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奇俠傳6》人物故事情感解析

本文劇透,不過這會劇情大家應該都知道了。這篇主要分析一下人物之間的情感,劇情只有在雙越篇會稍微吐槽一下。

仙六的人物寫的還是比較不錯的。因為我是98年開始玩的仙一,迄今為止除了三和三外沒玩(高中學業為重,後來反正就是過了那個時間,只能說沒緣分),基本1,2,4我都還是玩了挺多遍的,5,5外,6我只看了劇情,因為5出的時候我換了mac沒辦法玩PC游戲,但是都還是買正版收藏的。我自己最喜歡的還是1和2,2代蠻多人吐槽的,不過小虎其實是歷代我最喜歡的男主了,可能我就比較偏愛這種正直到有點憨的主角。

六代的劇情我完整看了挺多遍的,其實看三四遍的時候會覺得劇情很好,但是再多看的時候就會覺得有一些地方不太好,具體如果我想吐槽可能會單獨開貼,但我可能不太想說,因為雖然有沒那麼好的地方,我任然覺得仙六的創新是很好的,也非常值得去鼓勵。

仙六的感情線其實寫的蠻深的,看似簡單的情感反而又很復雜,多看幾遍感覺會很不一樣,人物和情感的雙重成長寫的非常贊。

說復雜其實也很簡單的閒卿、昭言、明繡、顧叔、埋名、藏鋒、小寧

這群人的感情系列應該是仙劍六中最復雜的,其中閒卿和昭言是相戀,明繡和顧叔我認為也是相戀,埋名、小寧都單戀昭言,藏鋒單戀埋名。

明繡和顧叔

先說說明繡和顧叔吧,很多人認為這里面明繡是戀父情結作祟,其實不是的,明繡對顧叔的感情還是很成熟的,她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從她的性格來看,她是個很執拗的人,愛上的人就會一生一世,這里面,最讓我感動的情之一就是明繡和顧叔之間的愛。最好的愛,也許並非是長相廝守,而是,即便最終沒能在一起,帶著對你的愛,我也有勇氣一直走下去。對顧叔的愛讓明繡走向成熟,不論是龍潭說要一直等待著再次相遇、還是付出代價時身邊的身影、剎那燈中那個終於願意前進的堅強身影,對明繡而言,顧叔就是她人生的明燈。我想,也許最終明繡也不會等到顧叔的轉世,因為顧叔會在輪回井邊等著她,來世,不需要再為師徒名分所擾,就可以毫無顧念地相愛相守。

明繡愛慕顧叔。第一次的體現,是今朝因為祈的受傷失控的時候,明繡指出今朝的感情不止兄妹,而不知被今朝愛的祈又是怎麼看待這段關系的,這其實是因為明繡自己也是如此。她愛顧叔,可顧叔不知為何不願意回應,也就是因此,她期初對祈非常不滿,這不滿其實正是她對顧叔不回應的不滿,但是她不可能對顧叔生氣的,所以開始算是祈的躺槍吧,當然後面真說出祈問題的時候是真的因為關心才說的。

顧叔未出場時,閒卿就多次指出對明繡而言最重要的人是顧叔,他其實看的很清楚,明繡愛顧叔,顧叔其實也是因為愛明繡才不回應這段感情的。

與青山上明繡和顧叔的對話明顯就是告白了,這麼明顯的告白不可能是單純的父控,後續在景安夜遊又再次告白,昭言大概也有所察覺,而今朝更是給出了心理活動,這也是從旁人的角度來點明這不是單純的師徒之情。

顧叔的死,對明繡來說是成長的刺激,也更讓她的愛升華了。可以說,因為沒有了可以依靠的肩膀,明繡走出了一直封閉著的內心,也因此越發明白,顧叔對她來說不僅是心頭一直思念著的人,更是指引著她人生方向的燈,她想要讓他放心,所以她走上了他曾走過的路,想要成為他那樣的人。所以,後來的明繡變得值得依靠、變得溫暖。

很多人說,顧叔對明繡是父女情,這其實不是,顧叔也愛明繡。顧叔對明繡的稱呼是「繡兒」和「囡囡」,我覺得後來明繡那麼大他稱呼她「囡囡」更多是為了斷絕明繡的念想,但關鍵時候,他還是稱呼「繡兒」(攻擊總壇時,他擔心他們出事時,喊出的就是「繡兒」),「繡兒」和「小繡兒」比起來,明顯「繡兒」更親密,這就是為什麼今朝不願意別人稱呼祈為「祈」。

