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塵餘生4》四大陣營分析 深度劇透文字較多

《異塵餘生4》精華文章推薦
圖文攻略(含收集)視頻流程攻略秘籍控制台大全全Perk技能效果
新手須知100條全收集品地圖全隊友好感及位置常見問題解決
技能加點心得武器裝備獲取MOD合集及使用教程系列劇情世界觀

四大陣營背景故事解析

民兵

普雷斯頓·加維經歷過兩次民兵的劫難,第一次是城堡的分崩離析(泥沼蟹女王只是導火索),第二次則是昆西的大屠殺,他顯然很清楚一個缺乏號召力或者說缺乏生存能力的領導會產生什麼惡果

對於黑哥而言,民兵已經成為麻薩諸塞聯邦這塊土地上的喪家之犬,槍手、超級變種人、甚至掠奪者人人慾除之而後快

我很好奇,黑哥到底是出於「好心」,抑或是生存本能驅使著他一路守住墨菲媽媽最終來到康科德的,畢竟連傑瑞德這種目光短淺的掠奪者都能清楚意識到,「天眼」或者說「異能」在廢土上的重要性,並不惜派出部下一路追殺

《異塵餘生4》四大陣營分析 深度劇透文字較多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加維作為民兵唯一碩果僅存且仍未忘掉初衷的成員,復興民兵的首要就是找一名合格的將軍,再收復作為大本營的城堡——這可以說是民兵體系的根基

就像鋼鐵兄弟會總是在長老的指揮下縮在地堡內,英克雷總是在總統的控制下藏身鑽井平台大洋深處一樣

一個進可四處出擊、退可據險死守的戰略大本營;再加上一名運籌帷幄的指揮者、沖鋒陷陣的軍事家、魅力四射的領袖人物——當然,主角光環就不過多深入討論了

如果站在黑哥個人角度(我的觀點)來看,民兵的分崩離析發生在並不遙遠的過去,聯邦人民仍在忍受天災人禍的蹂躪時會念及他們,但要人民真正站出來支持民兵,必須先由實質上的量變,向聯邦人民展現民兵的歸來,再最終引發質變,收復城堡、重振旗號,等到羽翼豐滿之後,再次對抗邪惡

所以我們苦逼的主角就開始一個街道一個辦事處的收復失地,逐漸以民兵最高軍事領袖——將軍的名義東奔西跑,既要跟老實巴交的農民探討用什麼糞澆鈴薯更好,又得同游盪商人為了一瓶純水幾個瓶蓋面紅耳赤,進攻城堡還被泥沼蟹女王噴得鼻青臉腫、追得牆角旮旯抱頭亂竄……

那麼最終,民兵會演變成什麼?民兵曾經幫助鑽石城成功擊退超級變種人的進攻,從而聲名鵲起,成為聯邦正義的象徵,而最終又被各路反派聯手剿滅

可以想見的是,加維不會坐視這種情況再次發生,當下一次,鑽石城、芳林鎮或類似的聯邦主要人類聚落向民兵求助時,民兵會在趕跑了侵略者後依靠槍杆子「接管」當地

正所謂「請神容易送神難」,民兵可能會逐步發展成為類似新加州共和國那樣的邦聯政權,並最終發展成為一個中央集權的廢土政權

至於這種行為合法嗎?

抱歉,在廢土上,膀子粗的才是爺

鋼鐵兄弟會

許多玩家都說,這一作的兄弟會回歸了1、2代的本源設定,然而作為一個通關1、2、戰略版(BOS)、3、FNV、4的玩家,我可以肯定的告訴大家B社的「正統」兄弟會和1、2的正統兄弟會的區別:

第一,西海岸兄弟會執行異常嚴格的自我封閉,從政治綱領到成員觀念,均極端排斥外來人員的加入,這點可以從輻射1里邊,長老允諾主角前往閃耀之地(核彈直接命中的地下軍事基地)找回技術資料磁碟後方可加入兄弟會可以看出,兄弟會看門的騎士將其稱為「自殺式任務」;

