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第一章

在學級裁判上用圖書館的通氣口偽證言彈打碎楓妹「不要遺失真相呀。」的話語…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對不起…赤松桑。我還沒有面對真相的勇氣…!」

「我無法指認你為犯人…!」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果然…鉛球應該還是無法從通風口里通過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真宮寺:「提出鉛球從圖書館通氣口滾出來的想法的,可是你自己喲。」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冒汗):「雖然是這麼說…但是我想起來了。在搜查的時候圖書館的通氣口的蓋子是關著的。」

龍馬:「通氣口的蓋子是…關著的?」

最原:「,,,,,」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冒汗):「所以,我現在的推理應該是搞錯了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赤松:「最原君…?」

最原(捂心):「…….」

赤松:「最原君,你是和我一起搜查通氣口的呢。所以你是誤會了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赤松:「通氣口的蓋子是我在搜查中的時候關上的喲,所以,在搜查開始前蓋子是打開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東條:「所以,現在最原的證言,只是誤會了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赤松)那,那樣的話只是謊言!」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赤松:「不是謊言喲。不過,根據你的推理,可能會變成謊言。」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赤松:「「拜託你了,最原君,好好地回答出來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赤松:」鉛球是怎樣,,,擊中天海君的頭部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赤松:「其實你已經知道了的吧,現在的議論中答案已經出現了呀。」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心聲:我到底在迷惑著什麼…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還不敢面對真相嗎…

真正想要逃脫的應該是她才對…

盡管如此,她不是已經囑托給我了嗎」

如果不作回答的話,不就違背了她的心意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那麼就將這一切謎題的答案,解答出來吧。

第一章的里路線可以算作彩蛋吧。

最原因為想要袒護楓妹,所以才不惜說謊。當玩家知道第六章的真相後,應該更是唏噓不已吧。

在第一章的隱藏路線里,最原不惜說謊來掩蓋赤松犯案的可能性。這一條路線是比原劇情路線更虐的一條路線,而且結局仍然是無法改變的。經歷了一周目後千辛萬苦想要彌留赤松的玩家或許會摸索著打出這條路線吧,然而這只是另一顆玻璃渣糖而已。

最原雖然沒有面對真相的勇氣,但是卻意外地有著說謊的勇氣(盡管全程冒汗。)或許揭露真相很殘酷,但是我怎麼覺得說謊需要更大的勇氣..

哎…不說了…第一章都是淚。

第二章-第1次

將「水槽的機關」偽證為「水槽沒有機關」然後給秘密子的「我的表演沒有機關」點贊

用偽證點贊也是驚為天人了,雖然轉換界面還是偽證的界面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夢野的話有道理,水中脫出表演或許真的是魔法也說不定。」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因為根據我的調查,那個巨大的水槽是沒有機關的。」

夢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夢野:「是…是這樣的…最原說得對…水中脫出的魔法里…沒有什麼機關哦。」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東條:「在這種情況下…你怎麼自己表現地很吃驚呢?」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轉子:「話說回來,最原突然應和起夢野來,到底有什麼不好的企圖?」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轉子:「話先說在前面,夢野的心里已經有我了哦!」

春川:「如果夢野的表演真的是魔法的話,那麼能夠搬運屍體的犯人就決定是夢野了哦。」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夢野:「不對,稍微等一下。之前說星的死因是被食人魚吃掉的話..」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夢野:「咱的魔術秀所使用的食人魚,是只吃死肉的特殊的品種喲。」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百田:「如果食人魚只吃死肉的話,那麼星就不是因為被食人魚吃了才死掉的咯。」

東條:「這是新的事實呢。」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轉子:「難道,最原為了引出那樣的事實,所以才應和了夢野的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額額…雖然其實不是這樣…」

在之後王馬和最原一起把話題引回正規。王馬說死亡方法不是被食人魚吃那又是什麼,最原說黑白熊檔案上寫的是溺死,王馬說自己沒注意黑白熊檔案。

這一次的偽證,已經是睜眼說瞎話的級別了2333簡直是幾個里路線最搞事的一個最原。實在不知道為何最原明知道水槽有機關卻硬是說沒機關,還說出了夢野的表演是魔法這樣無厘頭的話。搞得夢野自己都被嚇到了。

