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靈魂3》全NPC劇情詳解 情懷的傳承

《黑暗靈魂3》精華文章推薦
圖文流程攻略全BOSS打法視頻全流程視頻攻略NPC任務攻略
全要素收集攻略攻略路線圖武器變質、入手詳解盾反、背刺技巧
官方收集品地圖技能傷害解析白金獎盃達成攻略中文獎盃列表
BOSS無傷打法視頻1小時11分速通視頻未加密版聯機教程常見問題解決辦法

《黑暗靈魂3》全NPC劇情詳解 情懷的傳承

魂系列的創作者,宮崎英高是一個一直很喜歡講究傳承和情懷的游戲製作人,而這第三作的黑暗靈魂,我個人認為這或許是NPC劇情最為復雜,NPC本身性格和故事最為豐滿的一作,細細研究之後,我相信大家都會發現,這一作沒有哪怕一個NPC是值得你去討厭或者憎恨的。

帕奇

先從我們每一代必定會遇到的老朋友——誠實可靠的帕奇說起。

要說帕奇,就得先說我們就出來的這位不死聚落的小偷哥。他當時被關在洛斯里克高牆之中的地牢里,這個地牢是專門為偷雞摸狗的人准備的(牢籠鑰匙描述),他自詡不死聚落的神偷,但最終還是落網了(個人對話),並且看來並非近期的事情,似乎他已經被關在里面很久了(不知道羅蕾塔早已死去)。他緊張地請求玩家幫助他做一件事情,去不死聚落尋找一個女人,將這藍淚石戒指交給她。

藍淚石戒指在魂系列每一代都有存在,效果是當你血量降低到一定程度時便會極大增加你的防禦能力,不如說這枚戒指隱藏的意義就是「守護」吧,那位小偷想要將代表著守護的戒指送給一名女人,並且我們後面也能得知他並非沒有自己前往不死聚落的能力(第一次前往偷竊必定安全歸來,從能偷到的教宗騎士武器看來,此人自己身手也不凡)。那麼他緊張地請求我們特別去遞交這枚戒指又是為何呢?

戒指沒有被送出去,遺骨卻被送了回來。小偷哥努力做出不在意的樣子,嘴上說著:「是這樣啊,我早就應該想到的。」刷新地圖再回來之後便可以看到他略有些崩潰的蜷縮在地上,用顫抖的聲線不斷重復著這一殘酷的事實。

調整了情緒之後,他似乎急於完成自己當時被救援時許下的承諾,頗有些忐忑不安地詢問我們有關出去偷竊的選擇。第一次的偷竊很是成功,他風塵僕僕歸來,帶回來不少來歷很明確的東西和裝備。

而與此同時,我們也可以在幽邃教堂遇見這位每一代都要坑害我們一次的帕奇,這次的他偷了熟睡中的洋蔥哥的裝備,還偽裝成他來騙我們,想要通過巨人擊殺我們,然而計劃意外失敗了。第二次在傳火祭祀場的高塔之上,他妄圖關住萬能的余灰,結果再次失敗,在三樓請求我們的原諒,這里建議選擇原諒他。因為你會發現他確實不是個壞人。

小偷哥第二次出去偷竊時,帕奇會談起自己認識這個小偷的事情,並且會提到自己當時欠過小偷一個人情(估計也不是什麼好事情),當他問起突然消失的小偷的下落,並且你還沒有購買洋蔥一套以拯救洋蔥哥時,如果你選擇告訴他小偷的下落,他便會為了還一個人情主動走出傳火祭祀場,穿著一身洋蔥哥的衣服救下在冷冽谷受苦的小偷哥。

小偷哥頗有些淒慘的回來了,識貨的他說是那麼一個卡塔利納的洋蔥騎士救了他一名。

帕奇只是繼續著自己猥瑣貪婪的本色,不談不語,也不求額外的回報。

(也有人說第三次這樣繼續不救洋蔥哥還可以再救援小偷一次,我個人沒有試過)

義賊格雷福斯,不死聚落的神偷為了自己當時許下的承諾,出生入死偷竊。(另請不要吐槽如果要報恩為什麼還要收費,咱們敬愛的克拉娜老師不也要收費學咒術嘛)而同為義賊的帕奇,不屈不撓的帕奇,遮著自己面容悄悄還回了自己欠下的人情。

薄暮之國的希麗絲

在到達活祭品之路之後,這位漂亮的白絲大姐姐就出現在了傳火祭祀場內,用冷漠的態度告知我們,請不要和她有何瓜葛,最後還用暗月之劍的特有方式祝願我們安好。然而在發現了追夢人骨灰並遞交給老太婆之後,她的態度卻突然轉變不少,和她搭話便會說聽說我們是個好心人,並且表示在路途上會幫助我們,只要觸碰她放下的白蠟石即可。

暗月之劍在一代看來是一個專門審判罪犯的警察組織,他們可入侵那些傷害過無辜NPC或者入侵過其他玩家的罪人,並且通過正義的執法讓他們學會如何正確的做人。在探索到法蘭要塞之後,一個靠入侵來獲得特殊道具(或者說人體部位)的組織慢慢浮出水面,那就是羅莎莉亞的指頭。他們的目標便是入侵他人,並獲得發青的舌頭,也就是說死者的舌頭,獻給那位遠在幽邃教堂的羅莎莉亞,目前我們所見到的幾位「指頭」有——黃指頭,魂系列傳承的黃王,始終以堅定不移的守護者角色存在(一代守護半龍妹,二代蹲在遠古暗穴),無名指萊昂納多(教我們入侵,似乎從隔壁血源片場和魂一DLC穿越過來的神奇角色,後面再說他的故事),中指的寇克(另一位堅定不移的守護者,真男人)以及二代的殺人狂魔克雷頓。

給羅莎莉亞獻上舌頭,很明顯你便成為了暗月之劍的死敵,希麗絲姐姐當然不會放過你,但是高貴的教養使得她不會和你立刻發生沖突,只是狠狠地留下那麼一句「以後我們便以敵人的身份相見吧」。

在冷冽谷的鱷魚橋上,我們可以被希麗絲姐姐反召喚過去以應對一名入侵她的暗靈,名為克雷頓,想必是殺人狂魔按耐不住自己對於嗜血的渴望,他的目的也並非是真的侍奉羅莎莉亞,只是想要殺人而已。幫助希麗絲擊殺這名克雷頓,之後還會被克雷頓入侵上一次,打完法王再回到橋上便會發現克雷頓悲慘地死在了橋上,想必是余火不足,入侵連連失敗,很快便失去了生存的希望了。

隨後在擊敗了埃爾德里奇之後,老太婆那邊會多出一個「開花了的綠花草」,上面會寫著希麗絲姐姐不止留言給誰的消息,說要在遊魂的穴屋處理一些積怨(大概意思,不看這個也可以觸發接下來的事情),隨後我們便可以在大樹**被再次反召喚,陪同希麗絲擊殺自己的爺爺聖騎士。