反觀東海岸兄弟會,其勢力范圍拓展至聯邦後,可以明確的從劍橋警察局的海倫外勤學士的全息磁帶得知,她是作為一名首都平民加入鋼鐵兄弟會的,而且有些許悔意

當然,東海岸兄弟會的成員來源復雜,也跟麥克森長老的軍事擴張路線有很大關系,從首都來到聯邦可以視為一個「高科技凱撒軍團式狂熱政權」崛起的必經一步

第二,西海岸兄弟會對地表廢土人類組織的活動以偵察、監視、情報搜集為主,極少或者說從未主動進行干預

唯一的一次大規模軍事行動,是針對威脅到整個加州、乃至可能擴散至整個廢土的,以教主為首的超級變種人軍隊進行的軍事打擊與絞殺,但兄弟會派出的作戰部隊僅僅是將這些超變攆到加州東部就算完事了(可以從2代丹恩城的飯店媽媽桑處得知,大量超級變種人經過丹恩繼續漫無目的的向東流浪,最終進入了俄勒岡州),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兄弟會不習慣大規模沖突(這會造成大量傷亡,且會引起其他勢力不必要的警覺),不習慣將自身暴露於廢土地表之上——而且,這和兄弟會的核心利益沒有太大的直接關聯

東海岸兄弟會則頗為執念的非將英克雷消滅不可,而英克雷也頗為執念的非將鋼鐵兄弟會消滅不可,這從邏輯上而言根本說不通,一句「編劇自我意識良好到了腦殘矣」即可一概而過

第三,西海岸兄弟會對於科技的取與舍有很清醒的認識,或者說,有很強的霸權主義作祟,1代要求主角深入閃耀之地搜集科技資料磁碟,2代就倒騰出來了一個近人工智慧負責打理兄弟會前哨據點的日常起居(因此而下崗的文士和騎士顯然滿心怨恨,自己竟然輸給一個西洋棋機器人……順便一提,1代明確解釋過騎士是主要的製造和測試人員,真正負責實戰的是聖騎士)

2代拜託主角(游戲光環,就不過多分析合理性了)竊取飛鳥設計圖,從而獲得這種革命性的廢土運載工具的目的也是為了更好的監視和控制以加州為代表的廢土

我們可以大膽揣測一下,在西海岸英克雷和西海岸兄弟會都知曉對方存在、而且互相監視、試探、接觸長達數月卻仍沒有發生公開沖突的情況下,這說明什麼問題?說明英克雷和鋼鐵兄弟會的自身實力懸殊並未打到層級的程度,雙方開打的最好結果是兩敗俱傷,最壞結果是一塊玩蛋(誰知道英克雷手上還有沒有當年核武庫的麵包渣呢?誰又知道鋼鐵兄弟會在廢土上究竟有多少個零星據點和分部呢?)

而鋼鐵兄弟會並未公開進攻英克雷公開的前哨基地納瓦羅搶奪飛鳥成品(實物一並到手顯然更好)和設計圖,證明鋼鐵兄弟會並不想、或者說根本沒有意圖同英克雷公開沖突、更別提主持正義消滅後者了,就像他們當初沒有選擇殲滅已經被重創的超級變種人大軍、而是坐視它們像癌細胞一樣向其他地區緩慢擴散;就像他們的舊金山分部被何瑞根帶領的英克雷小隊一鍋端掉、卻忍辱負重未進行報復一樣

歸根結底,鋼鐵兄弟會對於除了自己以外的整個廢土的死活並不非常關心,對於直接威脅到自己的行為和組織,也多數採取較為克制的軍事手段——鎮壓與驅逐

我們把這種人稱為——完全以自我為中心的社會上層階級,簡稱為富不仁

然而對於能夠造福廢土大眾的科技,鋼鐵兄弟會有沒有興趣呢?

哈伯教打算發射航天飛船探索太空,這種完全可以改裝成近地軌道戰略轟炸機的玩意,鋼鐵兄弟會看在眼里、卻不屑一顧,首先是這玩意不靠譜,真升空多半也是放煙花(哈伯教徒:祭奠被獲選者殺死的AHS-1!);其次西海岸鋼鐵兄弟會不需要這種龐然大物飛出去到某地拉一堆航彈來展現自己多強悍多恐怖

與之相對的,前往麻薩諸塞聯邦的方式有很多,但麥克森長老偏偏選擇了最高調、最夸張也最大張旗鼓的方式來向整個聯邦宣布:老子旗下的鋼鐵兄弟會搭乘飛艇就是跑來砸學院廠子的,哪個不聽話的敢多事,連你們的屁股一塊打

