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逆水寒》燕無歸主線劇情一覽

  遇見逆水寒燕無歸主線劇情一覽,燕無歸主線劇情攻略。燕無歸看似是一個冷血的刺客,但是實際上糖是真的很多。

  不整不知道,一整理發現燕無歸的糖是最多的

主線劇情

  主線一還沒有出場。

主線二

  郊外是一大片濕地,蘆葦千重,白如雪花。

  一路走來,總覺得一雙眼睛在背後盯着我。

  我緊了緊懷中的金子,不會有人要搶我的錢吧?

  [我](環顧四周)誰?

  沒人應答,只有蘆葦在風中微微搖擺。

  [我](自言自語)大概是風聲吧……

  剛走兩步,地面出現一個黑影。我一抬頭,亭子上是個修長的身影,飛揚的白發下,一張面具若隱若現。

  [我](頓感不妙)呃……有人了啊,那我換個地方。

  我後退兩步,抱緊金子扭頭就跑。沒想到剛回頭,那人又出現在面前,寒潭一般的眼睛注視着我。

  [我](緊張)你……你想幹嘛?

  他並未答話,抓起我的手瞥了一眼,唇角勾起一絲弧度。

  [我]我……我打人了啊!

  我使出渾身解數,卻被他兩三招輕鬆化解。他一個騰轉,扣住了我的雙手。

  [我]餵餵餵!鬆手啊你!

  我疼得大叫,他卻絲毫沒有鬆手的意思,看樣子是要把我帶到哪里去。我擺脫不得,又急又怒,張嘴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神秘男子](皺眉)嗯?

  我只覺得脖後一涼,軟軟地倒了下去。

  來到郊外找了個茶攤歇腳。剛落座,迎面來了幾個眼睛放光的蒙面人。

  [蒙面人]¥&……&*……!!!

  [我]……不會吧。

  我扔下茶碗拔腿就跑,他們大刀一揮,緊追不舍。

  [我]怎麼到哪都能被追殺啊啊啊啊!救命啊!!!

  我撒腿狂奔,耳畔風呼呼作響。

  [我]總算……甩、甩掉了……

  [神秘男子]哦?

  這聲音?我抬起頭來,只見一個修長的身影倚欄而立,一頭白發非常顯眼。

  [我]又、又是你?

  神秘男子目若寒潭,沒有一絲波瀾,我緊張地退後兩步。

  [蒙面人]¥&……&*……!!!

  身後的人也追了上來,我看前顧後,心涼到極點。

  [我]難道……真的要交代在這里了?

  蒙面人冷哼一聲,舉起大刀。我絕望地閉上了眼……

  我徐徐抬眼,發現黑衣男子的劍已入鞘。那幾個蒙面人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我](不可思議)你把他們殺了? 你們不是一夥的?

  黑衣男子看了我一眼,有些不屑。

  [我]謝謝你哈……我、我還有事,先走了啊……

  他看了我一眼,居高臨下地吐了三個字。

  [神秘男子]跟我走。

  ???我的腦子里閃過一百個問號,迅速搶過蒙面人身上的匕首擋在身前。

  [我]不走,再問自殺。

  我脖子一橫,作出了要咬舌自盡的表情。

  [神秘男子]好吧。不急,我還會來找你的。

  [我]餵!我要去哪里找你啊?

  呸呸呸,反了反了,我本來是問他去哪里找我的。

  正待辯解,沒想到迎面飛來什麼東西,我一把抓住,發現是一支小小的骨笛。

  [神秘男子]不論在哪,吹響這支笛子,我就會出現。

  (骨笛上刻了「燕無歸」三個字,是這傢伙的名字?呸,誰要找你啊?)

《遇見逆水寒》燕無歸主線劇情一覽

主線三

  我端起笛子,湊近嘴唇,一陣悠揚的笛聲傳徹天邊。

  [燕無歸]找我?

  院中響起一個清冷的聲音,我一抬頭,瞧見一個修長的身影立在飛揚的屋角上,身後是一輪白如玉盤的明月。

  [我]也太快了吧!你是不是在跟蹤我?

  [燕無歸]沒事的話,我走了。

  [我]咳咳,我要去碧血營。

  [燕無歸](皺眉)不准。

  [我]不准?為什麼?你擔心我?

  [燕無歸]沒有為什麼。

  這傢伙的話真是少得可憐。我甩了甩頭,也學着他冷哼了一聲。

  [我]你看得住我一時,看不住我一世!反正,我一個人也是要去的。

  [我]聽說漠北可危險啦,有狼啊、強盜啊、沙塵暴啊……哎呀,我可能會死在那里吧。

  [燕無歸]……

  [我]要是有個武功好的傢伙保護我就好啦。

  我忽然湊近他,綻開笑容,眨了眨眼。

  [我]你說是不是啊?

  [燕無歸]後日午時,這里。

  [我]不見不散!

  [我]餵!悶葫蘆,我走不動了。

  [我]渴死了,累死了,悶死了。

  [燕無歸]你不是還沒死?

