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殺對決》怪物圖鑒大全

《獵殺對決》怪物圖鑒大全

獵殺對決怪物圖鑒大全

屠夫

《獵殺對決》怪物圖鑒大全

研究人員對於屠夫的了解

未標注日期

這份文獻記錄顯然不太可靠。當我們把這些拼圖最終拼到一起時,我們不得不在邏輯和信仰上做出某種妥協。考慮到記憶經驗的來源和主觀性,這種不一致並不令人感到驚訝。大局有某種意義,遵循自己的內在邏輯。盡管如此,我也很難相信我在路易斯安那州的首次亮相所發現的一切。

那巨大而腫脹的身體——顯然是肉瘤頭的近親——尤其是從皮膚下突出的木條和金屬來看。一條皮圍裙覆蓋着它那可怕的軀干…和一個豬頭。不知為何,我個人覺得最難以相信的細節 是那個燃燒的鈎子。它在火焰中能行進自如,並且可以抵抗高溫——可能一定程度上要歸功於那條圍裙——以及它手里的棍棒。一個普通的防彈海綿,盡管在面對撕裂傷害的時候會更脆弱,但我實在難以想象這些人是如何殺死它們中的任何一個的。當它狂暴化時,它的行為會變得非常不穩定,火焰會從前面提到的鈎子上飛舞。這讓我想起來就渾身發抖。

當你繞過一個黑暗的角落,面對面地尋找着那有着一對空洞洞的眼睛、拿着泛着火光的鈎子,又看似不存在的野獸的時候,是什麼感覺?

如果這些報道真實可信,那些獵魔人稱之為「屠夫」的玩意,可真是噩夢般的東西。能從這傢伙手里活下來,可能只有最荒誕的故事里才能演繹出這種橋段。可是,都到了這地步,我們真的能把事實和虛構徹底分開嗎?也許答案是否定的。但冥冥之中,有什麼東西仍在驅使着我繼續前進。即使我可能永遠都無法確定真相。

刺客

《獵殺對決》怪物圖鑒大全

研究人員對於刺客的了解

未標注日期

刺客的到來標志着路易斯安那案件的驚人轉折。在它來臨之前,盡管設計上用於其他用途,這個存在實體(之所以翻譯成這個樣子主要是甚至還不太清楚這玩意是不是生命體——樓主注)的主要部分當之無愧的是個強大的戰士。這個類人型刺客似乎是為了震驚人類並摧毀他們而特別設計的。

關於這種生物的描述如出一轍:一個高大的人形生物,看上去卻像是融入了一群昆蟲之中。這究竟是一種把戲還是真實存在的的物理轉變還尚有爭議。盡管與本案有關的所有事情,我都傾向於相信最古怪和奇異的理論,而不是其他的。

關於這一點,我注意到它的行為有一個顯著的特點。刺客似乎有着非凡的技巧。其中最主要的是,分裂成若干個自身的能力。這個技能可以起到分散注意力、獨立攻擊獵人的作用,而真正的刺客則利用機會來尋找合適的時機進行攻擊。

幸運的是,哈羅德·布萊克保存了我們所知道的大部分關於刺客的消息。他與刺客的遭遇似乎使他成為了我們今天所尊敬的人物。

他那典型的黑人方式的敘述,似乎是某種程度上成為了一種現代學術標准。事實上,他的確提到了自己曾經是個作家(失敗了),而從他沒辦法徹底了解這一事件來看,似乎證實了這一點。

不過,這確實為我們了解刺客的能力提供了一個少見的消息來源,尤其是是如何以人類為宿主進行發展的。因此錯過了一些關鍵的信息是可以理解的,比如說刺客的胸部似乎有一個弱點。

蜘蛛

《獵殺對決》怪物圖鑒大全

研究人員對於蜘蛛的了解

未標注日期

患有蜘蛛恐懼症的人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這是一種對潛伏着的毒物的原始恐懼,陷阱的編制,以及能夠在任何表面行走。然而,它的家庭功能卻不太理想:趕跑蒼蠅和其他不受歡迎的小生物。不過,四分之一(此處沒有單位,不過考慮到實際尺寸,可能是英寸。——樓主注)大小的蜘蛛是可以控制的。但是一匹馬那麼大,即使是最理性和最合乎邏輯的馬,也會在這八條腿的蛛形綱動物身上顫抖,(蜘蛛)咬住它的下顎,吐出一圈圈的網。在一個最古怪和可怕的歇斯底里的例子里,蜘蛛襲擊了熱情的眼科醫生,而這徹底震驚了河岸沼澤。(bayous,此處可能是個地名而不是人名,巴約斯)這個例子從多方面維度和詳盡的迭代中,證明了這究竟有多瘋狂。