而最後歪打誤撞得出了一個原路線都沒有的重要事實,自己也是一臉懵逼,真不知道這個路線的最原究竟是一個怎樣的角色,難道是夢野廚嗎www

不過這個事實感覺還是挺重要的,解釋了這個水中脫出魔術的第二重保險。

從轉子的反應來看,其實轉子知道夢野不會魔法只會魔術,但是轉子還是極力維護夢野。

雖然並不是很有技術含量,但是體驗主角智商下線也是寶貴的經驗吧。

第二章-第2次

揭發東條是犯人以後,東條會開一次無休止辯論

用「大家的不在場證明」作偽證擊破東條的「大部分人都沒有不在場證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確實,雖然沒有夜時間大家的不在場證明。但是犯人卻應該做了特別的事情。」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東條:「做了什麼?」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之前也說了,昨晚大概十二點的時候,我和百田聽到了春川和星的對話了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但是,在那以後的事還沒有說。在那之後,你覺得我們會去做什麼?」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東條:「難道不是回宿舍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對,我和百田雖然差不多時間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但是我卻怎麼也睡不著,躺在床上一直到等到早上起床的時間。」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因為這件事,我才聽到了一些奇怪的聲音。」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在半夜的時候,我聽到了有人從自己的房間出來,並走出宿舍那樣的聲音。」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然後稍微過了一段時間後,又聽到了回來的聲音。你們覺得那會是誰發出的聲音呢?」

白銀:「難道說,是犯人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入間:「但是,只不過是聲音而已吧。所以還是不知道是誰呀。」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不對,很重要的一點在於,我沒有聽到下樓梯的聲音。」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也就是說,出了宿舍的那個人,是住在一樓的某個人。」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逆向思考的話,也就是說2樓的人沒有人出過宿舍。」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東條「那樣最多最多證明了二樓的人們是有不在場證明的,僅僅只是那樣還是無法選定犯人呀。」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能夠運用索道的軌跡的話,應該是能夠在體育館里做手腳的人。」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也就是說犯人有極高的可能在為魔術秀幫忙做准備的人當中。」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也就是說,犯人很有可能是夢野,安吉,百田,東條這幾個人當中的某個人。」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這樣的話,四個人當中,住在宿舍一樓的是…」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只有東條一個人才對。」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心聲):雖然很勉強…只是很有真實感的謊言,這樣能被認可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嗯?聲音嗎…總感覺很有謊言的味道…」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東條姐,雖然很遺憾,但是是不是可以投降了呢?」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能夠使用這一連詭計的人,除了你之外沒有別人了哦。」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對吧,最原醬?「

最原的一次高智商演出,整個謊言建立在上一個謊言的基礎上(和百田聽到春川和龍馬的談話。),整個撒謊過程臉不紅心不跳一滴汗也不留,而且依據是宿舍的聲音非常厲害,既記住了所有人的宿舍房間位置(日常活動沒白忙活。)又撒了一個無人能夠證明的謊言。(除非確信是謊言否則無法推翻。)不得不佩服最原的心理素質之強大,這樣的最原和某個硬說魔術是魔法的最原形成鮮明對比。

不過這種聽宿舍的聲音來判斷的行為,感覺就像在狼人游戲里根據天黑時的聲響來判斷狼人一樣,感覺有一點出格。

第三章-第1次

真宮寺懷疑kibo用照明功能在木板下刺殺轉子。最原為了袒護kibo用「kibo的照明功能」作偽證擊破「用那個功能在地板下移動。

這將是一個雞飛狗跳的里路線。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入間桑,kibo的照明功能是你追加的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既然如此,難道你沒有注意到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入間(慫):「沒…沒有注意到什麼?」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心聲):這起事件的犯人想來不應該是KIBO.所以,應該在這里撒個小謊來維護KIBO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是照明功能的缺點,」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那一項功能有著會把kibo君自己眩暈而看不清東西的缺點哦!」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入間:「哎,是嗎…眩暈什麼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哈???天才般的本小姐怎麼可能會犯那樣的低級錯誤呢???」」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昆太:「是的呢,即使是入間,也可能會煩簡單的錯誤呢。」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入間:「怎麼可能!!!別小瞧我,巨根混蛋!」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無視):「要是被眩暈而看不到東西的話,即使照亮了黑暗也會無法前進的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所以,kibo君在地板下移動的事情,是不可能做到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白銀:「是這樣的嗎?kibo君?最原君剛剛說的是真的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kibo:「………………」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心聲):kibo君,你應該不是犯人,所以,現在就利用我的謊言來洗清嫌疑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kibo:「額…額」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著急):kibo君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kibo:「額…這個…那個」