  [我](噎住)你——

  燕無歸走到我面前,挺拔的身軀擋住了耀眼的陽光,他微微低頭,像在看一支羸弱的小羊。

  [我]看什麼看,沒見過漂亮姑娘嗎?

  [燕無歸]……在這等我。

  [我]燕無歸!悶葫蘆!臭烏龜!

  我大聲吶喊,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我摸了摸衣服,骨笛不知什麼時候不見了。

  [我]燕無歸!

  [燕無歸]躲我身後。

  眼見大蛇慘死,蛇群被激怒了,百十條毒蛇吐着紅色的信子,向我們蠕動過來。燕無歸揮起長劍,電光火石之間,無數寒芒射向蛇群,如天雷落地。

  [燕無歸]我說過,等我回來。

  [我]誰叫你那麼久都不回來嘛……我一個人真的很害怕……

  [燕無歸]……抱歉。

  [燕無歸]給你的。

  燕無歸扔來一個包裹,我打開一看,居然是一包新鮮的沙棘子,我放了一顆在嘴里,酸酸甜甜的。

  [我]你剛剛……是去找這個?

  [燕無歸]嗯。

  沙棘在沙漠中本就稀少,要采這麼多沙棘子,得走多少路啊。

  [燕無歸]醒了?走吧。

  他收起長劍,站了起來,身上突然落下厚厚的黃沙。我這才發現,他倚着的地方是個進風口。

  難道說……他,一晚上都在替我擋沙子嗎?

  就在此時,我突然覺得頭發癢癢的,一抬頭,卻發現燕無歸正別扭地仰着頭。

  [我]悶葫蘆,你怎麼了?

  [燕無歸]……沒事。

  [我]什麼沒事,你的臉都紅了。

  (說完這句話我才發現,我的嘴巴正貼着燕無歸的脖子,一呼一吸都吐在他的脖頸耳際。我玩心大起,湊近他的耳朵,呼氣吐字)

  [我]悶……葫……蘆……你臉紅的樣子好可愛哦。

  [燕無歸]……

  [我]好了,不逗你了。

  [燕無歸]你剛剛的做法,很危險。

《遇見逆水寒》燕無歸主線劇情一覽

主線四

  我迷迷糊糊地醒來,發現自己枕在沙灘邊的一截枯樹上,面前燃起了一堆篝火。

  [燕無歸]醒了?

  [燕無歸]把衣服脫了。

  [我]脫了?!!

  我緊張地一把捂住胸口,燕無歸……你你你……你這個**!

  [燕無歸](淡淡地)穿上那件。

  我直起身來,卻沒想到踩住了自己的袍子,整個人突然往前栽倒。

  啊!

  咦,地上怎麼軟軟的?我突然意識到,自己貼着的是他溫暖緊實的肌膚,頓時臉一紅,掙扎着想要起來。

  沒想到手壓住了袖子,剛一抬頭,只覺得肩膀一涼,又往前栽倒。

  口鼻間是燕無歸溫熱的氣息,眼睛對上了碧潭一般的雙眸。

  我忽然感到後背涼涼的,這才想到,剛剛衣服好像滑了下來……

  [燕無歸](臉紅)……

  [我]對……對不起……

  我臉頰發燒,試圖爬起來,但好像隨便一動,就有春光乍泄的風險。

  [我]我……起不來……

  燕無歸胸膛微微起伏,伸手一把將我扶了起來,抓住篝火旁半乾的衣服,扔到我身上,自己背過身去。

  [燕無歸]……換衣服。

主線五

  攤子上居然是各種五顏六色的小木雕,我的眼睛頓時被一個造型可愛的小兔子吸引走了,剛想伸手,木雕卻被人拿走了。

  [我]哎呀,可惜。

  [燕無歸]你喜歡那個?

  [我]嗯……不過,算了,沒緣分吧。

  [燕無歸]緣分,在我看來,只是一種放棄的藉口。

  [燕無歸]送你。

  燕無歸向我伸出了手,掌心里居然是個小小的木雕。

  [我]咦,這是你做的?

  [燕無歸]嗯。

  [我]為什麼要送我啊?

  [燕無歸]因為,我不喜歡放棄這個詞。

  [燕無歸]放開她。

  [蒙面人]你是誰?

  [燕無歸]我是誰,並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她是我的。

  [我]悶葫蘆,你怎麼找到這兒的?

  [燕無歸]天涯海角,我都能找到,何況這里。還能走嗎?

  嘗試站起來,但雙腳被捆得太久,已然酸軟無力,我搖了搖頭。燕無歸俯身,一把將我橫抱起來。

  [我]餵!你干什麼啦!

  [燕無歸]帶你走。

《遇見逆水寒》燕無歸主線劇情一覽

主線六

  我拐進街角的陰影,突然覺得身上涼颼颼的,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

  [花將離]原來是你。

  [我]……你,在跟我說話?