為何希麗絲要擊殺自己的爺爺呢?為何她又會說到這是為了「完成承諾」呢?如果你在不死聚落便提前獲得累積者誓約的話,便可以得知聖騎士這些人都是所謂的發狂靈體,六親不認,只要殺死某個世界主哪怕是靈體,都可以獲得誓約獎勵。從劇情上說,這些人都已經殺戮到失去意識的程度了,有個成員甚至把自己的生命拿出來獻祭給犧牲祭壇(契約獲得的血癲狂),由此看來,聖騎士爺爺也處於這種無法控制自己的狀態,我們在流程中會被主動入侵,也可以在法蘭要塞里面召喚他這個發狂靈體一次。

那麼這個承諾的內容便也浮現而出了:在我發狂之時,便來親自手刃了我吧。想必聖騎士爺爺是這樣對自己的孫女說的。

(這里再提一個細節,魂系列的時間線向來是混亂的,這位聖騎士大哥在打大樹時會發現他已經死了,而我們幫助希麗絲時大樹的地板還沒有塌陷,想必就是在擊殺大樹之前我們通過白蠟石,穿越時間來到這里並幫助希麗絲擊殺了聖騎士,之後挑戰大樹,地板塌陷,我們看到了他的屍體)

在擊殺了自己的爺爺之後,希麗絲心中留下的只有空虛,她向一直幫助自己的我們許下的騎士的諾言,並且後面也確實可以召喚她幾次。當她的諾言統統完成之後,她就連最後的夢都不復存在,死亡便是唯一的結局。這也許為什麼,在交上逐夢人骨灰之後她才會理睬我們的原因吧,因為她自己,就是一個盲目地追求夢的人,最後的結局,也只不過是死在夢消逝之後而已。

彼海姆的歐貝克

對於智商不夠的你嘲諷不斷,對於智商夠了的你也是高冷萬分。歐貝克擺出了一副十足的魔法大師的架子,同意了我們想要學習魔法的請求,並且強制性地要求我們答應了這麼一條事情「你要找魔法卷軸給我」。一開始我的想法很簡單,這估計又是個研究魔法入迷的人,估計和一代的羅根大哥差不多,最後又要因為研究魔法走火入魔什麼的。

「模仿一下學院,也不錯嘛。」隨後便消失了。

模仿一下學院?你不是彼海姆龍學院的人嗎?

回到火雞場後,對遊魂之王忠心耿耿的尤利婭立刻提醒我,這人野心很大,吾王可要小心啊,並且暗示我們應該殺了他。

我並沒有選擇擊殺他,而是將魔法卷軸一一收集完全,每一次交給他新的卷軸時,他都露出一副「我淦這玩意兒你都找到了但是我是高冷的人物得保持淡定」的模樣。讓我更加確定這人是因為研究魔法會走火入魔的魔法師。

而在所有的魔法都學會之後,他卻突然一本正經地講起了自己的過去。

貧窮而對魔法有著夢想的他,加入了彼海姆龍學院的密探部。這個所謂的密探部我們在一代也有所見識,當年古城里的幾具屍體應該便是這些密探們留下的遺產,沉眠龍徽戒指以及靜音這種法術。然而加入了密探部的他卻始終沒有機會學到更加高級的魔法。這其中或許省略了無數故事,他或許曾經被派出去執行九死一生的任務,回來之後卻只被教導了光明照耀這種垃圾法術,他或許勤勤懇懇學了數十年,最後落得也就是和半吊子背鍋俠魔法師差不多的程度。

他憤慨,他不平,他走出了彼海姆龍學院,探求自己的魔法,直到他答應了主角,一開始只是認為多一條路或許有機會學到其他魔法——沒想到主角真的找來了無數珍貴的失傳的威力強大的魔法。

在他那里消費許多,他便會有些窘迫地送出稚嫩龍徽戒指和沉眠龍徽戒指,他還是那副樣子,說你早就到達這個境界了,所以我給你這個作為成為合格法師的禮物。他早就離開了龍學院,身上唯一值錢的,除了那身袍子,不就只剩下這兩個戒指了嗎,我淡淡收下了。

他最後選擇了離開,我不知道他是因為覺得無法報答主角的恩情所以只能選擇尷尬地逃避,還是在探求更加強大的魔法,他離開了並且死在了大書庫的一章桌子旁,手里捧著寶貴的魔法書籍。在雙王子前你能召喚他協助,你會發現他早已從當年青澀的密探,成長為了一名能夠獨當一面的魔法大師。

將他的骨灰默默帶給了尤利婭,尤利婭交給了我們隆德白影的鋸齒劍,擺出了一副殺了他便是成為遊魂之王強而有力的一步。

他或許是在探求大書庫中隱藏著的那個靈魂洪流的強大魔法?

他或許是另有所圖,妄圖成為遊魂之王?

我只知道他對我非常感恩,在窘迫之時將自己能擁有的東西都送了出來,帶著記憶和我們給他的魔法,走向更遠的境界。

大沼的咒術師克弭庫斯

這位咒術老師我們是在不死聚落的不死人囚籠里面看見的,當時還以為這傢伙是被囚禁在這里了。

見到我們的第一面就如同其他NPC一樣敏銳地認出了我們無火余灰的身份,並且還主動問我們要不要學習咒術,完全是一副渴求弟子的模樣。結果卻發現這傢伙居然可以離開,讓人感覺十分的奇怪。

劇情推進,到了老惡魔王**的時候可以召喚另一位穿著我們的咒術老師的套裝的拿鞭子的咒術哥,他並沒有帶所謂的師長遮眼布,所以他並非咒術老師,而只是單純的咒術師。打完老惡魔王之後,就可以在原先我們找到咒術老師的那個不死人囚牢旁邊看見他的屍體,並且獲得以克弭庫斯命名的一套裝備(除了頭部的師長遮眼布)。在忍痛擊殺了克弭庫斯之後獲得的骨灰上寫著,他早已失去了生的靈性,直到收到了生命中最後一位弟子為止。

讓我們將所有獲得的線索拼接起來:

克弭庫斯老師平時喜歡打趣學生,自身三觀極正,反復多次告誡我們不要讓火的混沌毀了自己,也不要讓被黑暗的咒術,人性的黑暗面所吸引。

克弭庫斯老師以前曾經應該擁有過其他徒弟,正是那位我們在老惡魔王**遇到的鞭子咒術師。老惡魔王之前便是能夠尋得黑暗咒術的卡薩斯墓地,老惡魔王之後便是能尋得混沌咒術的伊扎里斯遺跡。

這位鞭子哥的目標昭然若揭,他很明顯是在渴望更加強大的咒術,甚至到達了尋求黑暗和混沌的可怕境界,而他的老師克弭庫斯卻非常反對於這種不顧自身安危而去尋求力量的行為,所以和這位弟子斷絕了關系。

大沼的師徒關系經過無數年的發展,已經到達了無徒弟便是無師傅,無師傅便是無徒弟的程度。

克弭庫斯認為他的蠢徒弟必定會死在尋找這些咒術的途中,因此失去了徒弟的他也陷入了相當的悲觀主義之中。然而鞭子哥卻從某些方面上得到了玩家的協助,成功尋得了咒術書,然而當他回到老師所在的地方的時候——老師不見了。

