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狼影逝二度》時間線說明 故事背景詳細分析

《只狼影逝二度》時間線說明 故事背景詳細分析

只狼影逝二度故事背景詳細分析

推測時間線

很久之前:櫻龍降臨,白蛇的祭祀逐漸停止,淤加美一族形成(看淤加美人的服飾,應該是平安時代)。

隨後淤加美一族侵略葦名,葦名眾奮起反抗,擊退了他們,同時誕生了五個無頭鬼。

淤加美一族的血脈已經留在了葦名,同時水生村也被控制,留下了登上源之宮的途徑。源之宮被傳頌為「仙鄉」,在此期間應該是產生了送巫女上去的傳統。

巫女們便是花嫁的備選,她們將前往水生村,飲下源之水,等待結出棲宿之石,乘着神轎前往源之宮。

破戒僧吃下魚肉,被蟲附體,得到了不死,看守着王宮門。

葦名被外來的勢力占領。

直到盜國血戰前夕,丈出生,巴從源之宮來到葦名。丈和巴二人尋訪源之宮,取了一枝常櫻而回,嫁接種在葦名城。

盜國血戰時期

一心等人掀起盜國血戰,從外人手中奪回了葦名。在此期間,鬼形部與一心交戰被擊敗,隨即投入他麾下。

上一代的王族忍者只猿(很可能也是上一代龍胤卿子,丈的忍者)四處殘殺,險些成為修羅,一心斬下他的左臂阻止了他,但戰爭中的怨恨仍舊在只猿身上寄宿。道玄把義手給了他,只猿在荒廢寺廟里雕刻面目猙獰的鬼佛。

只猿在戰場上撿回了永真,道玄收她為養女,並教她藥師的技藝,一心則教授她劍術;貓頭鷹撿回了只狼,一心則撿回了弦一郎。弦一郎拜巴為師。

盜國血戰後至三年前

道玄去世。道策偷到了道玄的研究成果,開始夥同仙峰寺竭力研究變若水的不死之秘。仙峰寺拋棄了佛法,變得狂熱於不死之力。

愛哭鬼川蟬死於蟲附體的獅子猿之手,被吞入腹中,化為哭泣的怨靈。丈和巴想要斷絕不死,但不死斬被仙峰上人藏了起來,他們沒能成功。巴自刎而死,丈和她葬在一起,龍胤的詛咒卻還是流傳下來了。

同樣是在這期間,常櫻被折斷,最終落入貓頭鷹之手。

在巴死後一段時間,仙峰寺和道策截留了原本要去水生村成為花嫁的巫女,將她們改造成了變若卿子,其中只有米娘活了下來。仙峰上人因此悔悟,轉而開始研究龍胤歸鄉的辦法,並想要祈求米娘原諒。

《只狼影逝二度》時間線說明 故事背景詳細分析

三年前至今

貓頭鷹等人串通起來進攻平田宅邸,試圖從少爺手中騙取龍胤之力,但少爺卻把龍胤之力給了只狼。

阿蝶被只狼所斬,貓頭鷹偷襲只狼,只狼被龍胤復生。隨後只狼流落至破井中,直到永真投來劍聖的書信。

關於櫻龍和常櫻

櫻龍來到這片土地恐怕並非自願,而是流落至此。它恐怕並非什麼有實體的生物,只能出現在虛幻的夢境中。它或許也一直期望着返鄉,所以不斷地賜下龍胤,期望有人能把龍胤帶走,送往西方。

如果這個猜測成立,那麼淤加美的不死之力就是龍胤的劣化版本。這一定程度上也解釋了為什麼要完成拜淚才能斷絕不死,櫻淚可能正是櫻龍的核心、精魄一類的東西,飲下櫻淚再用不死斬斷絕龍胤,龍胤就會被歸還給櫻龍。

