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2》遺言與荊棘手炮催化劑加成效果


攻略專題

《天命2》遺言與荊棘手炮催化劑加成效果

亡靈節之前我曾經有遺言完全沒用的想法,其實我到現在來看當時的看法並沒有錯——我實在是想像不到,在全場都是稍微遠一點就可以暴打遺言的,刷出終有一死buff之後甚至可以遠距離對狙的黑桃a的壓倒性統治力之下,只能近距離和噴子打照面的遺言究竟有什麼用(荊棘甚至都能用用)。不過隨著新版本手炮射程的集體大改之後(砍得好!),黑桃a退出戰場,手炮也終於回到了原本的設定定義:憑借近距離的壓倒性傷害而統治戰場的武器——注意是近距離!按照黑桃a以前那個能和狙擊脈沖對槍的射程,我們三連不要面子的啊?

此次更新之後遺言和荊棘這兩把經典手炮也再次久違的回到了pvp的戰場,而且下個版本遺言和荊棘也會推出他們的催化劑——說白了就是加強。做個遺言荊棘的故事背景科普(簡要向的),並介紹一下這兩把槍的機制和催化劑帶來的加成效果。

《天命2/Destiny 2》遺言與荊棘手炮催化劑加成效果

遺言和荊棘背景故事

遺言和荊棘這兩把手炮從一代開始就存在了,而且從他們從一開始,就是命運(destiny)當中的宿敵。故事要從很早很早以前,當許多人類都還屈居於荒蕪之中,整天被墮落者所煩擾的時代說起。那個時候有一個獵人,一個無比高尚光輝無限的獵人,他拿著他手中的愛槍——薔薇,稱霸了熔爐競技場。所有人都以他為榮,薩克斯領主也為他感到務必驕傲,但就是這樣一位被光能所圍繞的獵人,守護者,卻無法掩蓋自己內心對黑暗、對死亡的恐懼。他懼怕升起又落下的太陽,懼怕離開又降臨的黑暗;對死亡的恐懼讓他每天都提心吊膽,但他又無法對任何人訴說。日復一日夜復一夜,在某一天夕陽降臨的時候,這位高貴之人(noble man)終於放棄了對光的希望,放任自己沉淪於無邊黑暗之中。他看向自己手中的愛槍,薔薇,並第一次發現。薔薇曾經高貴的外表,所有的花瓣都已經脫落,所剩下的只有,布滿槍身的——荊棘。

從此,這位高貴的獵人墮入黑暗,成為了守護者們的噩夢——而他手上的薔薇,也成為了死亡的象徵。而他,給自己取了個嶄新的名字:Dregen Yor。從那之後,Yor變得無比飢餓,他開始為了狩獵,狩獵(其他守護者的)光能,開始自己的路途——Yor的黑暗王朝開始了。

兩天之後Razyl回到了地表,他的機靈急著帶他離開這里,並回到地球警告守護者們他們需要警戒月球。離開前他掏出了自己的戰利品——從一個被他殺死的巫師身上拿下來的骨片,細細的颳著他的愛槍薔薇,殊不知這個他殺死的巫師是上文中提到的女巫,Xyor的未婚夫。此後Xyor發現了自己與這個泰坦之間存在了某種聯系,並通過她的黑魔法開始侵蝕這位泰坦的武器,並將光輝的薔薇轉化為了黑暗的荊棘。她用這把被轉化的詛咒之槍開始侵蝕Razyl的思想,而Razyl,這個曾經光芒四射的泰坦,也最終沉淪在了黑暗中。但是這位泰坦墮落之前,將自己改名為獵人,因為他希望人們記住的是曾經有一個榮耀的泰坦的故事,而不是這個榮耀的泰坦最終墮落的故事。Razyl成為了Yor,拿著荊棘,開始了

自己的黑暗旅途。

《天命2/Destiny 2》遺言與荊棘手炮催化劑加成效果

故事回到另一邊。說起遺言,獵人們都不會知道是誰創造了它。但是獵人們都知道是誰第一次使用了遺言——那同樣是在荒蕪的時代,一個屬於金槍手的一個時代,一個在高牆之外的小城之內住著一個小男孩,他叫做Shin。有一天,Shin居住的小鎮上來了一個客人,一個獵人,一個金槍手,這個偉大的獵人的名字叫做Jaren,而他的腰間別著的手炮,正是後來來被所有獵人熟知的武器——the Last Word(遺言)。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歡迎著這位金槍手的到來,其中就包含了這個小鎮的鎮長,因為他認為這位英雄的到來動搖了自己在這個小鎮的統治根基,於是後來的有一天,他帶著8個人,8把槍包圍了這個獵人。「這不是你的家」他說,「這是我們的鎮,我的鎮!」他在宣誓自己的主權,「不再是了」Jaren回答到。「這就是你的遺言?」鎮長嘲笑到。緊接著,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Jaren拔出了他的手炮,閃電般的開出一槍,僅一槍,一切都結束了。其他8個人看了看鎮長的屍體,不約而同的放下了槍,然後,Jaren說了那句被人記憶至今的話「Yours,not mine.」(「你的遺言,不是我的。」,這是一代遺言的槍支介紹。)