檔案館里各種各樣的參考資料顯示,這其中有些不完全是人,有些人則不完全是蜘蛛,還有一堆半有知覺的四肢,無論是從肉體上看還是從意圖上看都極其惡毒。

可以這麼說,獵人們還是挺務實的。大部分能夠記錄下來的信息都與如何對付這魔物有關。它在一次出擊後撤退到陰影處以備下一次攻擊。獵人們最好盡可能保持運動狀態,很顯然,因為蜘蛛會吐出毒素,這玩意能在空氣中彌漫一段時間。

近戰武器,可以造成撕裂和鈍器傷,經測有效。因為這可以撕開它的肢體、打斷它的骨頭。毒藥和其他有毒物質經測效果欠佳。

我堅信,對原資料進行更細致的研究無疑會揭示出更多的見解。

不過,我能找到的最好的資料來源則是臭名昭著的JV(John Victor,今後的翻譯會提到)的采訪。這份詳細的物理描述。至少提到了布萊克和斯科納米格里奧(後者在自己的寫作可疑地對這個問題保持了沉默)。一些頁面則不翼而飛了,盡管最相關的部分仍然還在。

然而,我們所能知道的是,隱藏在這只蜘蛛後的邪惡勢力應該更大。發現的資料越多,我們就越能清楚地發掘下去。

就蜘蛛的有關的事項采訪John Victor(也就是上文提到的JV)

采訪者:T:Collins

未註明日期

打字機打印,問題已忽略(…),8.5「x11」(此處不明所以)

究竟死沒死,毫無跡象。但他的其他夥伴確實死了。他們在這呆了有多久?消瘦的屍體四散地躺在他們倒下的地方。屍體上的蒼蠅如同壽衣一般。胸前被撕咬得支離破碎,身體里的器官顯然被吃掉了。

傾盆大雨之下,我挖了一個坑。乏力、寒冷、潮濕,使我筋疲力盡。當我把第一具屍體從谷倉的泥濘里拖到洞里的時候。地上留下了一條內髒的痕跡。烏鴉成群結隊地飛來飛去。每當我走向一具屍體的時候,烏鴉們似乎都在大聲地叫嚷道:你們徹底敗了!當我轉身的時候,它們又飛到內髒里去(吃屍體?)如此往復,一次比一次快。

最後一具屍體也是最瘦小的。是個小女孩兒。我記得她的臉。那是一雙空洞的眼睛。烏鴉們似乎吃飽了,並沒有飛起來。我踢了一腳把它們趕走,把女孩兒的屍體從泥濘里拖出來,她的身體甚至瘦小到我沒辦法扛起來。夜幕降臨之時,我填滿了這個萬人坑。烏鴉們悲哀地蔑視着這頓它們剛剛享用過的大餐。

這是我們第一次與蜘蛛戰鬥。我仍能記得那個雨夜,那個萬人坑,那個女孩兒的臉。它們從濕透了的土地和記憶中浮現而出,在我的面前久久不能離去。

自那以後我們再也沒有找到我挖的那個墳墓。無數個雨夜,無數個支離破碎的谷倉,無數個挖出來的墳墓,那些屍體在泥土中可能轉變了有一百次。直到再次爬起來,被他們所埋葬的獵人們再擊殺一遍。

但是那女孩的眼睛,似乎在訴說着蜘蛛的那龐大的身體。她尖叫、懇求,面對着蜘蛛吐出來的毒物。有毒的膽汁像地獄一樣灼傷了我的眼睛。蒙蔽了我的雙眼,跌跌撞撞地從它的窩里爬出來。我拚命撓着我的眼睛,想把它清理干淨。

看到那雙眼睛,我突然想到里德應該為此負責。但這又不太可能。即使以他超脫眾人的能力,在蜘蛛面前他也表現欠佳。這毒物是,也許是超脫想象的,更邪惡的原始存在的產物。

樹皮怪

《獵殺對決》怪物圖鑒大全

研究人員對於甲兵的了解

未標注日期

我用Scognamigilo本人的作品來說明對甲兵的全面分析。而這是一種罕見的樂趣,因為只有少數能倖存下來(此處有點指代不明,不知道究竟是少數人能在甲兵面前倖存下來還是能捕獲到的甲兵樣本能倖存下來——樓主注)。哈羅德·布萊克提供了更多的物理分析。如下:

甲兵,它的名字挺含糊不清的。有些人給它起名時援引了一個人名,一個願意滑回殼中的人。這與表面上的事實大相徑庭,因為許多說法都截然相反。一種受到良好保護的生物,能夠進行危險的攻擊。一次突擊;比龐大的肉瘤頭更具機動性和靈活性。

用George Washington(喬治華盛頓)的話說,「進攻是最可靠的防禦段。」因此,這個樣本似乎有能力堅持不懈地追擊其目標,並保護其免受報復性火力的攻擊。有一種說法是,它足夠聰明,可以破門而入,而這暫未證實。

