鋒及時出手阻止了他……

藏鋒:瘋夠了沒有?(這里感覺好像長輩在訓斥淘氣的晚輩一樣…很萌…)

埋名:藏鋒,若是你不在身邊,我將如何?(原來藏鋒存在的意義就是讓他時刻保持冷靜)

藏鋒:失控殺了他,之後悔恨。

埋名:呵呵~~(還好有你在……)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埋名雖然沒有從扁絡桓口中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但是至少讓他知道了扁絡桓與九泉密切相關,他能夠猜到洛家將熱海血縛,就說明他很可能親眼見過其他泉眼被血縛,而且他不否認自己的來意(為熱海而來),就說明他很可能有解除血縛的辦法,但此時扁絡桓卻又不願意與埋名詳談,說明他背後還隱藏著一個巨大的陰謀,而且扁絡桓與邪教關系匪淺,那麼他背後肯定還存在一個龐大的組織。埋名通過假意放走扁絡桓還從中得知了另一個線索,就是扁絡桓不僅僅是為熱海而來,他還有其他的目的(監視保護越祈和越今朝),但是這個目的是什麼,埋名現在還不知道。

到了晚上,昭言去到埋名的房間詢問扁絡桓之事……

昭言:藏鋒。

藏鋒:家主。

埋名:昭言,你每次都先問候藏鋒,不怕我生氣嗎?(雖然我只是習慣性和你調侃一下,但我還是希望你可以先看到我)

昭言:呵……你不會如此斤斤計較。

埋名:換成他人可就難說了。(看見沒有,我可是給予了你特權的)

昭言:扁絡桓的來歷、目的,你問清楚了嗎?

埋名:他不願回答。(埋名並未告訴昭言實話,因為他現在還沒有完全搞清楚扁絡桓組織想得到熱海的真正目的和解除血縛的相關事情,再加上他們之間本來就對解除熱海血縛之事意見分歧很大,所以他擔心天真正直的昭言知道後會打亂他的全盤計劃,況且在昭言不知情的情況下還可以利用她想揚名立萬的心理來幫助他完成計劃)

昭言:也不知道他是從哪里知曉熱海之事,是否已經告知啟魂邪教其他成員,又有何圖謀……

埋名:這點倒是已經問出來了。你在落日部詢問越祈熱海之事時,他正在門外,湊巧聽到,以為是我們洛家不可告人的秘密,想威脅我?(埋名是熱海守護,扁絡桓以為埋名絕不會輕易拿出熱海,卻殊不知埋名百年來夢寐以求的就是能夠脫離」熱海「……埋名說:你想讓熱海回歸天道?好,盡管來取無妨…哈哈…我巴不得你快點來。你還拿熱海之事來威脅我?呵,真是可笑……)

埋名:昭言,你押送他去景安交給正武盟,勢必徹底鏟除啟魂聖宗。我則另選一顆紅寶石,命名」熱海「,交由盈輝堡商行展示。(既然扁絡桓不願與他詳談,那麼他就得主動出擊逼出那個可以與他詳談的人,他知道扁絡桓與邪教關系匪淺,而正武盟視邪教為死敵。所以埋名認為,送扁絡桓去景安會直接威脅到他的人身安全,而洛家發出公告誓滅邪教會直接威脅到扁洛桓組織的安全。他故意大勢宣揚」熱海「之名,為的就是讓更多的人覬覦熱海,你既然想要熱海,那麼當熱海受到威脅的時候還怕你不現身?如果是因為某種原因你不方便現身也沒關系,反正我已經將聯絡水交予扁絡桓,咱們也可以先電話聯系,你看我想得多周到……)

昭言:唔……我們帶著邪教線索前往,便是我洛家幫了正武盟的忙,這是個揚名天下的機會。但寶石一事,即便能假充」熱海「欺瞞邪教,怕是也會引來更多宵小覬覦,豈不是平添麻煩?

埋名:若是引來邪教,我正好幫你鏟除;若是其他匪類,也可打發無聊。(求之不得……)

昭言:那我這兩天就啟程。

埋名:不急。(其實埋名此刻心里很著急,但聽見昭言說馬上要啟程又說」不急「,請原諒我腦洞又大開了,我在想是不是埋名捨不得昭言走了)

接著,埋名和昭言發現了在外竊聽的閒卿……一番說辭之後,閒卿為了避免多生事端,准備就此告辭,然而昭言卻將他留了下來,既然是同伴,她就無需過多質疑,她選擇了相信並大度地邀請閒卿繼續同行……閒卿走後,埋名對昭言說:「昭言,你的天真對我們這樣的人真是無往不利。」(因為你的天真助我良多,所以我對你的這份天真是既愛又恨,我表示已經入坑……然而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閒卿也會因為你的天真繼而入坑)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在去風煙驛客棧的路上,昭言的詛咒發作了,渾渾噩噩中她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情……

昭言(幼):埋名,爹死了,嗚嗚……

埋名(幼):不必難過,不過二十餘年,你便能與他相見。(百餘年來,埋名早已就在歲月的磨礪中變成了一個冷血無情之人,他看慣了生離死別,心中早已沒有了悲傷,他與洛望平之間只有交易沒有親情,所以就算洛望平死了,也不過是這世上多一個人消散了而已……)

昭言(幼):我討厭這個詛咒!為什麼洛家的雙生子就一定要早死啊!爹如果不是為了救我們,就不會這麼早死了!

