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狼 暗影雙死》葦名弦一郎劇情及人格分析

《隻狼 暗影雙死》攻略專題

攻略專題

又是一個血雨腥風的夜晚,他站立於蘆葦花海中,呼吸著沉重的空氣,感受時代交替的浪潮,一位高大魁梧的男人手持黑色長刀,他的背後則是火光沖天的葦名城,百姓和士兵的尖叫聲還回盪在他的耳邊,誰也不知道此時的他心情有多麼沉重,戰爭奪走了那麼多人的性命,而自己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所摯愛的世界一步步走向崩塌,戰爭的火星隨風飛舞,蘆葦的碎末拂過臉龐,自知已經無能為力的他面對國破家亡的危機,絕望的眼神中閃耀著決絕與憤怒,這一次他選擇拿起這把不祥之劍衝向隻狼,開啟了一場屬於人生末路最後的生死大戰……

而這個男人就是被玩家們戲稱為「屑一郎」的葦名弦一郎。

《隻狼 影逝二度/隻狼 暗影雙死/SEKIRO: SHADOWS DIE TWICE/814380》弦一郎真的是屑一郎嗎 葦名弦一郎劇情及人格分析

二十年前,戰火紛飛的葦名之地,葦名一心率領英雄豪傑們大舉「盜國」道義名號,掀起了聲勢浩大的盜國戰爭,雖然凡戰必勝取得了輝煌的戰績,但是戰爭所造成的卻是流離失所的難民以及無家可歸的孤兒,就在這個百廢待興的關鍵時期,葦名眾的豪傑們收留了部分戰爭中的遺孤,飛天猿猴佛雕師帶著永真回到了葦名城,讓道玄收養了永真作為養女,梟看中了主角狼讓其成為義子拜御子為主人,而玄一郎根據物品描述來看,他出生於平民百姓家中,家境貧寒,而母親去世後,無依無靠的他一度精神萎靡,也沒有了活下去的希望,但後來卻被心地善良的葦名一心看中,被收作了義孫。

一個萬念俱灰的可憐孤兒在窮途末路之際,能夠得到當時最廣受人愛戴的豪傑賞識,甚至被收作義孫,這對於玄一郎來說是多麼幸運的一件事,他不只是得到了葦名一心孫子的稱呼,也成為了葦名之地的正統繼承人,等到了長大成人之際,它不僅要繼承祖父的位置與聲望,更是要領導整個葦名之地走向更加光明的未來。

我們很難想像被寄予厚望的玄一郎小時候會是怎樣的心情,他在戰國末年千千萬萬的孤兒中應該算是最幸運的一位,不僅得到了葦名流派的創立者葦名一心的心傳教授,也獲得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與聲望,而自己也可以遠離無依無靠的宿命,他對於葦名一心的感激之意溢於言表,心情是多麼的激動。

《隻狼 影逝二度/隻狼 暗影雙死/SEKIRO: SHADOWS DIE TWICE/814380》弦一郎真的是屑一郎嗎 葦名弦一郎劇情及人格分析

二十餘年的時光中,玄一郎得到了淤加美族女劍士-巴的指導教學,習得了御雷之術和異於常人的劍術,並與七本槍的鬼庭部雅孝成為了至交,掌握了許多與葦名一心關系密切的英雄豪傑們的獨門祕技,戰鬥的技巧愈來愈熟練,身軀也變得更加強壯魁梧,他立志於在葦名一心年老體弱的時候擔起重任,繼承其衣缽,負責在葦名之地動盪不安的時刻站出來繼承大業,成為一位優秀的領導者。

可誰也沒想到,就算自己為其付出了1000%的努力和血淚,也無法挽回葦名國一敗塗地的命運,內府大軍對葦名國虎視眈眈,三年前魁忍梟被內府收買監守自盜引發了平田慘案,這場戰亂使得葦名失去了蝴蝶夫人以及梟等多位精銳戰士,而內府勢力孤影眾又不斷地滲入葦名城,其勢力遍佈整個葦名城各大角落,甚至連一心的房間也有孤影眾蠢蠢欲動,伺機暗殺之。

葦名一心年老體弱,臥病在榻,盡管人老心不老依然鎮守一方想保一方水土安寧,但無奈歲月不饒人,病入膏肓的劍聖已經有心無力,無法在葦名國大廈將傾的時刻力挽狂瀾,此時所有的重擔全部壓在了繼承人玄一郎身上。

毫無疑問的是,弦一郎依然沒有準備好,弦一郎深知葦名國能平安二十餘年是多虧了劍聖一心的名號,一旦一心駕鶴西去,那麼葦名城在頃刻間將化為火海,而弦一郎卻無力迴天,就算是加倍的努力也無濟於事。因此迫不得已,弦一郎選擇了一條不歸路——龍胤之力,於是他想方設法軟禁了御子九郎,企圖與其達成不死契約,而自己還吞吐了道玄早已銷毀的變若之渣,成為了不人不鬼的不死之身。

雖然說弦一郎為了獲取龍胤之力犯了不少大錯,但是對於御子九郎也並不沒有強迫其做什麼,弦一郎一直在苦口婆心勸說御子締結不死契約,將龍胤之力分之以保家衛國。但是御子九郎卻一直堅信著自己的忍者狼會救下自己,在九郎眼里不死與龍胤之力皆是一種禁錮靈魂的詛咒,長久下去只會給他人以及自己帶來痛苦,而弦一郎卻只想著保衛葦名不惜一切代價。

