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奇俠傳6》淺析柷敔與其他角色的感情關係

《仙劍奇俠傳6》可謂是國產大作了,其實細心的玩家可以發現人物劇情中有著很多的細節,那麼這些細節都暴露出了什麼呢?以下為「lyq14400」分享的《仙劍奇俠傳6》淺析柷敔與其他角色的感情關係。

本人不算老仙劍迷,是從五開始玩到五前然後補的前面的一些遊戲,6出了之後聽說配置要求很高再加上比較忙就暫時沒有玩。

前幾日需要翻出pc來使用一些特殊的軟體,所以時隔三年才終於從steam下了仙劍六………

因之前知道六的評價褒貶不一,所以沒有抱太大期望,玩的時候意外感覺劇情居然相當不錯,甚至可以成為我最喜歡的一部劇情之一了。

玩遊戲的時候,非常喜歡柷敔這個人物,並且很喜歡看兩對海鮮母女組彼此之間的互動,可能是因為顏和氣質太對口味了,而且這些互動經常有一絲百合的氣息…….

因為全程高度關注了她們幾個,我覺得柷敔在劇情裡面雖然經常顯得很被動,比如被嬴旭危耍,比如被洛埋名耍,比如被嬴旭危和洛埋名聯手耍…..而且很多有她和聆夜的劇情都是關於她逐漸墮入黑暗中的看似很單調無味的情節,但其實,如果仔細想想,她們之間的關係以及柷敔墮入黑暗的原因有很多值得挖掘的地方。

我個人的主要觀點是:

柷敔和聆夜的關係與其說是朋友,不如說聆夜是柷敔的啟蒙。

柷敔和朔漩可能存在不淺的感情。

柷敔和祈的關係有一些細思極虐的細節,不僅僅因為祈是作為殺死柷敔的武器被造出來。

柷敔的黑化有兩點,一是視人命如螻蟻,二是貪婪無度,無論哪一點都可以做兩方面理解,一方面是類似純粹中毒失去理智的黑化,而另一方面則是有其內在邏輯的黑化。

註:下文裡提到的「人」指的是任何具有七情六慾的生靈,可以是人類,是妖,是魔。

・柷敔和聆夜

柷敔和聆夜的故事大家已經相當熟悉了,起源就是一群禺族在鯤的背上安家落戶並且發展繁榮起來,禺族某代女王修鍊時發現了鯤的神識,一有空就跑去對著鯤叨b叨叨b叨,日子久了鯤開(煩)始(得)回(不)應(行),並且為聆夜和天晴之海中所發生的故事而感動,然後在鵬化飛昇之時意識到天晴之海真的存在並且就在自己的背上,而禺族此時已經因為自己的鵬化而接近滅族。

這個故事乍一看,很像是柷敔因為對聆夜和天晴之海的深厚感情+內疚感而暫停飛昇,並且大費周章救活禺族的倖存者,還把聆夜的女兒帶在身邊,後面做了那麼多都是為了聆夜。一個多麼悲情的百合重組家庭的故事啊(劃掉),然而這個故事實則有更深的含義在裡面。

也就是說,柷敔和聆夜之間,不是一個很尋常很對等的友誼的關係,至少不完全是。

柷敔作為鯤,雖然已經活了幾萬年,然而諾大一個世界沒有任何同類,因為體型如此龐大也不會和其他生物有交集,也就是說柷敔在接觸聆夜之前是不具備任何社會性的,每天即使思考大概也就是參悟參悟天道,情商可能和她閨女一樣幾乎為零(祈打了個噴嚏)。據水月之地的「聆夜」講,柷敔通過聆夜的視角,漸漸具有了人的感情,並且以聽故事+分享聆夜感受的方式或旁觀或體驗了天晴之海中禺族的生活。可以說,聆夜和天晴之海啟蒙了柷敔作為凡人的感情。