顧叔對明繡的感情,其實和今朝對祈我覺得比較類似,只是顧叔比今朝看得開、想得遠,但同樣都患得患失。顧叔一而再再而三想要推開明繡,其實是為了明繡好,因為師徒戀畢竟是禁忌,但是他又說,如果明繡經歷了世間風雨後還願意回與青山與他在一起,他不會阻攔,這意思其實是他擔心明繡的感情僅僅是因為依賴而不是成熟的感情,他不願意讓明繡為這可能是「錯覺」的愛毀了她自己可能會有的幸福,但如果明繡真的明白了自己的感情是男女之情而非親情,到那個時候,他不會再拒絕。這是顧叔出於一個成熟男人的考慮,但同時,也是因為他真的很愛明繡,因為愛,才會放開手,與埋名一樣。只是顧叔也是考慮的太多,反而畏手畏腳。他對昭言說人生短暫應及時反思方才不留遺憾,但不因克己太過,但他自己其實也做不到的。

顧叔三番兩次的拒絕,其實反而是愛的體現。他和閒卿多次在感情上試圖開導對方,閒卿說他固執,他說閒卿嘴硬,這其實也是明繡不是單戀的體現。

明繡的DLC中,為什麼要用一對愛人來暗指明繡和顧叔的人鬼相隔而不是父女呢,因為有時候,親情雖偉大,但始終能讓兩個人相伴一生的,不是親情啊。後來,明繡窺探未來之時,出現的顧叔的幻影,說繡兒已經長大了,可以自己做決定,應該也是在說,這個時候的顧叔,已經不會再刻意忽視明繡的心意,而是會選擇接受。

為什麼我會覺得顧叔會等著明繡一起轉世呢,因為身份確實會是愛情最大的阻礙之一。即便是閒卿這樣的妖,如果不是昭言說不會對妖類有任何其他的看法,他們的人妖之別也會成為巨大的障礙。而顧叔也心系明繡,所以他會一直默默關注她吧。

這段感情其實刻畫的很深,說實話我覺得還是蠻感動的,因為愛使人堅強成熟而變得溫柔,這是仙六中最深最成熟的愛了吧。

不過因為顧叔的顏值被人刻意歪曲我覺得非常的遺憾。師徒戀放到什麼時候都有人不能接受,所以沒給出現實意義上的完美結局我覺得也是理所當然。

《仙劍奇俠傳6》人物故事情感解析

閒卿和明繡

再說閒卿和明繡吧。很多人愛把這倆湊一對,覺得互動很萌什麼的。是啊,互動確實有點意思,但這種貶低自己身份的互動絕對不是愛情呀。愛情,始終建立在雙方對等的前提下。閒卿和明繡之間最大的障礙之一,是閒卿妖的身份。閒卿的DLC中,在閒卿認為他對顧叔和明繡越來越重視的時候,他坦白了身份,明繡當然是不能接受,所以哭著跑開了。但閒卿的表情沒有失望,他是知道明繡的反應沒有超出他的預料,所以他不會覺得「有趣」。對明繡來說,閒卿是個很復雜的存在,一方面,他是她小時候很喜歡的世叔,這份喜歡,多少有因為是顧叔重要朋友的成分,但也確實有發自內心的喜歡,因為做菜好吃啊,雖然不如顧叔重要,但明繡的世界很狹小,不如顧叔,也是第二重要的存在了。然而,這個她很喜歡的世叔卻是她最厭惡的妖,所以她的世界分裂了。她無法再對他好言相向,因為內心深處對妖類的恨意讓她無法心平氣和去看待這個世叔,所以前期她的「世叔」多是嘲諷,但她還是關心他的,畢竟人的感情是愛屋及烏,畢竟這個妖對她很好。

「狗鼻子真靈」這種話,不會是情人之間的對話,不信你對著自己的男女朋友說說看,也是閒卿性情淡泊所以不在乎,否則這樣的話還是多少有點厭惡的意味。

對明繡而言,妖類不再是可恨的,並不是因為她認識了閒卿,事實上,認識閒卿的這十年左右,她對妖的恨意沒有一點減少,而是顧叔的死,讓她放下一切成見,願意主動走出自己的世界,也因此意識到,自己有想做的事,有必須要保護的人。

對閒卿來說,身入紅塵,與顧叔相識十幾年、與明繡相處十來年他雖然有所改變(明繡被顧叔救下是八歲好像,而明繡登場十八歲),卻還是那個「平時讓做什麼都推三阻四」、到哪里都是先看看風景你們做什麼跟我沒關系的淡泊的妖。後來的變化,大概還是一次又一次地覺得昭言「有趣」。所有人的反應都在他的意料之中,與他知道的人沒有什麼區別,唯有昭言的坦誠直率讓他覺得很新鮮有趣。等他察覺過來的時候,已經收不回心了。

