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生還者 二部曲》全章節人物劇情解析

本作劇情設定在前作大約4年之後(約2038年),故事起點是懷俄明州的傑克遜。

傑克遜

序章

故事開場是在4年前喬爾和艾莉剛來到傑克遜不久,喬爾和湯米在例行的邊境巡邏之後在一處哨站里休息,喬爾一邊清理吉他,一邊把他受火螢之託穿越大半個美國把艾莉從波士頓護送到鹽湖城的經歷告訴湯米。

在經歷種種磨難之後,兩人的感情在旅途中不斷增進,從最初的陌生人上升到類似於相依為命的父女關系,以至於當火螢告訴他要犧牲艾莉製作疫苗時,喬爾很乾脆拒絕了(盡管從情理上他沒理由這麼做),並不惜大動干戈,殺死了執行手術的醫生、火螢頭領瑪琳及其他許多火螢成員,強行帶走了艾莉,並且一直對她隱瞞真相至今。湯米聽後大為震驚,告誡喬爾千萬不能向其他人提及此事。

兩人回到傑克遜後,喬爾去看望了艾莉,並送給她一把吉他,表示以後將教她演奏。

醒來

時間來到4年之後,清晨,本作主角之一,成長為青年的艾莉(約19歲)聽到敲門聲,起床開門發現是好友傑西,他們原計劃要一起外出巡邏,另外得知傑克遜領導瑪麗亞要見她。

兩人穿過鎮子來到酒吧,酒吧主人賽斯(在瑪麗亞的要求下?)對昨晚舞會上他對艾莉出言不遜表示歉意。兩人找到狄娜並會合其他人員後分組外出進行例行巡邏。

眺望

視線轉向本作另一位主角,一群不知身份的人正在山間木屋里沉睡,一女子醒來,看見一男同伴正在窗前眺望,男子邀請女子一起悄悄外出去某個地方。

兩人在雪原中穿行,從對話中得知他們隸屬同一個組織,這次遠行來到傑克遜是為了找尋某個男人,男子名叫歐文,女子名叫埃比。

最終兩人來到山崗處俯看傑克遜,歐文認為要從傑克遜找到並處置目標十分冒險,勸說埃比放棄,但埃比不願意。一番爭執後,歐文回到木屋,埃比獨自一人下山尋找目標蹤跡。

巡邏

視線轉回艾莉和狄娜這邊,兩人騎馬邊閒聊邊向哨所前進,到達一處哨所簽到後繼續向下一處哨所前進,不料天氣突然變化,兩人在大雪紛飛中幾乎失散,在狄娜的帶領下兩人來到一處避難所地下室(尤金的逍遙所)等待暴風雪過去,艾莉和狄娜互相表達了兩人之間的愛慕之意。

部落

視線轉到埃比這邊,她在雪中追循馬的足跡,不料卻遭遇大隊感染者,逃跑途中被同樣躲避感染者的喬爾和湯米所救,三人在大雪阻礙和感染者襲擊中相互幫助逃生。

混亂中埃比認出喬爾正是她要找的人,她不動聲色將兩人領到同伴所在的木屋,令同伴控制住兩人。

埃比問喬爾是否知道她是誰,喬爾似乎明白大限將至,只求對方快快動手,埃比卻表示不會輕饒了喬爾。

小屋

視線轉到艾莉和狄娜這邊,兩人正在互訴衷腸,傑西突然來到,告知喬爾和湯米失去了聯系,必須立即出發前去尋找。

三人分頭進行搜尋,艾莉先找到了木屋,循聲下到地下室,卻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在一群不認識的人之中,湯米暈倒在地,喬爾血肉模糊的倒在地上。