埋名(幼):呵,我們?他對我可是恨之入骨啊。(埋名一直以借屍還魂、借命重生的方式存活,而這」借命「就是必須吸取至親之人的生命力供自己使用,所以百年來他所謂的」家人們「都對他深惡痛絕,甚至三番四次想置他於死地,多虧他有熱海護體,別人才拿他沒有辦法。而這一世的洛望平被迫與他合作,到處尋找解縛之法,嘗盡各種丹藥,也不過都是為了昭言而已…所以他的身邊從來就沒有真正的」親人「…)

昭言(幼):埋名,以後我們就是最親的人了。我會努力保護你的,我們一起生,一起死,好不好?(根據後面劇情的講述,在這之前,昭言無意中知道了埋名並非自己的親哥哥和她自己被埋名」借命「之事,她很難過,但是為了不影響她和埋名之間的兄妹之情,為了不讓自己怨恨埋名,她選擇了接受,她毅然決定讓埋名幫她忘了」借命「之事,在她心中,埋名就是她的親哥哥,她心甘情願的跟他一起面對這個詛咒,一起接受這個天譴,一起同生共死……)

埋名(幼):昭言,二十年後,待你天真已失,便會後悔今日的諾言……(最初埋名並沒有將昭言當作」親人「看待,他理所當然地向昭言借命,在他心中昭言不過是一顆讓他續命的藥丸而已……但是在昭言選擇與他同生共死,寧可犧牲自己也不願放棄他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對這個「妹妹」另眼相看了……他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是真心對他好,他不敢相信,他將這一切都暫時歸根於「昭言還小,她太天真,她還不懂事」……然而時間一天天流失,昭言一天天長大,她至始至終都未曾改變,埋名孤獨了太久,身邊終於有了一個真心待他之人—洛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之後,昭言一行來到了風煙驛客棧,昭言與埋名通過洛家秘術對話……

埋名(關切地問):昭言,你怎樣?(埋名與昭言同命相連,此時也正剛熬過詛咒的發作……)

昭言:還好,沒想到今日詛咒竟會接連發作兩次。

埋名(疲憊地說):……此時此刻,你仍不想尋找解除熱海詛咒之法麼?(每當詛咒發作之時,我們都疼痛難耐,我也就罷了,這麼多年我也已經習慣了,可是我不想再讓你承受這種常人難以承受的痛苦…)

昭言:你不會改變你的想法,我也不會。(我不相信真能找到解縛之法,就算找到,洛家水源流失,人們顛沛流離……要犧牲這許多人來達到我們的目的,我做不到…與其將時間白白浪費,不如讓我們好好的活…)

埋名:呵呵(苦笑)……昭言,好好休息吧。(如果此時昭言稍微鬆口,我想埋名應該會將有關解縛之事告知於她,然而天真固執的昭言,始終還在遵循自己心中的那個「信念」…埋名也是無可奈何,埋名心想,看來我沒將熱海之事告訴還你真是做對了,既然你不願意不忍心,那麼就由我來吧……)

昭言:嗯。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昭言一行來到天晴之海,到了晚上,昭言的熱海詛咒再次發作,被閒卿看見之後兩人聊了一會天,所以昭言沒能及時的給埋名報平安,埋名擔心了,主動打電話聯系昭言……

昭言:這次發作,我沒有及時回報平安,埋名你不會生氣吧?實在是……天晴之海景色瑰麗,讓我有些意眩神迷了。(明明是在和閒卿聊天耽擱了,卻不敢告訴埋名實情,故意托辭說景色瑰麗,應該是說某人讓你意眩神迷吧……在詛咒發生之時還能去看風景嗎,這個傻昭言,讓你說謊還真是難為你了)

埋名:如此說來,這天晴之海真是個神奇所在,可惜我無法離開洛家,不能親見。(機智的埋名怎可能被傻昭言忽悠呢,只不過是順水推舟罷了……)

昭言:我畫下來,帶回去給你看。(好啦,你不要生氣,我不會把你忘記的……)

埋名:好。

埋名:不過,你們此次一番辛苦,卻得不到邪教的線索,你心有不甘吧。

昭言:……嗯

昭言:埋名,你可有什麼思緒?

埋名:思緒是有,但非你一人之力可以達成。(其實此時埋名已經與贏旭危見過面了,他之前策劃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雖然還未與之詳談,但是至少他知道此時的邪教已經是一顆棄子了,所以埋名此時獻計幫助昭言,完全是因為他看著昭言這一路為邪教之事奔波勞累到頭來卻一無所獲,看她一籌莫展的樣子,埋名於心不忍,倒不如趁這個機會協助她徹底鏟除邪教,也算是幫她成就她的驕傲吧)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之後埋名叫昭言召集大家開會……

明繡:洛家主,令妹半夜召集我們,應是有什麼要事吧?