明繡對閒卿態度的變化,有兩件事很重要。一是閒卿要陪明繡一起去龍潭,二是閒卿給明繡妖力。明繡對閒卿的看法很復雜,但心底確實是當做很重要的家人的,所以昭言去找她時提及「家人」,她的態度馬上就軟化了,昭言其實很無意地開解了她,明繡的糾結在於,明明自己很厭惡妖,可是閒卿對她來說跟別的妖不一樣,她甚至想為他說話,這樣的自己她可能也是很生氣的,所以風煙驛時今朝暗示閒卿也是妖你還是別擺出一副厭惡妖的姿態時,她才會因語塞而不滿。而昭言的「家人」,讓她心情一下明朗了,是啊,不管他是不是妖,都是她的家人。龍潭的時候,她願意靠在閒卿胸口哭泣,接受他的安慰,說明她心底真的接受了這個妖是世叔,他們這群人為她做的這些事讓她軟化了。而閒卿給她妖力並且對她的不自愛給予指責,也更讓她放下了芥蒂,「畢竟是我的世叔」,從因為妖而失去母親到接受一隻妖成為家人,明繡的內心這個時候才徹底放下對妖的成見。

但怎麼說呢,明繡只是過不了自己那關,她的心里早就接受了這個世叔,把他當做家人的,所以對昭言的親近也是因為昭言是對她家人重要的人因此對她來說也是不一樣的存在。明繡對昭言和對祈的友情分析起來還是有區別的,對祈後期是真的平等的友情,好閨蜜的感覺,對昭言,有贊賞,也有親人的意思,所以閒卿不在時她也願意與昭言親近,因為昭言對閒卿的維護和了解也讓她接納了她。

閒卿和昭言

閒卿和昭言,配上DLC來看,真是命中註定的感覺。這對的感情在仙六中算是最不糾結的了,一路都順風順水地發展著,最後圓滿。

先說說昭言一路是怎麼「撩撥狼心」的。一先是在發現閒卿對洛家的窺探之後,還坦誠地邀請他一起走,表示自己心無芥蒂。二是到知道他是妖後,說了毫不介意還不算,還要說自己會捨命保他,並且真的這麼做了。三是在眾人面前表明自己信任他。四是感情有點發展了,又主動離開,讓大家冷靜一下。五是見面之後,連發兩張友情卡,最關鍵的是,說我不想騙你(這句真的瞬間穿越回五前,我對你有所隱瞞,但不會欺騙),又說你有任何煩惱都可來尋我。六是送別時欲言又止、戀戀不舍。七是在關鍵的時候,為了明繡將自己家的秘密和盤托出。八是面對閒卿的告白,暫時不回應。九是既然不能為大家貢獻戰力,但可以留下來做人質讓他們能夠去做重要的事。十是讓閒卿去找明繡一起離開這里。十一是閒卿倒下之後哭了。十二是放下一直以來的執念,也放下了長久以來的驕傲,默默地哭了。十三是最終決定為自己而活,並表示希望自己的人生中有閒卿相伴。

嗯,主角團中,最會撩人撩妖的就是昭言,但是她自己毫無自覺啊。對祈,她很溫柔地給她吃東西,又在埋名面前為她說話。對今朝,她表示你有秘密沒關系,心無惡意我們就是朋友。對十方,在大家都怪他的時候,她指出你的確不對,但不對在於臨陣內亂,並不是因為維護了妖(雖然後半句沒說出口),又說你的機關術其實很厲害(在洛家一開始就說了),並且在天晴之海說你可以去逛逛這些妖沒有惡意的。對明繡,一開始說不放心她一個女孩子,後來主動去找她入隊,無意中開解她,並且為了幫助她實現心願連自家最大的秘密都說了出來。對朔璇,一開始的出面阻止讓朔璇說自己很欣賞她,後來大家圍攻朔璇時也就她說都住手。所以埋名不讓她跟別人太親近大概就是因為她真的毫無自覺吧。

怎麼說呢,昭言這種性格,跟天河還是蠻像的,「天真正直」,也是「赤子之心」,只是開始的天河不諳世事,昭言則是初心不改,更類似後期的天河。天河一路也是各種撩,最終撩倒玄霄,都是因為真誠。