艾莉不顧一切想要解救兩人,卻因寡不敵眾被擊倒在地,眼見喬爾被艾比殺害卻無能為力。眾人意欲將艾莉也滅口,被歐文和艾比制止了。

狄娜等人在木屋地下室找到了活著的艾莉和湯米,以及已死去的喬爾。

收拾行李

湯米帶著食物來找艾莉,試圖勸說她放棄為喬爾復仇,湯米從對方衣服上的繡章認出他們隸屬於一個叫WLF(Washington Liberation Front,華盛頓解放陣線,俗稱狼幫)的龐大組織,總部在西雅圖,以傑克遜的力量無法與之抗衡。艾莉卻無論如何都要前去尋仇,她不能接受喬爾不明不白的死在眼前。未能說服艾莉的湯米黯然離去。

狄娜前來安慰艾莉,眼見艾莉執意要去西雅圖,表示願意一同前往。艾莉和狄娜到喬爾家收拾遺物,睹物思人,暗自神傷。這時瑪麗亞來到,告知兩人湯米已獨自出走去西雅圖找艾比等人了,並要瑪麗亞阻止艾莉去復仇。因擔心丈夫安危,最終瑪麗亞允許艾莉和狄娜前往西雅圖找回湯米。

西雅圖第一天

大門

大約4個月後,艾莉和狄娜終於來到了西雅圖,卻不知道去哪里找WLF和湯米,兩人在地圖上標記可疑的地點,到處搜查。

市中心

艾莉和狄娜在一間酒店房間里發現了兩個被湯米拷問過的WLF成員,其中一人當時在傑克遜參與殺害喬爾,名叫尼克。兩人推測湯米可能已經問出其他成員的下落了。

伊斯特布魯克小學

兩人不慎中了埋伏,艾莉被抓住了。艾莉認出對方其中一人也在傑克遜參與殺害喬爾,名叫喬丹。他也認出了艾莉(當時被艾莉劃傷臉頰),想問出更多信息,另一名同夥卻准備下手殺害艾莉。此時狄娜出現解救了艾莉,兩人攜手消滅了喬丹等一干WLF,從喬丹帶在身邊的信上得知喬丹的女友利婭正在13頻道電台駐守。

國會山

艾莉和狄娜向13頻道電臺前進准備向利婭問出更多信息。

13頻道電台

在電台兩人發現利婭和其他WLF成員已經被一個名為「賽拉菲特」( The Seraphites,俗稱殘疤、疤臉幫)的幫派給殺光了,同時在電台通訊中聽到WLF在某地區活動,在利婭身邊還找到了艾比其他同伴的照片。

隧道

兩人朝推測的地點前進,途中經過一個隧道遭遇了感染者,在劇烈打鬥後艾莉的面罩破裂,她不得已向狄娜坦白自己對感染免疫。

劇院

因為狄娜身體嚴重不適,兩人找到劇院充當臨時據點,狄娜告知艾莉自己懷孕了,吃驚和擔心之餘艾莉對狄娜說了過頭的話。

艾莉在劇院後台發現了一把吉他,不禁又回想起和喬爾的往事。

生日禮物

4年前,艾莉生日當天,喬爾帶她來到森林里廢棄的懷俄明州歷史科學博物館,參觀了恐龍館和航天館還得到了禮物,艾莉高興極了。

《最後生還者 二部曲/ザ ラスト オブ アス パート II/The Last of Us Part II/冒險》全章節人物劇情解析

西雅圖第二天

希爾科列斯特

艾莉安頓好狄娜 ,根據劇院電臺中聽到的消息獨自外出去尋找線索,途中遇到了來尋找她們的傑西。兩人一路殺回劇院,狄娜見到傑西十分高興,艾莉見兩人舉止親密,在一旁若有所失。

尋找琴絃

2年前,艾莉和湯米、喬爾外出巡邏,湯米在山崗上教她練習狙擊槍,同時告知喬爾十分關心艾莉,讓艾莉多和喬爾交流,之後三人在哨所會合。

喬爾帶艾莉外出尋找吉他弦,一路上喬爾告誡艾莉一定不要讓別人知道她免疫者的身份。艾莉對當時喬爾告訴她火螢疫苗開發實驗失敗的說法起了疑心,喬爾仍然選擇不告訴她真相。

賽拉菲特

傑西的到來讓艾莉稍微安心了一些,同時又擔心狄娜和傑西兩人舊情復燃會失去狄娜。狄娜從劇院電台聽到WLF正在聖瑪麗醫院活動。艾莉請傑西留下陪伴狄娜,自己再度獨自一人外出前往醫院。途中遭遇了擅用弓箭,手段殘忍的殘疤幫。