無法解讀咒術書的鞭子哥,絕望地死在了老師應該所在的囚籠前。

而重獲新徒的克弭庫斯,將我們當做他最後一位弟子,重新煥發了生存的希望和活力,甩去了不想繼續存活下去的絕望。

(補充有關鞭子哥尋求力量不擇手段的證據:他會使用猛毒霧,這是在大沼來的咒術師眼中都視為禁忌的咒術,可見一斑)

卡利姆聖女和聖女守護騎士伊果

我們所見到的卡利姆聖女是個盲人,不知道她究竟是天生如此還是後天遭遇不測,但是她顯然看不見東西,只能通過觸摸以確定對方的來歷。對於看不見事物的她來說,黑暗就是一切,而黑暗卻也是讓她萬分恐懼的東西,這點在給予她深邃點字聖書和隆德點字聖書之後更是明顯,她時時刻刻承受著自己腦中和眼前不斷浮現的黑暗,是名副其實在被世界的惡意所折磨。

“只有愛上黑暗的人才能成為防火女”這是防火女套裝上留下的絲絲線索,如各位所知,給予聖女兩本光明奇跡之後,她便會成為我們的防火女。

讓我們結合現有的線索來分析一下,聖女的目標就是成為防火女,但是她卻被自身的缺陷所困擾,這種無法直接閱讀光明的故事的缺陷對於信仰單純的聖女來說是十分致命的。然而她所不知道的是,防火女必須不懼黑暗,並且大多數防火女都必須是盲人(後天被挖出眼睛也是很正常的,從一代開始就是防止防火女逃跑的方法)。

被更多的黑暗纏繞著的聖女,只會對黑暗越來越恐懼,內心看不見希望,身體只像是被無數小蟲咬動折磨一樣。因此被黑暗纏繞的聖女絲毫不意外自己某天被變成黑暗深淵的怪物中的一員(其實並不會),她便和大錘哥定下了誓約,當她墮入黑暗之時,就是她的生命斷絕的日子。

然而學會了許多光明奇跡的聖女,卻不知從何處獲得了勇氣,大概是從能夠更好的使用光明力量這點上吧,她對黑暗不再充滿了疑惑和恐懼,恐懼來源於未知,而此時的聖女獲得了光明的力量,因此她不再懼怕黑暗,這便是變相地「愛上了黑暗」,她的盲並非再讓她感到惶恐不安。奇跡里面描述的偉大故事讓她獲得了自信。

守護騎士和聖女的故事一直是魂系列的傳承,惡魂中第六聖女和暗銀騎士的故事震撼了許多人,一代的狡猾騎士坑害聖女也是歷歷在目,二代亞瓦尋求解救聖女方法的小故事我們也多次聽說過(關於亞瓦這貨後面還會說到),這一代的守護騎士說話極其難聽,做事卻不難看,是名副其實的毒舌傲嬌男。

如果是黑暗殺害結局,他會在發現聖女被黑暗污染之後將聖女帶到灰燼審判者**,等著你的歸來,與你決一死戰。這個舉動是出自卡利姆騎士對於承諾的重視,和對於理應被自己保護之人卻受到意外傷害的憤怒。在你擊殺大錘哥之後用大錘哥的手甲來觸摸聖女,她便會要求伊果(其實是玩家)殺死墮落的自己。最後在彌留之際感嘆卡利姆騎士的承諾守信。

如果是光明結局,聖女成為了防火女之後,大錘哥便會丟下自己的武器,放在當時找到聖女之處,大概是返回自己的家鄉卡利姆了吧。畢竟自己往日需要守護的聖女已經並非聖女,她已經真正找到了屬於她的英雄,那就是在傳火祭祀場跑來跑去的這個死不掉的灰燼大人了。

洋蔥哥

來自科技水平較為先進的洋蔥國的洋蔥騎士,這次也是蠢萌蠢萌的入場了。

他和一代那位頗有些相似,相似到了會讓你認為這個國家的人大概都是這幅模樣的程度。他比起以莽為風格的戰鬥其實更喜歡進行思考,雖然說大多數情況下思考的方向並不正確(例如想要和惡魔友好交流,雖然說這是個提示我們巨人可以友好交流的暗示;比如說被人丟到井下還在想自己打造鎧甲)

但是涉及到戰鬥,他也絕對不會輕易放鬆,看見你莽撞(計劃通)著便向惡魔沖上去的身影,沉思的洋蔥騎士反應很快,立刻便拾起特大劍沖了上來與你一起作戰。

為人豪爽熱情,在大汗淋漓的戰鬥之後,放鬆地坐在地上向我們敬酒,隨後很快便陷入了睡眠。洋蔥一套雖然是極其先進的裝甲,弧面的裝甲對於抵擋斬擊很有效果,但是唯一的特點是太過於重了,這可能就是洋蔥騎士們打完架後都昏昏欲睡的原因——消耗的體力太大了。

這代的洋蔥哥會告訴你,他也是無火的余灰,在旅途中一次次的對話中,他似乎也有自己的使命需要去完成,這似乎事關一個重要的承諾,他還認為這個承諾有些麻煩(以上皆是對話的大意)。

從不死聚落到冷冽谷,洋蔥哥表現出了極高的生活品味,例如坐在熊熊燃燒的壁爐邊上做一鍋新鮮的元素湯,還邀請你來喝上幾口(不死聚落那鍋似乎並不是他做的,他當時說是他第一次嘗試),在冷冽谷的劇情中,他還能冒冒失失的救下我們的小偷哥,被小偷哥說成是「奇怪的洋蔥騎士」。

而在地下監牢遇到他的那次,他的想法似乎已經出現了極大的變化,他在這旅途中或許已經疲累了,或許已經看見了許多的黑暗,對這世界都失去了些許希望,但是他還有那麼一個立下的承諾要去做,這就是他跋涉千里來到這里的原因。他決定了,要完成這樁承諾,語氣中充滿了可怕的堅定,絲毫不像平時那麼慢吞吞的洋蔥騎士。

巨人尤姆的**,他舉著風暴管束者擺出了以劍立誓的動作。

「我的老朋友尤姆啊,我這就來完成我的承諾了!」

宏偉的背景音樂突然響起,被深淵侵蝕的巨人尤姆已然舉起長刀站了起來,雙眼溢滿紅色光芒的他早已不像是有意識了。

「啊——————————」洋蔥騎士舉起那把看起來很蠢的大劍沖了上去,他會賭上生命,完成這承諾,不止何年何月之前留下的,或許當時聽起來,只像一句戲言吧。

就在這地上鋪滿金銀財寶的罪業之都……

巨人尤姆留下了兩把風暴管束者,一把給予「不信任他的人」,給任何人以挑戰自己的機會——不,是給任何人以誅殺自己的機會。

(1.03似乎不用風暴劍殺不死尤姆)

另一把風暴管束者,他留給了敬愛的那位朋友。他知道壓制著罪業火焰的自己有一天終究會失去理智吧,在自己做出恐怖得讓自己無法接受的事情之前,就讓這位朋友來結束自己的生命吧。

洋蔥哥疲累得坐在了地上,他強作正常狀,向我們敬酒,向我們說大戰之後小睡一會兒是必須做的事情,他卻並沒有睡著,熟悉的鼾聲並沒有傳來。或許那時候的他內心也充滿了糾結,痛苦又放鬆的復雜的感情吧。