埋名:這位便是明姑娘吧?昭言行事有些急躁,還請不要見怪。

昭言心想:方才是你說事不宜遲……

後面省略……

(分析:埋名跟昭言說事不宜遲,卻又跟大家說是昭言行事急躁,一是因為埋名身為兄長,大半夜的叫醒大家可能覺得有些失禮,打個圓場而已;二是因為埋名迫切的想為昭言排憂解難,不想再看到她如此鬱郁寡歡,通過這件事來哄她開心;三是略逗昭言吧,還沒跟她商量就讓她背了黑鍋。)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PS:說實話,其實分析「雙子線」很有難度,因為埋名的人物性格,內心活動存在很多爭議,包括埋名對昭言的感情也沒有具體的定位,謝謝各位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昭言一行和正武盟按照埋名的計劃直搗邪教老巢,終於將其一舉殲滅(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靠贏旭危的棄子行為),此行顧寒江為了保護大家犧牲了,昭言一行來到與青山勸慰明繡並與其一起查閱書籍尋找復活顧寒江的辦法,其中查到「九泉龍潭」能夠讓人起死回生,但是眾人都不知龍潭位置所在……就在這一籌莫展的時候,昭言想到埋名,埋名百年來為了解縛熱海,收集了許多關於九泉的信息,說不定他知道,但是「熱海之事」畢竟是洛家最大的秘密,不能讓外人知曉,昭言猶豫了,但她看到明繡傷心難過的樣子又於心不忍,她想到顧寒江本來也是為了保護大家才犧牲的,所以斟酌之後,她決定將熱海之事告訴大家,並帶大家一起回洛家找埋名幫忙……

夜深了,大家都去休息了,而昭言卻留了下來繼續尋找有關「九泉」的信息,這麼多年了,昭言第一次聽到「九泉」的消息,她的內心是高興的,期待的,她希望能夠從中找到解除血縛之法,為了埋名也為了她自己。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第二天,昭言帶著明繡、閒卿來到洛家莊,這時昭言發現很多族人都回來了,但是埋名卻不曾提醒她回來參加大祭……(此刻她沒有一點懷疑,只有一絲抱怨,她根本想不到後面會發生的事情,這個後面再說)之後他們回到洛家,見到埋名……

昭言:埋名,我回來了。(猶豫了一下,擔心埋名責怪她將熱海之事泄露)

埋名:面露猶豫之色,做了什麼好事不敢跟我說?(機智的埋名一眼看破,有種晚輩調皮犯錯被長輩識破之後,長輩卻因為疼惜而不予以責備的感覺)

昭言:……呵呵。(尷尬傻笑之後,向埋名講述了一切……)

昭言:事情便是如此,埋名,你搜集的資料里,有關於九泉龍潭的消息嗎?

埋名:……(果然如此,我就知道不會是什麼好事,昭言這個任性的傢伙,還真是讓我不省心啊,盡是給我找些麻煩回來)

明繡急了:洛小姐,若您知曉什麼龍潭的訊息,還請告訴我。

埋名:在下還需先查閱一番才能確定,幾位不妨先歇息片刻。(罷了,罷了,昭言你贏了)

閒卿:如此,有勞了。(雖然我很不想麻煩你,但為了小繡兒為了寒江兄我也只好拜託你了)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接著藏鋒進來,告知埋名有人想見洛小姐,埋名無奈叫著昭言一起來到昭言房間……

昭言:埋名,我們在落日部救過的那些人,之前我托你調查他們的現況,可已有消息?

埋名:正在確認。怎麼,懷疑我知情不報?(有點調侃的味道…但是現在還不能告訴你)

昭言:我當然信你。

埋名:……呵。(這里對埋名的笑有個特寫,一是笑昭言的「天真」,二是笑昭言如此信任我,我很欣慰)

接著藏鋒拿著女裝進來……

埋名:昭言,快換上。

昭言:這是……

埋名:有人要見「洛小姐」,我不敢現身,就只好勞煩你了。

昭言:什麼人!?(埋名無視,徑直離開……)

埋名:快換,還是……要我幫你換?(……這句對白我太喜歡了,請容許我帶點個人情感在里面。埋名只有在昭言面前才會表現出他陽光開朗的一面,這讓我想起了之前的「難道我這個妹妹不討喜?」感謝昭言讓我們看到如此調皮可愛的洛埋名。而古板正直的傻昭言表示很無語,在外天天被閒卿調侃,回家還被埋名調侃,不過唯一的區別是,閒卿對誰都能調侃,而埋名僅對昭言一人)

昭言:埋名!(撒嬌…發嗲…害羞…無奈……)

埋名:哈。(哈哈,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見過老頭之後……昭言和埋名之間有一段對話,非常精彩……

昭言:埋名,當初和你交換身份真是太好了,不然你的秘密恐怕早就暴露了。

埋名:只有短短二十年壽命,還得以男子身份生存。昭言……你真的不怨恨這樣的命運,怨恨我嗎?(此時埋名的心里充滿了憐惜和內疚)

昭言:埋名,我的想法一直不曾改變。若說毫無怨言,那是假的。只是……昨夜,我把明姑娘的典籍全翻閱了,沒發現任何線索。而你和爹,用了這麼多年也一無所獲。解咒之法,實在太過虛無縹緲……與其把壽命空耗在這件事上,不如想想怎樣活得更為精彩,即便我時日不多,也讓人們記住「洛昭言」這個名字。

(她一直騙自己騙埋名說不在乎,其實不是的,她是因為父親之死(窮盡一生也未能找到)、埋名被永囚(百餘年來都未曾找到)和自己短命(生命所剩時間不多)這三件事讓她對解縛徹底絕望,她不敢相信在有生之年還能找到,對待解縛之事她是悲觀的,而對待命運她卻又是樂觀的,她在有限的生命里,為自己確立了一個新的人生目標「讓洛家興旺,讓洛昭言流芳百世」)

埋名:……真不知說你樂觀還是悲觀。

昭言:以男子身份,我可以更自由地行走於世,結實許多朋友……我很開心,真的。埋名,你是我唯一的親人,我……甘願與你同生共死。(昭言為了埋名,犧牲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同時還為了不讓埋名內疚而說自己無怨無悔,昭言為埋名做的也同樣讓我為之震撼、為之感動。這也推翻了埋名幼時對昭言的看法「昭言,待你天真已失,定會後悔今日的諾言」,而至今時今日,昭言的想法都從不曾改變)

埋名:……呵。(無言的感動……轉移話題)那老頭送了何物?