kibo(正經)「對不起!最原君,我沒有察覺到,我再開一下試試!」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然後kibo開了自己的照明功能。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百田:「要是知道了就別再開閃光了!強光閃地我眼睛直冒金星啊!」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真宮寺:「沒有察覺到…是什麼意思?」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入間:「別的先不說,最原,你是不是想把老娘給嘿咻了?」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無法原諒!本小姐才不要被你小瞧到跪地求饒!」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誒…這個…那個…」

kibo(還沒察覺):「最原君,對不起!!!」

然後kibo再一次開了閃光功能。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百田:「所以都說了!眼睛都要瞎了啦!」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但是呀,先不說暈不暈的問題了,照明功能的光會從地板的縫隙間漏出來把。」

這一里路線是最原主動包庇kibo君(可以引申為最KI糖),只是kibo是那種不會看氣氛的角色,換句話說是最難和撒謊的人打配合的人。但是kibo又非常相信最原,導致自己都被最原的謊言困住了(我開照明的時候到底會不會昏呢?)其結果就是無形賣隊友啦(最原:哼,下次不幫你偽證了)

這一路線的另一亮點就是入間的語音吧,以為最原在調戲自己的美兔很大聲地說出了很糟糕的話www本來第三章美兔的飆車功力就達到了頂峰,在領盒飯之前當然要毫無保留地大演特演,感覺加上這一段也是很不錯的。另外可以看出美兔在學級裁判的發言力基本為零(可以無視那種)

另一亮點是這一小段劇情百田被照明瞎了兩次,加上主線劇情的兩次,走里路線劇情的話,百田總共瞎了四次狗眼hhh

最後作為智商擔當出馬的是春川。

總的來說是非常熱鬧的一次里路線。

第三章-第2次

真宮寺說是夢野

自己選中了最中間的空房間,所以夢野才是犯人。最原為了袒護夢野,將籠犬村的降靈書作偽證贊同了白銀的「夢野被誘導的可能也是有的吧」的話。

這次的里路線可以當作最原忘記了很重要的證據後的表現。(就是沒有頭緒硬是扛)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心聲):既然夢野被懷疑是犯人的思路誘導所然,那麼將對夢野的懷疑轉移開來或許就是突破口。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就為此…說個謊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白銀說的對,夢野是被誘導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從一開始,夢野提出去那幾個空房間的提案的原因,就是因為有『只有昏暗的房間可以用』這樣說法的存在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回憶:(降靈術如果要成功的話,只能在昏暗的房間里面實行才行)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假設夢野選擇空房間的原因,就是因為真宮寺有著那樣的說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在這之後,在三個空房間里選擇了最中央的房間的,卻僅僅只是偶然哦」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kibo:「犯人為了在有機關的空房間里實行降靈術,賭上了選擇正中間房間的偶然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這真的是,難以理解的一種思路。」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心聲):確實是,,,這樣。犯人應該不會再偶然上打賭。

上一層最後一張錯了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心聲):確實是,,,這樣。犯人應該不會再偶然上打賭。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但是又應該不是偶然,那些對話里應該有犯人的誘導在里面…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回憶:(但是,空房間總共有三個哦,要在哪一個房間里施術呢?)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夢野(自暴自棄):「夠了…」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太麻煩了…已經說了好幾次了…投票也好其他什麼的也好隨便怎樣都行…」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心聲):夢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話說回來,夢野選擇房間的時候,我也在場的說…」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真是夠了,不要再有這種無聊的展開了好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那什麼,並不是偶然選中了正中央的房間啦,選哪個房間不都一樣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昆太:「選哪個房間…都一樣?」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看吧,剛剛的討論里昆太不是說了嗎,其他的房間或許也有相同的機關嘛」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那個思路就是正解啦。在學級裁判之前用我受傷那件事就能夠證明啦」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那時候…!對了!」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回憶:(不知道為什麼,地板下面支撐的橫木好像沒有了,不小心就踩上了那個地方。」)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王馬在犯罪現場隔壁的空房間里,也發現了同樣一踩就會移動的木板!」