不知道他想到了什麼,也不知道他回憶起了什麼,在我們坐下篝火大喘一口氣的瞬間,他便選擇了自殺,讓1100靈魂流入了我們體內。

Long May The Sun Shine!祝願完成了自己的承諾的你,能夠尋得這塊大陸上的安魂之處。

(關於罪業火焰和尤姆,罪業火焰這東西很邪門,游戲里面沒有多少描述罪業火焰的東西,有個咒術叫罪業火焰,法王沙利萬曾經來到罪業之都並被罪業火焰吸引過。從壓制罪業火焰的尤姆的最後下場看來,這該死的火焰應該和深淵逃不掉關系)

(關於尤姆盾中描述的「守護的人」,我認為尤姆以前守護的就是罪業之都當地的居民們,至少當時這里還沒那麼惡心和破敗。而眾人為了讓尤姆壓制著已經無法控制的,不會熄滅的罪業火焰之時,才違心讓他當了王(說到人們不是真心喚他為王),尤姆就認為這些人已經不值得自己去守護了,便拋棄了那面象徵著守護的盾)

(↑洋蔥騎士或許也明白這一點,感覺到了深深的無力,在完成承諾之後便隨著朋友一起去了,這只是猜測)

逃脫者霍克伍德與深淵的監視者

這作的灰心哥來頭真是不小——以前居然隸屬於這麼一個街舞薪王團體。深淵的監視者這個團體非常有意思,他們自稱是繼承了騎士阿爾特留斯的使命和狼血,持續監視和控制著深淵的入侵,甚至隨隨便便就要毀滅一個國家,或是建起一座要塞來抵抗深淵,可謂是盡職盡力。而那隻法蘭老狼似乎只是屍體,看起來也完全不像是當年大狼希芙的後裔,反而像是黑森林當年那幾只打了也沒有獎勵還特別屌的貓。

法蘭要塞便是當年的黑森林,往日的烏拉席露,而騎士阿爾特留斯的墓穴便成為了深淵監視者的靈廟。很明顯,當年深淵之主馬努斯的侵蝕並沒有完全結束,那些被稱為法蘭輔祭的後裔的怪物也一副當年烏拉席露市鎮怪物的模樣。

法蘭要塞看來也並非是直接在監視者們的眼下變成這幅樣子的,我們所到達法蘭要塞的時間點相比於開局CG來說,時間應該已經過去了許久。(至少當時的埃爾德里奇還是一坨爛泥史萊姆)這群街舞達人被燒完之後陷入了沉睡,或者是假死的情況中,便如我們的主角一樣。

他們被埋葬起來,直到鍾聲響起,無火的余灰從棺材中緩緩醒來,監視者們也默默從棺材中撫著大劍站了起來。睡了那麼久,回去看看自己家變成什麼樣子了吧,監視者們估計就是這樣想的。

結果回到自己的老家法蘭要塞仔細一看——

媽的兄弟們,我們睡了一會兒,深淵打上來了!墓地里面的霸王都被深淵侵蝕了啊!

為了抵抗深淵隨隨便便就能毀滅一個國家的深淵監視者們,就連自己也無法抵擋這個時代的深淵的強大的侵蝕能力。很快這些監視者中便出現了失去意識雙眼發紅的深淵監視者。他們的想法也很簡單,我現在脫不開身,沒辦法阻止深淵往其他地方侵蝕,但是至少我們能保證不出去傷人。

殺,被侵蝕的監視者屠殺監視者,那位監視者隊長屠殺著被侵蝕的同伴,他從來沒有倒下,而死去的意識還在的監視者會反復重生,被擊殺的深淵化監視者也會反復重生。因為他們當年是作為一體傳火的,所以他們只有一種可能性會死,那就是所有人都真正死光了的時候。然而那位隊長似乎看起來實力極強,大概始終都沒有死過。

無火的余灰通過了監視者的滅火試煉,因此也算是監視者的一員。這也就是為什麼隊長向你行了不死隊的禮儀之後在優先擊殺紅眼哥的情況下也會來攻擊你。而後面起來的意識清醒的不死隊監視者卻不知道你是誰,直接把你當成敵人對付。

直到那位攻擊力高血還厚的隊長被擊殺,他們的靈魂終於集為一體,當薪王再次醒來,他們就會變成沒有意識瘋狂屠戮的活屍(一代的葛溫也是如此),監視者的靈魂終於融為一體,就像當年他們組團眾籌傳火一般,而其中一部分深淵的力量也在影響著他們,但是至少他們的靈魂還沒有變色。

(現在仔細想想,一代的葛溫王也是眾籌傳火的,黑騎士也加入了傳火的同時,也被燒成了灰燼,一代這個坑還真是埋得深啊)

而霍克伍德哥是在什麼時候逃脫的呢?首先他肯定是在傳火醒來之後,因為他自己也是無火的余灰,其次他比較膽小,用的是一個小盾而並非完全體的街舞大劍,他也說到召集薪王回來也太困難了,並且不知道帶回薪王的方式是擊殺他們。還自顧自地感嘆過:「這就是王啊……」(在你擊殺深淵監視者之後)

那麼霍克伍德逃脫的時間便是在深淵監視者被深淵侵蝕之前,在醒來之後。他很可能是因為不想再背負著監視者的責任了,他也認為自己的力量不足(他給的寶石偏偏是厚重寶石,由此可見他真的是「力量」不足)。

無火的余灰並非不能成事,霍克伍德在你的身上看到了這一點。於是他便丟下了那面小盾——那正是他軟弱的象徵,而他給予你的法蘭戒指卻說明,他拋棄了法蘭不死隊的力量。

他在尋找更加強大的力量,霍克伍德顯然意識到,這套祖傳的劍術雖然強,但是卻不夠強大,否則也不可能就這樣被深淵侵蝕了(這里提一下,阿爾特留斯的套裝上說不死隊認為他們的下場就是這樣,指的就是阿爾特留斯被深淵侵蝕的模樣,說明不死隊都有被深淵侵蝕的准備)。

「龍信仰總能抓住戰士們的心,或許是因為戰士們……」

霍克伍德選擇了尋找龍的力量,古龍的力量的象徵是不朽,這就是他所需要的啊。他先是前往了妖王那里尋找一些線索,結果獲得了前往古龍之道的方法,在隨後的古龍之頂,他帶著我們獲得了光輝龍頭石/龍體石這個套裝中的一個。

可惜的是這兩樣必須同時獲得才能真正獲得古龍賜予人類的力量——變身成小龍人。

於是,他並沒有拋棄作為不死隊的尊嚴,但是在尋求更加強大的力量為同伴報仇(亦有可能是其他原因),他一定要獲得更加強大的龍的力量,那麼便只有一個選擇了。

在決斗中充滿榮耀地死在不死隊的靈廟之中,這或許就是最好的選擇了吧。

深淵勢力

深淵這一作真是放肆的不行,居然在小隆德那邊都建立起自己的國家了,甚至還發展出了文化,似乎也有一定的時間了。

隆德的人都以有理智的活屍狀態為榮,因此出來活動的時候各種解咒石和偽裝戒指就顯得很是重要了,而深淵最普通的軍隊吸魂鬼的數量和質量也有了很大程度上的進步。

一個吸魂鬼就能將洛斯里克高牆下地牢里的所有騎士屠戮干淨,兩個吸魂鬼就能一路殺到監視者的**而毫無壓力。(吸魂鬼這作究竟有多強?深淵的侵蝕究竟有多強大和無法察覺?你看看這些天天拿黑暗劍的玩家就知道了hhh。)

