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卷軸5》老滾中的十大悲劇匯總

天際的世界無疑是廣大的,其背後的蘊意也是深厚的,許多玩家把精力全都放在諸如某某職業最強力、某某妹子最養眼直接各種跳過對話,劇情全都不知所謂,這實在是可惜。畢竟除了十分娛樂的游戲過程,回味一下那些lore相關的故事背景也讓人別有感觸。

有人說5代天際的主題就是衰敗,作者對此十分贊同,天際的故事就是一個悲劇,如同有人敘述偉大的龐培和他的海盜兒子所說的「又一個凱撒和又一個龐培在地中海上爭鋒,然而與巨人般的父輩相比,我們只看到lesser sons of greater father」

認為這就是天際中處處透露給我們的悲劇——「我們是偉大父輩的不肖子孫」

讓我們來細細回想一下那些點點滴滴的細節,來一起感受這種悲劇的震撼和魅力

第十位-棄誓者

永不屈服

作者始終沒有明白為什麼forsworn被翻譯成棄誓者,其實這是一個發下毒誓並為誓言而無所不為的民族,雖然已經被諾德人征服千年之久,但他們仍然沒有被同化,仍然呼喚先輩英雄的名字,並用血腥的抗爭來證明他們從未忘記奪回故土的誓言。有多少人把他們只當做荒野中的蠻族?看看他們對紅鷹發下的毒誓吧,看看他們的掙扎和驕傲吧!

然而他們是失敗者,如同他們的英雄一樣,如同他們失去家園的祖先一樣,諾德戰斧在馬卡斯城中砍下的不僅僅是老弱無辜的頭顱,而是他們的夢想。他們沒有國王、沒有家鄉、沒有希望。。。他們只能一生追隨先輩的誓言,在扭曲的仇恨中死去。。。

《上古卷軸5》老滾中的十大悲劇匯總

第九位-圖留斯

什麼拯救你,我的帝國

許多人說圖留斯是個懦夫,只因為他說了一句「what if I surrunder?」卻沒有聽到他說「then so be it…」就這樣吧,圖留斯將軍不畏懼死亡,他只是無奈。他是個將軍,他懂得的是忠誠,是服從,是一個職業軍人的紀律與職責,但他無法成功,因為他不懂的政治,他不懂得諾德人的心靈。什麼是榮譽?什麼是信仰?什麼是傳統?虛無縹緲,但充滿力量。

在進攻windhelm的時候,他只會向士兵們許諾”你們是最棒的職業軍人,我會給你們把薪金翻倍!”然而在勝利之後,他卻只是尷尬地說「哦,我討厭演講」軍團的士兵們固然只懂得袍澤之誼、真金白銀,然而諾德百姓們卻不。一生在寒冷與貧窮中掙扎,致死或許也不會離開出生的村莊,沒有了榮譽,沒有了傳統,沒有了許諾給他們死後天堂的信仰,這些貧窮的民眾還有什麼!圖留斯不懂,他困惑,他迷茫,當對手嘲笑他「我所知道的帝國從不投降」,他只能嘆息「so be it」——就這樣吧。

《上古卷軸5》老滾中的十大悲劇匯總

第八位-烏弗瑞克

我將拯救你們

有人說烏弗瑞克是漢子,有人說他只是個奸細,而他自己認為白己是又一個泰伯,他鄙夷這個投降的虛弱帝國,他要的是賽普丁的帝國,而他要親手締造它。 逃出精靈手掌的烏弗瑞克或許什麼都不是,然而比起天際的帝國overlord,烏弗瑞克懂得諾德人的心。

正如瑞姬的警告 ,烏弗瑞克抓住住了人民的心,面對支持者,他長篇大論,滔滔不絕,讓人熱淚盈目怒發沖冠,面對敵對者和搖擺不定者,他心狠手辣,殺雞儆猴。 他製造屠殺與慘案讓支持者明白他堅決的立場,讓中立者戰栗動揺,而他的敵人早已恨他入骨,再增加些仇恨又如何!正如馬基雅維利所說,最錯誤的舉動也勝過模糊不清,烏弗瑞克深諳其道。

《上古卷軸5》老滾中的十大悲劇匯總

第七位-Blade二人組

正義:至死方休

Blade二人組可謂是被黑的不能再黑了,其原因說白了無非是玩家們崇拜力量而已。

四代的Blade春秋鼎盛,而天際中卻已然結局悲慘,於是玩家們紛紛投靠於老白龍麾下,對僅存的blade二人極盡謾罵污衊之能事,這本身就是個悲劇。

回想當年,二人還是處於事業頂峰的特工,然後一夜之間,大戰爆發,組織被毀,帝國勢力自保不暇,凌雲神殿也被夷為平地。戰後,殘存的blade被帝國拋棄,被索默追殺,流離失所。

戴爾芬空有頭腦力量與忠誠,卻發現自己已經被世界拋棄,於是只能隱姓埋名,四處逃亡。背叛,暗殺,仇恨,不知多少個日夜都在蝕骨的痛苦中度過,不知多少次祈求聖靈的指引,她終於老了,到了該尋找一個歸宿的年齡了,但沒有歸宿,在凌雲神殿被毀的時候,在被帝國無情拋棄的時候就沒有了,她剩下的,只有老練、冷酷還有一個某一天能活著看到正義得以實現的夢想。。。