這一次最原是健忘原,硬是忘了學級裁判前王馬在最原面前裝死(或許最原覺得與事件無關?)自己又急於包庇夢野而瞎帶節奏,然而並沒有什麼效果,眾人也陷入了停滯不前的窘境,關鍵時候王馬一邊一臉嫌棄隊友的表情(最原,爸爸對你很失望)一邊直接公布了解謎的關鍵,成功分擔了最原的戲份,帶著眾人走上正軌。

偵探也會忘事倒也是普通人的寫照,當然這一次里路線也是相當的沒水平。甚至連個額外的真相都沒有暴露出來。

有一個亮點需要對照主路線和里路線,在主路線里這個時段最原想起了王馬頭破血流的場景並叫王馬作證,結果王馬在一旁呼呼大睡,一副事不關己作態。而里路線里王馬被無聊地連睡覺都懶得裝了,乾脆挑起帶節奏大梁,直接成為全場智商擔當,從某種角度上里路線的智商表現還是挺均勻的。

第四章-第1次

在第一次議論中偽證「毒藥的小瓶」擊碎「入間被毒藥殺死」的話語(值得一提的是正常路線是用同樣的言彈擊碎同樣的話語。)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等一下,王馬君。入間應該不是被毒藥殺死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把百田當作犯人什麼的,言之過早了。」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誒誒,為什麼?難道不應該說是有點太遲了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一個人可以那麼簡單地把另一個人殺死什麼的,現在才察覺到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心聲):王馬應該沒有忘記那一件事情,

應該是有意識地裝作沒有注意到的樣子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既然他在撒謊的話,我也用謊言來試探他一下。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你難道忘了嗎?在現場找到的小瓶子,不是毒藥的瓶子而是解毒藥的瓶子哦。」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解毒藥應該是無法殺死入間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誒?你說什麼呢?真討厭啊,最原醬。」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邪魅一笑):「那個瓶子里裝的毫無疑問是毒藥喲,我們不是已經確認過標簽了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心聲):那個表情…果然王馬是知道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知道了這次議論背後的某些真相,然後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這樣子難道很有意思嗎?把裁判攪來攪去攪地一塌糊塗什麼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嗯?有意思的事情現在才剛要開始呢。對我來說是,對犯人來說也是一樣的捏。」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然後,解毒藥這事是怎麼回事?」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是最原醬搞錯了嗎?難道說,是你故意撒謊—」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不好意思呢,解毒藥是我搞錯了。」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心聲):但是,就這樣下去的話,繼續懷疑百田的話議論也無法前進。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到底處於什麼立場,我也只能一次接一次地出示真相來試探。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但是呀,王馬也搞錯了一件事哦。」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確實,在搜查把標簽上的注意事項告訴我的是王馬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如果回想一下注意事項的內容。那麼王馬所做的推理就應該是辦不到的才對。」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裝蒜):「注意事項?標簽上有那樣的東西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心聲):你丫還在裝糊塗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昆太:「額…所以說到底是什麼情況?」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入間不是被毒藥殺死的,這就是我想說的事情。」

白銀:「但是,解毒藥不是最原你搞錯的事情嗎?」

最原:「額…嗯。請把解毒藥什麼的給忘記吧。」

這個里路線是最原察覺到王馬明知道注意事項的存在還在帶節奏跑偏後的反應 最原看出王馬其實知道什麼事情 所以撒了一個謊來試探王馬 結果得到的回應也只是王馬的打馬虎眼和眾人的一臉懵逼而已。這樣隨便撒謊真的好嗎我的小最原