暫且不提飛艇作為一個升高有限、速度緩慢、體積龐大的「空中蝸牛」在防空飛彈面前有多脆弱,鋼鐵兄弟會抵達後交給主角的第一個任務是清理掉史特朗堡的超級變種人,理由是後者擁有殺傷力驚人的戰術核彈投放裝置——胖子發射器,會威脅到地面戰略要沖波士頓機場的安全

但換個角度考慮,鋼鐵兄弟會擁有整個聯邦唯一完全搶奪了制空權的傾轉旋翼機(學院有無類似的飛行器或無人機暫不討論,學院的科技樹畢竟是點歪了),擁有一支規模龐大、訓練有素、士氣狂熱的地面動力裝甲部隊,為何還要擔憂來自一群散兵游勇式的超級變種人的自殺式的「街區戰術核武器」的襲擊?

答:他們自己作死作的

如果東海岸兄弟會像西海岸兄弟會一樣將低調隱蔽、快拳猛擊、迅速撤出作為自己的行事准則,那他們根本犯不著一來聯邦就派出飛鳥搞得整個地區雞飛狗跳、人心惶惶,替民兵把仇恨全拉自己身上來

所以超級變種人即便是散兵游勇也會針對鋼鐵兄弟會發動運動戰與游擊戰完全不會令人感到奇怪,東海岸鋼鐵兄弟會在麥克森長老的帶領下把自己當靶子樹立起來,坐等仇家找上門算帳

第四,西海岸鋼鐵兄弟會是個獨立性非常強的組織,他們選擇用廢土稀缺資源同商人進行交換,但卻死守科技底線絕不外傳,更別提造福廢土大眾了

而聯邦上連掠奪者「老婆孩子熱炕頭」後都能尋思著搞來一部動力裝甲改裝成「獨特限量版」玩玩,各種炮塔和作死怪物「飛入尋常百姓家」,顯然跟東海岸鋼鐵兄弟會也脫不了干係,諸位想想是誰把火藥帶入阿拉伯傳到了歐洲,在六百多年後又被人船堅炮利打了回來,並被揍得鼻青臉腫的?

東海岸鋼梯兄弟會極權式的軍事擴張與征服同樣帶來了科技物品的泛濫與科學差距的縮小,相反這作一直奉行低調的學院反而很好的把技術封閉在自己的小圈子內,直到主角提取克羅格記憶驚呼「他們已經有了分子傳送術」才逐漸嶄露頭角,可謂是「最正統的兄弟會式英克雷」

說了這麼多,東海岸兄弟會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組織呢?

往好了想,他們的據點有朝一日將遍布大江南北,靠著從散布的居住地強征的糧食來保護當地居民不受超級變種人、僵屍和狂屍鬼、各路腦殘邪教和反派傭兵組織的摧殘,再順便時不時征個兵、收個稅、消個費,帶動一下當地GDP的同時也稀釋一下自己成員的純化程度,變得更加粗野而本地化

往壞了想,就一句話——更加喪心病狂的黑化版民兵,更符合現代人承受與順從觀念的凱撒軍團式政權

鐵路組織

整個廢土最奇怪的組織,可能就是既對合成人加以區別、又要誓死捍衛其權益的鐵路了

鐵路組織從誕生之初就充滿自相矛盾性和不可延續性,在主角這個能徹底轉變聯邦命運走向、命運石之門的開拓者出現並加入鐵路後(沒加入的童鞋我要給你們默默點個贊,很少有人不會為了游戲性而背叛自己現實中的處世原則),鐵路組織的矛盾達到了高潮

鐵路組織的舊大本營——麥肯斯咖啡企業總部地下室的國防部秘密機構不久前剛被合成人特工里應外合幾乎一網打盡,拚死逃脫的成員倉皇到連卡靈頓原型都被迫舍棄,好不容易輾轉至老北教堂下面的自由大本營,慢慢舔舐傷口、休養生息

而歸根結底,導致合成人特工成功滲透的原因是什麼呢?是鐵路的行事准則和動機原則——幫助願意脫離學院的合成人,替他們偽造近乎於真實的記憶和身份,讓他們能夠像人類一樣真正活在聯邦的土地上

如何甄別?如何反滲透?如何防反水?

