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窟窿騎士》NPC+雕像+石碑劇情對話 NPC+雕像+石碑劇情介紹

國王山道

石碑 – 聚集

高等生靈啊,這些話只說給你聽。你強大的力量讓你從我們之中脫穎而出。集中靈魂,你就能建立其他蟲子夢寐以求的功勳。

石碑 – 亡者之怒

高等生靈啊,這些話只說給你聽。在我們的領土上不要隱藏你真正的形態。讓所有蟲子都沐浴在你的威嚴下,因為只有這個王國才能製造出你這樣的生物。

石碑 – 門

高等生靈啊,這些話只說給你聽。走過這里你就會進入國王和造物主的領土。跨過這道門檻,遵從我們的法律。見證這最後和唯一的文明,永恆的國度。

德特茅斯

長老蟲

初見直接對話:你好啊,旅者。恐怕我是唯一一個留下來歡迎你的了。你也看得出來,我們小鎮現在很冷清。其他居民,它們都消失了。順著這個井下去,一個又一個的進入了下面的洞穴。在我們的城鎮下面曾經有一個偉大的王國。它已經變成廢墟很久了,但它依舊吸引著蟲子們到深處去。財富、榮耀、啟迪,那深處的黑暗似乎包含有無數的可能性。我相信你也是到下面尋求你的夢想的。不過你要小心,那下面充滿了噁心的氣息。生物會被剝奪原有的記憶,變得瘋狂。也許夢想並不是那麼好的東西……

初見走到他招手後回去對話:哦!你回來了!你剛才徑直從我身邊走過去,我還以為我已經逐漸消逝,就跟這座小鎮一樣。

其他居民…(剩餘同上)

初見直接到右邊下井,然後換圖回來對話:哦!你回來了!你連招呼都不打一個,就徑直走過我下到廢墟里去了!我還以為我看到了一個幽靈。當你很長一段時間都是獨自一個的時候,腦子偶爾就會不太好使。

其他居民…(剩餘同上)

長老蟲

初見第二句對話:過去有很多蟲子來到這里,希望王國能夠滿足他們的慾望。它曾被稱為聖巢。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王國,充滿了寶藏和秘密。現在它只是個烏煙瘴氣的墳墓,里面充滿了瘋狂和怪物。我想,一切終會消逝。

長老蟲

當沒有新對話時:感覺累了?雖然這個長椅是鐵質的,但我保證它坐上去非常舒適。在你下去之前,如果想整理一下思緒的話,沒什麼地方比這椅子更好了。另外我也很享受有蟲陪伴,不過你看起來並不健談。

奎若(黑卵聖殿)

第一段:你好!在被遺忘的道路上還能遇到其他旅行者真讓人開心。你個頭不大,但看起來很厲害。我是奎若。我特別喜歡未知之地。這個古老的王國有很多迷人的謎題,其中最引人入勝的一個就在我們面前。巨大的石卵,靜臥在古老王國的屍骸當中。這卵…有溫度嗎?它散發出獨特的氣息。我們能打開它嗎?上面都是奇怪的花紋……我真是喜歡謎題……誰知道我們腳下的深處還藏著什麼樣的奇蹟。

第二段:我一直以來都感覺這里在吸引著我。我聽了那麼多漫遊者和恐怖之物的故事,再也抵擋不了這種誘惑,一定要親眼看看。我來的正是時候!這個死去的世界又綻放出了活力。生物沸騰不已,土地隆隆作響,空氣一片凝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第三段:光憑一根舊骨釘在這片廢墟可生存不下去。不過沒關係!只要四處轉轉就能想到辦法。以前也來過許多人,大部分都下場慘烈。他們一定不介意其他探索者拿走他們的武器。這其實是一樁善舉啊。死蟲不應該根這種東西埋在一起。

第四段:你有沒有路過上面的鎮子?好陰沉的小地方,下面卻藏著這樣雄偉的景象!我覺得這就是他們都要下來的原因。誰能抵擋這種誘惑呢?

最後:真是奇蹟……

夢之釘:這是什麼感覺?……好熟悉。吸引我上前卻又讓我有些排斥。還有門上的圖案……盯著它們看讓我的腦子一片混沌。

柯尼法

嗯?啊,你好。你是來探索這些美麗的遺蹟的嗎?不用在意我。我本性熱衷於探索,迷路後再次找到正確的路,這種快樂是無可比擬的;你和我都非常的幸運。我是一位製圖師,正在繪製這個區域的地圖。你要來一份我努力到現在的工作成果嗎?