兩位智商擔當在裁判場上旁若無人的談論著只有他們兩個人才知道的事情 而剩下的人不是笨蛋就是劃水 簡直搞得像開房間分類討論一樣…

第四章-第2次

討論入間乘坐什麼東西在屋頂滑行的時候,用「拿來當橋用的路牌擊碎「沒有那種道具「的言論

這又是一次睜眼說瞎話的里路線,目的還是為了從小吉嘴里套話。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不對,虛擬人物能夠乘坐的滑行道具是存在著的。那就是渡過河流時所使用的的路牌!」

百田:「是路牌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然後把路牌當作虛擬人物所乘坐的滑板,在屋頂的斜面上滑動之類的事情是可以做到的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雖然可以坐著那東西滑行,但是可以當橋用的路牌不是只有一個的存在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把路牌當作滑板是不可能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心聲):春川說得對,用路牌當滑板是不可能的。但是,無論如何我都非常在意。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現在的議論當中,那傢伙就好像從一開始就知道了一切一樣。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所以我才要用謊言,來試探他的回應!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其實,路牌如果還有一個的話呢?」

白銀:「誒?還有一個?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還記得嗎,一開始要在河流上作橋的時候,是我去取路牌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那個時候,其實路牌總共有兩個放在地上,我只拿了其中一個而已…」

最原:「犯人應該是拿了沒有使用的那一片路牌,然後把它當作滑板用了,不是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夢野:「但是,為什麼入間那個時候會說路牌只有一個之類的話呢?」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冒汗):「當然是因為要讓我們疏忽大意呀。她有著她自己的殺人計劃嘛…」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黑臉):「噗….嗚噗噗噗噗….!」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搞笑的謊言,笑的我肚子都疼了!」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討厭啦–最原醬那麼積極地撒謊什麼的,是不是已經知道炒熱裁判氣氛的方法啦?」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夢野:「嗯啊!?最原的話是騙人的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那麼,為什麼你會覺得我的發言是謊言呢?」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因為呀,我都知道的呀。這起事件的犯人也好…詭計也好。」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百田:「什…為什麼!?」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白銀:「既然如此,就告訴我們把!然後直接把這場裁判給結束掉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呢嘻嘻…要說出來的話雖然也可以,反正先期待一下後續發展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然而,就算說出來了,你們就能相信身為騙子的我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我剛剛說自己知道犯人什麼的,那也有可能是我的謊言喲?」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白銀:「這…這算什麼?」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心聲):如果不那樣的話,在場上誰也無法確認的事情,不用謊言應該就無法看穿。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為什麼要把我們引向正確的推理?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但是,最原醬剛剛的推理也並不全部都是謊話喲?」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入間乘坐滑板,從屋頂上滑下來後與牆壁相撞…」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但是,事實上用用來當作滑板的,應該是屋頂上放置的那個東西才對哦。」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竹蓆…是吧。」

這次也依然是最原大戰王馬 最原不惜撒了一個彌天大謊 硬說路牌有兩個 引出了小吉的黑化大笑 最原感覺這場裁判盡在王馬的掌控當中 不斷地揣摩著王馬的目的

走過那麼多里路線的最原也算是謊話大師了…你對得起其他一臉懵逼的群眾嗎。

第五章-第1次(1)

在大家第一次討論死體映像的真實性的時候 用「死體映像言彈」偽證擊碎「沖壓機壓下的瞬間…」的話語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果然…我還是無法相信。剛剛的錄像真的是真的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百田被沖壓機壓死這種事情,或許只是一開始看上去是那樣子而已。」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血腥猴子百田:「那當然啦!」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血腥猴子百田:「我轟擊宇宙的百田解斗,怎可能那麼簡單就死掉呢!」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白銀:「又是百田君?」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血腥猴子王馬:「嘛,像這樣的展開就再好不過了嗎?啊哈哈!太可惜了!」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血腥猴子王馬:「剛剛已經說過了,那個錄像完全沒有經過編輯,非常完整地將看到的事情給記錄了下來。」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血腥猴子王馬:「所以說,百田醬已經變成醬了喲!嘰里咕嚕嘎吱嘎吱地!」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夢野:「嘔…一想起那個錄像的畫面,百田君那被碾碎的樣子想想就想吐」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白銀:「那什麼,嘔吐什麼的給我忍住。」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但是..王馬可是擅長騙人的…而且更不用說還是絕望的殘黨。」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所以,那個錄像有內幕,那並不是什麼死體映像…!」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那是讓百田君看起來像是要被壓扁的…生體映像才對!」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kibo:「生體…映像…?生體..?」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血腥猴子王馬:「呢嘻嘻…我了解你無法相信的心情喲。」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血腥猴子王馬:「那樣的百田醬…怎麼會帶著像是被臭蟲咬爛的臉,像被咬碎的臭蟲一樣死去呢?」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血腥猴子王馬:「但是,那樣的謊言是沒有用的喲?」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血腥猴子王馬:「最原醬所說的連謊言都稱不上!只不過是願望而已啦!」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心聲):不對哦,王馬君。

