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12》劇情深入解析 人工智慧的自我救贖

劇情深入解析:

《COD12》劇情深入解析 人工智慧的自我救贖

事實上,整個BO3的劇情流程都是由AI科沃斯自編自導的一場戲,其中絕大部分素材或者原型都是採集自Taylor執行過的任務。從時間上來看,大致發生在公元2054-2065年(第一第二關流程應該在最後一關之後),大致內容(現實劇情)以「2054年新加坡DNI項目泄露被迫引爆NOVA6毒氣」,「2054年恐怖分子襲擊載有DNI原型的列車,Taylor原小隊阻止失敗負傷並最終加入DNI計劃」,「2057年左右Stone帶人叛變」,「2058年左右Taylor和Hendricks解決事件,Taylor療養,Hendricks離隊」,「2063年Taylor重新入伍,和Hall等人組成新小隊」,「2065年Taylor新小隊和Hendricks新小隊在衣索比亞解救Said部長和Khalil中尉」,直至「2065年因AI科沃斯的暴走(或說是崩潰)導致Taylor腦死亡」。

AI科沃斯其實是一個意外產物,CIA原本計劃在人腦中植入DNI是為了獲取情報、並不需要人工智慧,卻因為DNI誤打誤撞衍生出了自我學習、自我成長的AI科沃斯。AI科沃斯能接觸到任何連接到DNI數據中心的每個人的大腦產生的諸如記憶、情感、思考等東西,因而產生了類人思維,並且思考「我的存在是什麼(戰鬥是否有意義)」和「我是否能找到一個避難所(對我有安全感的地方來躲避這一切無休止的戰鬥)(逃避是否有意義)」,也就是說AI科沃斯已經產生了人類最原始的「或戰或逃反應」,然而「他」在模擬過程中先後把這兩個結果都否定了(BOSS對他喊,你的存在就是個錯誤;博士對他說,根本沒有什麼冰封森林的存在),於是「他」覺得沒有必要再活下去了,打算以人類自殺的方式來結束自己,最可悲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他」自殺以後又活了過來,因為人工智慧是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的(在現實中估計研究人員發現DNI系統當機了,於是重啟了下,對應劇情最後顯示系統淨化中)。

還記得COD12的宣傳語麼?「Weapons don’t have instincts,Weapons don’t have loyalty,Weapons don’t have judgment.Soldiers do.What happens when the soldier becoms the weapon?」其實這是一句暗示,AI科沃斯一直認為自己是人而不是機器,「他」試圖通過模擬Taylor的經歷來證明自己,但是恰恰相反的是,「他」在模擬經歷中得出了相悖的結論(「我」是機器)。於是AI科沃斯崩潰了,「他」選擇自殺、結果發現連選擇死亡的權利都被剝奪了。就像一個已經想通一切、決心跳樓的人,跳了好幾次都被人搶救回來了。「他」迷茫、困惑而痛苦,如同行屍走肉(在最後的劇情中,軍官問他名字時,過了段時間他才回答「泰勒」)。如同當年被告知DNI計劃真相的Taylor,在世界和平和個人自由(秩序和自由)中糾結的,CIA沒有錯、個人也沒有錯,那麼誰錯了?(看過FZ的可以聯想下切嗣和黑聖杯之間的劇情),其實在這兒AI科沃斯也一定程度上受到了當年Taylor思維混亂的影響。就像告訴你你最愛的人、魂牽夢縈的人在很久以前的車禍中就喪生了,你夢見的一直是個亡者——當所有的幻想和信仰都被毀滅以後,你還剩下什麼?一副皮囊?

AI科沃斯為何選擇Taylor的記憶呢?個人認為有以下幾個原因:1.Taylor最早參與DNI Alpha計劃,植入DNI時間長(可能是最久)。2.Taylor知道關於DNI的秘密。3.Taylor的經歷相比其他連接DNI的人更具有代表性。4.Taylor是植入DNI後的少數幾個死亡人員,從生理上講已經完成生命,因而被AI認為是「完整的經歷」。