而伊思本,知道末日將至,卻無力阻攔,無人相信,唯有蜷縮在世界的角落里,看著自己的須發變成雪白,看著這世界一步步走向滅亡。。。

他們擁有忠誠,他們擁有力量,他們只剩下一個夢想,或許有一天,背叛不會再降臨,或許有一天,他們的靈魂能有所歸宿,或許有一天,正義會得以伸張。。。

《上古卷軸5》老滾中的十大悲劇匯總

第六位-變精靈

我們曾經輝煌

天際的東北角,windhelm東邊的大路上,走到盡頭是一座奇怪的塔樓,上面掛滿了奇怪的殘破旗幟,這里就是難民休憩地。附近有幾頁文字,上面記錄了這座塔樓的來歷和用途,上面說

「這樣無論精靈與人類,沒有人說凱納瑞斯的兒女們沒有仁慈與榮譽。我等,天際的領主們宣告這里將成為那些在災禍之年掙扎著逃離故土,流離失所的人們永久的紀念碑」。

多麼陌生的字眼啊,諾德人的生命短暫,他們早已忘記了父輩的誓言,但精靈不會,那些曾經在此地擦乾眼淚,尋親喚友的變精靈們不會,輝煌如泰瓦尼的家族們泯滅了,然而諾德的人民們發誓「let no man or mer」訴說kyne的兒女們不知道仁慈與榮譽。直到塔樓坍圮,直到誓言被忘記,直到今天——「我們只是偉大先輩的不肖子孫」。。。

《上古卷軸5》老滾中的十大悲劇匯總

《上古卷軸5》老滾中的十大悲劇匯總

第五位-雪精靈

最後一人

帕拉丁不畏懼死亡,光界是他最終的歸途,

帕拉丁不畏懼孤獨,艾瑞奧爾與他分享光芒,

帕拉丁提起自己會有些悲傷,因為他是雪精靈這個民族的最後一員。

想像一下,當有一天你的家人又已經去世,你的朋友已經消亡,你的族人都不復存在,你曾經稱之為家園的文明坍圮化作廢墟,你甚至再也找不到一個與你說同一種語言,一種膚色的人,你會不會,在夢中,夢囈「我夢見,我老了…」。就這樣,帕拉丁守護著失落的山谷,守護著他僅存的信仰,直至。。。成為永恆。

《上古卷軸5》老滾中的十大悲劇匯總

第四位-老帕

冥想

老帕很老了,老到別的龍都說他是個老傢伙,老到造訪他的dragonborn都對他充滿憐憫,他看著奧杜因被放逐,看著山峰與自己一同變老,看著山下的灰鬍子換了一撥又一撥,直到翅膀都破了,直到腳下的龍語牆都再也分辯不出字跡。

他在等,等命運到來的時刻,他等到了。

奧杜因不復存在,世界與過往不再相同,數千年時光對於曾在光界翱翔的龍族又算得了什麼?老帕覺得自己年輕了,覺得到了他領導同族的時候了,他飛走了,追尋自己的命運。而年輕的紅龍看著他離去,卻說:

「奧杜因的統治不復存在,我不知道還有多少龍願意吼聲之道的暴政降臨在自己頭上」

《上古卷軸5》老滾中的十大悲劇匯總

第三位-光晶熔爐

傳說的結局

4000年未有人涉足的廳堂,來自遠古的火炬依次點亮,你是否能感受此地的滄桑?

光晶熔爐,這就是傳說的結局,遠古的守衛,難以言狀的恢弘大廳,熾熱熔岩環抱的矮人奇跡,展現在你面前。懷著朝聖的心情,顫抖著把世上或許僅存的純淨光晶放入熔爐,煉就了無與倫比的傳奇神器。

然而這就是結局了,伴隨你走遍天際的幽靈回歸光界,只留下一聲「farewell」猶然在耳,而傳說中的熔爐也從此沉寂,再也不會有人在這里鍛造精美絕倫的器皿了。沉寂,落寞,恢弘的殿堂中一片寂靜,這就是傳說的結局。。。

《上古卷軸5》老滾中的十大悲劇匯總

第二位-馬扎克塔

上古卷軸

古老的矮人早已離去,只有他們巧奪天工的造物猶存世間,

地下的都市曾經幾度繁華,如今只有孤獨的高塔直插天穹。

復雜精密的矮人天球,來自天空的星辰之光,這神秘的儀器依然運作,可是環繞周圍的坐席空無一人。當天球打開,古老的上古卷軸緩緩顯露,黃銅階梯在你腳下延展,你是否能感到其中的震撼。。。與哀傷?

《上古卷軸5》老滾中的十大悲劇匯總

《上古卷軸5》老滾中的十大悲劇匯總

第一位-拉布林西安

祭祀聖堂

如果有一天,穿越了時空,來到一座充滿了金色陽光的聖堂,

一切都如此陌生,仿佛世界還年輕,紅山的心髒才開始跳動,叢林中的精靈剛剛抬頭凝視璀璨星空。推門,卻不能出,周圍只有溫馨的靜寂,仿佛除了這個聖堂,世界並不存在。然後,回到了現在,一切煙消雲散,只剩下殘垣斷壁,一片淒涼。

拉布林西安,眾城之後,願她的城牆永遠屹立。然而時間如此強大,強大到抹去事物存在的印記。科納瑞克,祭祀之王,是怎樣的魔法將它永遠封存在那古老的年代中?又是怎樣的時光抹去了它存在過的一切痕跡?居然沒有隻言片語留存。

龍祭祀們或許記得當年的輝煌,可他們寧願將秘密帶進墳墓。

當故事結束,

我將走遍天際大地,

尋訪掩埋的遺跡,

叩開祭祀的大門,

當我回到這里,

傳說開始的地方,

我將戴上科納瑞克,我將恢復這眾城之君主的榮耀,我將褪去肉體凡軀,只留下白骨下的靈魂,我將是,拉布林西安的,祭祀王。

《上古卷軸5》老滾中的十大悲劇匯總

《上古卷軸5》老滾中的十大悲劇匯總

來源:上古卷軸吧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