第五章-第1次(2)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我因為感情變得不理智這種事,是騙人的。我是為了從你的口中引出線索。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自從學級裁判開始之後,誰被殺這種事情我已經接受了…也有了覺悟。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但是,我有那個錄像另含玄機的直覺。不然的話,沒有理由特意去拍攝那樣的錄像。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王馬君的話語里面有什麼線索呢?能夠把那個錄像里面隱藏的謎給解開的線索是….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已經夠了吧?犯人就決定是王馬了。」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他自己就已經拿著證據了,早就把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了。」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所以那才奇怪呀!無論怎樣王馬都不應該會做出那麼沒有意義的事情!」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白銀:「意義什麼的…是在我們的常識是通用的情況下吧?對絕望的殘黨來說可不一定…」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kibo:「啊!有了!找到了!」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kibo:「最原君,我找到了重要的情報了!」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找到?」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kibo:「因為我很在意剛剛所說的生體這個詞,所以把它當檢索詞在我的記憶力查找了一遍。」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kibo:「然後,我找到了一件情報。」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汗):「誒.也就是說,想起了什麼事情?」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白銀:「然後,那個找到的情報是?」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kibo:「恩,是生體反應傳感器,在調查沖壓機的時候我們不是看見過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原來如此!是安全裝置!」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有那樣的東西在的話,用沖壓機殺死百田君什麼的是不可能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夢野:「安全裝置?」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kibo:「誒!在『安全相關注意事項』里寫了的。」

在這一里路線里,最原忘記了和kibo幾天前檢查過沖壓機。(雖然調查的時候應該提到過…)導致最原和kibo回想起安全裝置都廢了老大的勁兒(特別是KIBO,想不起來乾脆檢索一下,雖然檢索了半天)

這一次最原算是比較走捷徑了,也更符合玩家的想法:那個錄像隱藏著什麼秘密,而且後來再次提起錄像的時候錄像也確實做了手腳,只是如果真的糾結錄像的真假那就直接公布真相了,所以最後眾人還是繞了個彎子,再次繞遠路。這一條里路線里偵探的直覺還是比較吸引人的,但是第五章的精華就在於不斷地反轉,在特定情況下的可能性還是阻撓了直捅真相的道理。

在這里保留了「死體映像」和「生體映像」的原文,因為沒有翻譯能夠像原文一樣帶來一股略微荒謬一點的感覺。

王馬和最原的互動比較多,其他人繼續劃水。雖然最原的直覺很有道理,但是與主路線的最原相比還是偏差了一點。

第五章-第2次(1)

大概有40張圖 需要四樓才能全部發完!

在討論如何乘坐血腥猴子的時候。講「上了電子鎖的艙門」作偽證擊碎「血腥猴子是坐不上去的言論」

你將會看到一場空前的弟VS嫂大戰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我調查了在格納庫里面的血腥猴子,駕駛艙的艙門是沒有鎖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如此一來,如果能夠登上移動中的血腥猴子,那麼打開艙門坐到里面去也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這算什麼亂七八糟的想法…」

春川:「登上移動中的血腥猴子?那種事情根本就不可能。」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打個比方的話,如果有一個人有優秀的運動能力和隱秘技術,並且擁有分散目標的注意並且突擊的能力…」