昭言:(拿出老頭送的畫)畫得不錯,就掛在這廳里吧?

埋名:(將畫拋擲空中,放火燒掉)礙眼。

埋名:你送的畫,我自是珍之重之,這些閒雜人等的,便算了吧。

昭言:呃……我去把衣服換回來。(離開……)

埋名:說到同生共死,你猶豫了,昭言……你為何猶豫?呵呵呵……(個人理解昭言此時其實並沒有多少猶豫的,而非要說有猶豫的話,那應該是因為她心中比原先多了一些牽絆,但這些牽絆並不能影響她和埋名之間的兄妹之情,而埋名可能比較在意,原來昭言心里除他之外還有其他在乎的人或事,所以最後他自嘲地笑了)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之後昭言被閒卿他們撞破了真實身份,昭言准備回去換下女裝……

昭言:我換女裝……有些緣故,這便要換回來了。

埋名:何必?他們都已知情了不是嗎?

昭言:「洛昭言」是男子,不能讓人質疑這點,不然……(不然埋名的身份就會暴露)

埋名:……(此時內疚感憐惜感再次泛濫)洛家現在滿是各地回來的族人,多一個生面孔並不奇怪。而且,我雖未查的龍潭訊息,但既知其位於歸墟,讓你們自熱海進入泉脈,引導你們前往歸墟,我還是能做到的。

然後埋名悄悄地對昭言說:九泉不在人界,你趁此體驗一下女子的感覺又何妨?(個人認為,埋名此刻只是單純的想讓昭言嘗試做回女人的感覺,他覺得昭言多年來為了幫自己隱藏身份太委屈她了,而且就算昭言此時心系別人也無所謂,那就當是成全她吧,他覺得只要昭言開心就好,其他的又有何慮?所以就這一點而談,埋名對昭言的愛究竟是什麼,並沒有完全的定義,感覺就像是介於愛情和親情之間的感情,第三種愛情?)

昭言猶豫了一下,看了看閒卿,回答說:嗯。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埋名大肆宣揚洛家至寶「熱海」的行為引來了祝敔,祝敔能夠感應九泉氣息,所以知道洛家的「熱海」其實就是「九泉熱海」,她想得到熱海之力,所以見面之後就與埋名交手,但發現埋名竟能運用熱海之力,熱海境內無人能傷害到他,看來強奪已然不行。正在此時,為了阻止祝敔得到熱海,贏旭危也趕到了洛家,因為九泉一旦失衡,恐令六界生變,所以三方只好就熱海之事達成協議:一、贏旭危幫助埋名解除熱海血縛,讓熱海回歸天道;二、解除血縛之後,熱海鑰環需歸贏旭危保管(祝敔為了拯救禺族已經將霧魂血縛體內,而且因為吸食啟魂珠心智日漸被腐蝕,贏旭危不能再讓熱海落入祝敔之手);三、熱海回歸天道之後,贏旭危視情況而定看能否讓祝敔少量的吸食熱海之力挽救禺族。

之後,贏旭危將血縛之法告知埋名:血縛泉眼,乃是強行違逆天道,唯有以親族之血催動秘法方可解除。

埋名(眉頭緊皺):親族之血……

(按照後面葛清霏所說,具體的解縛細節贏旭危此時應該跟埋名講過了,但是劇情里沒有明確,就是說解除血縛的辦法只有兩個:一、利用至親之血(昭言的血)是最有效最直接的辦法;二、用全族之血一試,但不一定能成功,然而埋名卻毫不猶豫地選擇了令人發指且喪心病狂的第二種辦法。如果解縛要犧牲昭言,那麼解縛將變得毫無意義)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既然解縛交易已經達成,接下來埋名就要為此做准備了,洛家的大祭即將來臨,各地族人陸續回到洛家莊,這不失為一個動手的絕佳時機,所以埋名與贏旭危將交易之日確定在此時。埋名深知,他的解縛計劃,正直善良的昭言是絕對不會同意的,如果被她知道,她很有可能會選擇犧牲自己來讓埋名達成心願,所以埋名為了確保昭言的安全,同時也為了避免讓昭言看見這腥風血雨的一幕,他故意將「芒宛寨」的消息告知昭言,將她支開到邊緣的南疆,讓她遠離這是非之地……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昭言一行在芒宛寨遭到扁絡桓的伏擊,而「芒宛寨」的消息是埋名給的(埋名只是想支開昭言,知道衡道眾不會多加傷害他們),扁絡桓竟然能提前到達此地伏擊他們還抓走了越祈,昭言一行懷疑埋名跟衡道眾有勾結,所以立馬趕回洛家質問埋名……剛走進洛家莊,埋名就感應到了昭言的氣息……

埋名:昭言,你果然回來了……(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既然天意如此,那也沒有辦法了,只好實行B計劃……)

埋名:藏鋒,准備迎接家主。(非常無奈……)

藏鋒:……是。

昭言剛進洛家大門,就迫不及待地呼叫埋名……(不像平時那麼乖巧禮貌,激憤地直呼其名)

昭言:埋名!(我告訴你我現在很生氣,不給我個合理的解釋,我跟你沒完!)