所以,這傢伙的護甲保護着什麼?——這似乎是個傻子才會問的問題。但實際上並不是。一次又一次地,獵魔人們能在地圖的潛入點碰到它們。這些裂口顯然是魔物們的脆弱或重要位置。它們潛伏在門後,逗留在門擋上、所有可能的阻塞點和所有需要拿下的戰略要地。

獵人們給這傢伙起的名字挺直接;他們沒有用所謂的「神秘主義」來解釋它。雖然這種生物確實存在,但至少和行屍聲一樣確定的是,關於它的分類還未有定論。

有些人認為它只不過是一種套着甲冑的行屍而已,有些突變能使皮膚變厚,形成了一個殼質的外骨骼。在這一點上我持不同意見,這傢伙的甲冑的外殼是高度易燃的,很容易受到各種燃燒物的攻擊。

另一些人,也許和我的想法更接近,認為它是一個獨特的、與眾不同的東西。這種突變必須有對其自身更重要的目的。(盡管目前不得而知)

De Servus Diaboli(這名字怎麼這麼像暗黑破壞神)

作者:Tamrat Scognamiglio

原稿,Voynich翻譯,漂白皮革裝訂,11*17英寸

樹皮怪,因其非人型的的殼狀甲冑而得名,乾巴巴而又堅硬無比的身體。就如同毫無生氣的空殼一般,又像一個不死的游俠騎士一般,騎着他的馬。

瘟疫之耶和華拆毀了他們護衛者的牆垣。現在,被詛咒的人自由地在九個圓圈里游盪。他們已經從地獄里走了兩遭。,但是被拯救的靈魂不應就此升天。相反,要用他們撒旦的情感來聖化我們那神聖之地。

迄今為止,我寫了這麼多關於守財奴行屍和肉瘤頭的故事。適合與之類比,因為在黃泉之城的牆垛之外,是真正懺悔者、惡意的罪人的避難所。

自焚者

《獵殺對決》怪物圖鑒大全

研究人員對於自焚者的了解

未標注日期

快樂火男可能是這些魔物中最麻煩的一個。即便是最細微的移動也能使它勃然大怒並發起最瘋狂的攻擊,當中槍時,它能燒得更旺,並如同一頭憤怒的公牛一般自爆。當然,在水中他的火焰能被熄滅(但它體內的火焰甚至能將自己焚燒殆盡)。然而,它仍然代表着我所見過的最聰明的魔物樣本。這傢伙甚至能自己開門!

我注意到這個故事里有一些聖經上的相似之處——我相信——它一定程度上描述了第一次發生的事情。但宗教神化到底是正確的嗎?我很遲疑。我們都認為民間傳說無非就是可怕的睡前故事而已。作者徒勞地試圖將線性的、可理解的事件變成一個無法解釋的謎題。可是如果——這次他們是對的呢?

導致傑里米轉變的毆打肯定發生在一個動盪的地方(這個叫傑里米的傢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零號病人?),但不太可能會有任何行兇者能意識到這一點。有個目擊者活了下來,卻被送進了精神病院,醫生診斷其為「害怕地獄火的宗教狂熱分子」。

地獄獵犬

《獵殺對決》怪物圖鑒大全

研究人員對於地獄獵犬的了解

未標注日期

首先說明:這種所謂的「地獄獵犬」是群居動物(通常被觀察到以兩到四隻集群行動)。他們既兇猛又迅捷,還會一起行動攻擊目標。盡管它們看上去沒有任何特殊的防禦方式,他們也沒有任何突出的弱點。

現在,盡管我知道我過去曾經說過這案件的某些方面的真實性很是令人懷疑,但是你必須知道,其實我是覺得它們是真的。要是我不相信,我也不會寫這篇日誌了。然而,地獄獵犬這種在各種神話和傳說里面無所不在到讓人覺得沒有新意的生物,卻是唯一讓我驚訝地覺得是所有的這些怪物里面最像是故事里的生物而不是真實存在的。人們一直以來都畏懼着狗,盡管他們已經開始馴養它們並且與它們朝夕相處。這些樣本難道真的如同報告中所說的那樣是超自然生物嗎?抑或是說,只是一些極具侵略性的野狗,因為瘟疫導致的食物短缺和缺少人類的善待,而變得更加地凶殘了?

Scognamiglio認為它們是被腐化纏身的意大利獒犬。其他的資料來源稱它們為「不死狗」,但我們必須懷疑這些資料的可靠性(夸張得像是在吹牛)。有報告稱發現了被惡意抓捕並戴上了口罩的獵犬,這指明了事實上是存在感染過程的。但是這個感染是源於超自然(腐化)或是科學(狂犬病),我不敢下定論。在這一點上,我覺得感染的起源還是讓它保持沒有結論最好。

這篇獵殺對決怪物圖鑒大全就為大家更新到這里了,希望能夠讓大家更加的了解獵殺對決這款游戲。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