聖瑪麗醫院

穿過重重阻阻隔,艾莉來到了醫院,發現WLF成員正在收集整理物資。在這里偶遇了同為艾比同伴的諾拉,艾莉逼迫諾拉說出艾比的下落,諾拉趁隙逃走並叫來衛兵。艾莉追上了諾拉,同時也被衛兵包圍了。

艾莉拉住諾拉跳下了感染者的樓層,利用自已的免疫能力,艾莉最終擺脫了衛兵,並把感染了的諾拉逼到了絕路。諾拉認出艾莉就是4年前鹽湖城火螢前哨站准備用來製作疫苗但後來被喬爾救走的女孩。艾莉此時才明白艾比和諾拉等人都是前火螢成員,現在加入了WLF,從西雅圖來到傑克遜殺害喬爾正是為了報當年的仇。

經過拷問諾拉得知艾比在水族館後,艾莉回到了劇院,明白了喬爾被殺的原因,她對自己復仇的決心有些動搖。

2年前,艾莉對喬爾帶她離開火螢的說法有了懷疑,她獨自一人回到了已變成廢墟的鹽湖城火螢舊址,找到了一段火螢留下的錄音並得知:當年喬爾帶她離開後,火螢組織隨即瓦解,就算能找到免疫者也於事無補,因為對於火螢來說唯一能製作疫苗的人已經死了。喬爾找到了艾莉,終於說出了真相:製作疫苗會使艾莉喪命,他阻止了火螢這麼做(殺了很多人),並且多年來一直對她撒謊。艾莉大受打擊,表示以後和喬爾斷絕關系。此後喬爾和艾莉的關系就一直惡化。

西雅圖第三天

水族館之路

傑西自願陪同艾莉前往水族館尋找艾比,表示自己已經和狄娜分手,不會再和她復合,他只關心狄娜的身體,認為她不應該待在這麼危險的地方。經過傑西的勸說,艾莉也同意為了懷孕的狄娜著想,不再執意找艾比復仇,只要找到湯米就大家一起回傑克遜。

洪水泛濫的城市

在發現一夥擁有快艇的WLF成員時,遠處突然槍聲大作,並聽到有人談論一名神秘的狙擊手。兩人起了爭執:艾莉堅持要搶奪快艇前往水族館找艾比;傑西要去槍聲處尋找湯米,最終兩人分道揚鑣。

滲透

艾莉奪得一艘快艇來到水族館,潛入後遇見了歐文和梅爾,沒能找到艾比的艾莉很失望,她想傚法湯米分別拷問兩人得到艾比的下落,歐文和梅爾在反抗中被殺死。當艾莉發現梅爾懷孕了後悔未及,此時傑西和湯米趕來帶走了艾莉,匆忙之中把帶有標記的地圖落下了。

返回劇院,看著因妊娠反應十分痛苦的狄娜,回想這幾天為復仇自己的所作所為,艾莉大有悔意,和傑西、湯米交談過後,決定就此罷手,四人一起返回傑克遜。

湯米到外間取東西,艾莉和傑西突然聽到有打鬥聲,急忙開門察看,槍聲響起,傑西當場中彈身亡。原來是艾比和一個持弓箭的光頭小孩潛進劇院,制服了湯米,艾比要艾莉立刻現身並放下武器,她認出了艾莉正是當時傑克遜的女孩。

艾莉告訴艾比她就是當年火螢要用來製造疫苗的女孩,喬爾正是為了救她才殺害了艾比的父親和其他火螢成員,艾比又因為殺害了喬爾而被艾莉和湯米追蹤殺害了朋友們。歸根結底,艾莉認為自己才是雙方復仇旋渦的起源。艾莉請艾比殺了她,放過湯米,艾比大怒之下舉槍要殺死艾莉。