尤米爾作為深淵陣營中我們所能見到的第一個NPC,告知我們巡禮者都有著能夠讓不死人展示出真正的力量的能力,其實就是用自己的靈魂給不死者升級,這個不死者越強,似乎能加的次數就越多。而這位尤米爾,加五次就會死去,並不是他弱,而是我們的主角太過於強了。(而如果我們不去升級,他也會死亡,說明有其他人在作為黑暗之王受到侍奉,這一點也可以被後面的安里和其他人結婚這個事件所證明)五個黑暗印記很明顯是一種天賦了,而我們被火焰灼燒又重生的主角則是有點慘——他之前的黑暗王魂明明被燒干淨了,這次又被這尤米爾送了回來一部分,再一次成為了真正的不死人。

如果說黑暗之環是不死人的第一象徵,那麼活屍狀態就是不死人的第二象徵了。這也就是為什麼尤利婭一上來就說:「感謝你拯救了他(尤米爾)的靈魂啊。」這些本來就應該死去的被浪費的靈魂居然被用來發掘了一個潛在的遊魂之王?!尤利婭只能說這波不虧,之前發現的那個三個印記的不死人相較之下完全是垃圾(安里:…)。

黑暗印記越多,就說明黑暗力量越強。而人類是黑暗的總稱(黑魔女都知道這一點),因此黑暗印記越多,就說明越適合成為遊魂之王!而深淵以前就擁有能吸收別人的人性的能力,現在再出現能通過擊殺對方吸收黑暗印記的道具也很正常。

而目前對於尤利婭來說,她似乎認為五個雖然是非凡天賦的標志,但是依然不夠,至於為什麼非要是八個印記,我自己也沒有搞明白,只能解釋成你自己有五個,安里又正好有三個……

這里再順便提一下為什麼這代遊魂武器是運氣加成的。不知道各位還記不記得一代人性的效果:增加掉寶率,增加各種Debuff的抗性,聽起來是不是和這代的運氣屬性很像?這從側面證明了這代防火女的升級絕對不是單純地把靈魂變成你的力量這麼簡單,因為運氣這個屬性已經涉及到增強人性的程度了,或許真相正如她自己所說,我們正在觸碰她體內的「黑暗」。

尤利婭的計劃很簡單,尋找擁有盡可能多的黑暗印記的不死人,奉其為王,大家一起把幾個薪王都莽死,最後傳火的時候呢,不要去傳。

咱們人類自己把火焰的力量牢牢握在手里就行了,這種好東西不要給別人。為什麼深淵勢力會選擇三代這個時間點來實施這個計劃呢?原因也很是簡單,往日能夠擁有力量支配人類的生物,這代該死的死,還沒死的都能殺死。

深淵結局其實反而是我們作為不死人最應該去達成的結局,因為只有這個結局是為了我們整個種族的未來而戰鬥的,就和當年三王獵龍以清天地是一個道理。然而我們玩家還有另一重身份,那就是無火的余灰,曾經傳過火,被燒得乾乾淨淨的薪王——既然曾經是薪王,那麼守護這片奇跡的土地和火焰的力量就是薪王的責任,最後究竟應該如何選擇,還是看玩家自己吧。

深淵相關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我怕自己有所遺漏,歡迎各位進行補充。

法王沙利萬

首先說法王沙利萬吧,這人在中文里叫做教宗,在給我們普及了日語里面的教堂頭子是法王以外,也告訴我們了一個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他應該是某個信仰的領導人。他肯定不會是吞噬神明的艾爾德里奇的教宗,因為人家有大主教,死在角落還能給我們提供契約和獎勵,那麼我們來找找有沒有其他這麼一個又是和宗教有關系,又是和沙利萬有關系的地方呢?

那就是深邃教堂了。

深邃教堂的boss深邃主教群是一個出場炫酷而且霸氣,實際測試卻很菜的主教群體(高周目其實還挺厲害),在擊殺他們之後並刷新篝火之後可以得到深邃大主教的一套衣服,這套衣服很有意思。它只有三個部件,每個部件都在講一個不同的主教的故事。由此看來,當年的深邃主教曾經有三個主教——第一位,追隨著艾爾德里奇而去,並且拋棄了自己的主教冠冕,可能是給我們提供契約的那個死胖子;第二位,留在了深邃教堂,等待並相信著艾爾德里奇的歸來,這應該是我們提刀砍死的那位;第三位,在侍奉重生之母羅莎莉亞。

由此可以看出,艾爾德里奇是深邃教派的頭子,並且當年在這個地方是有一定的組織和勢力的,而深邃教的前身就是當年的白教了。(同樣也是主教裝備透露出來的信息,說那曾經是白教最高領導人才能用的裝備)在深邃教堂里面撿到的洛伊德徽章盾戒指也是一個很好的說明,但是至少目前看來,白教早已是無人信仰的教派了。

但是白教絕對不是無人信仰了,另一處教堂的老太太不是還給我們青教誓約了嗎,沉默騎士霍拉斯不也是給了我們青之守護者了嗎?這說明白教並不是無人信仰——而是原來白教這個團體已經改名成其他東西了,就連最初的目標也改了。

我們再說回法王沙利萬,這人眾所周知是個二五仔,年輕的時候是個魔法師,去過一趟罪業之都,內心的野心就像是被瘋狂點燃一樣渴求著罪業之火的力量。此處提供一個證據,在罪都下面有冷冽谷才有的貞子姐,而且旁邊就是一個大門都和深邃教堂一模一樣的小教堂,里面有一群「神官的家人」變成了惡心的手怪。這說明沙利萬的勢力和艾爾德里奇的勢力都曾經來過罪都這麼個地方。

法王以前應該是暗月之劍的成員騎士,他背叛的全過程由受害者之一的幽兒西卡半龍妹告知了我們:他在葛溫德林虛弱的時候趁機對葛溫德林做了些什麼,又囚禁了偽娘的親戚的幽兒西卡,將暗月之劍的力量整個都架空了。而葛溫德林也被法王送去給自己的盟友艾爾德里奇吞噬了——這人也許不夠強大,但是絕對是個心機婊。

冷冽谷這個地方同樣是一個政權被奪取的證明,我們先從地點入手,還記得我們當時會遇到安里的那個教堂嗎?那個教堂叫做幽兒西卡教堂!一條路通往冷冽谷,一條路通往下水道和廚房那邊,那另一條上去的路會到一個只能看見上面有一大堆木板的圓形房間,那里正是幽兒西卡的篝火一路往下跳所達到的位置!再說服裝,大家似乎已經發現了,當年葛溫德林的服裝,沙利萬的服裝,教宗騎士們的服裝,幽兒西卡的服裝,乃至那位自稱暗月之劍的希麗絲大姐姐的服裝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輕飄飄的白絲模樣的服裝。結合這一切,我們可以做出一個推測,那就是冷冽谷這個地方本來是葛溫德林自己建的,你還需要其他證據?還記得被放在法王**,供奉起來的太陽長男戒指嗎!而且我們能夠到達亞諾爾隆德唯一的方法是要先經過暗月靈廟!那里正是暗月之劍的發源場所!

