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教條 維京紀元》劇情梳理及分析

本篇文章具有嚴重的劇透,請各位玩家酌情觀看

本人因為通關後對劇情實在是意難平,懶得搞分割線了,所以不仔細看標題進來的非劇透黨就趕緊右上角吧,趁你們還沒看到太多劇透之前。

人類史前時代-先行者血脈以及末日的謊言

完成了遊戲中所有的Animus進程異常後,可以得知伊述人,也就是先行者應對末日的方式。伊述人高層:奧丁、提爾(獨臂人)、弗雷雅等人提出了世界樹計劃以應對末日,大體上是將他們自身的DNA植入了三個人類胚胎,而在末日之後,這三個人類胚胎成長、繁衍之後,人類當中會出現聖者,也就是這些伊述人高層的轉生者,從而渡過末日,重獲新生。原計劃中,這些高層人員是不包含洛基的,因為洛基與奧丁之間因為他們的兒子而產生了過節,奧丁禁止洛基參加本次計劃。因此,洛基將他的妻子阿勒忒婭的意識做成AI放入神杖中,自己則偷偷在末日計劃執行之時混入計劃地點,背刺了其中一個伊述人後,將自己的DNA也植入了人類胚胎中,並發誓末日之後一定要找到並殺了瘋神奧丁,並與自己老婆團聚。

這段視頻除了揭示奧丁與洛基之間那些破事外,我想到了老刺客系列里關於史前末日的表述。在AC3之前的劇情中,我們所認知的情報是,史前人類曾與先行者抗爭,直到世界末日之後,人類與先行者只倖存了一小部分,他們放下了隔閡,一部分先行者血脈跟隨人類傳承了下來,使得一部分人擁有了特異的能力,例如鷹眼視覺、伊甸神器的抵抗力。而在之後,先行者完全滅亡,僅剩人類生活在地球上。

現在看來,伊述人的末日生存方案可以說是成功了。在遊戲中,艾沃爾成為了奧丁的轉生者,而西格德成為了提爾的轉生者,巴辛姆是洛基的轉生者,而且也是在劇情一開始就已經覺醒自身意識的伊述人。而世界樹計劃很好地解釋了一些人類當中高濃度伊述DNA的來歷。至於亞當和夏娃是怎麼來的,個人認為育碧已經吃書了,因為在上古維序者線結局與現代結局中,有著可以顛覆整個刺客教條系列劇情立足點的線索,這里暫且不提。但在這里,我們已經可以開始懷疑,老刺客中關於先行者血脈來歷的設定以及史前末日之時伊述人對人類的態度。

《刺客教條 維京紀元/Assassin's Creed Valhalla/動作》劇情梳理及分析

正篇-艾沃爾的復仇與英格蘭奮鬥之旅

艾沃爾在同年之時便喪失雙親,自身也在逃亡之時被狼所咬,幾近死亡。由於產生了與奧丁一樣喪於巨狼芬布爾之口的經歷,奧丁在艾沃爾體內開始蘇醒。

在刺客教條中,有著流血效應的設定。一個人一旦長期體驗其祖先的記憶,祖先的記憶就會穿插在這個人的現實生活中,甚至做夢中自己也有可能體驗祖先的記憶。流血效應可以幫助一個人快速掌握其祖先的技能,但也會讓這個人因為長期沉浸在祖先的記憶中而分不清自己的意識,最終有可能瘋掉,也有可能自己的意識會被祖先所佔據。由於記憶是保存在DNA里的,艾沃爾被狼所咬,可以說是一種激活、體驗祖先記憶的手段,而這種經歷一旦多了,出現流血效應也不奇怪。這里可以推斷,聖者重生的原理,其實就是流血效應的一種應用。畢竟在設定中,聖者的伊述DNA濃度可以說是最高的。

回到主線劇情,艾沃爾在挪威本土幹著維京人該乾的活兒,四處劫掠,自己的救命兄弟西格德則環游世界。在劇情開始之時,艾沃爾找到了自己的殺親仇人,卻不敵,經歷一番折騰後成功脫出,回到家鄉,同時遇上了歸鄉的西格德,與兄弟帶回來的無形者巴辛姆與海什木。

艾沃爾在脫出之時撿到了自己父親的斧子,看到了英靈殿的幻覺,因此請教了先知,在嗑藥之後陷入幻覺,看到了自己在將來登上雪山,西格德失去一臂,而自己背叛西格德的一幕。

艾沃爾將這段預言放在一邊不管,自己與兄弟合計,准備夥同無形者干爆自己的殺父仇人。雖有一段周折,殺父仇人依舊順利拿下,可惜跑了仇人的兒子。在這之後,兄弟倆決定在挪威繼續幹一番大事業,但是西格德的父親最終決定走和平路線,不再打架。因為童年的悲劇,兄弟倆認為卑躬屈膝只能落得任人宰割的下場,因此兄弟倆一合計,夥同無形者,拉一群小弟到英格蘭闖一番大事業。