公園

跟蹤課程

4年前,鹽湖城某處森林,艾比到處尋找擅自外出的父親——傑瑞,火螢鹽湖城前哨站的負責人。

艾比通過追蹤足跡在森林深處找到了傑瑞,兩人一起救助了一頭被困的斑馬。時任警衛的歐文前來告知具有免疫力的女孩艾莉已被送到鹽湖城了。

回到哨站後,傑瑞經過檢查發現製作疫苗將會讓艾莉死去。瑪琳起初反對這麼做,但經不住傑瑞的再三要求同意了動手術,但堅持她應該親自告訴喬爾此事。艾比安慰父親表示身體力行支持他的做法。

不久後,醫院內警報大作,艾比來到手術室,見到的是在布滿血跡的地板上父親冰冷的屍體。

西雅圖第一天

體育場

艾比於惡夢中醒來——穿過警鈴大作、紅燈閃爍的走廊,推開手術室的門,父親渾身血跡的躺在地板上。自從在傑克遜殺了喬爾報仇之後惡夢也未曾停止,她以為復仇之後能夠帶來心靈和生活的平靜,但情況似乎更糟。同伴曼尼來找她,告知WLF的領導伊薩克要兩人立刻去前沿基地報到。

兩人領取口糧時曼尼告訴艾比,歐文的女友梅爾也要和她們一起前往前沿基地。自從傑克遜事件後,好友歐文和身為軍醫的梅爾對艾比虐殺喬爾的行為極為不滿,一直疏遠艾比,這讓艾比十分苦惱。曼尼想先借這次同行機會讓艾比和梅爾和好。

三人領取了裝備後驅車前往前沿基地,出門沒多遠就被敵對的殘疤幫伏擊了,混戰中車輛撞毀了,三人只得徒步向基地方向小心前進。

步行

三人邊走邊話家常,艾比和梅爾的關繫有所好轉,得知歐文最近也經常出任務,梅爾也兩星期沒見到他了,大家都察覺WLF正在籌劃一件大事,但誰也不知道是什麼事。

在離基地不遠處,三人又和殘疤幫遭遇了,戰鬥中眼看不敵,在附近巡邏的WLF友軍正好經過解救了她們,消滅殘疤後一行人驅車前往基地。

前沿基地

到達基地後見到了大量從其他地方集結來的WLF戰士,很多人連艾比和曼尼都不認識。兩人在診所遇到了舊識諾拉,寒暄之後諾拉帶兩人來到停屍房,向她們展示一具屍體,是前幾天一同和歐文外出清理殘疤的同伴,而歐文失蹤了。WLF高層卻禁止派人外出尋找歐文,艾比決定當面找伊薩克問個清楚。

兩人見到了WLF首領伊薩克,得知伊薩克對於WLF和殘疤之間無休止的爭鬥已經厭倦,正組織大部隊准備在幾天後趁暴雨天進攻殘疤的老窩,一勞永逸的鏟除殘疤,艾比和曼尼已被任命擔任先鋒部隊指揮官。

艾比希望能先外出尋找歐文,被伊薩克斷然拒絕了,一是大戰當前不許分散精力,二是據說歐文為了維護殘疤槍殺了同僚,只要他自己不主動出現解釋清楚就被視為叛徒。艾比決心不顧伊薩克禁令外出尋找歐文,她認為歐文一定躲在水族館。

水族館

3年前,加入WLF的艾比和歐文還是情侶,兩人正在摩天輪上談情說愛。歐文突然跳入水中,畏高的艾比擔心歐文的安危硬著頭皮跳下水。歐文引領艾比來到水族館,兩人找到了一艘遊船。歐文決心修好遊船後和艾比離開WLF,艾比卻一心想著鍛鍊自己,一定要找到殺害父親、毀滅火螢的兇手報仇,兩人不歡而散。

