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銀河》記錄者神廟 天啟 勢力的誕生

  自從五大勢力形成之後,人類的歷史早已被人忘記,五大勢力代代相傳的都是屬於自己曾經的輝煌,人類的歷史早已無人知曉,那段塵封已久的過去,究竟發生了什麼…

  今天星門管理員要講的是天啟帝國的過去,一起來看看吧!

《第二銀河》記錄者神廟 天啟 勢力的誕生

遠行之人——摩西那

  公元2338年,東方第三遠征隊依據「宜居行星數據演算模型」的計算數據,到達19號目標星系。

《第二銀河》記錄者神廟 天啟 勢力的誕生

  這些「遠行之人」可比其他遠征隊來得幸運——在到達該星系的27日後,艦載超核計算機「亞薩」計算出了星系數據。

  19號宜居星系-1號行星:

  地表溫度:479k

  質量:2.556e+23kg

  礦藏資源:A+

  19號宜居星系-2號行星:

  地表溫度:460k

  質量:4.139e+24kg

  元素種類:A+

  ……

  19號宜居星系-6號行星:

  地表溫度:324k

  質量:1.208e+22kg

  殖民可能:67%

  這簡直是神賜之地!

  ——只要建立定居點,恢復基礎的行星際航行,他們就能在這里創造更為輝煌的文明。

  公元2338年,12月10日,19號宜居星系有了屬於它自己的名字——摩西那。

  這個名字是由各個殖民飛船中的不同艙室內的代表——「阿訇」們,投票決定的。阿訇們認為,「摩西那」是一個帶有神性的名字,而這個名字必將把神的祝福帶給他們新的家園。

  雖然是可供殖民的宜居行星,但摩西那6號的環境並不算優越:大片的沙漠覆蓋了這顆行星的表面,地質過於復雜,難以建立長久的殖民營地;水源隱藏在地下的暗河中,不斷流動,為殖民營地的供給帶來了極大的困難。

《第二銀河》記錄者神廟 天啟 勢力的誕生

  公元2339年1月,經阿訇們與遠征隊總指揮尼哈德將軍開會決議,將開始建造集能源開采、生活、移動於一體的懸浮平台,用以解決殖民的難題——人口將分散居住在各平台上、懸浮平台無需依賴地形,更方便在地形不適宜、能源出現匱乏時隨時移動。為迅速完成建設,將實行嚴格的配給制度和強制工作制度。

  公元2340年7月初,摩西那首個大型定居點順利建立起來——由18座懸浮平台所共同組建,此時的技術條件下,這個數量的平台是保障大型定居點生產功能分區的最低單位。

  摩西那人依靠着18個平台、嚴格地配給制度和強制工作制度迅速恢復了工業基礎,並在區域內的地下河枯竭前,進行了第一次平台拆解、短距移動、重組。依照「亞薩」提供的數據,順利到達「綠洲」。

  這次順利的遷徙令人們興奮歡慶,卻不知道遷移從未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甚至,這歡慶也是惡靈給摩西那人的一劑麻醉劑,它麻痹了人們的視覺,讓他們看不見不遠的未來里種群的危機,讓他們沉湎在當前短暫的針對自然的小小勝利的自得中。

  「這顆行星雖宜居,卻缺乏人類工業文明恢復、發展的必要條件。現在,神正給我們摩西那人考驗。」——尼哈德。

  但嚴格的配給和強制工作制度還是讓13號平台上的人不解且憤怒:為何自己要顛簸萬里,來遭受這樣的苦難?這一定是真神的懲罰,懲罰他們拋棄、逃離了故土,逃避神的試煉,動搖了自己對神的信仰,聽信了謊言!

  「故土的毀滅不過是真神的試煉,真正的信徒將在那末日的災難中倖免,被帶入祂的國度。但我們這些可悲的信徒卻被蒙蔽了,動搖了對神的信仰,遭到哄騙,怯懦地逃離了地球。唯有祈求神的靈感再度降臨,我們才能甄辨出我們身邊不懷好意的偽信者,這是神的要求……」

  自認犯下罪過的人們用苦修來進行贖罪、祈求重獲神賜的靈感後,他們就放棄了生產。

  這行為如疫病般擴散,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苦修,各種新生言論層出不窮,甚至有人聲稱神已經放棄了摩西那人,因為這里出現了一個被鑄造出來的泥塑偶像:尼哈德。

《第二銀河》記錄者神廟 天啟 勢力的誕生

  但唯有尼哈德知道,要真正地「復蘇文明」,就必須要在遠征隊帶來的物資耗盡前恢復工業基礎、重新掌握行星際航行能力,盡快實現對星系中1號與2號行星礦物的開采。否則,在工業資源匱乏的星球上,再繁榮的城市最終都只能被黃沙掩埋。

  公元2344年3月,尼哈德和阿訇們進行了長達12天的會議。

  40天後,突如其來的「能源短缺」讓3座平台的部分功能失效,1座平台脫離鏈接,墜落地表發生爆炸,平台中的人員無一倖存。

  功能失效的3座平台上的人堅持認為:「這是神的懲罰」、「偽信者已露出了他的頭角」,言論開始輻射到其他的平台上。

《第二銀河》記錄者神廟 天啟 勢力的誕生

  尼哈德帶着四個自告奮勇的勇士,使用懸停式飛行器離開定居點,在惡劣的環境中遠行,為摩西那人尋找他們想要的「救贖」。

  風暴損毀了他們的飛行器,他們就依靠外骨骼走進沒有盡頭的沙漠。五個人走了七個白天與七個黑夜,交替的曝曬與嚴寒讓他們的身體不堪重負,遊走在生與死的邊際。

  植入體內的納米生命偵測器用蜂鳴宣告着他們即將面臨的結局——死亡,即將到來。

  終於,在最後一個黑夜的最後一個小時的最後一分鍾,在沙漠中央的空無一物的土丘之上,在清醒與理智的中央,在死亡與生存的邊界,四個勇士「看見」了神跡……

來源: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