到了英格蘭後,兄弟倆分頭行動,結盟幹架兩不誤,順手斬草除根,把殺父仇人的兒子也幹了,卻在牛津郡翻了車。西格德被迫成為了阿爾弗雷德國王的人質,被芙凱折磨。艾沃爾在營救西格德的過程中,發現芙凱將西格德的右臂砍了下來,這符合了之前看到的預言。等到西格德被救出後,艾沃爾發現這位兄弟的性情大變,卻不明所以。

而這一切在修建家園,先知搬來後便可知道答案。艾沃爾通過服用先知的藥劑,體驗了以北歐神話為藍本的奧丁記憶。在記憶最後,提爾以自己的右臂為質子,保證奧丁不會對芬布爾做過分的事情,卻被奧丁所背叛,奧丁以其右臂為代價,將芬布爾囚禁。

芙凱對西格德所做的事情,便是還原了提爾被咔嚓掉右臂的經歷,提爾的記憶開始在西格德體內覺醒,流血效應使得西格德本人也開始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誰。

對於西格德所經歷的流血效應究竟是怎樣的,我並不清楚,但可以保證的是,艾沃爾本人所經歷的流血效應也沒好到哪去。首先是,每次刺殺目標、做重大決定之時,奧丁之聲總是在艾沃爾耳旁拱火。其次,地圖上有很多毒蠅傘收集要素,吃下毒蠅傘有戰鬥也有解謎,解謎結束後的語錄,基本上可以說都是奧丁所言,而戰鬥出現的敵人,全都是約頓海姆的會變成動物的巨人。最後,喝下先知藥劑體會奧丁的記憶,也可以說是艾沃爾流血效應的一大罪魁禍首,艾沃爾能在經歷這麼多之後依舊保持本我,不像西格德與巴辛姆一樣被迅速同化,也是不容易。

在家園與主線有關的結盟任務全部完成後,西格德邀請艾沃爾重回挪威,來到了一處伊述聖所,體驗了一番意識上傳電馭叛客英靈殿。艾沃爾在這個世界日復一日地循環,卻發現了本不該出現在英靈殿的父親。由此艾沃爾察覺到了不對,想要脫出這個虛假的世界,卻被奧丁阻止。最終艾沃爾戰勝了奧丁的意志,從而脫離了這個虛假的伊述世界。

脫離伊述裝置後,艾沃爾發現西格德被巴辛姆所控制,巴辛姆想要殺掉艾沃爾,艾沃爾對此不解,但巴辛姆劫持自己的兄弟使得艾沃爾憤怒地與巴辛姆決鬥。巴辛姆不敵,決定回頭殺死西格德,卻被兄弟倆合力,將其囚禁在了伊述意識裝置中。

在西格德高好感結局中,西格德與艾沃爾一同回到了英格蘭,將領主之位讓給了艾沃爾,解除了與蘭蒂芙的政治婚姻。在後面鐵匠結婚劇情中,即使先前給嫂子發了好人卡,你也依舊在這時向嫂子告白。所以嫂子早晚都是你的。

《刺客教條 維京紀元/Assassin's Creed Valhalla/動作》劇情梳理及分析

上古維序者結局-無形者所對抗的,是意識?還是其他?

上古維序者的劇情,在本作中的佔比其實並不高,除了主線折磨西格德的芙凱,其他更多是在結盟任務中順帶的,偏向於支線。按照奧德賽秩序神教的邏輯,本作中最高地位的,是阿爾弗雷德王子,他也是本作中上古維序者的主父兼最大內鬼。他引導艾沃爾,運用各種手段將自己的邪教在英格蘭的勢力連根拔起。在最後,他透露自己主父的位置是通過自己的父親以及兄弟繼承而來,對於一個虔誠的基督徒,上古維序者的信仰讓他無法接受。他的最初想法是將上古維序者的信仰進行改造,但艾沃爾的出現使得他改變了自己的計劃。最後,他將自己的維序者徽章交給了艾沃爾,自己則隱居山村。

對他來說,他尊重一切信仰耶穌與不信仰耶穌的人,對於強行信仰全知之父的上古維序者,他只有反感。拋開他背叛主角、害死主角戰友的行為不提,他也算是一種自由意志的捍衛者。即使有全知之父這個概念,他也堅信,也只願意信,這個概念只能落在基督教上。

阿爾弗雷德王子在最後交給艾沃爾一把鑰匙,這把鑰匙能解鎖漢姆頓郡舊大教堂的書房,在其中可以看到一則情報,一則揭露上古維序者本質的情報:

從中可以看出,上古維序者教團擁有著伊述人相當多的情報,而其中最重要的,便是認為人類只是伊述人的奴僕,最終目標是聽從伊述人的一切安排。這不禁讓人疑惑,所謂聖殿騎士的前身,上古維序者,他們的意識形態,還是「秩序」嗎?刺客教條系列所一直強調的,無形者與一種看不見的勢力抗爭,不是「秩序」,而是一個高階種族的舔狗?