敵對領土

在曼尼的幫助下,艾比溜出基地,穿過殘疤的地盤向著水族館前進,途中不慎被殘疤抓住了。

冬季參觀

時間回到4個月前,艾比到水族館拜訪歐文。歐文將這里清理乾淨,裝飾一新。艾比告知她追查到喬爾的弟弟在傑克遜出現,喬爾也很可能在一起,邀請歐文一同前往追捕,並稱已獲得伊薩克的批准和其他前火螢同伴的幫助,包括歐文的現女友梅爾,作為火螢舊部,大家都想找這個毀滅火螢的兇手報仇,歐文思考後同意了。

森林

殘疤把艾比吊在樹上正准備處死,這時其他人又抓來一個年輕女子,似乎是殘疤的叛徒,殘疤對其更感興趣,打斷了她的左手,把艾比晾在樹上。

突然箭響處,一名殘疤應聲倒地,其他人如臨大敵,地上的女子反抗殺死了另一名殘疤,和最後一名殘疤廝打在一起,艾比看準機會幫助女子擊殺了這名殘疤,樹林中鑽出剛才放箭的光頭小孩,稱呼年輕女子為雅拉姐姐,雅拉稱呼小孩為列夫。雅拉指示列夫解救了快要勒死的艾比,雖然身為兩個敵對的陣營,三人還是決定暫時結伴一起逃離這片充斥著殘疤和感染者的森林。

海岸

三人暫時逃離了追殺,來到了一處避難點,斷手的雅拉再也支持不住,暈倒在地,艾比對其進行進行了簡單的固定包紮後辭別了兩人,繼續向水族館前進。

在水族館的遊船上艾比果然找到了歐文,他喝醉了,向艾比訴說了事情的經過:前幾天在清理殘疤的時候,歐文不願向一名放下武器的殘疤老人開槍。同僚以為他叛變了,舉槍指向歐文,兩人爭執中槍走火了,同僚倒地,歐文驚慌失措中逃到水族館躲了起來。

艾比極力勸說歐文回基地向伊薩克解釋清楚,歐文卻表示對這種相互殺戮的生活已經十分厭倦,決心乘船離開西雅圖到聖塔巴巴拉去,他聽說有些火螢成員在那里重起爐灶。雙方經過一番坦誠相見的交流後發現還深愛著彼此。

回到海岸

清晨,艾比仍然在惡夢中醒來,只不過這回見到的不是父親的屍體,而是雅拉和列夫兩人吊在空中,艾比決定返迴避難點看個究竟。

返迴避難點發現大量殘疤正在搜捕雅拉和列夫,艾比清理完殘疤後找到了兩人,發現雅拉的情況不容樂觀,決定帶她們到水族館進行治療。

三人回到水族館見到了歐文和梅爾,原來梅爾因為擔心歐文也來到了這里,她對於艾比救助兩個敵人的行為倒是不太在意。梅爾檢查了雅拉的傷情之後認為必須盡快進行截肢,不然可能會危及生命,但短時間無法在附近找到手術需要的醫療包。列夫自告奮勇說可以走捷逕到附近WLF的一處醫院尋找。

《最後生還者 二部曲/ザ ラスト オブ アス パート II/The Last of Us Part II/冒險》全章節人物劇情解析

西雅圖第二天

捷徑

列夫帶領艾比走的捷徑都是殘疤架設在高樓間的爬梯飛板,這讓畏高的艾比吃盡了苦頭,好幾次險些掉下高樓。遭遇並消滅了一夥殘疤後,艾比聽到他們稱呼列夫為「莉莉」,不過艾比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兩人最後穿越橫亙在兩棟高樓之間的鋼架時不慎失足跌下,幸好落到了游泳池里。

下降

從泳池里爬上岸的兩人幸無大礙,繼續前進。列夫問艾比為什麼想幫助她們,艾比回答想減輕內心的負疚感。兩人從高樓不斷向地面下降。途中艾比為列夫找到了面罩以穿過感染地帶。

原爆點

來到WLF醫院門口,艾比讓列夫躲起來,她要從大門進入在其他人發覺之前找到醫療包再溜出來。

進門之後沒多久,艾比就被WLF逮捕了,原來伊薩克發現艾比不告而別,命令手下見到艾比就直接銬起來送到前沿基地。

恰好諾拉正在這里收集物資,她放開了艾比後。艾比慌稱歐文受傷在水族館需要醫療包動手術,諾拉信以為真就告訴艾比所有醫療物資都打包送往前線了,只有底層因為是感染區還沒清理過可能還有存貨。