《仙劍奇俠傳6》淺析柷敔與其他角色的感情關係

圖註:遊戲初期的水月之地

對於這一點,水月之地中「聆夜」的真實身份便是一個很好的體現,在祈窺測柷敔夢境的初期,柷敔和聆夜的對話,諸如「若真實天不可違,你我又怎能共看這一輪明月」或是」此月不存於世間任何一處,瞬息之後亦將不存於此」,出了姬情滿滿之外,很容易讓玩家以為,柷敔可能在聆夜死的那一刻極大延緩了時間,或者做了什麼而在體內留住了聆夜的靈魂,因此兩個人在一起看月亮的時候可以討論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然而在故事的後期,在柷敔漸漸撐不住快要被黑暗侵蝕的時候,聆夜卻告訴祈說自己是柷敔對聆夜的感念,並且在消失之後變成了柷敔的形象。

《仙劍奇俠傳6》淺析柷敔與其他角色的感情關係

圖註:柷敔分享了聆夜的體驗因為有一部分成為了聆夜

關於聆夜究竟是本人還是柷敔,是個很有意思的問題,在某種層面上,這二者或許並不矛盾。仙劍六劇情中一個比較新意的地方便是它首次探討了「我」是什麼,這裡的「我」和仙五前姜爹關於自我的困惑不一樣,姜爹更多的是對於自己身份的困惑,自己是否與周圍的人和環境格格不入,而仙六的「我」則與人的存在相關,即「我」之所以是「我」,究竟是為什麼。仙六自己給出的答案,便是記憶。在雲來石上,今朝和扁絡桓本以為自己和對方屬於同一人,然而在交談之後,因為經歷的事情不一樣,所以他們歸根結底,使不同的兩個人。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常人的邏輯看來,一命換一命已經是對等的了,但是宿何這個奸商不僅僅索取祈願人的性命,還要取走他的記憶以及其他人對祈願者的記憶,因為只有這樣,祈願者的存在才能徹底消失。柷敔在還是一片懵懂的時候是通過聆夜的神識來經歷天晴之海中發生的悲歡離合併由此又了自己的感情,換言之,柷敔和聆夜以幾乎相同的視角經歷了相同的事情。因此,柷敔(最善良最明智)的一部分成為了聆夜,而聆夜在柷敔身上得以延續,即使她本人已經死了。

《仙劍奇俠傳6》淺析柷敔與其他角色的感情關係

圖註:越今朝和????經歷不同,歸根結底是兩個幾乎完全不同的人

這也解釋了柷敔黑化之後聆夜的消失。

因為聆夜並非啟蒙了柷敔對禺族的感情,而是啟蒙了柷敔對整個凡間的感情。柷敔在初期幾年幾乎是完全靠著自己的生命力來為禺族療傷(鵬化發生在十幾年前,開始和衡道眾合作並吸食啟魂珠是在七年前),對整個凡間尚懷有一丟丟仁愛之心,後來撐不住了而且畢竟親疏有別,開始吸食啟魂珠,察覺到黑化的跡象還同意和衡道眾合作製造出祈,甚至在黑化越來越嚴重的時候仍然期望祈可以幫忙結束這一切,說明本來她還是有一點點萬物蒼生的觀念的。