假設這種思想就是聖殿騎士的源頭,海參加入聖殿騎士的意義何在?雪姨叛教的意義何在?法棍的戀情悲劇意義何在?難道這些能看到秩序意義的聖殿騎士,即使他們成功了,最後的下場就是變成伊述人的一條狗嗎?

我認為玩家所希望看到的,更多是秩序和自由的辯證思考,而不是秩序僅僅是伊述人控制聖殿騎士的工具,自由是人類對高階種族的反抗。種族之爭,秩序與自由毫無意義,伊述人只想把人類當工具,何來思考自由,人類飽受伊述人壓迫,何來思考秩序。

在奧德賽中,上古維序者稱呼馬拉卡以及他的孩子為汙血者,追殺這群具有伊述人血脈的汙血者,是他們的使命之一。而對於西格德這類帶有伊述血脈的轉生者,上古維序者芙凱的選擇是,將其提爾意識喚醒。這也可以側面推斷出,上古維序者就是站在伊述方的人類,他們一個很重要的任務,便是喚醒伊述人在人類中的轉生者,以及消滅所有能抵抗伊述人神力的混血者,即亞當夏娃一脈。

現代劇情結局-記憶傳承者不過是大號工具人罷了

蕾拉一行讀取艾沃爾的記憶,最終目的是找到艾沃爾記憶中的聖所,以解決2020年的世界末日。艾沃爾墓地的情報來自於一條廣播,而這個廣播的發送者,正是困在聖所中的巴辛姆,也就是洛基。蕾拉想依靠神杖來實現在聖所中進入模擬空間時的生存問題,不想洛基與阿勒忒婭里應外合,成功從模擬空間脫出,掌握神杖重獲新生。蕾拉被迫留在了模擬空間,與疑似戴斯蒙德的閱讀者一起想辦法從根源上解決末日問題,而對外界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

而這可以說是一場跨越萬年的局。總結下來,洛基將阿勒忒婭的意識放入神杖,自己趁伊述人高層離開,將自己的DNA上傳至人類胚胎,重生後在聖所掛樹。神杖操縱人類,利用秩序與自由平衡的思想,欺騙馬拉卡苦苦堅守兩千餘年,讓馬拉卡放心將神杖交給蕾拉,之後操控蕾拉殺死親友,利用愧疚感讓其到聖所自我犧牲掛樹,最後與洛基會合,而洛基本人重見天日,打入刺客組織,決心找回自己所有的家人,相比,戴斯蒙德、蕾拉、馬拉卡這些人,不過只是滿足其目的的工具罷了。

所謂的記憶傳承者,不過是洛基的騙局與阿勒忒婭的算計,所謂秩序與自由的對抗,不過都是精心編造的故事,不過都是伊述人的私慾罷了。

如果非要圓上秩序與自由對抗的說法,秩序所代表的便是伊述人對人類的操控,自由所代表的是人類對伊述人奴役的反抗。但這一切已經毫無必要了:秩序這一方再也不是人類自身所誕生的思想,而是已經被伊述人刻在DNA里的,被伊甸神器所腐化的;而自由則是人類自身探索到的,為了不受壓迫所誕生的思想。兩者相比高下立判,再也不是秩序與自由的辯證思考,而是單純的反抗壓迫。

《刺客教條 維京紀元/Assassin's Creed Valhalla/動作》劇情梳理及分析

結尾-真的,這遊戲劇情還能這麼變味?

刺客教條的現代劇情自從呆子萌便當後,便已經無輕無重。本來起源開始後的現代劇情值得一看,到了奧德賽DLC後,一切又朝著餵屎的方向發展。英靈殿本打算無視一切現代劇情,但真沒想到劇情還能如此發展,所謂刺客與聖殿的鬥爭,竟然都是伊述人的安排?所謂未來刺客與聖殿可能的合作,竟然是要聯合對抗外敵?但是上古維序者都不演了,直接跳內鬼了,聖殿騎士真的還有可能與刺客合作?刺客組織還進了一個不是人的最大內鬼,這刺客還怎麼贏?不對,人類還怎麼贏?

艾沃爾和西格德最終還是沒明白,他們其實是在跟一個不同的種族作鬥爭,他們雖然戰勝了體內的神明,卻沒有戰勝已經蘇醒的威脅。看著現代人也一個個送,只能說伊述人的信息優勢實在是太大了。雖然說,「死了的人就老老實實的死」這句話很帥,但現實總是如此殘酷,人類在刺客教條的世界里,依舊在不明所以地掙扎,這是一個悲劇,很不值得的悲劇。

來源:bilibili
作者:美游和伊莉雅貼貼《刺客教條 維京紀元》劇情梳理及分析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