再說說閒卿對昭言的感情是怎麼變化的。閒卿這個妖其實挺心口不一的。前期,甚至在洛家慘案發生前,他都是心里想靠近,但是嘴上說不要,我還是那個淡泊情緣的妖,不想被什麼束縛住。期初,是出於好奇,一路「尾隨」,然後認識後,覺得「有趣」。那會閒卿變回原形逗昭言,還是把昭言當做小輩來看的,跟逗孩子似的,兩次摸頭也是,閒卿對昭言畢竟和雙越不同,雙越感情更復雜,後面再分析。第一次覺得不同,應該是主動讓昭言叫他「閒卿」時,不過他雖然有些心動,但還是故意摸頭裝作長輩,也確實很別扭。第二次就是昭言來救他,可能他見過太多嘴上說的漂亮但是做不到的人,昭言的舉動,確實還是讓他覺得心動。所以與青山上顧叔說他有心事,因為他在糾結。他其實裝的很淡泊,其實某種程度來說也是怕受傷,所以裝作什麼都看的透,實際卻不然。他對人類感情的嚮往,跟鯤對禺族情感的嚮往是一樣的。這麼多年,他看過了這麼多人類之間的風風雨雨,他其實是心嚮往之的。所以,在洛望平捨命救女兒的時候,他幫助了他。他說著「有趣」,其實是被打動了吧。這麼多年的孤獨,他其實是很想遇到一個能夠陪他生死與共的人的吧。所以他才會理解埋名,他們都不是不想,只是一直失望,失望的久了,也就不敢再抱希望。這就是為什麼昭言的捨命保他對他來說意義那麼大。

後來的分開,反而是增進了情感,因為閒卿是猶豫的,分別帶來的牽掛,更是真實的,所以顧叔說他想去景安。

接下來的撩撥,無非是想看看昭言的心思。故意說「昭言擔心我」這樣的話,結果被昭言用友情卡打發了回去。但是天晴之海的夜談之後,他似乎就理解了昭言這個人。與他相反,昭言是個有太多責任和牽掛的人,對自己的事反而放在最後考慮,所以如果沒有後續那麼多事,他們也很難有個好結果吧。看著昭言背影離開的時候,閒卿喃喃自語的那句「昭言」其實已經是很心動了,但是隨即他又自嘲了一下。天晴之海的夜談對兩人的關系來說是個重要的轉折,閒卿心動了,昭言又何嘗不是?不然她不會離開後又折返,主動去搭話,一直以來,昭言雖然會撩人,但是幾乎不會主動去說任務外的事,有時候稍微說兩句,也不過是表面上的安慰,這與她的處境很有關系。她自知活不長,所以並沒有與他人交往太深的意願,這也是她溫柔的地方吧。但是閒卿對她來說稍微有些不一樣。一直以來,昭言對自己的性別認知有些分裂,她不會把男人的示好當做愛慕,因為她表面上是個男人,但女人的示好她也不會當做愛情,因為她內心是個女人。所以,如果沒有祈無意中的那句「調戲」,她大概根本不會把閒卿的那些舉動當做一個男人對女人的「調戲」,這就是為什麼閒卿第二次摸她頭的時候她臉紅了,因為這個時候她已經有了把閒卿當做一個男人來看的心思。雖然昭言的年紀應該是二十多,但是這應該是情竇初開吧,所以不自覺地也想要靠近、想要關心,也就第一次對埋名說謊了。

閒卿的離開,多少也促使昭言明白了自己的心思。所以她主動找明繡說話,試圖開導她,這是第二次她主動想要開導別人,因為她明白明繡對閒卿來說是很重要的人,所以愛屋及烏的心態就顯現出來了,這也是為什麼她在看到明繡被十方逗樂後露出了一個欣慰的表情。

再見閒卿時昭言的驚呼還是挺明顯的,不過閒卿的逃避也是很明顯的。送別時的戀戀不舍,也多少讓閒卿有點暗喜吧。畢竟對昭言來說,這種表現也算是很難得的了。閒卿的逃避無非是恐懼,不過面對感情,誰都多少會患得患失。要是閒卿此時很坦然地面對了,反而會奇怪,接受這份情感,意味著這麼多年的清閒自在都要消失,可脫身而逃,又戀戀不舍,畢竟心動已經是既成事實。這也就是為什麼在昭言換回女裝之前他都一直在拿顧叔和明繡當藉口,嗯,不是我要來的,是寒江兄要我來的,嗯,不是為了你來的,是為了小繡兒來的,這也是為什麼前期昭言和明繡同時關心閒卿時他都刻意無視了昭言,而不是調戲說「昭言關心我」。