《仙劍奇俠傳6》淺析柷敔與其他角色的感情關係

圖註:柷敔只見識過人類最負面扭曲的形象,而有失於偏頗

柷敔的黑化可以做兩方面理解,一方面是單純被動彷彿是中毒一樣的黑化,這是在吸收太多負面情緒的情況下喪失心智,有點類似於有些警察為篩選和統計物證不得不觀看某個犯罪團夥錄製的大量兒童X虐待的視頻而最後精神崩潰的事情,這是單純的而不可抗的心理攻擊。而另一方面,柷敔的黑化也有其內在的邏輯。如我之前所說,柷敔在聆夜的啟蒙之下有了自身的感情也對凡間有了感情,甚至在初期希望祈可以在人界真正生活幾年,說明一開始她對人類的印象不壞,可能會認為人間雖然比不上天晴之海,至少大部分時間是美好的。但是隨著柷敔吸食啟魂珠接觸到越來越多的人類負面的情感,她開始認為人界越來越像地獄,人命越發顯得不值一提,夢中天晴之海盛景就顯得越發美好,那既然人這麼惡,那死了也省事。也就是說這個時候,她越來越偏激自私,原本對整個凡間的感情的範圍逐漸縮小,最後縮小得恐怕只剩下天晴之海,我個人認為,此時且不論人類,恐怕若是有一支妖族可供生命力,柷敔恐怕也同樣會犧牲它們。正因如此,柷敔完全墮入黑暗之後的意願已經和聆夜的初心完全背離,即使她做了那麼多的事,仍然是為了聆夜和聆夜的禺族,可是聆夜卻已然從她心中永遠地消失了。

・柷敔和朔漩

柷敔對朔漩的感情雖然不知是否談得上深厚,但絕對不淺。

柷敔是因為聆夜做了母親才第一次真正注意到聆夜神識的,並且有相當一段時間她通過聆夜的眼睛和神識來體驗天晴之海,而聆夜深深地愛著自己的女兒。因此當聆夜死後,受聆夜啟蒙的柷敔勢必對朔漩感到格外親近。鯤鵬化之時,朔漩也受了傷,也曾被收在妖界之心受柷敔生命力的療養,因自身修為較高是最先恢復的一批禺族。朔漩療傷時曾經用過的床,後來給祈用過,朔漩還為此非常介意,說明它對於她有著特殊的意義。而這張床能夠給祈用,也很有可能是整個妖界之心的最佳的療傷之地,可見朔漩曾經因為是聆夜的女兒而受到絕對的優待。

《仙劍奇俠傳6》淺析柷敔與其他角色的感情關係

圖註:朔漩此時還可以明目張膽地衝柷敔撒嬌,在柷敔叫她過去的時候甚至毫無防備而欣喜地跑過去

很多人因為柷敔曾經很粗暴地對待朔漩而認為柷敔實際上並不在乎她,只當她是下屬,然而在我看來這段情節恰恰說明兩人曾經關係匪淺。很明顯柷敔此舉是受了啟魂珠的影響,而在她對朔漩動粗之後,在水月之地的夢境中,聆夜提醒她,幾個月之前你還不會這樣。如我之前所說,水月之地中的聆夜,其實就是柷敔本人的一部分,也就是說柷敔在潛意識裡知道這樣做不對,自己沒有道理本意也不想對朔漩動粗,以前的自己不這樣的。因此可以得知,柷敔在吸食了啟魂珠七年減去n個月之久的時候,朔漩在犯了錯誤,暴露行蹤,沒有保護好此時修為尚弱的祈的情況下,仍然可以衝著柷敔嗔怪撒嬌,「君上您就知道向著她,哼」。

因此我個人傾向於認為柷敔在開始代理禺族女王之後到遊戲時間點開始前都對朔漩相當不錯,因為和聆夜的感情而把她當成養女或者徒弟,甚至有可能在孕育祈之前和朔漩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只是後期因為受啟魂珠的影響才控制不住負面情緒。

下面來說說朔漩,以及她對柷敔的感情,這部分有點長。

《仙劍奇俠傳6》淺析柷敔與其他角色的感情關係

圖註:朔漩的幸運在於她從未真正受到過柷敔的背叛

這種感情有其可貴之處,朔漩篤信柷敔無論如何黑化,都不會放棄/加害禺族,哪怕是面對祈的質問「你怎麼知道柷敔發狂吸乾熱海之後還會治療禺族呢」,也要嘴硬「不試試怎麼行」。更難得的是,朔漩可能是對的,哪怕是在決戰前夕,柷敔已經失去理智,吸取了違背她意願的臨淵的生命力,卻居然放了臨淵一條活路讓他第二次怒吐便當,可以說朔漩是整個仙劍六中唯一一個自始至終都無條件相信柷敔的人,非常感人了。