藏鋒:家主,這邊請。(還請您稍安勿躁)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藏鋒引導眾人見到埋名……

埋名:昭言,你回來了。(無視所有人……)

昭言:埋名,你……(昭言本來想著見到埋名定要好好質問他一番,可當她真正面對埋名的時候,卻又不知要如何開口,「你是不是與衡道眾有勾結?你是不是出賣了我?」昭言很想知道結果,卻又害怕知道結果,這種矛盾的心理,讓她一時語塞)

今朝:洛公子,是不是你告訴扁絡桓,我們去了芒宛寨?(既然昭言難以啟齒,就由我來吧)

埋名:昭言,你以為呢?(還是無視所有人……試探性地問昭言,一是想知道昭言對此事會作何反應,二是想知道自己在昭言心中的份量,也算是在解縛之前為自己心里預先打個底吧)

昭言:你說不是,我就信。(這句話足以證明埋名在昭言心中的位置,埋名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最親的人,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她都站在他這一邊,就算她知道他在說謊,她也仍然堅信,堅信他們之間這份情意,堅信埋名絕不會傷害她)

埋名:此事說來話長……(呵,還是我那個天真的傻昭言…聽到你這樣說,我很欣慰)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然後埋名轉身走進了房間,昭言一行也跟著走進了房間,今朝繼續詢問埋名到底怎麼回事,埋名仍然無視,接著施法將昭言等人困在了迷陣里……

(綜上埋名對眾人的各種無視,讓我深刻地感受到,洛埋名的世界里真的只有一個「洛昭言」,其餘一切都跟他無關)

昭言:埋名,你想做什麼!?(很震驚,很生氣)

埋名:實現我的夙願。

昭言:夙願…解開你身上的熱海血縛?你找到方法了?!難道…你…就是為此而出賣我的?(難以置信你居然找到了解縛辦法?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大的事情不告訴我?!埋名,我對你知無不言,如此信任,你竟會如此待我?你太讓我傷心了)

埋名:兩百多年了,終於尋到解脫之法,我怎可能錯過?(昭言,我跟你說過:「解法必須存在」為了你,為了我,我找到了,但是因為種種原因我無法告知於你,讓你傷心了,對不起……)

看到昭言如此傷心,埋名心有愧疚,內心不安,他心痛了,走過去,伸手想要安撫昭言,卻被閒卿將他硬生生地擋了回去……(之前我在分析卿言的時候對這里理解有誤,其實這里應該是沒有「吃醋」的成分,純粹是因為閒卿覺得此刻的埋名很危險,他擔心埋名會傷害昭言,所以擋住埋名不讓他靠近昭言)

當埋名被閒卿擋住時,這里對兩人表情有一個大大的特寫,埋名瞬間秒懂了,原來除他之外,昭言身邊還有另一個可以守護她的人—閒卿。

埋名:呵呵呵……(他又一次自嘲地笑了,也許是因為自己對昭言的安撫被誤解為傷害而笑,也許是因為閒卿果然不出我所料深陷其坑而笑,也許是因為昭言終於有了可以託付之人而笑,也許是因為終於可以達成夙願而笑…)

接著埋名離開,昭言跑著追了過去:埋名!(你為什麼要困住我們?你所說的解縛之法到底是什麼?你到底還隱瞞了我多少事情?為什麼不給我一個解釋就離開了,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昭言此刻心亂如麻、百感交集,她不敢相信、不願相信埋名竟會如此對她,非常難過……)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無論如何,先走出迷陣再說。

閒卿:奇怪,維持這迷陣的力量,好像在減弱……

昭言:(埋名……)(迷陣力量減弱,不知埋名到底怎麼樣了,盡管如此,昭言還是在擔心埋名)

此時,外面的埋名已經在開始施展解縛術法了……昭言頓覺無力……

閒卿:怎麼了?

昭言:埋……名……(這種感覺是我和埋名之間的聯系,在減弱?!)

接著,昭言發現了解除迷陣的破綻就是之前被埋名燒掉的山水畫……(連破綻都與昭言息息相關,不愧是埋名)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接著鏡頭切換至埋名解縛之前……(這里信息量較多,因為埋名的自述對他整個人物分析很重要)

埋名:真是一副安樂景象呢。只可惜,片刻之後將不存於世。(毀滅之前的最後一絲感慨吧)

藏鋒:都是托您的福。(藏鋒一如既往的冷幽默)

埋名:你似是不忍?

藏鋒:你會在乎別人如何想嗎?