對主角意外造訪戒心頗重的黛瑟蒙娜給出了答案:鐵路對於新進人員的招收採取十分古典而怪異的手段,即便合成人同情論者最終通過線索摸進老北教堂而且沒死在狂屍鬼手上,他們還得有一個十分靠得住的、比如狄耿這樣的鐵齒銅牙介紹人才行(不然就等著被當場打成篩子,再被細細碎屍找找看有無合成人元件,說到這兒,我甚至開始懷疑起來是否有鐵路的成員在暗中支持聖約村的地下甄別實驗……)

但即便如此,H2-22的任務仍然讓人懷疑鐵路是否對其解救的合成人進行過反間諜測試,如果有玩家耐心做完了蘭道夫安全屋的6個任務的話,會發現黛瑟蒙娜對合成人滲透敏感到了疑神疑鬼的地步,懷疑提姆斯是合成人,並堅持安全屋方面進行單線信息傳遞,絕不主動聯絡以免暴露大本營的位置

這是矛盾之一,可以說鐵路解救合成人的整個過程全部在學院的眼皮底下,根本毫無安全可言

而學院之所以對其選擇容忍、長期隱忍不發的原因,分析起來也十分簡單:蚯蚓這種分裂後仍能存活的頑強生物務必要一次消滅,不能只斬頭去尾,所以學院最終發動了一場針對鐵路舊總部和所有安全屋的全面性突擊,力求將鐵路徹底殲滅

但卻未能如期大獲全勝,亦或別有用心,總之鐵路苟延殘喘下來,沒過多久就又開始重整旗鼓,折騰起自己的那部分小九九了

許多玩家對鐵路的生命力感到擔憂,如果學院被摧毀,鐵路不必再拯救任何合成人,那它還有存在的必要嗎?這就牽扯到一個最根本的問題——鐵路創建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或者說,鐵路創建的真正受益者是誰?

是那些被學院「放逐」被鐵路「拯救」又被鐵路「放逐」到聯邦這塊多災多難(想想那令人蛋疼的發光海風暴吧,雖然比起原版的潛行者中的電磁風暴差遠了)的土地,任其自生自滅的合成人嗎?是那些聖母光環瞎人狗眼,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結果到死都不知道被誰賣了的重炮和分部成員嗎?

聯想到唱京劇的狄耿對主角講的那些半戲謔半認真的話,鐵路的真實受益者可能令人不寒而慄——那些加入了鐵路,潛移默化、不知不覺中逐步取代了其中真正血肉之軀人類,從六十年前便默默扛起拯救合成人大旗,始終在幕後暗中觀察其一舉一動的老一輩原型合成人(比如被放逐的尼克·瓦倫坦,為什麼他會成為獨一無二的,被灌輸了戰前警察記憶而又遭到學院的保密措施洗腦後被學院主動放逐?)

這些原型合成人的目的很簡單:拯救盡量多的合成人,將其中部分用來替換鐵路成員中的真實人類,接過聖母旗幟繼續蹦躂作死,樹立一個靶子吸引學院和聯邦各大勢力主意;將其餘大部分分散到聯邦各地勢力暗中潛伏,悄悄植入後門激活程序,待政治時局風雲突變,即扯起大旗替天行道、暗殺掉包無所不用其極,最終打倒學院,通過煽動、沖突、毒劑等等手段來消滅自以為是、脆弱不堪的玩火人類,創建偉大的、純粹的更加優越的合成人帝國,並成為帝國的開拓者和統治者

學院

學院抓走尚恩曾經是他們干過最明智的一件事,然而書呆子就是書呆子

克羅格顯然很同意這一點,他畢竟到死才明白,學院那幫「前聯邦理工天才們」幹了什麼好事——他們把一個註定要毀滅自己的實驗標本推向了領袖的位置,讓他以先父的身份、以個人的好惡、人類的感情來隨意決斷學院的行動和未來

克羅格是個倒霉的替死鬼,他替學院先走了一步,但尚恩(以及作者)顯然清楚,其他人追隨他的步伐也不會太晚

尚恩是學院領袖、是合成人先父、是備胎的血緣骨肉、又是學院第三代合成人模板,這些特殊的身份糅合在一起,最終創造出了一個意志堅定又性格強硬,擅長「以其人之【身】還治其人之【道】」,並且學院奈何不得、消滅不得的可怕存在

主角最初進入學院,遇到尚恩時的先激動和後震驚,先父本人均看在眼里,但他卻只是淡淡的回應,自己並不敢完全肯定生父能活著抵達學院,而對母親的死之記憶又太過淡薄,以至於他根本沒有任何感情波瀾

主角對於先父算什麼呢?

