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者》劇情及隱藏結局分析猜想

《見證者》劇情及隱藏結局分析猜想

關於劇情的猜想

(1).「我」其實是一個人造人,是人工智慧的嬰兒,從被賦予智能的一刻開始,從游戲中醒來,漸漸學習規則。

(2).結局的山洞是人們用來監視、研究「我」的地方。這個島嶼是一個培育人工智慧的實驗基地。

(3).很可能「我」的外形,和那些石頭人一樣——「我們」都是人造人。

證據是:

(1).山洞中有許多監視的顯示屏,而山洞中找到的第一個錄音,提到了監視和被監視者,以及雙方行為的互相影響。(原文是?記得原文的歡迎留言提醒。)

(2).「我」能夠使用「雷射」進行解謎和控制。這個「雷射」不受距離限制,卻受障礙物限制,所以既不是游戲對思維的具象,也不是象徵著玩家用手指劃過螢幕。如果「我」是一個人類,又怎麼能使用「雷射」解謎呢?

(3).況且,「我」從未露出過真面目,只露出過影子——除了讓每個人都有代入感,大概也是防止劇透。在孤島上不吃不喝,終日解謎,「我」竟然安然無恙。

(4).游戲中的名人的錄音,以及錄影,都是在教人工智慧以最優秀人類的思維方式和方法。

(5).「我」的出現是從一個封閉的洞里,「蘇醒」,實際上是通過遠程操控,「我」的智能或電源被開啟。我們玩家和角色一樣,都是對世界一無所知。然後被美景所吸引,從謎題中學習規則,對自己的來由感到好奇,對這個島隱藏的秘密感到好奇。

(6).最後,當通關時,「我」被重新放回了出廠的那個地方。如果智能被重置,進行新的實驗,那麼游戲就是重新開始;如果智能得到保存,通過改變島嶼的游戲環境,進行更難的測試,那麼就是二周目。

關於隱藏結局的猜想

(1).作為人造人,「我」通過了考驗,成為了一個合格的人工智慧。在隱藏的密道里,「我」穿越過去,意識被傳送到了現實中的人體里。

(2).在作者錄制的隱藏結局視頻里,「我」醒來,明顯不適應這個人類的身體,摔倒了又爬起來。

(3).看到現實生活中的事物,明顯不習慣刀叉也不習慣需要用手擰開的門(這是人工智慧在學習現實中生活環境了),總是覺得現實中可以使用雷射解開類似之前面對的謎題。

(4).游戲的結局,是一個人工智慧來到了這個世界,擁有了學習這個世界的能力,人與機器的界限終於被抹除了。這個具有劃時代意義的瞬間,竟然發生在了一個平靜美好的清晨。這個世界,需要「我」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很多。

關於謎題本身帶來的哲學思考,以及心智啟發

(1).四花園關卡。當我們面對一個問題想要尋找線索時,線索的來源可能很廣泛,我們需要從不同的source來獲取最為廣泛的信息:有的是觸覺和物理阻礙;有的是視覺看到的蛛絲馬跡;有的是聽覺給予的信息;而有的是錯誤的信息,讓我們誤入歧途。

(2).樹形分叉的關卡。樹形分叉的走法,以及利用樹枝來解謎,都是從環境中找暗示。這意味著當我們能夠從不同的source獲取最為廣泛的信息後,還需要識別噪音。而化繁為簡,有時候是最簡單直接的。

(3).陽光關卡。這個關卡的謎題是利用陽光,看到隱藏的線索。不同角度的光照射在謎題盤上,會有不同的影子。

通過其他工具來展現平時看不到的東西。不同方向的陽光讓我們看到不同的細節——隱喻著把問題分解,從不同的側面、角度看問題,用不同的工具和手段解決問題。盲人摸象,管窺蠡測,只能抓住問題的局部。

有時工具和線索帶來的引導不是直接的,而是通過間接的方式消除其他可能,縮小問題域,然後通過嘗試少數的有限組合得出結果。

(4).實踐關卡。有時候知道容易,做起來難,需要知行合一。

「沒病走兩步!」——這里的設計是,通過讓我們在房間中「行走」來替代畫圖,是所謂的「實踐」。此時靠的是記憶力,還有計劃。

(5).其他還有很多構思是重述或印證上面的想法的,或者是有綜合性的啟發。比方說——

對稱性/協變性。現實中有許多問題是看不見的對稱,要靠想像。對稱也並非只是「對稱」而已,實際上事物往往環環相扣,我們需要認識到事物之間的聯系,當我們改變了某些環節、因素或是變量後,要知道與其具有相關性的事物是如何協變的。

空間的形狀組合,需要靠想像。這時也體現了工具的重要性,在我們分析問題的時候,往往藉助工具來探究、理解、仿真等等。

顏色,靠環境,顏色濾鏡。

總結

拿科研來舉例子,首先要搜集survey paper或者review paper,對一個topic有很廣的了解,盡量擴大信息素材。

當我們對核心問題有了了解、具有分辨力後,需要縮小范圍,過濾對自己無用的冗餘信息和噪音,專注於一些相關信息。

如果目標問題較大,需要把問題進行分解,從不同側面、不同的角度去思考。或許需要不同的工具去和手段處理。

具體到一個創新點的研究時,需要縮小問題域,通過限制條件(constraint)排除一些不可能的搭配和組合。

對有限域的問題進行邏輯嘗試,最差的結果是進行窮舉。

有了較為完善的想法和理論之後,勿忘實踐,要知行合一。實現的過程中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問題出現。(《人月神話》一書中也提到,我們對於完成任務的預期,往往過於樂觀,忽視了自己理論和設計不完備的可能性。)

某些細節給我帶來的感(腦)悟(洞)

引用我之前文章【關於音樂】里面的一個段落:「recursion是一種自然存在。局部重復、重現著整體。世界的尺度就是如此recursive地下來,我在文章【胡思亂想集——其一】中提過,一花一世界。《braid》中是時間和因果的recursion,而《集玉璧之大成》那本書提到巴赫和音樂,則是音樂的recursion了。……以前和廣延看過一個記錄片,片子也講到了世界的細微處的重復,那細微處蘊含著高維度,如果我們試圖獲得無限精準的海岸線的周長,就會發現,它原來是無窮大的。」

錄音中提到了日本心印。心印是指在佛教禪宗中,以似是而非的形式出的謎語,能幫助思索,同時也是獲得直覺性知識的一種手段。《程式設計師思維訓練》一書中說,在古代,教堂的大主教經常通過神諭(oracle)求得建議。像大多數算命者或占星師一樣,神諭給予的響應或者信息通常非常模糊,就像謎一樣。你不得不自己來「解釋」它。調和不同的模式,和禪宗心印一個道理。比如這樣一個問題:「一個巴掌拍出來的是什麼聲音?」理性地說,這根本沒有意義。大腦被強迫努力調和不同的模式,這開闊了思維素材的范圍。

「共時性原則」,和眾人觀察對機率坍塌的集中式影響一樣,是對同一深刻原理的不同解釋。《矽谷禁書》中所講的「精神力量」是對此的一種通俗化解釋。思維的集中產生很大的能量,能影響物質,因為思維就是概念,概念也是實體。在微觀量子意義上,是10維里蜷曲的那6個維度里面。

綜上所述,藝術作品,通過對眾人腦洞的方向性引導,使得某一種觀念得到宣傳,某一種思維得到集中,這帶來的影響是切切實實的。

來源:博客
作者:寧廣涵 編輯:墨池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