埋名:自然不會。(非常喜歡這段對白)

埋名:當年,他們便是在此將我血祭,定住熱海。熱海所在,便有無限水源,而在沙漠中最珍貴的便是水。想起來,當初我還是笑著走上祭台的。以我一人性命換取一方安樂,何其偉大。(自嘲地笑)可惜,身死之後我才發現,與熱海一並被束縛的,還有我的魂魄。我無法離開熱海境內,更無法轉世輪回。而且,尋常活人自不必說,可竟連一般鬼魂都無法察覺我的存在,呵呵,如我這般才是真正的「孤魂野鬼」啊。(前面我曾分析過,埋名之所以對昭言的改觀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在昭言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經的影子,洛埋名本身是一位正直善良的人,當初他和昭言一樣「天真」,為了保住水源不惜犧牲自己,但身死魂魄被永囚之後,他才知道,原來這「偉大」一詞是要付出怎樣的代價,原來這「天真善良」之人是有多麼的愚蠢。)

藏鋒:……

埋名:當初我身為熱海守護,監守自盜,我的「不死」與洛家雙子的「早逝」,便是我們違逆天道所遭受的天譴。今日,我解縛熱海,可謂迷途知返亡羊補牢啊。(埋名因為血縛熱海遭受的各種惡報,並沒有得到大家的同情,相反人們為了防止他解除熱海,不惜再次殺了他,每次他借命重生之後,都要受盡諸人的冷眼唾棄,人們的貪婪自私讓他漸漸對這個世界產生了怨恨,埋名慢慢學會了保護自己,他將自己封閉起來,他變得自私,變得冷血,變得瘋狂,他決定從此以後,只為自己而活。這即將犧牲的許多人,對埋名來說是回歸天道,他們從前依熱海而活,現在因熱海而死,正是要彌補他曾經犯下的「錯」,他要讓這一切回歸原點。)

藏鋒:……瘋子。(盡管如此,藏鋒始終還是無法苟同)

埋名:哈哈哈……(狂笑之後,走上祭台……)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昭言一行走出了迷陣,眾人看見埋名正在塔頂上施展解縛術法,昭言的生命力瞬間被法陣吸收,快堅持不住了,還好閒卿及時為昭言輸入了修為方才穩住……

埋名:再過片刻……再過片刻……(埋名施法痛苦難耐,但只要再忍住一會,解縛即將完成)

越今朝:洛埋名!!(憤怒……)

藏鋒:家主走出迷陣了!

埋名:昭言……(驚訝,著急,擔心。本以為迷陣可以困住昭言以護得她周全,沒想到自己對字畫的無心之失會成為昭言破解迷陣的關鍵,此時此刻,昭言的生命力正被法陣吸收,無論如何,不能讓昭言有事……)

埋名:啊——!(知道昭言危在旦夕,立馬強行終止解縛法術,非常痛苦……)

藏鋒看不下去了,忙著走過去……

埋名:站住!(不許過來,不要管我,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一向冷酷面癱的藏鋒此時露出了難得的驚訝表情。(沒想到主人竟會為了家主做到如此地步……)

接著,法陣消失,埋名第一句話就問:「昭言怎樣?」

藏鋒:看他們的反應,家主應還活著。

埋名:好。(只要她活著,什麼都不重要了)接著一陣狂笑……(兩百年了,現在終於解脫了)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看到血縛已解,葛清霏和朔璇來了……

葛清霏:……解除血縛需要親族之血,越是至親之血越是有效,否則只能以全族血一試。舍一族而保一人,真是無情的多情人。(本來只要犧牲洛昭言一個就夠了,結果你卻選擇了令人發指的後者。葛清霏的這段對白,是對洛埋名最經典的評價)

接著,閒卿抱著昭言趕到,埋名在離開之前與昭言道別……

埋名:昭言。

昭言:埋名,你終於如願了……(你終究還是做了這種讓我無法原諒之事,恭喜你終於如願以償了)

埋名:是啊,我終於解開了與熱海的血縛,終於毀掉了洛家。(也終於救了你…這麼多年了,能走到這一步,我也是用心良苦啊…)

看著昭言如此憔悴,埋名伸手想安撫昭言(第二次),昭言拒絕,扭過頭去,閉著眼靠在閒卿肩上…(此刻昭言痛心疾首,她沒想到她最親信的埋名竟然會瞞著她做那麼多的事情,更沒想到埋名竟會用這樣的手段來解除血縛,埋名的所作所為與她的信念背道而馳,這一刻她無法原諒他……)

看著依偎在閒卿身上的昭言,埋名對閒卿說……

埋名:方才你將自己的修為給了昭言?

閒卿點頭……

埋名:你還是如二十年前一般,是個無聊的白痴妖怪。(此人與我何其相似,為救昭言,他竟然三番四次將自己的修為輸給昭言,也好,就算昭言身邊沒有了我,至少還有一個人可以託付)

閒卿:彼此彼此。(我們兩人無需多言,一個動作一個眼神就能領會。你也無聊地活了兩百年,你也蠢到將法術強行終止……)

埋名:哈。(狼妖,多謝你救回了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此時,朔璇在一旁催促埋名……

沒時間了,埋名再次伸手安撫昭言(第三次),終於摸到了,但昭言仍閉著眼睛不理他,算是無聲的反抗吧……(三次撫摸,足以證明埋名對昭言的疼惜之情、不舍之情)

埋名以兄長的身份向昭言告別,雖然昭言什麼都沒說,但他知道正直的昭言必然不會原諒他的所作所為,也許他和昭言的關系就此畫上句號,他雖有不忍,但卻未有不甘,解縛熱海,昭言終於不用再忍受詛咒的折磨,她可以幸福的過完這後半生,而他自己也終於可以得到解脫,從此洛家雙子再也不用遭受天譴詛咒……就算他被萬人記恨,被昭言記恨,也是無所謂了……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直到埋名離開了,昭言才抬起頭來望著埋名離去的方向……(其實此刻昭言和埋名的心情一樣,諸多不舍…)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接著埋名隨葛清霏和朔璇離開……

藏鋒:剛才你為了家主強行終止術法,不會毫無後果吧?