最原:「而那個人就是第三方的話」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哈?所以說,你在說我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血腥猴子王馬:「原來如此呢!如果同樣是機器人的話,或許就能做到心有靈犀一點通捏!」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kibo:「誒?現在說的…是我的事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kibo:「雖然以前就已經說過了,我的體力可是處於正常人以下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kibo:「在性能方面並不能和血腥猴子正面扛不說,當然心靈通話之類的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白銀:「機器人的性能不同是戰鬥力差別的決定性因素呢,真是一群不走運的傢伙呀。」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kibo:「請不要把莫名其妙的期待落空的話說出來。」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別再扯些有的沒的得了。最原,既然有想說的事情就直接說出來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誒…春川桑。這只是為了確認一下…」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如果是作為超高校級的暗殺者的你,是否能夠坐上移動中的血腥猴子?」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做不到的。如果能做到的話,我昨天就會把血腥猴子破壞掉。」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但是,如果你隱藏了你真正的實力的話,就無法讓我們確信你做不到這件事…」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別說瞎話了,那隻能看你們能不能接受我說的話。無法證明的事情又怎麼去證明呢?」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黑臉):「即使到這種地步也要懷疑我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不是這樣的,倒不如說恰恰相反。我是想證明你不是第三方而已。」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好吧,那我就說明一下吧。暫且先不說才能的問題了。」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剛剛所說的『駕駛艙門沒有鎖』這句話,從這里開始就搞錯了。」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血腥猴子的駕駛艙門是有著電子鎖的,從外面根本就是打不開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誒!?」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夢野:「有電子鎖的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是的…從外面打不開艙門。所以,進入駕駛艙也是不可能的。」

第五章-第2次(2)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這樣就夠了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心聲):剛剛的證言已經很清楚的明白了。

春川桑,果然你是知道些什麼的,然後隱瞞了什麼東西!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但是,你是怎麼知道血腥猴子的艙門是有電子鎖的呢?」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

春川:「搜查的時候調查過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不對,關於艙門有電子鎖的事情,應該只有我從黑白熊那里了解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只有最原…?」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最原在撒謊。你那麼說只是為了確認我是否知道電子鎖的存在。」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對不起,確實是那樣。」

最原:「我覺得春川在隱瞞著什麼,所以很想要確定這件事。」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拜託你了,我想聽你說實話。為什麼你會知道艙門的事—」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黑白熊在對你說明的時候…不小心聽到了…而已。」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那根本就是…謊話。」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你是因為確確實實坐過了駕駛艙,才會知道電子鎖的事情的,難道不是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吵死了。騙人的明明就是你。你想死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白銀:「誒?怎麼感覺,有點怪怪的…春川桑應該不是犯人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春川:「……」

春川:「不管怎麼樣,只要有電子鎖的存在,從外面是打不開打開艙門的。」

春川:「坐上血腥猴子進入格納庫什麼的,也是不可能的。」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最原):一定有什麼重要的真相隱藏在里面,但是她卻守口如瓶。」

最原:那樣的話,也只能一味強求了。」

最原:一點點地找出證據,然後揭露她所隱藏的真相吧!

最原:我能做到的也只有這些了!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夢野:「恩啊-…春川說做不到的,應該是打開艙門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白銀:「啊啊…又要說什麼『如果是吾的魔法的話…』之類的話了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夢野:「不是那種冷漠的話。吾又不是無論何時都會維持魔法少女之身滴。」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夢野:「那個電子鎖不也是電子機器嘛?那樣的話,難道不能使用對電子大錘之類的嗎?」

夢野:「這樣一來,能夠把血腥猴子的動作停住的話,那麼就應該能把艙門給打開了吧。」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夢野:「當然…吾用魔法施法過的雙手也素可以做到滴。」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白銀:「結果還是要用魔法嗎?」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KIBO:「確實,使用對電子大錘這樣的方法也是有可能的…」

KIBO:「但是昨天所有的對電子大錘都在充電,所以果然乘上血腥猴子的可能性還是—–」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最原:「啊!等一下!並不是所有的對電子大錘都在充電!」

「我在格納庫外面發現了有一個使用過的電子大錘遺落在了外面。」

《新彈丸論破V3》全里路線劇情及截圖一覽

夢野:「難道這是第三方所使用的的對電子大錘?」

來源:彈丸輪舞吧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