《仙劍奇俠傳6》淺析柷敔與其他角色的感情關係

圖註:幾乎每次柷敔和祈二人其樂融融的時候,製作組便會惡趣味地將朔漩叉腰吃醋的場景一併記錄在內

當然,仙劍六已經數次警告過,不要過度依賴他人。對於祈小媛明繡,劇情中所提到的多是被依賴者的負擔,而對於朔漩,重點過多地放在了依賴者的身上。朔漩並沒有因此過得輕鬆愉快,反而換來了無盡的煩躁與嫉恨。她將感情全部寄託在柷敔身上,潛意識便也希望柷敔能將她視為最重要的人,故而在祈出現後非常嫉妒祈。與此同時我認為朔漩初期是看不出柷敔已經開始黑化的,因此將柷敔黑化而出手傷她的這筆賬簡單地算在了祈身上,而加倍厭惡祈,朔漩更不能理解為什麼君上深深牽掛著的祈對柷敔的感情還不如對越今朝來的深厚,而對祈和今朝的感情大加嘲諷。仙六中共有兩個女孩對祈進行過無情刻薄的嘲諷,一個是初期的小繡兒一個是朔漩,她們的嘲諷並非純粹的惡意,而多少有些嘲諷自己的意味。明繡跟師父說祈是個什麼事情都靠著越今朝的**,內心卻希望自己和師父也能如此。而朔漩在柷敔陷入沉睡後對祈那聲淒厲的「越今朝已經死了你怎麼還能做決定」的補刀,又何嘗不是在說自己呢?

《仙劍奇俠傳6》淺析柷敔與其他角色的感情關係

圖註:朔漩確實不會困惑,她最多的困惑都是對於十方

然而朔漩對柷敔的感情並非一成不變,同仙劍六裡面的其他年輕人一樣,朔漩亦有自己的成長,儘管幅度比較微小。洛家莊裡柷敔和洛埋名的對抗讓朔漩第一次意識到,原來她的君上並不是那麼無所不能。而於此同時,朔漩也遇到了柷敔之外另一個改變了她的人,就是居十方。朔漩對居十方感興趣,不僅因為察覺到十方喜歡自己,還因十方是個奇藝的「矛盾體」。在朔漩心中,非黑即白,非我即異,而在十方身上,膽怯與勇敢,逃避與擔當,喜歡與剋制拒絕,這些朔漩看來完全對立的特性卻很奇怪地在十方身上共存著。這就好比在《頭腦特工隊》裡,快樂的情緒似乎是絕對正面的,悲傷則是負面的,可是如果沒有悲傷,人便很難同他人有情感上的共鳴,便也無法從他人那裡得到心靈的安慰。十方的勇敢和朔漩不顧一切的勇敢並不完全相同,十方甚至到最後一刻都怕得要死,可是他有同理心,正因他害怕死亡,所以他不想讓別人死。

十方在朔漩看不見的地方飛速地成長,而朔漩還在原地踏步,如果說遊戲的前半部分十方還在追隨著朔漩的腳步想要成為一個英雄的話,那麼後半部分,朔漩已經無法跟得上他的思維了,和十方對話的時候往往都是感到困惑,到了葬風原一戰,十方犧牲,朔漩的困惑達到極點,數年來第一次,在遇到想不明白的事情的時候開始沉下心來思考,同時也因此開始重新修鍊聆夜傳下來的關於神識交流的技能。

《仙劍奇俠傳6》淺析柷敔與其他角色的感情關係

圖註:朔漩作為禺族的公主,結局無論選擇回到大海帶領人民重建家園,還是進入時間禁錮照顧沉睡的禺族,都有其道理。然而她最後給出的理由卻是要留在柷敔身邊,非常真愛了。

遊戲結尾,朔漩首次像母親一樣承擔起禺族女王的責任(雖然還是比較幼稚),成功控制住了鯤的身體。這個時候,柷敔已經沉睡,她不能像以前那樣保護朔漩和禺族了,也不能像以前那樣替朔漩做決定了,她甚至此時也不再具有母親的容貌。