艾比來到底層才發現這里是感染大爆發的起點,存在大量的感染者,還有其他地方都沒有的新型感染者。經過一番苦戰,艾比最終在停車場的救護車上找到了醫療包並逃出醫院,和列夫會合後兩人返回水族館。

回到水族館

截肢手術順利完成,雅拉保住了性命。艾比問歐文他倆怎麼會變成這樣?一個為了維護殘疤槍擊同僚,一個為了救助殘疤欺騙組織。歐文回答或許他倆已不再尋找光明(現實里已經不再有光明)。

西雅圖第三天

碼頭

梅爾告訴艾比,歐文和她已經決定離開西雅圖去聖塔巴巴拉找火螢,也邀請了雅拉和列夫,但梅爾不希望艾比去,她知道歐文和艾比舊情未斷,讓艾比以後別再介入到兩人感情之中,並勸艾比也遠離雅拉和列夫,因為艾比會給身邊的人帶來惡運。艾比難過極了,卻無從分辯。

雅拉和列夫起了爭執,列夫想回殘疤總部小島帶走媽媽,雅拉認為母親執迷太深已無法挽救。列夫負氣逃走了,雅拉來請艾比幫忙找列夫。

艾比和雅拉邊找邊聊,得知列夫原名莉莉,是雅拉的親妹妹,從小就質疑幫中戒律和傳統,仰慕身為戰士的姐姐。13歲時被幫中長老安派給一名幫眾做妻子,為了反抗傳統,她剃掉頭發並改了男性名字。按照幫中傳統,違抗長老命令將會被處死,兩姐妹決定一起逃跑,被抓回後才和被俘虜的艾比相遇。

來到岸邊看到列夫駕駛快艇離開了,雅拉擔心列夫回家後會有生命危險,艾比決定和雅拉一起上島去找回列夫,歐文也想去但被艾比制止了,艾比讓歐文留下來陪伴梅爾並修好遊船。

小島

艾比和雅拉首先來到岸邊尋找船隻,卻意外和曼尼相遇。原來伊薩克命他收集用來登陸殘疤小島的船隻,不料卻遇到一個神秘的狙擊手,雙方一番纏鬥下來,曼尼小隊的其他成員全部陣亡。艾比和曼尼約定一起對付狙擊手,之後曼尼給艾比船。兩人配合交叉前進,終於把狙擊手逼到高樓的死角房間。不料在兩人忙於開門時,狙擊手主動出擊從後方擊斃了曼尼。艾比奮力一搏,在雅拉的幫助下將狙擊手推下大海。艾比和狙擊手博鬥時似乎認出了他是誰,不詳的預感湧上心頭。

艾比和雅拉乘船上島後徑直向深處前進,殘疤幫的人們崇尚刀耕火種的農耕文明,居住在木頭搭建的房子里,摒棄除槍枝外的一切文明之物,以原始教規統治幫眾。行至路半,警報聲大作,艾比和雅拉明白,伊薩克已經率領WLF開始進攻小島了,她們必須盡快行動。

終於來到雅拉家,卻發現列夫蹲伏在地上,渾身是血,手上滿是傷口,而母親已死。原來列夫回家見到母親後勸說未成,反被其打罵,推搡中母親頭撞到桌子,就此倒地不起。雅拉安慰列夫幾句之後表示三人需要在小島陷落之前盡快離開了。

逃跑

三人逃跑途中不幸和帶隊攻島的伊薩克遇上,為免艾比和列夫被捕,中彈的雅拉開槍打倒了伊薩克,被其他WLF成員亂槍打死。艾比拉著列夫趁亂逃走,兩人都無法再回頭了,只能一起逃命。

