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狼影逝二度》劇情故事深入分析

只狼劇情線講了什麼?不少玩家在游戲後對劇情線開始深入的挖掘,比如各個主要角色的背景或是人物之間的關系等等,這里給大家帶來了「Angular_GO」提供的只狼劇情故事深入分析,一起來看下吧。

劇情故事深入分析

游戲背景其一&葦名一心盜國

游戲背景方面是兩條線,一條是葦名一心盜國,一條是櫻龍和不死之力。先說葦名一心盜國,葦名之地原是葦名族的駐地,後來被內府勢力侵並。到了戰國末期,劍聖葦名一心為了收回被占領的土地帶領葦名眾及葦名的庶家也就是同源不同姓的平田家擊敗了內府士兵,從初次遇見葦名一心孫子葦名弦一郎的對話中得知平田家的家主是弦一郎的叔父。

平田家的從屬忍者就是在戰場上收養了主角只狼的巨型忍者梟,其特徵是一身毛發披肩,繁體版譯名為貓頭鷹。而與此同時另一個無主的忍者猿猴也就是日後破舊寺廟的佛雕師,則在戰場上將自己的飯團給了在當時還是小女孩的永真,但是猿猴並沒有親自撫養永真,而是寄託給了自己的好友藥師道玄,原因是喝完酒的猿猴說跟着一個藥師總比要跟着一個忍者好,後來醫術精湛的永真成為了葦名一心的專屬藥師,同時也學習了葦名一心的劍術。從這點上也能看出梟和猿猴同為忍者的不同,猿猴更多的心存善意,梟則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更重視培養自己的臂膀。

後來平田家主去世,葦名一心病重,葦名國日漸傾頹,內府勢力也蠢蠢欲動,這就是游戲流程里的事情了,下文詳說。

  游戲背景其二&櫻龍不死之力

另一方面則是櫻龍這條線,櫻龍下半身是櫻花樹上半身是獨臂的龍形象,源自於西方龍之鄉而流落於於葦名。游戲中的不死之力都直接或間接源自於櫻龍,包括龍胤,附蟲者和變若水,而這三種力量中龍胤最為正統,也是最接近櫻龍本身的。櫻龍的不死是需要力量來源的,從道具「噬神」的描述里可以看出櫻龍的力量需要汲取葦名本土草木小神明的力量,而古老的葦名土地也大量孕育了這種可以被汲取力量來源的小神明,這也是為什麼櫻龍選擇留在了葦名。所以龍胤之力也是同樣,對使用者自身沒有影響,但是卻需要其身邊人的生命力,也就是龍咳。

同時櫻龍的力量也影響了水,而離櫻龍最近的住在山巔的淤加美一族喝下了具有不死之力的水,崇拜櫻龍並修建了源之宮,美其名曰仙鄉。

第一代龍胤擁有者就出自淤加美一族,即丈大人。丈和其侍從巴大人應該也都是女性,淤加美一族的主要戰力是女性,以跳舞加攻擊力(就是那個集齊三塊可以跟鬼佛用技能點加攻擊力的面具)和喚雷為主要攻擊手段,男性則都為蛇身的奇行種,淤加美一族和源之宮放在後文細說。丈大人和巴大人選擇離開家鄉尋求斷絕龍胤的方法,結交了葦名一心和葦名弦一郎,並教授他們喚雷術,同時也留下了很多筆記作為日後九郎和其忍者只狼斷絕不死的重要線索。

  三年前&平田宅邸

這里開始兩條線葦名和龍胤匯集到一起,身份特殊的九郎獲得了第二代龍胤,然後又被平田家收養。在平田家主去世後覬覦龍胤的梟叛變,聯合山賊蚺蛇重藏,勾結內府(梟回憶中蚺蛇重藏和內府忍者孤影眾是一起的,孤影眾是內府的忍者,孤影眾的老大有十七個子嗣,風格都是右手持劍左手藏於袍下,左手功能各不相同,有吹哨召狗的,有扔鏢的,有拿銹丸的),還招募了獵殺忍者的僧兵一舉進攻平田宅邸。趕來的只狼被假死的義父梟蠱惑,因此與蝴蝶夫人一戰。另外在三年前的平台莊只狼也能遇見前來撿漏的小販穴山,就是在葦名城賣雜貨和情報的。

蝴蝶夫人這里的立場交代的並不是很明確,我猜測應該是中立的,秉承着不讓任何人接近九郎的使命。畢竟作為忍者無法判斷誰是敵人也不需要判斷,擊退所有來犯之人即可。如果蝴蝶和梟是一夥的,那麼可以直接聯手拐走九郎,也不需要和只狼一戰。如果是平田家一方的,也沒有理由對門口那個倒地的平田家忍者出手,蝴蝶夫人的人物刻畫更趨向於不論對錯的堅持自己的立場與使命。這也是宮崎老賊魂系列里npc的要義,也是為什麼我覺得魂系列很多npc都是悲壯且可歌可泣的。