但是故事並不是那麼的順利,即便是這位偉大的英雄也不能從黑暗手中保護好這個小鎮。有一個暗影出現在了這個小鎮,即便是這位最偉大的英雄也無法阻止它。小鎮被毀了,Jaren只能帶上剩下的人開始流浪。此時,最開始的那個少年Shin已經成為了青年,並在Jaren的細心教導之下學會瞭如何去戰鬥,如何去保護他人——從一開始Shin就痴迷於Jaren的手炮遺言,在Jaren被包圍時Shin也相信他能夠毫發無傷。Jaren同樣也中意這個男孩,並將自己的知識和智慧都傳授給了他。對於Shin而言,Jaren是他的第三個父親——第一個父親讓他出生(早逝),第二個父親養他長大(此時也死了),第三個父親,也是他的最棒的導師,最好的朋友,教會他如何去戰鬥,如何去保護他人,如何去成為英雄。在Jaren和Shin的奮鬥下,他們團結了剩下的人不停的戰鬥下去。倘若沒有Jaren的話,恐怕他們早已成為了墮落者手下的亡魂。

後來,這個他們不斷追蹤的暗影再次出現在了他們面前。在那個夜晚,Shin和其他人都醒來了,但他們卻沒有看到Jaren。接著,黑夜中一陣熟悉的槍聲劃過——是熟悉的槍聲,是Jaren的遺言!但是緊接著,另一個令人恐懼,令人毛骨悚然的槍聲響起,僅一槍,一切都安靜了。第二天早晨,Jaren找到了他的父親留給他的遺物:一封信,一個機靈,和一把他熟悉的槍——遺言。他成為了守護者,成為了另一個金槍手,並踏上了復仇的路。他要找到那個毛骨悚然的槍聲的主人,並且為了他的父親復仇。

《天命2/Destiny 2》遺言與荊棘手炮催化劑加成效果

那個晚上,Yor看著面前Jaren的屍體,目光轉到了那把光輝的左輪身上。與他的荊棘不同,他明白,那是一把光明的武器,就彷彿——彷彿和他的荊棘站在對立面一樣。他知道不遠處還有一些人,也知道這把搶是這個已死之人留給那群人當中的一個小男孩的遺物,他同樣也知道,如果要保證自己以後的安全,他應該現在就去把那個小男孩給殺死,但是他沒有。他戲謔的留下了那把搶,留給了那個男孩,彷彿是要挑起那個男孩的復仇怒火一樣——但真的是這樣嗎?或許Razyl的意識還殘存,並潛意識想通過那個男孩來終結這一切?真相我們不得而知。

後來,Shin如願以償的找到了Yor。這時候經歷過無數次戰鬥淬煉的他已經成了一個完完全全的獵人,一個戰士,一個復仇者。但是他父親的信仍舊在告誡他:「我們不能因為仇恨去懲罰那些罪人,而是要因為他們犯下的過錯去懲罰他們。雖然只有一年之差,但是前者讓你變成一個卑鄙無私的小人,後者讓你成為一個英雄。」 Shin看著眼前的這個人,他似乎有些憔悴,但是仍舊看上去能夠一下擊潰他。「有一段時間了」Yor開口說到,「那把槍,那個金槍客的手炮,是個禮物,我送給你的禮物」Shin繼續保持沉默,但是胸口燃起了火焰。「你沒什麼想說的?我一直在等你,等這一天。很多時候我覺得你會躊躇,放棄。」Yor自言自語道,「但是你終於來這里了,這里就是真正的結局」。Shin知道,他是時候終結這一切了。胸中的火焰熊熊燃燒,覆蓋到了全身,匯聚到了手中的遺言的扳機上,Shin抬起槍,金槍客的光輝將遺言染成了耀眼的金黃色,嘭,嘭!只兩槍,一切都結束了。到最後那個人都沒有舉槍,甚至都沒有去拔出那一把腐爛之槍的想法。Shin看了看那個人的屍體,最後一次的說出了那句話,以表達他對他的父親,他的導師和他最親密無間的摯友最崇高的敬意:「Yours,not mine.」

至此,遺言和荊棘在這三個男人之間的故事就結束了。但是遺言和荊棘仍舊存在,仍舊作為宿命的敵人一般存在著,而在這之後拿起遺言的守護者,總是會以最耀眼的光輝,去狩獵那些以Yor之名,重新拿起荊棘的受誘惑者。

希望他們會比Yor更小心。

以上是遺言和荊棘之間的故事,所以那些拿到了荊棘的朋友,請保護好你的狗頭。

荊棘和遺言催化劑效果

眾所周知遺言擁有一套獨特的開槍模式,和其他所有手炮都不同(包括荊棘黑桃A),他的機制決定了它是一把用來腰射的左輪手炮。荊棘的機制則是命中會造成毒性傷害,畢竟荊棘是一把被邪魔族感染的武器(笑)。下個版本荊棘和遺言將會帶來催化劑加強,效果如下:

遺言:「High Noon」Perk(午時已到?):拔出這把槍會在短時間內增加精準傷害。

荊棘:+20距離;+30穩定性。

同時這次增加催化劑的還有利維坦之息、流明、狼王、黑色利爪和千音等一眾武器,這里就不細說了。看來棒雞是想強化遺言和荊棘這一遠一近的設定(手炮射程內)。現在用遺言荊棘的人就很多了,到時候會有多少呢(笑)。

所以大家一定抓緊做奧!

《天命2/Destiny 2》遺言與荊棘手炮催化劑加成效果

《天命2/Destiny 2》遺言與荊棘手炮催化劑加成效果

來源:destiny2吧
作者:星艦7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