顧叔的死和昭言對自家秘密的坦誠對閒卿來說大概是一擊重拳吧。顧叔死前要他珍惜有緣人,他說了句「囉嗦」其實變相已經是承認自己的心動,可是昭言如果不把這個秘密說出來他們始終很難更深入對方的內心。昭言說出來,既是為了明繡,也多少是為了閒卿。不過,眾人的關系發展到這個時候,換做其他同伴,昭言大概也會說出這件事的。所以,這件昭言自己看起來不算什麼事的事情,對閒卿來說意義卻並不一般。閒卿一直算是付出型,劇情中第一次被人施恩是顧叔救了他一命,所以他報恩了顧叔這一生,並且還會替他一直關照明繡,第二次是昭言救他,第三次就是這里,昭言幫助了明繡,其實某種程度來說也是幫助他。

昭言意外換回女裝算是第二次轉折,閒卿的送花有緩解昭言尷尬的意思,也有想要送花的成分,因為昭言換回女裝還是蠻驚艷的,閒卿大概腦中想過很多次昭言女裝的模樣但真看到的時候還是驚喜到了,所以小劇場才問別人「昭言女裝如何」。也是這時閒卿才終於確定了昭言的心意,她多少也是有點動心的,自己不是單戀。

第三次轉折是洛家變故。就算是昭言穿回了女裝,明里暗里兩個人的心意都有點明顯,但是誰也沒有想改變目前這種關系的意願。昭言此時還想著事情結束後回家繼續做洛家主,閒卿大概也就找個地方修養一下。可是洛家變故一下讓昭言一直以來努力的人生目標瞬間化為烏有,此時昭言內心的打擊可想而知,同時最重要的親人也離開了,即便是這樣,昭言沒有怨言,只是想著去承擔責任,大概也是因此,讓閒卿有了讓她依靠自己的想法。昭言之所以詢問他往事,只是想知道那個狼妖是不是真的是他,雖然她內心已經確定了,這個時候,昭言的內心應該也是很復雜的,她多少會覺得愧疚,也多少明白閒卿最初接近她的原因,她雖然單純,但並不傻,更多少會感激,如果不是他的妖力,她可能早就死了。也是在這之後,昭言算是第一次坦誠了心底最真實的想法,一直以來,她很恐懼,只是裝作不在意,給自己一個人生目標,盡力去做。所以之後閒卿的順勢告白,也是因為此時此刻,沒有更合適的安慰方法。埋名的死,對她來說也是過去的終結,她也需要一個新的目標,所以,他說,他願意做她的依靠。這也是閒卿真正直面自己內心的想法,或許有埋名感情刺激的原因,但更多是心疼,想要跟她一起承擔這些事。也就是在這里,閒卿已經徹底入了紅塵。當然昭言這個時候沒辦法回答,但起碼這個安慰是有用的。這個時候,擁抱並沒有用,因為昭言失去了她最珍視的一切,什麼安慰都太過蒼白,閒卿給她的是一個新的希望、新的可能。等她收拾完心情,才能決定接下來的路要怎麼走。所以閒卿說他可以等。

基本到這里,閒卿的感情也就很直白了。他已經沒必要隱瞞,只需要等待昭言的回答。而昭言畢竟深受打擊,雖然強行裝作沒事。DLC補全了這段空缺,也補全了昭言最後做出新選擇的原因。可以看出,閒卿一直還蠻在意昭言對未來的期許的,有擔心,也有不安吧。最後,也是因為昭言覺得自己希望的人生中有閒卿,所以才做出了告白。兩個人一路走過來其實也不容易,閒卿那句「只為一人而生」對昭言來說是很重要的承諾,也是堅定了昭言選擇求生的重要原因。

這對算是比較成熟的情感,糾結的地方是閒卿的游移——是入紅塵還是繼續逍遙自在和昭言的責任感,也是六官配里面最幸福的一對,畢竟兩個都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也能很坦率地承認。

埋名和昭言

再說埋名和昭言。埋名對昭言有男女之情,但昭言絕對沒有。這一方面是前面說的昭言對自己性別認知導致的她對別人對她的感情不會多想,另一方面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埋名確實是她親哥。埋名為了昭言死,一方面是他真的活不長,因為他本來就是個死人,占據的肉體也是死的,只是借了昭言的命才活到現在,天譴結束後,他不能再借昭言的命,必然就沒多少時間了。另一方面是他確實想死,或許他想投胎重生,或許他只是想解脫吧。我覺得第二種可能性更大。埋名其實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能夠輪回轉世,他解除血縛後最大的願望就是和昭言一起度過餘下的時光,然而,對昭言來說這是無法接受的,換句話說,這個願望是不可能實現的,所以,他最後只是想要解脫。他活了兩百多年,遇到了那麼多人,只有這麼一個「昭言」。如果不是跟昭言在一起,轉世輪回又有什麼意義呢?埋名對昭言的愛,其實也是很危險的。可以看到,埋名多次試探昭言,而昭言因為單純絲毫沒有察覺到。試想,如果昭言有過動搖,埋名會怎麼選擇呢?對昭言的愛,對埋名自己而言是最大的救贖吧。否則,也許他真的會選擇和鯤合作也未可知。埋名的結局是無法改變的,但是這個結局對他來說已經是最好的了。因為他最初是為了救人而死,中間這麼多年他也變得讓過去的自己都感到陌生,然而最終,他又是為了保護自己最重要的人而死,也算是沒有遺憾,而昭言也不會再恨他,其實他就算不死,昭言縱然會自責,也不會恨他吧。