可是朔漩依然決定跟隨柷敔進入時間禁錮。

現在,換我來守護你了。

《仙劍奇俠傳6》淺析柷敔與其他角色的感情關係

圖註:朔漩似乎不會感到迷惑,因為她將自主思考的權利交給了柷敔

十方在向今朝解釋「究竟喜歡那個兇巴巴的海馬女哪裡」的時候說,自己有些怯懦,做事畏手畏腳,而朔漩姑娘永遠都很堅定,永遠都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很是耀眼。十方這話只說對了一半,朔漩確實能夠事事堅定果敢,但是恐怕並不是因為心裡明白要做什麼,而是因為她思考得太少太淺,過於意氣用事,即使在禺族的標準之下仍是如此。不開心了就要幹一架發泄,喜歡我也要先打贏我再說,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想了,等等。朔漩本來繼承了聆夜利用神識交流或操控的技能,可是因為「心浮氣躁」,所以一直沒有好好修鍊。這個技能其實有一層雙關的意思,聆夜的「聆」是聆聽的聆,而神識的交流更也有一層聽聽他人是怎麼想的暗喻,朔漩不會也不屑於換位思考,因此無法掌握這項能力。而朔漩為何如此,恐怕與她對柷敔的感情脫不了關係。我猜想,十幾年前朔漩第一次見到柷敔的時候,恐怕便將身心全部交與了她。

《仙劍奇俠傳6》淺析柷敔與其他角色的感情關係

圖註:朔漩除了執行任務的時候,幾乎與柷敔形影不離

朔漩對柷敔的感情太好理解了,我個人看來其實有幾分像是初期明繡對顧寒江的感情。據天晴之海的npc說,朔漩本是開朗的小姑娘。試想一個原本無憂無慮生活幸福少女,忽然之間國破家亡,連依靠的母親也去世了,自己也命懸一線,這時柷敔出現了。柷敔是以聆夜的相貌/身體現身的,雖然做不到親生母親那般溫暖,卻幫她療傷,待她格外好,極大地填補了朔漩喪母的感情空虛。而與母親不同,柷敔溫柔之餘卻又很威嚴,她是如此強大,比聆夜還要強大得多,她懂得那麼多從未聽說過的法術,能夠暫停時間,能夠起「死」回生。也就是說,當朔漩處於一個最最無助的處境的時候,柷敔駕著七色雲彩而來(劃掉)以一人之力扭轉敗局。即使柷敔鵬化是造成一切悲劇的起因,但她是無意的,而且還留下來帶領禺族走出困境。

《仙劍奇俠傳6》淺析柷敔與其他角色的感情關係

圖註:少女時期突遭巨變的創傷讓朔漩始終缺乏安全感,只有在柷敔的身邊才能稍稍感到安心

在朔漩眼裡,柷敔與母親相似,卻又高於母親,柷敔是無所不能的神,是可以信賴的。朔漩甚至可能下意識認為,如果萬事都遵從柷敔的決定,那麼她從此便可以避免遭受之前所遭受的所有傷痛,哪怕她真的為此而死了,心中也是充滿安全感的。她便從此放棄了成長,放棄了深度思考,把決定權交給了柷敔,因為反正別人的想法也不如柷敔的想法正確。另有天晴之海的npc有言,朔漩只要在天晴之海,就會一直陪伴在君上左右,對君上十分依賴。也就是說,朔漩可能一開始還只是把柷敔當母親的替代品,可是這種感情慢慢超出了一般的母女之情變成了依賴,到了再後期,依賴甚至漸漸轉變成了依戀。

(未完待續……)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