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雞之父」談《絕地求生》:遊戲的電競化將更具挑戰

在Steam上最初以體驗版身份推出一年多後,《絕地求生》已經售出超過4000萬份,對它的締造者Brendan Greene而言,這是一個最初無法想像的成績。2014年時,他還只能在家鄉愛爾蘭領取救濟金。

Brendan Greene早期的職業生涯並不順利。他曾是專業的攝影師和平面設計師,並對遊戲保持熱愛。「我經常會玩遊戲,大學時玩了很多遊戲,但我只是業餘遊戲愛好者。」他回憶說,遊戲讓他瞭解到不同內容。當他決定自己做遊戲時,希望創建一種模式,在遊戲中和朋友一起玩。

這便是《絕地求生》的創意來源,不過,Brendan Greene首先將它用到了軍事模擬遊戲《武裝行動2》上,後者由捷克公司Bohemia Interactive製作,在軍事遊戲迷中有著極高口碑。通過遊戲附帶的MOD(模組)功能,他把《武裝行動2》改造成一款生存遊戲,設計靈感來自日本電影《大逃殺》(Battle Royale),在巔峰時期吸引了多達7萬名玩家。

「吃雞之父」談《絕地求生》:遊戲的電競化將更具挑戰

遊戲MOD是很多知名遊戲製作人的職業生涯起點,其中的知名作品包括《絕對武力》、《DOTA》等,Brendan Greene表示,對於遊戲MOD來說,只需要基本的知識就可以做遊戲,比如JAVA語言等等。最初他希望遊戲的玩法盡可能簡單一些。

另一方面,韓國的藍洞公司正在考慮開發生存遊戲,遂邀請Brendan Greene前往韓國,雙方想法不謀而合。2016年初,《絕地求生》啟動開發工作。

「吃雞之父」談《絕地求生》:遊戲的電競化將更具挑戰

「《絕地求生》從整個概念圖到遊戲創建都非常棒。在早期設計階段,我們30個同事坐在一起工作,這是一種全新的體驗。之後我們一些同事給出反饋,要和我們一起玩這個遊戲,最終有600個遊戲玩家參與到遊戲測試中。當時每個月都舉行會議,把新的想法展現給團隊成員,同時希望讓早期的遊戲玩家給出更多反饋,讓遊戲盡可能展示人物真實性,設計師和遊戲玩家一起互動切磋。」

加入一家遊戲公司的經歷讓Brendan Greene獲益匪淺,他表示自己學到了開發遊戲的更多專業知識,並體會到了大型團隊開發遊戲的複雜性。Brendan Greene曾表示正討論對《絕地求生》進行MOD的可能性。

《絕地求生/PUBG/PLAYERUNKNOWN'S BATTLEGROUNDS》:遊戲的電競化將更具挑戰

「MOD仍然是促進遊戲創新的優秀功能,許多知名遊戲脫胎於此,」Brendan Greene告訴界面新聞,他計畫在《絕地求生》中引入MOD功能(如自制地圖),但該功能需要和遊戲的玩法及內容相符。

目前Brendan Greene仍在努力將遊戲完善,包括應對大量遊戲玩家湧入造成的服務器擁堵和電競化需求等,「我們要不斷提升服務器能力來適應大量玩家同時在線。我們的團隊現在已有三百多人,在全球都有業務運作,這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挑戰。」但他表示,更大的挑戰還在於,對於100人參與的《絕地求生》進行電競化,此前幾乎沒有人知道該怎麼做,這需要整個團隊不斷去改進和完善。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