打敗蝴蝶夫人後只狼又被義父捅了一刀倒地,正是在這時九郎為了救只狼將龍胤授予了他。

這里其實義父想要劫走九郎並沒有成功,因為後來游戲中九郎是被弦一郎軟禁的,我猜想是在只狼被義父捅刀後,葦名一心或者葦名弦一郎及時趕到打敗了義父帶走了九郎。這點在少主人守護鈴的平田宅邸回憶中蚺蛇重藏boss前,那個果斷白給的npc就是葦名一心派來的。我想是由於葦名一心的干預導致梟劫走九郎的計劃失敗,最後九郎被弦一郎軟禁。

此後義父也隱藏起來等下一個獲得龍胤機會,而只狼則因為守護九郎失敗困於游戲開頭的坑里,這一下就過去了三年,游戲也從這里開始。

  三年後的現在

從永真給了只狼一封信開始,喚醒了只狼再次履行約定保護少主的使命。而通過寺廟中與永真的對話發現,這其實是葦名一心的意圖,因此來的是葦名一心的專屬藥師永真。這里不得不說葦名國,葦名國在葦名一心病重後傾頹已經是不可逆轉的了,這點從後期同級別小怪上可以感受到,葦名國的忍者也就是前期房頂上的寄鷹眾,和後期內府的忍者紫袍的孤影眾,實力差距不是一點半點,同理葦名小兵和內府赤備軍也是一樣。

這樣的境地如何救國,大概也就真的只有弦一郎渴求的龍胤,但是葦名一心不想憑借這樣的方法救國。其實葦名一心是對的,葦名國的陷落不是只靠龍胤就能挽回的,龍胤只能起到拖延的作用,更何況龍胤要犧牲身邊人的性命。另一方面自己建立的國家真的要靠邪道來續命麼?與其如此不如順其自然,但葦名一心深知無法勸說弦一郎,所以只能委託永真讓只狼帶走九郎從而斷絕弦一郎的這個念頭。

然後就是弦一郎在葦名城暗道外斬斷只狼手臂再次軟禁九郎,並封鎖了城門和暗道。隨後佛雕師將只狼帶回了破舊寺廟,等他復活並賜予了道玄製作的忍義手。忍義手的來源在佛雕師喝完酒後會透露,佛雕師曾險些墮入修羅,因此要求葦名一心斬下了自己的手臂,摯友道玄為他製作了忍義手,傳手成功。

於是只狼再次踏上了拯救九郎的旅程,在此期間完善忍義手,學各種技能,然後打敗鬼刑部打開了通往葦名主城的大門。最後來到在葦名城天守閣上層擊敗了葦名弦一郎,但弦一郎卻事先喝下了變若水並成為了紅眼,擁有了再生之力並逃離了天守閣。

《只狼影逝二度》劇情故事深入分析

支線&道順與變若水

變若水的來源在地牢里開啟的支線劇情會有交代,永真的師父道玄還有一個師弟名為道策,道策的徒弟叫作道順,也就是地牢里的人。本來一開始是道玄和道策師兄弟一起研究源之水的力量,並二次開發成變若水,但是後來從地牢里撿到的手記中會知道,道玄不願意再去研究並開發變若水,因為變若水會令人失去理智,這與道玄的學醫救人相違背。所以道策只能是自己接着完成變若水的開發,目的其實是為了給葦名一心續命,出發點也是好的。只是變若水畢竟不像是正統龍胤那樣的不死之力,普通人喝下只會成為怪物且主要作用為加強生命力,無法真正做到不死。

可惜變若水開發到這種程度的時候道策就死掉了,他的徒弟道順接起了師父的衣缽,繼續開發變若水,但是徒弟比師父要更加瘋狂,開始尋找精壯的活人做人體實驗。而這時半成品變若水已經在葦名流傳開了,不僅是弦一郎喝下了變若水,後期會發現一些精英敵人也會喝下變若水要與內府軍決一死戰,也是相當悲壯了。

通過道順的筆記會知道道順已經將研究源頭追溯到了源之宮的鯉魚,會讓只狼去尋找紅眼珠的鯉魚。紅眼珠的鯉魚是試圖成為鯉魚王但因為條件不足而失敗的產物(也就是源之宮的兩個壇中貴人中鱗片沒收集夠數量的那個變的,以後細講),而喝下變若水也正和晉級失敗的紅眼鯉魚一樣眼球是紅色的,這里二者有着異曲同工之處,都是失敗後帶來的副作用,道具赤成珠也有介紹。

後來道順愈加瘋狂,甚至出現了人格分裂,一半是道順自己,一半是道策,最後為了完成實驗自己成為了紅眼被只狼擊敗。

回到弦一郎,其實根據永真的交待他喝下的是變若之淀,也就是更加濃郁的變若水,因此還可以保有一絲理智的存在。

未完待續!~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