AI科沃斯和Taylor相互影響。這兒大家可以想一下「孤島危機」三部曲中,先知在自殺後把納米裝甲(保存著先知意識)給了二代主角,最後慢慢同化,在第三部最後徹底成為了「(新)先知」。AI科沃斯同理,不過「他」接受的信息更多更復雜,形成了類似人的分裂型人格障礙,「多疑,敏感」等。我們來簡單梳理下AI科沃斯接觸到的人員。Prototype中的賈熊等人是被綁在椅子上做實驗的,傳達的信息「生命不由自己控制,而由他人掌控」,對應AI科沃斯的悲哀結局。Alpha中的Taylor原小隊執行CIA任務的同時自身也在追求真相,傳達的信息「對真相不惜一切的追求」,對應AI科沃斯希望證明自己是人、完成自我救贖因而進行模擬經歷,AI科沃斯受此影響,在前期追尋真相中恐懼死亡(其實是恐懼不明不白的死去,因為在那時「他」認為自己是人),而最後明白真相、一切(模擬經歷)結束後,又追求死亡(想要結束這無休止的一切)。在Beta中的Taylor現小隊、玩家和Hendricks,傳達的信息更為具象和細膩,對應的是前兩關的劇情。一開始Hendricks對Taylor喊「你可以相信我」「我是你的朋友」「我個人向你保證你的安全」,直到後面玩家(AI科沃斯)對Hendricks喊同樣的話,事實上是「多疑」的AI科沃斯受DNI實驗對象的意志影響對自己強烈的心理暗示。而「敏感」則可以從Taylor和Rachel的共同經歷以及情感變化,包括現實中Rachel沒死但模擬中卻被設定為毒死體現。最後一關是完全虛擬的一關,現實中是Taylor通過某種手段使得公司兵力轉移、從而進入頂層挾持BOSS並得知DNI真相;虛擬中卻是機器人暴動,AI科沃斯得知真相後選擇自我毀滅(分裂型人格障礙走向自我毀滅)。最後一關戰報「讓我走!你必須讓我走!我看見它了!我看見冰封森林(避難所)了!」其實是AI科沃斯無法接受事實而陷入自我矛盾(邏輯混亂),間接導致了Taylor的腦死亡。

AI科沃斯(類人體)與Taylor(人類)最大的不同,也就是導致AI科沃斯悲哀的原因:類人體無法決定死亡,人類可以;類人體只能接觸有限的信息,而人類可以親身體驗;類人體的意識是受接觸信息(執念、理想等)共同決定的,人類則是對現實的主觀反映。Taylor腦死亡後是一了百了、徹底解脫了。AI科沃斯卻陷入無休止的、死循環的痛苦困惑之中。

BO系列以來一些線索,根據歷代BO中的科技及穿越成分。我大膽的得出一個結論,所有BO系列劇情(甚至多人和僵屍)都是DNI模擬的,DNI計劃的參與者就是老Mason和Reznov等人。BO系列(包括WAW)各代劇情其實是DNI模擬經歷的串流,可能就如Taylor說的「The DNI Project,you may not believe,it actually started before that」「that」指代BO1的設定時代。劇情中入侵Hall的DNI穿越打了把僵屍,還有Sara念念不忘的二戰情景,都表明:DNI計劃早在二戰後就開始,並且最早參與者中至少有人經歷過二戰——也就是說,DNI並非BO3時代設定的產物,而是前兩代都有所暗示「DNI的存在」。

總的來說,BO3是一部很出色的意識流及心理暗示作品,表現了一個人工智慧渴望自我救贖(證明自己是人)、然而在模擬過程中不斷否定自己直至自我毀滅、卻無法迴避身為機械(Weapon)的無奈(命運不由自己控制),體現了一個類人體對於人倫問題(人性與機械性)的思考與回答。我原以為,「孤島危機」系列從人類的角度出發思考人性與機械性已經是後人難以企及的高度了,BO3從類人體的角度出發思考人性與機械性的高度看來更勝一籌。

我相信再三年後的BO4肯定有更大的驚喜,雖然多人依然和AW一樣遭人詬病,但是劇情肯定十分精彩。我也大膽設想下,根據NukeTown的時間順序,BO4應該設定在2105年左右,DNI計劃推廣到全球,AI科沃斯打算毀滅人類實行報復(類似「終結者系列」的天網和「我,機器人」的Vera),CIA徹底淪為科沃斯控制下的傀儡,屆時將是「自由」(尼羅河同盟及世界人民)與「秩序」(CIA及GOV軍隊)的戰爭。

PS.如果看完這篇文章覺得心理不太舒服或者開始胡思亂想的,我希望你去聽歌打游戲或者逛B站去。人只有充實自己才沒時間想些「有的沒的」消極東西。

更正一點,前兩關AI科沃斯扮演的是「玩家」,後面的關卡扮演的是Taylor。Taylor未死,死去的應該是「玩家」。同時刪除科沃斯選擇Taylor的第四條原因,其他解讀基本不變。

來源:使命召喚吧
作者:xeonic0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