很多人說,昭言配不上埋名的愛。其實,昭言的付出不比埋名少。被分走壽命,還能希望忘記這件事的,就沒幾個人能做到吧。昭言一直念著埋名不能離開洛家的事,每到一處都為他畫下風景,有很多事情,開始做起來容易,一直做下去卻很難,昭言卻做到了。埋名的算計中,不少次昭言都在局中,可是昭言卻從來沒說過什麼,甚至不願意懷疑他。象鴆林那次,應該是衡道眾那邊計劃好了,再由埋名引昭言他們過去的,這本來就是他們共同謀劃的局,可是昭言還說,你說不是,我就信。昭言對埋名的寵溺和信任遠超過別人,這也是為什麼埋名願意捨命為她。至於解除血縛的事情,昭言並不是不關心,她後來的坦誠中說是因為她覺得沒有希望,所以故意裝作不在意,並且,她忘記了血縛的細節,認為自己的短壽也是血縛的後果,並沒有單純地認為這是埋名一個人的事。

最後埋名的死對這個角色蠻升華的,有很多人說洗白什麼的,其實他根本也沒黑過吧。最初大家認為他黑,無非是他性格陰暗,從始至終,他除了解除血縛這件事上殺了人外,沒做過壞事吧。而解除血縛這件事本身就很難說對錯。因為血縛逆天,那麼接觸血縛就是順應天意,對埋名來說,這麼多人的性命加起來都不如昭言一個人重要,很多人在這種時候都會這麼覺得吧。一個對自己很重要的人和一群不認識的陌生人誰重要,真做出選擇的時候,情感的天平還是會傾斜。何況最後,他確實也承擔了責任,雖然至始至終,他也是有點無辜的,整件事情中,出發點都是好的,只是天不遂人願。

藏鋒

藏鋒喜歡埋名。這個也很明顯了。「來生再見」,不喜歡不在意何必要這麼個約定呢。對藏鋒而言,默默陪伴在埋名身邊就是最幸福的時光了吧。可惜,埋名先認識的是昭言。「我喜歡你的眼神」,對藏鋒來說,這個時候就已經動心了吧。

小寧

小寧喜歡昭言。這個也很明顯。小寧這個角色很多人討厭,因為她殺了埋名。從義理上來說,她沒做錯。因為埋名是殺父仇人。不過她最可憐的地方,是心愛的男人一夜之間變成了女人,還對她舉刀相向。以前有多愛,那個時候,就有多恨多崩潰。可是,她最可愛的地方還在於,最終她還是不能狠下心,她還是因為曾經愛過那個昭言哥而選擇了原諒。重要的時候,她站了出來,幫昭言嚇走了那些人,然後,她走過去,輕輕打了她一個巴掌,那麼輕的一個巴掌,更像是一種給彼此的解脫和原諒。昭言曾說我會用餘生補償你,她的這個巴掌,也許是說再見,我們以後各自珍重。

說簡單也很復雜的雙越

雙越其實最沒懸念,但是這倆的感情是非常的復雜。另外我比較想吐槽,官方的DLC除了十方的其實都應該放進正片的,都太重要了。特別是今朝和昭言的,對劇情的完整度影響太大了。

沒有看過今朝的DLC,會不理解為什麼今朝對祈的感情那麼深,為什麼祈對今朝那麼重要,看過之後,一切才會有緣由。否則只看正片,很容易覺得今朝是個占有欲太過,而且雙越的感情沒有起點啊。

今朝對祈,像戀人像父女像兄妹,可能多種感情混雜在一起,很難說是單純的愛情。愛人之間摸頭並不常見,因為摸頭很像長輩對晚輩做的事,而非對等的情侶間。祈對今朝,一開始是必須順從到依賴到最重要的存在。怎麼說呢,祈對今朝的感情很復雜,復雜到誰也說不清楚這其中咒印的影響有多少。

所以其實,最後兩個人沒有了這種聯系,反而能從頭開始,是件好事。今朝死了,換出來的今朝和祈在靈魂上沒有聯系,其實反而對兩人的感情來說是好結局,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拋開一切其他因素真切地明白我們之間是真情。