法王奪取了葛溫德林的一切,並且還使用小人偶這種東西來控制人才,如果有那種可能會脫離自己管轄的人物,便用教宗雙眼來控制他們獸化。再看他手上的一對武器,一把是月亮魔力的劍,一把是模仿罪業火焰的劍,他的來由和目的再是清楚不過了。

幽兒西卡曾經對加入暗月騎士團的玩家說過:現在我們的騎士團已經沒有人了。那希麗絲是怎麼回事?她會暗月儀式的動作,這是成為暗月騎士的基本,而她也會暗月之劍的附魔,這是高級暗月騎士才能獲得的奇跡,從一代開始就是如此,那麼她為何不知道教派已經被奪取的事實呢?我們再聯系起另外一點——青教的誓約原本是和暗月之劍定下的合作,然而後面卻又出現了青之守護者,青之守護者和暗月之劍的圖標相似,任務則是完全一樣,契約道具都是一模一樣的。

那麼這就很明顯了,希麗絲雖然在劇情中一步步了解了暗月之劍已經被這個叫沙利萬的二五仔毀滅的事情,她卻不知道騎士團的團長還活著,這也是為什麼她在爺爺劇情完結後請求成為我們的騎士。然而如果你在那之後給羅莎莉亞獻上舌頭的話……她還會敵對你,說明她的確還將暗月的誓約放在心中。(也有可能是游戲機制問題)

為什麼幽兒西卡會說暗月騎士團沒人了?她是被葛溫德林匆匆託付的暗月之劍,那段他十分虛弱的時間可能自保都成問題,也自然不會說清楚騎士團里面有那些人,就連騎士名簿都被弄丟在冷冽谷里面了。幽兒西卡等了半天也沒看見其他暗月騎士過來,被囚禁著的她理所當然認為騎士團無人了,她就連葛溫德林去了哪里都不知道。

艾爾德利奇

之後便是艾爾德里奇這麼一位人物的故事了。灰心哥告訴我們他以前也是一個主教,大概也是幽邃教堂,也就是說當年的白教的主教之一,但是卻天性喜愛吃人,吃成了個大胖子不談,還意外地獲得了力量——這便是艾爾德里奇吞噬的道路的開始,他逐漸無法保持自己的形態,終於有一天變成了CG中的一團爛泥,卻又意外地成為了薪王,還傳了火。然而傳了火的他卻陷入了絕望,因為他預見了火焰終將會熄滅,而火焰熄滅之後深海時代(克蘇魯氣息很重的設定,估計也是個大坑)將到來,他便選擇了吞噬神明,和沙利萬這個二五仔合作了。

他究竟吃了神明?從他的特徵和招數來看,似乎足足有三個人受到牽扯了:墓王尼特並不確定(部分特徵),葛溫德林(主要特徵),半龍妹(招數)。首先我們明確一點,沒有吞噬過的人是不可能產生相對的力量的,墓王是死亡的力量,而葛溫德林只會魔法,半龍妹的邪教黑暗力量是天生的,在一代都是很稀有的,不可能無中生有僅僅憑借一場葛溫德林的夢境就讓艾爾德里奇領悟死亡鐮刀。這就說明要麼艾爾德里奇吞噬了以上幾個人,要麼就是葛溫德林按照神的時代的方法獲得了半龍妹的靈魂(如同王城雙基,無名之王那樣在對方臨死前收取對面的靈魂,一代主角其實也在做一樣的事情)。而葛溫德林的夢境中看到的究竟是半龍妹還是幽兒西卡,都沒有什麼區別了。

艾爾德里奇吃人,萬一有人沒被吃掉,反而逃脫了呢?

這里就有兩個,霍拉斯和安里。中文翻譯者必須要背的鍋就是他們將「從艾爾德里奇那里唯二逃脫出來的孩子」翻譯成了「艾爾德里奇唯二的孩子」。他們兩個是來復仇的,如果你和安里共斗艾爾德里奇並且成功的話,她也會如釋重負地說自己的使命完成了,復仇的使命完成了。霍拉斯並非喜愛沉默,他應該是說不出話才對。他的裝備上說到喜歡這種能覆蓋完全的鎧甲,而且他給你青之守護者時很明顯地哼了兩聲,是想要說些什麼的,卻沒有做到。

這里再試圖合理地解釋一下為什麼霍拉斯會突然攻擊起我們來:在地下墓地的時候,霍拉斯和安里首先是被滾動的大鐵球強行分了開來,慌不擇路的霍拉斯被骷髏追著滿地打的時候沖過了那座隨時會塌倒的橋,還記得橋前面一塊區域曾經有那麼一句留言嗎「吊橋已斷」,很明顯其他在地下墓地的人也注意到了這一點。(至於其他人是誰,別忘了魂世界是有無數平行世界共同發展的,留下建言卻是可以在所有世界共同生效的手段),順著梯子爬下去的霍拉斯發現自己陷入了窘境。往左走是大沙蟲,往前走是一堆大螃蟹,往右邊走雖然什麼都沒有,卻有大弩追著瘋狂地射擊,直到他躲入洞中。而那個時候,他已經瀕臨死去了,畢竟穿著一身鎧甲的人在精力有限的情況下閃躲絕不會太好,死去的霍拉斯便成為了沒有理智的活屍。

安里霍拉斯

我們的安里有三種劇情線,分別是:

玩家自己成為黑暗之王的劇情線,安里將會和玩家結婚,而這場結婚儀式會從安里身體里抽走那三個黑暗印記,讓你成為真正的黑暗之王。然而最後結局里,安里沒有死亡,反而是跪在第一排,作為你的王妃存在著,畢竟人家安里也是不死人。

玩家沒有成為黑暗之王的劇情,也沒有去拯救安里的劇情。其他玩家會成為黑暗之王,因此當你發現安里的時候她已經被其他人給拿走黑暗印記了,安里從此以後和你沒有什麼關系,但是也沒有死亡。

玩家拯救安里的劇情,在幽兒西卡教會的角落里砍死那麼一個擬態俠,安里會存活並和你共斗艾爾德里奇,在此之後會將自己的劍通過魯道斯之手送給我們,如果我們告訴過安里霍拉斯的死處,最後我們也不得不面對變成活屍的安里,而且是親手殺死。

這是一個很正常的魂系列劇情,那就是如果你想要幫助對方,反而會好心辦壞事,最後促成對方的死亡。

這里只說一下最後一個劇情的安里的相關事情,為什麼她會選擇將劍暫存在魯道斯那里呢?我個人的猜測是她當時回到傳火祭祀場,將艾爾德里奇的柴薪放到了王位上,旁邊不就是始終坐在那里的魯道斯嗎?魯道斯看起來是個充滿智慧,明白事理的人,安里不希望玩家再來找自己,因為她知道失去了使命和好友的自己或許也會作為活屍死去——魯道斯的確明白這一點,安里將自己的愛劍託付給了他,讓他交給我們。