買:地圖是非常有用的,但它不能告訴你自己現在在哪。如果你找不到方向,我建議你去我妻子伊薩爾達那里買一個指南針。她剛剛在德特茅斯開了一家地圖新地圖店,賣給向你一樣四處漫遊的人各種有用的東西。她也會時不時出售一些我畫的舊地圖。每當我畫完一個區域的地圖,我就會回去看她,她見到我總是很高興。

不買:不感興趣,是嗎?啊,我很理解你。在沒有地圖的情況下進行探索,按照自己的想法穿越那些未知的地區……這多麼令人興奮啊。也許我們還會在各自的旅程中見面的。

吉歐不足:你的吉歐不夠?啊。我知道了。我可以把地圖當做禮物送你,但如果這麼做我的妻子會很不高興。「有吉歐才有吃的」,他們都這麼說。

後兩項再次對話:嗯?你改變主意想買張地圖了?再次拒絕和第一次拒絕對話相同;

購買過後:哦,說起來,我還沒介紹過自己?啊,我應該為此道歉。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都是在獨自思考,都快忘記如何交流了。我叫柯尼法,我一直都很喜歡探索世界你問我為什麼?當我剛從卵里出來的時候,我立刻就溜走了,拋下了我的兄弟姐妹和可憐的母親!我之所以和妻子火急火燎地搬到德特茅斯,就是因為這個巨大的、沒有邊界的王國,就在我家門前等著我去探索。誰能抗拒這種誘惑呢?不管怎樣,我們該繼續旅程了。運氣好的話,我們會再見面的,一路順風!

第二段(也是最後一個對話):你覺得我畫的地圖怎麼樣?我儘可能去完善它了,但還尚未完成。如果你想自己填補地圖的其他部分,可以從我的妻子那買一些輔助工具。我們在德特茅斯開了家小店,來維持生計。

夢之釘:……繪製世界的全貌。這多麼快樂啊……要是這感覺能和伊薩爾達分享就好了……

伊薩爾達

第一次對話:你是來買地圖的嗎?本來在這里和你做交易的應該是我的丈夫,但我發現他又去下面了。他偶爾會回來給一些新的地圖讓我擺在店里賣,但我其實希望他能多花點時間在店里。我對做買賣沒什麼興趣。現在,讓我看看能賣你什麼。

夢語:我很慶幸遠離了戰鬥,和柯尼在一起安寧的生活要快樂得多了。當然有機會活動一下身子也不錯……再過一段時間吧……

《窟窿騎士/空洞騎士/Hollow Knight》NPC+雕像+石碑劇情對話 NPC+雕像+石碑劇情介紹

長老蟲(地圖店開門之後)

一對年輕夫婦最近搬進了車站旁邊的房子。他們好像在經營一家地圖商店,對於你這樣的冒險家來說估計是個好消息。那位妻子長得十分高大。我告訴他們可以換一間更大的房子,反正周邊的房子全都是空的,但他們說喜歡那一間房的外觀。她必須彎下身子才能進門…換我肯定受不了。

柯尼法(不買地圖,未擊敗假騎士之前回德特茅斯一次後再來十字路)

又見面了!還在這漂亮的公路上不斷繞圈子嗎?想像一下王國的鼎盛時期,那繁忙的交通和繁華的生活!我真希望我也能看見那樣的景況。哦,我覺得該問問……你有興趣買一份這個區域的地圖嗎?……

鹿角蟲

第一次對話:你好,小傢伙!上次聽到車站響鈴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鈴聲在鹿角蟲道上迴響,讓我找到了你。我在這許多年里變得僵硬又疲倦,還忘記了許多東西。但只要聽到鈴聲我就會回來。鹿角蟲道貫穿聖巢。如果你想用它們旅行,在站台上招呼我就好。我會幫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鹿角蟲(德特茅斯)

這個地方……我覺得我們是離地表更近了?這里有座小鎮。你得抓緊機會休息。這地方曾經到處都是來來往往的遊客。但現在清淨許多。

鹿角蟲(遺忘十字路)

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我還記得公路和十字路上熙熙攘攘的日子。那是我年輕的時候第一次帶乘客旅行的道路。旅客早就不在了,但我還留在這里。看來現在只剩你我和在我們身邊鬼鬼祟祟蠕動的生物。

長老蟲(德特茅斯的鹿角站打開後)

天哪我看見了什麼!鹿角站的門開了!這個站台在我出生之前就關閉了。我聽過傳聞,鹿角線曾一度繁華至極,那是貫穿了整個王國的交通網。不過不管你怎麼想,我是不會乘坐它去旅行的!我對這里的生活很滿意。

伊薩爾達

(交談)我們有那麼多地方能去,最後卻選擇了這個沉寂的小鎮。我本來覺得不會在這兒待太久,但我丈夫卻開始沉迷於那些廢墟。現在他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那兒了。他覺得繪製地圖會是一門好生意,但除了你,還有誰買呢?

(無新對話時的交談)你在廢墟中過得愉快嗎?有時我的丈夫把聖巢說得像一個奇蹟,但有時又似乎是可怕、危險的地方。

米拉

(第一次交談)「哦哦哦,埋葬我的母親,她蒼白又脆弱,埋葬我的父親,他雙眼緊緊閉!埋葬我的姐妹,兩個兩個土里去!等你幹完手里活計,把我也埋土里!」哈哈哈,你聽過這首歌?這是我最……最喜歡的一首!你願意的話我們也可以唱點別的。你起頭,我跟著你唱。你的歌喉肯定很動……動聽!哈哈哈!說說你為什麼要來這地方?想要發財的話看看周圍就行了!礦石里還有滿滿的財寶!能讓大家都成為富翁。拿把鎬頭和我一起挖就行了!哈哈!