備胎,從頭到尾,就是備胎

如果先父沒有身患無法治療的癌症即將撒手人寰,主角的出現無疑會徹底打亂學院的根基,最起碼為了帶走尚恩(或者是某個合成人兒童),主角必然會在學院內大鬧一番;然而先父故意在十年前(注意這一點,癌症患者的壽命一般不會這麼長,但是學院畢竟是學院,科技水平在那擺著)給克羅格使出了絆子,一方面打擊報復克羅格,一方面測試主角的求子心切,如果主角真橫下心突破千難萬險、九死一生摸進學院來,那證明主角愛先父遠勝自身(賽沃勞德大神玩家的心思你不要作死去猜……)

那麼當作為先父的尚恩攤牌承認自己才是那個「老到可以當你爸爸的兒子」時,主角在震驚之餘卻不得不接受,而不會像玩家一樣喊出「咦,什麼鬼」然後摸出胖子轟之後快再SL一番,簡單來說,主角被自己的強烈的道德觀念綁架了,如果殺尚恩或者轉身離開都與之前的行為徹底相悖;復雜一點說,這叫「兒行千里父擔憂,尋子千里未了情」,顯然已經投入了過多的沉沒成本……

所以先父這步棋走得很穩,他很清楚真正經歷過外界聯邦滄桑、廢土世態炎涼(以及被泥沼蟹女王和精銳突襲者追得滿大街亂竄)的主角才真正懂得聯邦人和學院人之間的差距和沖突究竟有多大,至於這座「人形自走嘴炮」橋梁能否平穩嫁接兩個層面的人類文明,消除觀念隔閡和思維斷層,那就有待B社的後話了……

但如果主角真的不想成全先父的意願,或者打算掄起膀子、大刀闊斧將學院改造一番呢?

首先,單論最初的創立初衷,學院和英克雷並無差別,都是為了保存全人類(其實是世界地圖上美國這塊巴掌大的地兒)碩果僅存的精英,以待核災難煙消雲散之後重新出來恢復人類文明(順帶再清理一遍赤色蟑螂,這次肯定能徹底干淨)

但英克雷的路線比較絕,他們解決「多數服從少數」的辦法是「死的服從活的」,打算用FEV(強迫性進化病毒,超級變種人就是通過將最接近戰前人的避難所居民丟進FEV容器內浸泡得到)改良而來的基因定向武器徹底清除掉所有「基因綱領與出身路線不正確」的「非人類」;學院的手段則比較溫和,他們依託合成人技術彌補了人數上的差距,然後出於本能派遣合成人向聯邦延伸,試圖推廣自己的【公認】理念(放到戰前絕對是公認,然而書呆子就是書呆子)並擴大學院的影響范圍,當溫和的宣傳方式換來的是敵視和槍口時,學院轉而開始使用隱蔽的感染手段——以合成人替換人類,在公共場合旁敲側擊鼓吹學院理論

站在學院的角度來看,他們確實是束手無策才出此「上策」,畢竟真正的學院人類生命太過寶貴,就算沒被當成合成人直接斃掉,廢土上橫行霸道的各種奇葩生物也多了去,真正的人類不能拿去冒險

至於尼克·瓦倫坦提到的第一屆CPG(聯邦臨時政府,縮寫可能打錯了)會議以代表全滅而告終,學院之所以派遣殺手代表用如此激進而公開的手段瓦解尚未孵化出的聯盟,很可能是因為學院本身正是那隻未曾察覺自身、不斷努力孵蛋的母雞

這次不歡而散的單方面大屠殺導致學院和聯邦徹底斷了層,學院倒是被聯邦徹底認識到了,只不過這次成了「夜魔」永世不得翻身,成了可以嚇唬小孩的可怖存在

不能完全肯定是這次異常糟糕的經歷促使學院放棄「拯救」外界的聯邦居民,但他們抓捕避難所原型尚恩,保留主角備胎研發第三代合成人的目的卻十分明確——再次改頭換面,以聯邦本土勢力的面目來改造廢土

還記得X6-88和你聯手抓捕的那名自由之地的掠奪者老大,叫做蓋·伯瑞的合成人嗎?X6-88在任務一開始就很明確的給了你回收代碼,要求你在必要時候回收它,而且他本人也在主角嘴炮失敗的情況下立即念出回收代碼,防止蓋·伯瑞因為反抗遭到損毀