最後說一下安里這個人,天生的運氣應該不低才對,我們之前也說過人性和黑暗印記的關系,而運氣增加或許就代表著人性的多少,人性多則是黑暗力量的越發強大——這就解釋了為什麼安里是另一個擁有較多黑暗印記的人了。而這把劍的諷刺意味則更加重,這位所謂的貴人,或許成為能夠統治世界的下一任王者的伴侶,或許就會慘死在不知名的石洞里。

魔女與亞瓦

作為研究人心黑暗的魔女,以及尋求禁忌的亞瓦二人的故事在二代是作為一個背景小故事出現的。

二代中的故事是這樣的,亞瓦本該為自己所守衛的聖女尋求治癒的方法,然而在途中卻被黑魔女誘惑,二人從此過上了幸福的生活。(誤)

三代的亞瓦抬著叢雲和弩就在地下監牢面前殺出來了,根據魂系列以往的設定,這位亞瓦估計也是人性不足(余火不足),瀕臨崩潰,無奈之中只能選擇了入侵其他人物。也有另一種可能,那就是他確確實實在守護某樣東西,不過那「探求禁忌」的名頭就說不太通了。

果然,地下監牢里面關著所謂的禁忌,而入侵失敗的亞瓦也就死在了牢房不遠處。亞瓦的故事也只能容我們隨便猜測了,總而言之,他不是個重要的NPC。

這作的魔女似乎並非真正的墮落之子,只是個研究黑暗法術的魔女罷了,而且還對於黑暗這種東西研究得極其透徹,甚至還能教育我們對於黑暗這種東西應該如何選擇,連人類是黑暗的總和這種東西都知道,並不像是被黑暗誘惑之後墮落的魔女。

魔女的涉獵似乎也是非常多,上到黑暗點字聖書這種不僅需要研究黑暗,還要有能閱讀盲人點字的能力;下到伊扎里斯當年那位克拉娜大老師留下的咒術,魔女在經過鑽研之後都能學會。這種非凡的能力的確是不一般的,雖然說比不上主角。

魔女也並非無情之人,在被你糾纏之後她會選擇回到傳火祭祀場。在鑽研了某些奇跡和咒術之後,魔女會親切地稱呼我們為她親愛的徒弟,一如當年克拉娜大老師的模樣。(魔女這個角色對於主角非常有好感,其中各種酥還請自行體會)

殺死魔女之時,她會黯然地表示我們變得太快了,其中滋味只能自行體會。

射箭巨人、幽暗、烏拉席露

游戲里的白嫩樹枝一共有三種:

1.出身自帶的白嫩樹枝,上面說是某些人的友誼證明(會讓巨人攻擊無效化)

2.巨人給的白嫩樹枝,上面寫著巨人的留言,表示會盡量不射中我們(會讓巨人攻擊無效化)

3.地上可以撿到的白嫩樹枝,暗示我們這些白樺樹是當年幽暗,也就是說烏拉席露的公主,一代的時候我們所拯救的那位,種下的(不會讓巨人攻擊無效化,對話之後獲得2)

法蘭要塞和活祭品之路和當年的黑森林是同一塊地方,而黑森林便是古時候的烏拉席露。我們在一代穿越時空拯救過兩次幽暗,而幽暗在這代的法蘭要塞留下了四件遺產,分別是:

1.幽暗頭冠

2.幽暗一套,古典的裝備

3.黃金卷軸,由幽暗開發的幾種魔法也赫然在列,其他是烏拉席露的民用魔法,包括本作神技的隱身

4.白樺樹以及嫩白樹枝,樹枝這種東西和一代烏拉席露的法杖頗為相似,也確實有能夠讓我們暫時擬態的功能

巨人會在我們沒有任何白嫩樹枝的情況下無差別攻擊任何在白樺樹附近的生物,如果我們的出身陪葬物選擇了白嫩樹枝,那麼巨人不僅不會攻擊我們,而且在第一次對話時就已經是表示好意之後的狀態了。

現在則有兩種可能性了,第一種,我們的陪葬品是巨人哥相贈的,我們在復活之前便和巨人哥相識。

第二種,這個陪葬品是當年幽暗送給我們的禮物,而當年相送的烏拉席露法杖已經破敗成了一根樹枝,守衛著幽暗種下的白樺樹的巨人,自然也將我們當成了朋友

巨人和幽暗的友誼是非常有可能的,當年鷹眼戈夫被關在烏拉席露的一座高塔上,而他的老鷹戒指被放在了王城巨人鐵匠的身邊。這一作的巨人哥擁有戈夫的弓箭技術不談,還擁有老鷹戒指。

其中究竟是如何發展的,我們無從下手,但是這從側面說明了一點。

這代的主角絕對是曾經在羅德蘭這塊大陸冒險過的人物,最近可能是在法蘭要塞時期,最遠甚至有可能是一代時期的人。如果各位對於這一點還有疑問,不妨想一下這一點:

無論是一代還是二代的主角,都沒有出身自帶元素瓶。

而這一代主角出門即可擁有四個元素瓶(加上一個元素灰瓶),先不說元素瓶也是主角的陪葬品之一,這元素瓶還是強化過的。元素瓶便是不死人的寶物,擁有元素瓶的不死人,必定是曾經冒險過的人。

再結合片頭CG所說,燃燒都不成的不死人,我們又可以得出兩種可能的情況。

1.主角是當年一代的人物,但是傳火失敗或者與他人一起眾籌傳火,成為了余灰(參考黑騎士和法蘭不死隊)。

2.主角是近代的薪王人物,被燒得乾乾淨淨,成為了灰燼。

薪王

薪王的柴薪可以幫助我們進行傳火,而我們卻沒有直接傳火的能力。

那些薪王,是柴薪,是曾經燃燒過一次留下的東西,我們稱他們為木炭,是經過不完全燃燒留下的。

而我們,是灰燼,這說明我們是經過完全燃燒留下的灰。

這也就解釋了我們的不同,我們作為無火的余灰無法幫助火焰再次被點燃,而木炭卻可以作為起火之物,讓火焰再次燃起,之後再添加什麼火種,就是我們的事情了。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我們作為「廢物一樣」的余灰,卻被很多NPC所敬仰的原因。那是因為我們當年也曾經是一位薪王,而且還是經過完完全全燃燒的薪王,自身的黑暗印記都被燒光了,就連記憶也沒有留下。

而那些沒有經過完全燃燒的薪王,要麼還在王座上緩緩地燃燒,要麼帶著自己的本能回到了所應該去的地方。

傳火祭祀場與墓地

我們的傳火祭祀場應該並非一個真實存在的場景,它的存在和惡魂的大本營神殿有些相似。這是一個人為創造出來的場景,為了某些特殊的意義所存在。黑暗傳火祭祀場的留言和傳火祭祀場的留言是會同時出現的,這說明兩方的確是同一個地方。