埋名:無所謂,我最想要的已經得到了。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受埋名解縛術法影響,洛家族人死傷慘重,大家都前來洛家尋仇。此時昭言也被解縛術法吸取了不少生命力,身體非常虛弱,閒卿抱著昭言和今朝十方准備偷偷撤離,沒想到卻被前來尋仇的眾人逮個正著,為了給眾人一個交代,昭言不顧自身安危,硬撐著單膝跪下向大家坦露了身份,請求眾人給她一點時間處理埋名的事情,可是大家不但不相信她,還叫囂著非要殺了她以解心頭之恨,正在這危急時刻,埋名回來了……

(解縛釀成洛家血案之事昭言毫不知情,她從不曾參與,她也是個受害者,此事本與她無關,可她是洛家之主,埋名又是他的兄長,無論如何,她都必須要給眾人一個交代,她希望大家能給她一點時間查明真相,之後就算是要她以死謝罪,也在所不惜,這不僅是為埋名,也是為洛家。對昭言個人而言,埋名的所作所為不僅僅是對她身體上的傷害,更多的是對她心靈的重創。可盡管如此,昭言還是甘願為埋名背負了這彌天大罪,甘願為埋名承擔了這種種惡報,甘願為埋名肩負了這本該他承擔的責任。)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埋名:好熱鬧啊。

昭言:埋名……

埋名的突然出現,讓大家都深感意外,前來尋仇的眾人都疑惑不知到底哪個才是殺人兇手,一片聲討聲再次響起,而此時昭言將所有一切無視,徑直走向了埋名……

昭言:你回來了。

埋名:嗯,我回來了。

昭言:你為何回來?(昭言此刻的心情是矛盾的,她想埋名回來,向她解釋說明這其中原由,給她一個交代;可她又不想埋名回來,她不知該如何面對這個犯下滔天大罪的兄長,難道真的要對他兵刃相向嗎,她做不到)

埋名:你猜。(微微一笑,一如既往的調侃…埋名相信昭言一定能猜到他回來的理由)

昭言:……我不敢猜。無論如何,你害死了這許多無辜之人,殺人必須償命。(這句「我不敢猜」,其實就說明昭言已經猜到埋名是為了幫她洗脫罪名才回來的,感動之餘,正直的昭言必須面對埋名「殺人償命」這個問題)

埋名:償命?你真能對自己的親人下得了手嗎?何況,我還是你唯一的兄長。(埋名聽到昭言如此說,有些生氣了)

昭言:……(無言以對,確實做不到……)

尋仇者甲:這莊里人真是你殺的?(質問埋名)

埋名:不錯。(坦然承認)

尋仇者乙:你這個畜生!

埋名:呵~~方圓數十里,都依賴洛家的水源生存。你們可知這水源從何而來?是洛家先祖以洛家雙子必定早逝為代價,換來這不竭水源!你們理所當然地安坐在洛家雙子的屍骨之上,所飲是洛家雙子之血,所食乃洛家雙子之肉。請問,洛家雙子可是天生虧欠你們?!(埋名憋屈在心里兩百多年的怨恨、憤怒和不甘,終於在這一刻徹底宣洩出來,為他自己、為昭言、也是為所有逝去的洛家雙子…)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昭言:別說了!(又在開始迴避、開始逃避)

埋名:你可憐他們,願意為他們犧牲生命,我卻不然。(兩百年前那個願意為他們犧牲生命的埋名已經死了,如今的埋名心里除了「昭言」,其他一概與他無關)

正在這時,洛寧拿著刀悄悄走了過來,渾噩中的她誤將昭言當成了兇手,企圖偷襲刺殺昭言……而洛寧的舉動埋名都看在了眼里,他沒有提醒昭言,他故意放洛寧過來刺殺,然後用自己的身體為昭言擋住了洛寧這致命的一刀……(洛家血案這事,必須得有一個人負責,埋名知道,如果他一走了之,昭言難脫干係,必定會被問責,所以為了給她洗脫嫌疑,護得她周全,埋名選擇回來,選擇送死,因為只有他死了,大家的憤怒才會平息,昭言方才安全)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昭言:埋名!!……(震驚)

洛寧:(丟下刀)我……我殺錯人了……(慌張)

昭言:埋名!埋名!(歇斯底里地呼喊埋名的名字)

埋名轉頭望向洛寧,對她說道:恭喜你,手刃大仇。(埋名聽到洛寧說殺錯人了,擔心洛寧還會繼續找昭言報仇,所以立馬跟洛寧說明,你沒有殺錯人,你已經報仇了,我就是你的殺父仇人)

洛寧:……是你殺了我爹?