兩人騎馬穿過WLF和殘疤混戰的小島,好不容易回到了水族館,才發現歐文和梅爾兩人已被殺死。艾比悲痛欲絕,列夫則找到一張帶有標記的地圖,艾比決心循跡找到兇手,為死去的朋友報仇。

對決

根據地圖上的標記,艾比和列夫找到了劇院,兩人潛入後先在二樓電台間發現了朋友們的照片,看來對方一直都在追蹤艾比和朋友們,其他人估計也已遭不測。來到一樓看到一男子,艾比喝令男子後退交槍,此人正是湯米。里間突然房門大開有人沖出,艾比應聲開槍,傑西中彈倒地。艾比舉槍指向湯米,要其他人立刻現身並放下武器,一個瘦弱女孩站了出來並扔掉了武器,艾比認出了她就是當時在傑克遜的女孩。

艾莉解說了雙方互相殺戮的原由,讓艾比殺了她,放過湯米,艾比大怒之下舉槍要殺死艾莉。

情急之下,湯米與艾比廝打起來,腿上中了列夫一箭,頭上又中了艾比一槍,直接倒地不起,艾莉則趁亂跑向劇場後台,艾比緊隨其後。

兩人一番鬥智鬥勇,最終艾比還是擊倒了艾莉。此時狄娜出現要救艾莉,也被擊倒在地。艾莉急忙以狄娜懷孕了為由向艾比求情,殺紅了眼的艾比正要向狄娜下手,列夫及時出現制止了艾比。艾比告誡艾莉再也不要出現在她面前,就和列夫飄然離開了。艾莉看著暈倒在身邊的狄娜,痛苦不已。

農場

農舍

3年後,艾莉和狄娜以及傑西的遺腹子J.J一起居住在遠離傑克遜的某處農場里,一家三口和樂融融,往日的殺戮、仇怨似乎都已統統遠離。但艾莉內心仍然忘不了喬爾死去的慘狀,她夜不能寐,在為喬爾復仇和還是囿於平靜的生活之間糾結不已。

湯米到農場來看望三人,他和妻子瑪麗亞分居了,並帶來了關於艾比的最新消息,他希望艾莉為喬爾繼續報仇。艾莉拒絕了,這讓湯米大為失望。

入夜,無法入眠的艾莉彈奏起喬爾送給她的吉他,又不禁回想起3年前喬爾出事前一晚舞會上兩人爭吵的場景。艾莉決心了結這一切,她向狄娜告別,踏上了追蹤艾比的道路。

聖塔巴巴拉

2425康斯坦斯

艾比和列夫到處打聽火螢的下落,終於找到一處遺棄的火螢據點,找到了電台並聯繫上了火螢,雙方約定了會面地點。兩人在離開時被一夥陌生人給抓住了。

前往內陸

艾莉找到了艾比和列夫停泊在岸邊的遊船,卻不見兩人。艾莉在尋找時不慎中了陷阱被倒吊在樹上,利用自已免疫能力脫困的艾莉從捕獵者的口中得知了艾比的下落。

度假村

艾莉發現這里被一夥名叫「蛇幫」的人占據了,專門捕獵外來人當奴隸,任意奴役和折磨他們。艾莉一路殺到監獄,解救了一些囚犯,有人告訴她艾比被吊在海灘的木樁上。

海灘

艾莉終於找到了艾比,昔日體壯如牛的她被折磨得瘦弱不堪,吊在木樁上奄奄一息。艾莉解下了艾比,艾比面對一言不發的艾莉有些遲疑,但她很快解救下列夫,示意艾莉朝海邊的船隻前進。

艾莉逼迫艾比進行決鬥,苦鬥後幾乎溺死了艾比,她恍惚間彷彿看見了喬爾,最終放艾比和列夫離開了。

農場

艾莉回到了她和狄娜的農場,這里已人去樓空。艾莉彈起喬爾贈送的吉他,殘缺的手指已彈不出完整的音色,她回想起3年前喬爾出事前一晚舞會上兩人爭吵後又和解的場景。艾莉放下吉他,背上行囊,出門遠去。

來源:遊俠網

《最後生還者 二部曲》全章節人物劇情解析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