有兩位在傳火祭祀場的NPC是處於一種上帝視角下的,第一位是薪王魯道斯,看透了傳火和黑暗的本質,也不會主動劇透給你些什麼,你沒有發現黑暗的事實之前,他失口不談,在你發現之後,他才會說到相關事情。他與我們的防火女姐姐曾經相識,那段時間是在「魯道斯還沒有成為薪王,她也不是防火女的時候」,看透一切之意昭然若實,他的確了解這一塊地方曾經發生的事情。

第二位則是二代那位紅衣老太太,這里我自己也做了很多測試。首先紅衣老太太的記憶會保留到下一周目,二周目的對話中暴露了她記得我們是誰,而如果你先不去和傳火祭祀場的老太太對話,去灰燼墓地那位裝作不認識我們的說話,再折返去和傳火祭祀場的老太太對話,她會明顯地用錯了稱呼,這也就說明了她是在假裝不認識我們。

因為灰燼墓地便是在無緣墓地的基礎上製作出來的場所,而具體是誰在幕後推動了這一手,那便要在洛斯里克章節才能說了。

無緣墓地是個有趣的場所,我們不僅能夠買到阿爾特留斯的裝備,記住,老太太只會出售我們打敗了的NPC和boss,或者是與我們有交集並死去的NPC的裝備,這種裝備的特點便是只能買到一件。無緣墓地里面還可以在一個前面插著深淵大劍的墓碑前撿到黃蜂戒指,這和當年基亞蘭留下戒指的場景一模一樣。

在一代,混沌之刃需要用魔女的靈魂換得,而那個鐵匠的錘子亦是一代鐵匠留下的。

細思極恐,這與一代的故事必定有所關聯。

薪王魯道斯的細節

101L這位同學提到了薪王魯道斯的夢話,那我們就順便說一說這位偉大的薪王。

在傳火祭祀場中擊殺薪王魯道斯之後再快速刷新地圖回到魯道斯的王座附近,便會聽見他如同夢囈一般發出的痛苦呻吟,內容大概便是火對於他的持續燃燒讓他十分的痛苦,甚至讓他有了想要輕生的念頭。然而在醒來之後的他卻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依然淡定地給我們煉著畸形的靈魂。

這里做出一個完全沒有任何依據的個人猜測:這個實際不存在的傳火祭祀場想要維持的方法便是通過燃燒薪王剩餘的力量,而五位薪王中唯一剩下力量並且還留下的就只有魯道斯了,因此傳火祭祀場其實一直在用魯道斯的力量在維持。而在薪王的柴薪全都歸位並和主角融為一體後,這份擔當便落到了主角身上。

再來一個比較靠譜的猜想:薪王魯道斯為了指引前來的余燼才選擇留在了這里並且讓火焰持續吞噬自己,目的便是在不死的情況下盡可能地指引主角。然而為了不讓主角對於傳火產生主觀意識上的恐懼,所以才盡量隱藏自己十分痛苦的事實,這是另一種可能性。

不管怎麼說,這位薪王過往曾經有過實力,也有過故事,而他現在坐在王座上默默看著一切的目的也無法了解,但是在夢中都會被下意識折磨到尋死覓活的程度,他所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值得敬佩。

灰燼審判者

“等待多時的劍鞘”

作為游戲中出現的第一個boss,他最大的象徵就是一階段時大開大合的攻擊動作,以及二階段時從頭上爆出的深淵黑蛇。

擊殺之後連特殊的靈魂都沒有,說明這個能夠勸退不少新人余灰的boss只是個空殼,他的靈魂要麼早已被人抽走,要麼他的出身便是作為工具而存在的,亦或兩者兼有。

而此時此刻的他,存在的唯二意義便是篩選出能夠通過試煉的余灰——如果你連這樣一個空殼都無法擊敗,又怎麼可能傳火以拯救瀕臨毀滅的世界呢。而另一個意義,便是為被選中的余灰提供能夠使用篝火力量的工具——螺旋劍。

誰創造了他,誰又殺死了曾經存在的他?

這都不重要了。

冷冽谷的波爾多

「——忠實的守衛者」

波爾多是法王沙利萬手下的一名強大的外征騎士,常年陪伴在同樣在法王手下效力的舞娘身邊。這點就解釋了為什麼當時反而是波爾多穿過白霧前來將玩家堵在這麼一個被封鎖的死巷口里,並試圖擊殺玩家。

法王為了讓外征騎士們成為無情的殺戮機器,用能夠讓對方瘋狂的教宗雙眼獸化了外征騎士們,而波爾多就是他們其中的佼佼者,甚至被賜予了一枚單獨的教宗左眼。

被法王送到這里來作為看門狗的波爾多,忠實地完成著自己任務,陪伴在冷冽谷的舞娘身邊,不僅是陪伴,也算是監視。

而他這次的出征,再也沒有回到舞娘身邊。

咒怨大樹

「——詛咒的**體」

被詛咒的靈魂被瘋狂地**到了一起,甚至包含著當年叱吒風雲於一時的不死人獵手——米勒騎士團,以及那位從來沒有露過面的穿刺公爵。不死聚落的居民早已被不死的詛咒折磨得失去了理智,他們收集著不死人的屍體,放置在囚牢中,背到遊魂穴屋的上方丟進那狂人的**處,在那里,甚至有用死亡和犧牲作為祭品的邪教存在。而最後,這些詛咒統統**起來,附身在了那棵巨樹之上。

或許曾經有人想要通過這種方式來收集畸形的靈魂,以冶煉獨特的武器,這留下的冶煉爐便可能是這麼一個證據。

當你無法理解不死的詛咒究竟是多麼的東西的時候?就回想一下這扭曲的大樹吧,這便是詛咒的一種體現了。

結晶長者

「——另有所圖的不死隊盟友」

當年的法蘭不死隊有一位從不遙遠處的洛斯里克城大書庫所來的盟友,據說是繼承了古代那位大帽子羅根的遺產,並且擁有強大魔法能力的人。他幫助不死隊改進了許多實用的戰鬥用魔法,也幫助不死隊冶煉了能夠以智慧驅動的結晶武器。

為何這名法蘭不死隊的盟友不守護著不死隊的**,卻守護著深邃教堂的大門呢?

從他召喚出的能夠使用紫色光芒魔法的分身來看——似乎和艾爾德里奇有所相似,這紫色的魔法光芒在以往從未出現過,或許這位結晶長者早已成為了深邃教堂的看門狗。

至少他那位在大書庫的孿生兄弟,可不會這種邪門的法術。

成為薪王的法蘭不死隊

「——深淵的監視者」

繼承了來自深淵漫步者阿爾特留斯那獨特的劍術,並分得了神秘的狼血的法蘭不死隊的劇情,之前的篇幅中也多次提到過了。

希望各位不死人勇者在二周目再次來到他們自相殘殺的**時,能著一身不死隊的制服,能扛上那把巨大無比的法蘭大劍——在獨特的舞步中向這位意識尚存的不死隊隊長證明一件事情:街舞的靈魂已有傳承,您就安心地去吧。

亦或是穿上阿爾特留斯的一套裝備——這便是不死隊們認為自己最後即將成為的模樣,那位守護著烏拉席露的騎士,促使著他們守護著同一片土地。

來源:a9vg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