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靈魂3》DLC繪畫世界與隱藏的火解析

《黑暗靈魂3》DLC繪畫世界與隱藏的火解析

簡單的說,我認為dlc中「火」是一個擁有不亞於最初火爐力量的火種。完全看不到火苗的「王器?」隨著神父的暴走突然爆發出仿佛無限的火焰,以及boss戰結束後場景里依然沒有熄滅的火焰,不覺得和歷代中正常的傳火結局的一些情景有些相似麼。

如果認為3代繪畫世界和1代是同一個的話,繪畫世界的火是從哪里來的就是個問題了,因為1代繪畫世界雖然創造者不詳,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至少是誕生於葛溫那個時代的(或更早),也就是說3代dlc的「火」是葛溫時代就存在於繪畫世界的——火種沒辦法輕易的移動吧,不太可能是後人搬進去的,只能說是繪畫世界早就有的。我們知道1代王器是連接初始火爐的鑰匙,如果認為神父抱的大缸是「王器」的話,那埋藏其中的「火」自然不是普通的東西。結合這兩點,是不是可以推測,在葛溫時代,就有某個上位存在,預測到了未來傳火一定會失敗,火焰終將熄滅,所以在繪畫世界隱藏了一個用來應對黑暗時代的火種呢?

3代防火女得到「眼球」後,說可以在遙遠的黑暗中看到小小的火,如果沒有dlc,這非常像一種空洞的宿命輪回論——沒什麼理由,火還會燃起來,而dlc出現後,給這個「小小的火」一個可能性,防火女看到的可能是繪畫世界中的火,而繪畫世界中的火最終會重新點燃外邊的主世界。

3代dlc的劇情的重頭戲無疑是隆道爾的長女芙莉德,關於她我們知道,她是隆道爾的創始人,曾是劍士,對於繪畫世界她是個外來者,是個無火的灰燼,她的武器代表著思鄉(外面世界),特別重要的是她的衣服「她拋下一切,隨後又找到該守護的事物,為了化作眾人盼望的模樣,穿上這服裝」,拋下一切自然指隆道爾,化為眾人盼望的模樣應該是作為鴉人的修女,而該守護之物指什麼呢?從老頭和給圓盤鴉人的主人是繪畫的「白發女子」,而芙莉德的心腹騎士維赫勒將「白發女子」關在天花板,鑰匙片刻不離,消滅接近的人,所以修女與繪畫世界的原始居民實際上是敵對的,因為老頭一派是主張燃火的,所以芙莉德的目的是相反的,藏火不讓火燃起,這就符合了她隆道爾創世人的身份,奪火,把「火」的力量控制在幽魂的手中,同時這從側面證明了芙莉德所藏之火肯定擁有類似於初始之火的力量,值得隆道爾創始人親自放下一手創辦的教會,隻身看守在異國他鄉的繪畫世界,這件事的重要性不亞於外邊世界的奪火大業。

帶著芙莉德的靈魂去見尤莉雅,她會說「你手上的靈魂,果然….不,沒事」欲言又止,隨後又提醒作為幽魂之王的余灰,要記住「那女人是隆道爾的人」「她和一群在火焰陰影下的人共度到最後」(如果玩家擁有8個黑暗印記語氣更加恭敬一些,但是意思一樣),結合之前的劇情,我們知道尤利婭知道芙莉德被殺了,藏火的事已經敗露,但是能成為幽魂之王的只能玩家扮演的余灰,無法換人,雖然無奈,只能再次提醒玩家,你的工作是奪火,開創幽魂時代,不要忘記我姐姐的死(黑化)。

最後回去找鴉村的那個鴉人,感謝玩家後,它會表示,它們這麼做(燃掉繪畫世界)遠比外面的傢伙正派的多,它們很清楚外邊世界代代傳火之事,並嘲笑他們傳火是徒勞的,鴉人們相信的是,依靠讓「白發女子」見到火,可以重建衰敗的世界。

回到最前面,在1代,和繪畫世界同時登場的另一個東西是,白衣曲刀的繪畫守護者,在3代依然能撿到繪畫守護者套裝,但是它的描述確略有不同「訴說著異端傳承的繪畫使者服裝」「引領世間無容身之處的禁忌者到繪畫世界」隨著時代變遷,「燃火」確實是相對於「傳火」屬於「異端的傳承」,所以說繪畫守護者的目的隨著時代變遷也發生了變化,已經不是單純保護而是領人進入繪畫世界。另外在2代安迪爾之館是能遇到一個隱藏的繪畫守護者的,我們知道安迪爾之館其實是個大實驗室,里面關的全是異形之物,這樣的話繪畫守護者其實是畫中世界的居民,屬於異形就說的通了。

至於白衣女子如何用火重建繪畫世界,第一個dlc里沒有下文了,只能等下一個dlc了。

總之魂3dlc雖然游戲性有爭議,但是劇情的重要性要高於魂1魂2的dlc,並沒有像前兩作講一些和主線(傳火)關聯不大,拓展世界觀的支線,繪畫世界dlc提到到的幾個東西,沙利萬,隆道爾長女,隱藏的火,深淵,全是和主線劇情密切相關的,所以還是期待下一個dlc的劇情補完的。

來源:A9vg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