而服下常櫻之花可以讓只狼替少爺死去,從這個角度上來想,我覺得常櫻很可能並不是描述上那樣,是由巴隨手摺來的櫻花。

再想一下,只狼已經知道需要常櫻才能斷絕不死,如果常櫻真的只是源之宮的櫻花,阿狼去隨便砍一根不就完事了,也就不用再打三年前義父,想要的話阿狼給你搬一棵樹來都沒問題。

所以常櫻很可能是巴從櫻龍本體上折了一根下來。那麼巴應該是為了實現丈的願望,和櫻龍戰鬥過,但終究因為沒有不死斬而無法拜淚。

關於不死之力

櫻龍帶來的不死之力分為兩支。

一是淤加美和龍胤,能夠吸取他人生命力維持不死,龍胤應該也是這一脈的力量,龍咳就是周圍的人被吸取生命力的表現。復歸常人結局只狼自裁、斷絕不死時化為一片櫻花,顯然跟櫻龍的力量有關。

水生村神官的劇情里飲下的京城水應該就是當年淤加美人喝下的東西,也就是被櫻龍所污染的葦名源之水。喝下京城水後,神官也變成了淤加美人。

京城水的說明里提到,上神轎之前必須飲下此水,也許從前登上神轎的巫女們也要喝。從此來看,源之宮留下神轎的原因或許是要增加人口?

二是鯉魚王一脈,雙目化為紅色,收集鯉魚鱗片,就能化作永生不死的鯉魚。附蟲應該也是來源於這一支。

曾經有魚王死去,屍身養出了不死之蟲;破戒僧破戒吃下魚,破戒僧應該是吃下了魚肉而被蟲附體得到不死,正好永久地看守王宮大門。破戒僧吃魚肉是她的真名暗示的,但破戒應該不是指吃魚肉。

她是不是仙峰寺的人尚且不知道,因為根本沒有提到破戒僧是什麼時候的人。

道策和仙峰寺研究的附蟲、變若水即是這一脈的不死之力,飲下變若水會化為赤目(見赤備滅火粉的說明),跟水生村水底的紅目鯉魚相似,也就是未成不死的殘次品。

這一脈想要真正得到不死,只能像壺中貴人一樣收集鱗片,再殺死魚王,自己就能成為不死的鯉魚。這也是變若御子的研究會失敗的原因:道策根本走錯了路。

常櫻能永不枯萎,也許同樣是受源之宮水源的影響。

盜國血戰和仙峰寺的轉變

盜國血戰期間的主要角色有數人:劍聖一心、阿蝶、藥師道玄、愛哭鬼川蟬,使用長槍的神秘人(應該是鬼形部),忍者貓頭鷹,佛雕師只猿,上一代的龍胤卿子·丈,源之宮來的武者巴。

給一心餵酒可以從他口中聽見一些逸聞。葦名本來屬於這里的原住民,只是後來有人占領了這片土地。所謂的盜國血戰,其實是從外人手中奪回葦名的戰爭。

本來這一節是試圖證明盜國血戰的敵人是源之宮的,不過被我自己推翻了,就改成講一講仙峰寺的轉變吧

仙峰寺在盜國血戰前後發生了變化。見秘密森林的老和尚可知,他未老的時候,淤加美人還是「佛敵」,現在他們卻只想研究不死;劍聖一心年輕時也學過仙峰寺的奧義拳法,還會拿來砸你,但現在和尚們把拳法奧義拋棄了。

可以推斷出仙峰寺在一心的一生中某個時間點發生了轉變,從原本的清修之地變成了狂熱研究不死的黑惡勢力窩點。

這個轉變的時間點在哪里呢?

