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銀河》簡史時間軸一

  銀河歷G1051年,一個仍在繼續擴張的第二銀河世界,一片流轉着璀璨的群星和燦爛的星河的深空,一個被包裹在神秘深空中的龐大星域……

  人類文明終於擴張到了直徑1000光年的星域,他們在深空中尋找過去,瞭望未來。

《第二銀河》簡史時間軸一

(一)曙光紀元(???~B.G.1240年)

序言

  傳說中,遠古海格拉的知識聖殿里留下了人類模糊不清的起源:人類這一物種發源自同一恆星系統,也就是所謂的「起源」星系,其被當代史學家們認為是現當代文明的濫觴,但是其確切位置已經不可考證。

  該星系恆星的伴星「復仇女神」帶來了末日,不同文明內涵下的人類都在試圖尋找逃離末日的新生之地。

  最終,在持續百年的「末日紀元」後,人類文明離散的種子在遙不可及的深空中各自完成了復蘇,開始了歷史上記載的「曙光紀元」。

《第二銀河》簡史時間軸一

(???~-B.G.1800年)艱苦的殖民

  距今約三千年前,深空對於人類來說是一片藏在迷霧中的蠻荒之地,人類在航天技術中使用的體積龐大的聚變發動機只能使艦船以不足10%的光速航行,到達可開發星系可能要經過上百年的時間,殖民者在艦船的冷凍倉內進行低耗「冬眠」,確保生命體征不在到達目標中的宜居星系前消失。

  在這單程、定點、不可逆的遷徙中,殖民者們面對的,除已知星圖外的不確定性因素龐雜,巨大的危險時刻籠罩着他們:不成熟的航天技術導致艦船故障,那麼艦船將成為這支殖民隊的墳墓。

  部分人好運的安全抵達,卻在歡呼後發現這里並不存在可供殖民的生態環境,然後絕望的等待着補給耗盡……

  總之,死亡的陰影與殖民者們如影隨形,只有少數的殖民者存活了下來,考古學家們相信最早的、可考據的文明點產生於斯瓦羅斯的冰封「母星」斯瓦羅斯、阿瓦圖的原始之森、風沙遍地的摩西那、充斥着鋼鐵與熔岩的斯巴達與地勢崎嶇的格里克AB、遠離各殖民點的礦物鹽溶液和風蝕岩並存的麥提克斯。

  艱苦卓絕的殖民潮持續了百年,人們在新家園中艱難求生,並因各星系的不同環境逐步發展出了富有星系特徵的文明內涵。

《第二銀河》簡史時間軸一

(B.G.1800年-B.G.1590年)復蘇的文明

  艱苦的殖民環境帶來的生存壓力刺激了科技的發展,機械、智能、基因技術在接連爆發科技狂潮中應運而生。在解決了生存和生產力的問題後,人類開始試圖重建被大離散帶來的分離局面,和其他文明點建立聯系。

  海格拉在其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海格拉德高望重的塞隆家族主導研發的量子通訊項目成功後,海格拉向相對距離較近的、可能存在人類的各星系發射攜帶量子通訊技術細節的探測器,並在多年後成功建立了聯系。

  但因航空技術的局限,文明之間的聯系並不緊密——漫長的太空旅行仍然代價高昂。

  海格拉的塞隆家族引領了這個時代的科技發展,而還屬於文明邊緣的本圖西人在這個時代的末期發現了深空中的反物質噴泉,這支屬於游盪文明的部族敏銳的發現了其中的價值——每種新能源的誕生會帶來跨時代的巨變。他們是對的,因為反物質將在此後的歷史中擔任至關重要的角色。

《第二銀河》簡史時間軸一

(B.G.1450年-B.G.1240年)新古典時代下的危機前兆

  繁榮的新古典時代下卻無強權與規則,權利真空讓文明世界之間摩擦不斷,斯巴達在其中扮演了復雜的角色,它試圖在人類世界中建立秩序,但這個過程卻充滿了火藥味。

  同時泰坦人開始登上了歷史舞台。泰坦人是本圖西民族中較為強悍的一支,但因其以劫掠為生的傳統為其他部族所不齒,分給他們的物資始終有限,於是他們的劫掠范圍不斷擴張,終於引起眾怒,引爆了前1350年前後的「邊際之戰」。

  斯巴達和本圖西眾部族聯手誘殲了泰坦的主力部隊,泰坦女王婁赫巴利斯在此戰中香消玉殞。戰敗後,泰坦人逃離了文明世界的視野,卻在距離本圖西領地外20光年發現了新的反物質噴泉,而且產量極高。

  於是,在古典時代末期,泰坦人重入文明世界,帶領部族的是當年女王的衛隊長薩門考,他們以戰爭開啟了新紀元。

結語

  這個紀元中大多名稱已不可考的利益團體一度大放異彩雄踞深空,但當越來越多的星系變為有主之地、當深空不再只是一個抽象的名詞、當反物質能源的被認為瀕臨枯竭,當意識形態中分歧愈發明顯和尖銳,繁榮與和平不過是脆弱的泡影,戰爭卻必將如期而至。

來源:貼吧
作者:星門管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