(第二次交談)「哦哦哦,將騎士和破碎的骨釘一起埋葬,埋葬……教士……頭冠什麼的來著?我記不起了,哈哈哈!那就哼個旋律吧。

夢語:就要找到了……繼續唱歌吧,水晶!繼續唱歌,好讓我找到你!

斯萊

初見:……奧羅你這個**……你把骨釘揮舞得……跟棒槌似的…….埃斯米……我們還要走多遠……哦!什麼!你是誰?!……我明白了。是這個古老的村莊。奇怪的夢把我帶來了這里!如果你沒有找到我,那我恐怕就永遠沒法醒來。我是斯萊。平時都在德特茅斯過平靜的日子。廢墟中的空氣和我犯沖,我最好還是掉頭回去。如果你要回地表,那就來看看我。我可能是這里最友好的了,而且會好好感謝你的善舉。

第二句:你在探索嗎?真勇敢!舊洞穴飢・渴地吞沒了很多充滿勇氣的漫遊者。不過你有骨釘,而且我一看就知道你是把好手。

夢語:……吉歐,吉歐。全世界都是吉歐。沒有哪根骨釘能抵擋它們的威力……

長老蟲(斯萊回到小鎮後)

哦,真好!我們的店主已經回家了,就在剛剛回來的,我希望聽聽他在下面的有趣經歷,但他好像什麼都不記得了!也許他經歷了太多事情了?如果你對他的商品感興趣,那可要注意了!他是那種不講價的商販。這沒有商品競爭,所以他賣東西一直都很貴,這對市場很不好。不像他所抱怨的那樣。

長老蟲(去過黑卵聖殿後)

你去過那個聖殿了?我聽說那是個奇怪的建築,所以我從來不敢冒險去那兒。我們之中的勇者說他們曾去過那里,他們在廟中祈禱,獲得寧靜。但不久之後,他們就不再去那里了,是發生了什麼變故嗎?

蝸牛薩滿

初見:哦吼!是誰從黑暗中探出了身子?我的天啊,你看起來好可怕!陌生空洞的面孔和邪惡的武器!一定是什麼重要的東西引你來到這聖巢的殘骸,但我不會問到底是什麼。也許你找到我是需要我的幫助?不用多說,朋友。我要給你一個禮物,我自己發明的惡毒小法術。最適合你這種小傢伙了。哦吼吼!

(放出白波)此時對話:別害怕。要充滿信心!法術已經屬於你了,你只需要把它帶走!哦吼吼吼,我敢說沒有這道法術你根本沒法繼續前進!

(吸收白波,倒下並醒來)對話:哦吼?你終於醒了!抱歉,我應該提醒你這個法術的力量。你睡覺的時候我一直在照看你但後來自己也睡著了!哦吼吼吼!既然你醒了,那我就想請你幫個忙。當然不是要求你報答我的禮物,完全是因為我們現在是朋友了。你看,一頭可怕的大怪獸把窩安在了神殿中心。這是褻瀆!如果你能深入神殿幫我宰掉那傢伙,那我就真是感激不盡。那傢伙不好對付,但新的力量會讓你和他更為勢均力敵!我的朋友!哦吼吼吼吼吼吼!

再次對話:怎麼了?你在疑惑我們中間的門嗎?哦吼吼!這是個古怪的東西,但你宰掉神殿中心的野獸之後它就會打開。別擔心,我祖先的靈魂一定會保護你。

殺死巴德爾長者後:哦吼!你宰掉了那頭野獸!可憐的傢伙!你一定把它嚇壞了。它本來很溫順,但洞穴里腐臭的空氣讓它滿心古舊的怒氣。但你還是完成了必須完成的任務!感激不盡!當然了,我們都知道如果沒有我的法術你肯定幹不成這事……哦吼吼!

(門開)看吶!我們之間的門打開了。哦吼吼!你一定很想繼續前進吧。再見!要充滿信心!不管你是在尋找什麼……它都會不請自來!哦吼吼吼!

如果不對話直接殺死巴德爾長者,回來再對話:哦吼!你在這兒呢!你睡覺的時候我一直在照料你,但我後來肯定也睡著了。我一覺醒來就發現你不見了!你總要做出點驚人之舉,哦吼吼!其實我想請你幫個小忙。我們頭上有頭野獸在遊蕩,就在神殿的中心…………哦吼?又一個驚喜!我還沒開口你就已經幹掉了那傢伙!我真是不配和你當朋友!你簡直就是奇蹟!哦吼吼吼!

(門開,後面的對話同上)在門開之後再對話:磨蹭什麼!我怕是不會再給你其他東西了。不過我佩服你的固執!哦吼吼吼吼!

夢語:在別的蟲子的夢中亂逛……你比看上去更有好奇心!哦吼吼吼!此時,柯尼法原來位置變為一張字條:錯過你真是非常抱歉!如果你感覺找不到路,為什麼不到我們在德特茅斯開的商店,買張這個區域的地圖呢?現在購買還有優惠價! ————柯尼法。

《窟窿騎士/空洞騎士/Hollow Knight》NPC+雕像+石碑劇情對話 NPC+雕像+石碑劇情介紹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