為什麼今朝在知道扈生之說時那麼低落,因為他擔心自己的感情都是假的。他怕自己的這些情感是虛妄的,不過是藉由某種本能產生的虛偽的東西,所以他低落,但是他無法責怪祈。所以他決定了,只要我們在一起,就好。

但命運開了個玩笑。真相是反過來的。祈是必須聽命於今朝的,而且今朝還不是她唯一要聽命的對象。

怎麼說呢,祈這個角色的設計多少作為女主還是挺單薄的,雖然很萌。她的性格太不深刻了,起初就是吃貨,很單純,她的單純是不諳世事的單純,好的壞的不重要,今朝怎麼說就是怎麼樣。所以開始估計除了萌也很難有別的特點,也因此今朝有亞洲醋王的美譽。後來,隨著身份的知曉,祈被給予了一個悲慘的命運,殺死自己的母親。好吧,這其實是設定上很慘,也因此我比較不理解三哥的做法。為什麼呢,因為無知是福啊。對祈這種註定要殺死母親的存在而言,讓她明白感情是對她最大的殘忍,她什麼也不懂,才不會痛苦。所以三哥這不是善良,這是偽善啊。但是祈自己說,她很感謝這三年,因為有今朝。

這個問題其實挺復雜的。你看,要是沒有這三年,今朝也不會誕生,而且三哥對你也挺好的,先認識的如果是三哥,也許三哥會成為你最重要的存在呢。

可最終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要去換今朝呢。明明說好了要考慮救禺族的,明明說自己長大了的,明明除了今朝還有其他的同伴,為什麼最終又回到了原點?

怎麼說呢,這條線的劇情我覺得問題還是有點大的,最重要的原因在於作為男一女一他們有點兒游離在前期主線外,這就有點尷尬了。

雙越的萌點和虐點基本是前期和後期,最虐的地方是最終今朝都不知道祈把他當做什麼,其實祈自己也不知道,我們也不知道,因為他們之間的感情真的混雜了太多的東西,今朝是成年人的心智,而祈不是。

雙越的感情線是最明白的,這兩人沒有彼此不行,而他們之間的感情究竟成分為何,卻是最不明白的,因為今朝自己的感情就很復雜,何況祈也不清楚自己的心意。只知道,沒有了今朝,好像世界都空了。

為什麼之前我說顧叔和明繡與雙越很類似呢,因為心理年齡上的不對等帶來的一方考慮過多的問題。顧叔也喜歡明繡,但是他希望明繡能走出狹小的世界去明白真實的世界是怎樣的,然後如果她還願意回到他身邊,他不會再拒絕。而今朝則是認為祈在他的庇佑下就可以,世界怎樣都無所謂,只要他們在一起,祈明不明白他的想法也沒關系,祈只要願意跟他在一起就行了。其實,顧叔和今朝互補一下就好了。今朝的性格本來就是防備心很重,跟他們剛醒來時別人的冷漠關系很大,也因此他認為祈是世上唯一重要的存在。基本來說,心態是稍微有一點兒扭曲的。

仙劍歷代女主性格都還是蠻有特點的,雖然都不一樣,一代的靈兒溫柔大氣,最後為救蒼生犧牲自己,算得上歷代最偉大的女主,二代的蘇媚敢愛敢恨性格濃烈,三代三外我自己沒玩不提,四代菱紗機靈聰明,雖然有點市儈,但卻很可愛,五代雨柔溫柔善良,五前暇講義氣有擔當,唯獨祈我不知道要怎麼樣去形容她的性格。

後面今朝的放手,實際還是因為自己快死了不得不放手,如果今朝知道自己能長命百歲,他大概不會有變化的。今朝的離開,對祈來說,本應該是成長的機會,可是,怎麼說呢,祈始終沒有多少變化,雖然她會思考事情,可是她還是要今朝回來。

我覺得靈兒之所以偉大,是因為她明白自己身上責任的重大,而這件事又只有自己可以做,所以在愛情和責任之中,她選擇了責任。蘇媚的敢愛敢恨,在於她的出身導致了她的仇恨理所當然,而結識了小虎憶如後,她接受了他們成為好朋友,並且知道真相後放下了仇恨,選擇為了朋友和愛人去犧牲。菱紗的無奈在於,她成為望舒的宿主是意外的事,而他們雖然沒有拯救蒼生的能力,卻一直盡力想要幫助朋友,救下眼前能救下的這些人。