此外據我寫在上面的考證,變若水和附蟲其實是同一個源頭,都來源於源之宮的魚王。仙峰寺和道策研究的是同一個東西,狼狽為奸,他們的研究很可能是同時開始的。

而道策的研究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第一次擊敗屑一郎,永真會跟你說關於變若水的事,可知道玄死後,道策偷走了他的研究成果,才開始研究變若水。道玄在盜國血戰時可還活着呢。

所以仙峰寺開始研究不死的時間段應該在盜國血戰之後,道玄死後。

仙峰上人一度藏起不死斬,拒絕斷絕龍胤。不過他又寫下了兩本永旅經,並試圖得到米娘的原諒,也不知是他從一開始就堅持要送龍胤歸鄉,還是中途悔悟……

仙峰上人是最初的附蟲者,也是仙峰寺的創始者。他的目的應該一直是送龍胤返鄉,所以才會藏起不死斬,阻止斷絕不死。不過,他還是對米娘等人心懷愧疚。

從前仙峰上人應該是自己一個人在研究,仙峰寺還是清修之地;盜國血戰後的轉變應該是全寺徹底走歪了路子。

《只狼影逝二度》時間線說明 故事背景詳細分析

關於巴

巴是源之宮來的人,是人類女子的外表,但應該有淤加美一族的血脈。據說巴的眼睛格外深邃,而確定有淤加美血脈的蛇眼一族也是雙目特殊。 所以你們可以想象一下蛇眼摘下面罩的樣子

源之宮外面有老奶奶,說明源之宮里還是會有正常人類的,不只有淤加美人。

她會外來的劍術,以及和淤加美人一樣源自櫻龍的引雷劍法,不知為何她乘舟來到葦名,奉龍胤卿子·丈為主,丈也將龍胤之力給了她。

兩人曾一度以尋求源之香氣的辦法造訪源之宮,並在那里折來了常櫻,嫁接栽培在葦名城外。

此後,丈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巴想帶他返回源之宮已經做不到了,最終丈想要斷絕不死,想讓巴為他介錯,巴則想要自殺來保下丈的性命。

但仙峰上人把不死斬藏了起來,因此他們沒有完成拜淚,失敗了。巴白白自刎而死,葬在殘留墳冢鬼佛旁。

至於丈為什麼會死去,龍胤卿子只是不會受傷,並沒有說不會老死、病死,大概吧。他死後,龍胤的力量回到櫻龍處,幾十年後又被賜給了少爺。

關於白蛇和本土神靈

崩落峽谷曾有人居住,其中的人們祭祀着白蛇。不過某段時間之後,他們就不再祭祀白蛇了:淤加美的血脈流入了這里,蛇眼一族在崩落峽谷中建起了鐵炮堡壘。

似乎有哪一處說鐵炮堡壘居民的信仰並不堅定,來什麼就信什麼(忘記在哪里了)。蛇眼一族恐怕是源之宮一方的勢力,他們長久地與仙峰寺為敵。

白蛇應該是葦名的本土神靈,在櫻龍到來之後,弱小的本土神靈紛紛消失,白蛇則在崩落峽谷底部蟄伏。米娘吃下蛇柿子將龍胤之力帶走,可能正是依靠着白蛇的神力。

關於巫女和源之宮

日版把卿子寫作「御子」,這個詞除了「皇子」的意思之外,還可以指「神子/聖子」,也和「巫女」同音。

考證胖哥哥小太郎的故事可知,他本來是和另一個人一同尋訪御子們被送去的地方,中途小太郎神隱,另一人則自行尋訪到投身處外。

據他遺留在廢棄地牢的手記,可以看出,御子們本來是要被送往水生村的。她們將飲下源之水,等待體內結出香氣之石,然後登上神轎前往源之宮,至於上去之後做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源之宮整個一股神道教風格,和巫女也比較搭。

而櫻龍石棺前沉睡的應該就是其中一位被送往源之宮的巫女。拜淚之後再去調查石棺,會提示【巫女靜靜地沉睡着】。

上一批的御子並沒有被送往源之宮,而是被仙峰寺和道策截留了,被改造成變若卿子,只有米娘活了下來。

變若卿子這個詞日版寫作變若の御子,讀作【OchinoMiko】,和【墮ちのみこ】同音,也就是「墮落的巫女」。應該是雙關吧?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