  我轉了轉頭,確信身邊沒有別人。那女子冷笑一聲,突然出手向我攻來。

  燕無歸出掌相迎,那女子被震退幾步。

  [花將離]哼。

  [燕無歸]誰讓你動她的?

  [花將離]看來,你很關心她嘛。

  [燕無歸]與你無關。

  [燕無歸]……沒事吧?

  [我]哼……你也會關心我麼?

  [燕無歸]世界上值得我關心的事情不多,但你,是其中之一。

  [我]可我覺得,你好像在瞞着我什麼。

  [燕無歸]因為,這件事情,你知道得越多,越不安全。

  [燕無歸]剛才的事情,不會再發生。在這世上,我不會容許任何人動你一分一毫,你明白這點就好。

  [我]可是……

  [燕無歸]不必可是。我許下的承諾,從來不會動搖。

主線七

  漫天飛雪中,燕無歸背着我,站在森冷的毀諾城外,面前是數名持劍的女子。

  [守城女子]晚詞姐,他們就是方才在山下碰到的人。

  [唐晚詞]閣下來毀諾城有何貴干?

  [燕無歸]要你救一個人。

  [唐晚詞]你方才傷了我的姐妹,憑什麼認為我會答應你?

  [燕無歸]你沒有別的選擇。

  [唐晚詞]毀諾城從來不接受任何人的威脅。

  [燕無歸]若你救她,她們自可向我討公道,我絕不避讓。

  [唐晚詞]當真?我知道你功夫不弱,可我姐妹也不是等閒之人,可休怪我們取你性命。

  [燕無歸]一言為定。

主線八 一諾終生

  [我]後來呢?

  [香竹]燕公子居然就真的不避不讓,硬受了姐妹們數十劍。

  [香竹]晚詞姐叫停手的時候,他衣服上、地上,都是鮮血,真的好嚇人。

  [我]他為什麼這麼傻……

  [香竹]你的病太過棘手,一定要取得「優曇仙花」,才有一線生機。

  [我]優曇仙花?

  [香竹]那是一種生長在嶺南的靈藥,據說百年才開一次花,其葉可醫百病,根有起死回生之效。

  [香竹]世上只有一株,被奉為聖藥,收在嶺南溫家,黑白兩道都覬覦得很呢。

  [香竹]嶺南溫家機關重重,且善於醫毒兩術,尋常人根本無法靠近,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麼得到那株優曇仙花的。

  [香竹]我只記得,他回來的那天,身上的殘血比天邊的晚霞還要紅。晚詞姐也被驚得說不出話,破例讓他進城了。

  [我]他……真是個傻瓜……

  [香竹]優曇仙花是武林聖物,既被他奪去,可說是與全江湖為敵了。

  [我]我在夢中,常感到時冷時熱,這麼說,是優曇仙花起了作用?

  [香竹]並非如此。優曇仙花雖是靈藥,用它卻並不容易……因為它需要一味特別的藥引。

  [我]什麼藥引?

  [香竹]那就是——人。此藥與別不同,藥性至陰至陽。

  [香竹]服下藥後,需要有人在至冷至熱之地,牽引真氣保護病人,自己則備受寒冷與炎熱的煎熬。

  [我]什麼!這麼說……我看到的那些並不是夢?!

  我把湯藥放在床頭,舀起一勺送入他口中,藥汁卻直接從他的嘴角流了下來,我忙用手帕擦拭,再舀了一勺,卻仍是如此。

  根本餵不進……

  我不禁有些着急,腦海中浮現出小說和電視劇里的做法……那樣,真的可以嗎?

  我閉起眼睛,含了一大口湯藥,張開燕無歸的嘴巴,將湯藥嘴對嘴渡進他的口中,果然奏效。

  我依葫蘆畫瓢,將剩餘的湯藥都灌了下去。

  我擦了擦嘴角的殘汁,唇上似乎還停留着他的溫度,臉上不禁一片嫣紅。

  [燕無歸]別走……

  [我]悶葫蘆?

  [燕無歸]我答應你的事,一定會做到。

  我悲歡交織,一時難言,撲入燕無歸懷中。

《遇見逆水寒》燕無歸主線劇情一覽

  [我]你救了我,卻連累了自己。你知不知道,奪了「優曇仙花」,就是與全武林為敵?

  [我]今後的路,你會走得很艱難。

  [燕無歸]知道。

  [我]那你還……

  [燕無歸]即使和全世界作對,我也會這樣做。

  [我]為什麼?

  [燕無歸]我從來沒有怕過什麼。

  [燕無歸]我不怕流血,不怕死亡,不怕尋常人難以忍受的一切痛苦。我本來以為,我這輩子都會這樣。

  [燕無歸]可當你在我懷中倒下的那一刻,我平生……第一次感到了害怕。

  [燕無歸]那種感覺,居然比斫進心口的刀傷還痛。那一刻,我告訴自己,不論用什麼方法,我只要你活着。

  [我]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燕無歸]因為,你值得。

來源:百度貼吧
作者:汴京小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