祈最後在面對鯤的時候猶豫了,所以今朝說自己替她去做,六的故事很側重講述人性,祈的成長無非是從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到明白生與死究竟為何的人,所以,不論她明不明白這種感情是什麼,她都要去換回今朝。祈不能算是個偉大的女主,她的缺點很多,在認為重要的事情都做完之後,她覺得今朝更重要。從DLC中能看出來,祈心中對親情有嚮往,對鯤有愧疚,可惜她的感情還來不及成熟故事就結束了。

十方朔璇

宅男愛上女神之十方朔璇

好吧十方為什麼會喜歡朔璇呢,大家都很疑惑,今朝也困惑,所以他後面問了。然而不知道為什麼,十方給出的解釋我最先聯想到的角色反而是明繡和昭言。

所以官方為什麼不是十方單戀明繡的CP呢……好怨念。朔璇的性格有點別扭,又有豪爽的一面,她喜歡像昭言那樣坦盪磊落的「男」子,而不是十方這種內心柔軟的宅男。所以這段感情怎麼說都不太可能圓滿。而且朔璇好像不是十方以為的那種性格,她只是責任使然,而且並不是知道自己要做什麼,而是鯤告訴他們要做什麼,真正堅定自己要走的路的是明繡啊!十方你真的不是暗戀明繡嗎!

朔璇對十方怎麼說呢,有點討厭又不是很厭惡,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被不喜歡的人「暗」戀過的經歷,怎麼說呢,當你不喜歡那個人,又知道那個人很明顯在暗戀你的時候,其實挺煩躁的。但是當那個人真的走開的時候,又有點遺憾。所以最後十方死了,朔璇也應該是有所觸動,只是,始終這種觸動不是愛情。

十方明繡

怨念卻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十方明繡

怎麼說呢,十方和明繡之間還是有點意思的。在十方的DLC中,害怕的人是明繡,喜歡的人是朔璇。十方在最後的信里,明繡是最後提到的,朔璇問過兩次「明姑娘」是誰。對十方來說,明繡是不同於主角團其他人的存在,她讓他覺得難以親近,但是他卻暗地里有點關心她,比如說明姑娘那邊要不要說一聲、明姑娘居然主動接話、有其徒必有其師之類,又知道雲來石並且兩次被狠瞪,在記憶幻境中又是他冒著被揍風險開解明繡,最後為了明繡去死。

雖然最後他為了保護很多人選擇了去死,但是我想,明繡是最重要的原因。

怎麼說呢,這對挺可惜的。明繡明顯是喜歡師父的,但是十方是真的喜歡朔璇還是出於一種對女神的迷戀我覺得不好說。因為十方說的那個「朔璇姑娘好像從來不會迷惑,總是筆直地往前走,很耀眼」,朔璇的話,只有金色的頭發耀眼吧。這話明顯更像是在說明繡呀,因為明繡真的是認定什麼就一條道走到黑是主角中最執拗的人。

其實最後,十方對朔璇是死心了的,或者幻滅了的,因為他聽到朔璇說不在乎人的命,知道了彼此的立場不同,我覺得怎麼說呢,十方對朔璇更多是一種偶像式的憧憬,他根本不了解朔璇,也無法進入朔璇的世界,比如朔璇讓摸魚,他說惡心。

主角團十方成長最大,感情卻也最不明朗。可以肯定的是,十方的成長開始於顧叔的死,對責任的理解和對明繡的歉意是他後期快速成長起來很重要的原因,明繡對十方而言,就算不是暗戀的人,也一定是不同於其他人的,所以最後,他想要保護明繡,替她承擔起責任。卻不知道,因為他的死,明繡也做出了決定。

最後的那句「無妨」還是蠻讓人唏噓的。

遺憾的是,明繡到最後也不會知道十方去赴死更多是為了讓她不要去冒險,莫名讓我想起一句話,如果真愛一個人,就算是為她死了,也不要讓她知道。

所以這對我覺得十方對明繡的感情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感情不重要,反正是很重要必須要保護的人就對了。

老大和二姐

老大和二姐之間應不止於兄妹

老大和二姐之間有男女之情,很明顯的暗示是老大撫摸二姐頭發那段,那個柔情感絕對是情侶之間的情愫,摸頭這個可單純可曖昧,像今朝閒卿那樣的是屬於對晚輩寵溺的感覺,但是手指去輕撫就是曖昧感。

再往前看,二姐和老大對埋名的感情都是有數的。所以二姐要問昭言「你很在乎嗎」,所以老大回想起埋名那句「有願其一生安樂之人」時看向了昭言。不過可以感覺到老大對二姐的感情應是知道但是卻不回應。

這對也是蠻可惜的,最後眾人都不記得老大了,二姐也陷入了昏睡,唉。

寫雙越的時候,忍不住代入劇情有一些吐槽。

來源:仙劍奇俠傳吧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