平心而論,九郎在生死觀上其實看的最長遠,表面上他的做法看似只是為瞭解脫斷絕不死,實則也是為了天下蒼生,只要有這種力量存在,永遠會有人不人鬼不鬼的試驗品和崇拜這種力量不擇手段的人,大家都活的人不人鬼不鬼,仙峯寺和水生村以及《血源詛咒》小漁村亞楠的慘劇就說明瞭這一切,與其獲得這樣的永生還不如想個正常的人類一樣生老病死。

葦名一心也說過,就算葦名國擁有不死軍隊也不是內府軍的對手,因為葦名國大勢已去,不管有沒有不死軍隊,這個國家遲早都得滅亡,因為龍胤的不死力量非常可怕,如果不去殺人掠奪別人的命,就要抽取自己有羈絆的人性命,這樣組建起來的軍隊要麼殺人成性,全員化為修羅,要麼所過之處龍咳遍地,總之就是絕對會讓整個葦名國血流成河伏屍千里,化全員為不死之人而付出的則是葦名百姓們的生命代價,這也只是都在做最後的反抗罷了,而這一切都不是葦名一心想看到的景象,因此葦名一心也反對弦一郎採用異端邪術來保家衛國,雖然也不表面阻止弦一郎,因為一心也知道弦一郎這也是為了保護葦名。

《隻狼 影逝二度/隻狼 暗影雙死/SEKIRO: SHADOWS DIE TWICE/814380》弦一郎真的是屑一郎嗎 葦名弦一郎劇情及人格分析

但無奈這個背負著『武士之屑』的名號,卻又為了守護而堅定不屈的男人,最後還是選擇了不擇手段地保護葦名,因為他這麼做都只是為了保衛自己深愛的葦名之地,不願看到內府大軍再像20年前那樣蹂躪整個葦名。

在葦名一心的心理其實也有一絲溫情,在過場動畫中他望著祖父一心的閣樓擔憂不已,十分不願看到自己崇拜的爺爺就這麼病入膏肓,此時他的背景顯得那麼地迷茫,那麼地寂寞,他的身邊大多數好友甚至連爺爺都反對自己的不死計畫,但無奈為了實現這個遙不可及的夢想,他還是背負了屑一郎的罵名在道路上緩緩前行。

之後的故事我們都知道了,弦一郎軟禁九郎多次被狼擊敗,縱然變成了不人不鬼的怪物,依然堅定著保衛葦名的信念,到後來還瞞著所有人拿到了黑色不死斬,而一心也在偷聽對話驚訝道該死的孫兒居然拿到了黑色不死斬,

在他的眼里,無論是榮耀還是正義都比不上葦名國的存亡,哪知道主角狼一路搗亂,害死了自己的諸多部下和鬼庭部雅孝,甚至到了最後在蘆葦花海的決鬥中再次輸給了這個不可戰勝的狼。

望著遠方的火光與濃煙…那個背負著『武士之屑』的名號,卻又為了守護而堅定不屈的男人還是掛唸著自己的故土,到處都是冰冷的屍體…到處都是熾熱的烈焰….到處都是身處恐懼等待著救贖的人民…

《隻狼 影逝二度/隻狼 暗影雙死/SEKIRO: SHADOWS DIE TWICE/814380》弦一郎真的是屑一郎嗎 葦名弦一郎劇情及人格分析

最後的時刻,走投無路的弦一郎咬了咬牙,他只能拔出了黑色不死斬以己身為活祭,換回了巔峯時期的祖父葦名一心,希冀於他能夠重振葦名拯救江山於火海之中,就算自己英年早死慘死於自己刀下又如何,只要能換回葦名之國的相安無事那這一切也值了。

當弦一郎犧牲自己用開門召出全盛時期的一心時,曾經還厭惡不死之力的葦名一心也被弦一郎的執念打動,他也堅定地選擇替孫子完成夙願,重振葦名之地的風威,最終一場空前絕後的大戰於蘆葦叢月光之下拉開了序幕………

評價

弦一郎在遊戲中其實深受很多玩家的討厭和唾罵,主要是為了不死不擇手段,並且序章中打贏了就嘲諷,打輸就偷襲,十分像個偽君子,但其實只要考慮當時的時局,你會發現弦一郎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角色,至少國家危難之時獻出了自己的一切乃至聲望,雖然自身實力不夠沒有能夠力挽狂瀾的能力,只能覬覦不死之術。

在立場上御子九郎反感不死之身,是為了天下蒼生,而弦一郎則是為了葦名之國,雙方的立場觀點不同,所以產生了雙方之間分歧,但在我眼里他們兩人的觀點都不無道理。

可以這麼說,弦一郎是一個極其悲劇的角色,為了守護自己的心中瑰寶,不惜背負惡,成為了玩家心中的屑一郎,但至少有著對國家的一腔熱血和赤膽忠心,就憑這一點,他就是一個值得玩家敬佩的愛國者,雖然比不過祖父葦名一心,因為一心才是一個真正為國為民的俠義之士。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