先父在交代任務時給出的理由是,這名和成人作為掠奪者的老大,帶領一幫前民兵小弟打家劫舍,影響極為惡劣,需要盡早回收免除後患

這根本就是屁話

先父在大核融合廠任務後出現在聯邦理工廢墟頂樓,親口告訴你他已經徹底放棄了學院外的聯邦人類(就如同他選擇放棄學院那些不開化的書呆子一樣),又怎麼會在乎一個掠奪者老大帶著一群人類小弟四處殺燒搶掠敗壞學院名聲?

還記得鐵路那部分提到的尼克·瓦倫坦嗎?瓦倫坦被植入了兩百多年前一名絕對正直警探的記憶和人格,他被學院拋棄後隻身來到鑽石城,被敵視、被唾罵、被毆打全部忍了下來,最終被大家接受並認可,成為了一名俠肝義膽、刀嘴面心的合格偵探;而同樣是一開始的光榮民兵,為了生存,蓋·伯瑞卻成為了掠奪者,並逐漸做大最終威脅一方

學院回收了掠奪者老大,無視了看似更有希望的尼克·瓦倫坦,因為他們可能將要對聯邦發動一場戰爭,一場「先全部毀滅、後徹底重建」的伊拉克式民主(美國佬雖然說得好但是沒做到),瓦倫坦這樣的合成人沒有卵用,而蓋·伯瑞式的冷血屠夫卻能在無形中切實助學院一臂之力

然而書呆子就是書呆子,即便是一個他們言傳身教出來的尚恩,都能把他們輕易玩弄於鼓掌之間,主角初到學院後,可以在學院的部分終端機內看到先父的規定,尚恩很明確的要求學院的科學家們稱呼第三代合成人為更具中性、更有感情的「合成人」,而不是依舊冰冷、充當傀儡的「機器人」

鐵路的存在,先父的觀念,學院的宗旨,還有稀里糊塗橫插上一槓子的主角

如果說,鐵路在學院內有自己的耳目和眼線的話;或者應該問,當學院已經給整個聯邦留下了殘忍嗜殺的「夜魔」形象後,鐵路是如何通過「自己的渠道」確切得知有合成人想要逃離學院的?

最堅固的城堡,往往是從內部被攻破的

尚恩既是學院的領袖,又是所有合成人的先父,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是用手杖劈開紅海、猶太教的創始者摩西;又是安拉在人間的使者、伊斯蘭的先知默罕默德,唯獨先父自己同合成人間有著一種無法形容、而又妙不可言的情感與精神的羈絆,又唯獨只有年幼便被剝奪雙親、失卻親情的尚恩自己能理解這種介乎於道德、倫理、親情與血緣間,微妙而又復雜的扭曲感情

整個學院的書呆子們不理解先父的主張,亦不明白那兩個稱呼的迥然不同和意味深長,或許克羅格已經看到了,但「走狗」和「良弓」畢竟在主子面前插不上什麼話,還得每時每刻提心吊膽會被隨時抹去

所以作為學院的政見不同者,有這種不能忽視的可能——即尚恩創建了鐵路,並任由其接觸學院和聯邦兩方面同時不斷發展壯大,默默等待新生代合成人毀滅學院,或者學院下定決心毀滅合成人的那一天,回想一下鐵路自身關於是否拯救一二代合成人,以及一二代合成人是否算嚴格意義上的合成人的爭論,簡直和學院內部的爭論如出一轍

按照這種推斷,先父顯然給自己留下了一條極其隱蔽而坎坷曲折的「後路」,而所有走在這條路上的合成人,都將註定會歷盡艱辛、嘗遍滄桑,並最終邁進自己所嚮往的那片神秘而富饒的「聖地迦南」

但要是站在聯邦居民的角度看,尚恩顯然將整個聯邦、乃至整個廢土拱手讓給了合成人,這種「偉大」明顯不同於2代英克雷波塞冬鑽井平台內部的那名科學家自我犧牲並拉上所有英克雷成員墊背的偉大

這種偉大,在看似高尚中卻又透著一絲人格中的怨毒與自私

就像那已經被核戰徹底扭曲,再無可挽回的廢土之殤

來源:異塵餘生4吧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