洛寧邊說邊走向埋名,此刻昭言拿出刀指著洛寧,不讓她靠近埋名……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埋名看著昭言為了自己對洛寧拔刀相向,疼惜地說道:我的昭言…是個天真正直的傻瓜……(盡管我如此對你,你還是一如從前般對我,不管發生何時,你對我都從來不曾改變,不愧是我的傻昭言,這一刻,我感到很開心,很欣慰)

昭言對洛寧說:別過來,我不想殺你。(就算埋名是十惡不赦的大壞蛋,他也是我最親最珍視的兄長,如果你再敢傷害他,就算你是小寧,我也不會放過你)

洛寧:你……是昭言哥?你要為他殺我?你跟他是一夥的?你也是殺我爹的幫凶?你也是兇手……騙子!騙子!!(洛寧這個人物其實也挺可憐的,相依為命的爹被人害死,自己心儀的「昭言哥」又突然「成了女人」,還要殺了自己,確實挺悲劇的)

埋名:咳咳……噗。(難受,吐血)

昭言:埋名,你不要死,你不會死的……

埋名:別嚇我……我好不容易才能……「死」……何況……殺人者……人殺之……

昭言:埋名……(聽到埋名這樣說,昭言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抱著埋名痛苦起來)

昭言:對了!熱海!熱海是生命之力,是不是可以救你?(埋名,不可以,我不要你死,我說過要與你同生死,我不會讓你就這樣離開……)

埋名:熱海守護……是你了……(埋名終究還是在堅守履行作為熱海守護的職責)

昭言:……

埋名:昭言…洛家的天譴…結束了,我很累…想休息了…只可惜…你畫過的那些風景…本想以後…與你…一同去看……(本來和藏鋒計劃好隱居一段時間再回來找昭言,但此刻卻為了保護昭言又返回洛家以死謝罪。埋名畢生最大的心願就是解除血縛、得到自由,然而當他真正實現的這天,卻要永遠的離開這個世界。埋名啊埋名,就算沒有昭言的陪同,自己一人出去看看山河風光也好啊…你的第二個心願就是能夠和昭言在一起嗎?那麼你對昭言的愛又究竟是什麼…)

昭言:來生,我陪你看盡天下風光。(我覺得這句是洛家雙子中最虐的一句,大家都知道埋名為了昭言已經沒有「來生」了…此刻我不由得腦洞又大開了,如果沒有閒卿,昭言有沒有可能……?)

埋名:呵呵……(能聽到你這樣說,我感到很欣慰很開心,我終於得以解脫,可以安心地離開了……)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接著,鏡頭轉換至樓頂上一直默默注視這一切的藏鋒,然後劇情回顧到埋名出現在眾人之前,和藏鋒有一段對話……

藏鋒:為什麼回來?依原計劃我們應是找個偏僻村落暫且隱居,等風頭過後再回來尋家主。

埋名:解縛之術被終止,熱海雖已回歸天道,我的生命卻所剩無幾,既然如此,不如死在最「該死」的時候。

藏鋒:你真的只要「死」就滿足了麼?

埋名:我自認是個很貪心的人。(說到這里埋名看了一眼前面的昭言和閒卿,接著說)很貪心……(埋名這里所說的貪心,就是指他除了冀望解除熱海血縛之外,還希望昭言能夠平安快樂地過完餘生,希望自己所託非人,閒卿可以繼續照顧保護昭言,希望昭言能夠永遠的記住他)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埋名:待時機到來之時,將信交給他們。(埋名知道祝敔之亂的後果以及衡道眾的計劃,為了確保將來昭言和閒卿對戰祝敔時的安全,他設計讓明繡和十方代替他們去冒險。埋名就算身死後也要給予昭言保護,不僅如此還要連同她的愛人一同保護,這種愛真的很偉大,很沉重,讓我很震撼,很感動)

藏鋒:臨死還不忘算計人,你早點死了也好。(藏鋒說這話的時候,內心其實是非常痛心和難過的……她這種口是心非的態度,讓我感覺像明繡對閒卿一樣,明明關心卻故作冷漠)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埋名:呵~~

藏鋒:來生再見。(其實也是非常不舍的)

埋名:來生……我的魂魄已被天譴扭曲多年,解除血縛又未盡全功,來生?哈。(回想剛才昭言的那句「來生,我陪你看盡天下風光」,為埋名感到心痛,感到惋惜)

埋名:保重。(藏鋒……多謝)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PS:埋名,一路走好……

記藏鋒……

從我記事起,我的身邊,就只有主人一人。他永遠都是那麼陰沉著,時不時的抽個瘋。

那個時候我並不太清楚他心里到底在糾結什麼,不過我的職責就是守在主人身邊……既然如此,何必管他那麼多?盡我的職責做好便是。

後來,我漸漸明白了他的心里陰影面積是有多大,似乎能夠理解他抽風的原因了。若是我的魂魄被束縛兩百年在這一個鬼地方,或許我的行為會更加瘋狂。

當他有望得到熱海解縛之法時,我就察覺到他又犯了瘋病,差點失手殺了扁絡桓。從前因為抽瘋做出的後悔事情掰手指頭數都數不過來……這是他唯二的軟肋,也幸虧我還冷靜。

家主跟著狼妖走了。主人每日都會看著家主的畫很久很久,好像忘記了時間。沉默,成為了我和主人消磨時間的唯一方式。

他有時會說,藏鋒,你可以到外面走走。然而我不明白外出行走的目的。我的職責便是保護主人,主人不在的地方,我還有什麼意義。

可是實際上他並不需要保護……但是我找到了我存在的真正目的——讓他時刻保持冷靜。他的所有計劃都需要經由我的手實現,不知不覺,心中似乎有種感覺,主人離不開我的。

是啊,主人離不開我,即便是死後,也離不開我。可是將最後的任務完成以後……我該何去何從?

或許……可以代他看遍世間風光?

家主,眾位,有緣再會。

《仙劍奇俠傳6》記洛家雙子 埋名與昭言

來源:仙劍奇俠傳6吧
作者:buqiudale123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