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與香子蘭4》人物劇情通關評價

貓娘情人們

戲份減少,退居次要位置。

說起本作的角色,當然首先得說說各位「貓娘情人」們了,嘉祥通過一段時間的接觸終於將水無月家的六位貓娘納入自己的情人陣容。為了給本作劇情讓路,其實對於這六隻貓娘的描寫有所減少,而且相對於前幾作來說沒那麼有側重點,所以本作中她們六位給人印象並不深刻。不過,相信認真遊玩過前面的作品的玩家會發現這六隻貓娘發生了明顯的轉變——她們的語言風格經常帶有明顯的「調情」色彩。

以楓為例,她在本作中的語言風格尤為明顯。在前幾作中她更多地是一副傲嬌的模樣,和玩家保持著明顯的距離感。即便是Vol.3故事中,她於遊艇上吐露心聲,然而她對於嘉祥的情感也是有所保留的。而在Vol.4中,從一開始的時候就開始「撩「嘉祥,而且時常產生某種不可描述的暗示。

對此,或許有的玩家會直接認為楓就被「攻略「了之後變成這樣理所當然。但她在六位貓娘中情感和想法都是較為復雜的,在前作中她始終留給玩家一種若隱若現的距離感,出現這種改變還是比較突兀的。

相對合理一點的解釋是,兩作有一定的時間跨度,Vol.4以前的故事是從上年冬季到今年夏季,而現在已經是年末冬季,楓和嘉祥的情感迅速發展(加上貓娘的成長速度非常快)。盡管如此,相信玩過前作的玩家可能多少還是會覺得有點不適應。

相應的,其餘的貓娘情人們也或多或少表現出更多「調情「的傾向,比如,桂的發情頻率似乎更加頻繁了,椰子經常直接表露出了自己對哥哥的愛意,以及巧克力和香草似乎更加」欲求不滿「。或許部分玩家會覺得對話中中更多的暗示會更滿足他們的愛好,不過從我的角度來看,這種轉變似乎有些過於突兀了。

除前作出現的貓娘情人們,本作出現了幾位新角色,包括一直只存在於眾人口中的嘉祥父母,以及嘉祥留學時期的糕點師傅,還有師傅家寄養的貓娘。從篇幅上來看,劇情顯然是側重於他們的,但是比較尷尬的是,在縮減了六位貓娘情人的內容同時,對這幾位新出場的角色的呈現卻並不算太充分。

《巧克力與香子蘭4》人物劇情通關評價

水無月州濱

嚴厲的父親,但是有自己不為人知的考量。

Vol.4的故事因為嘉祥父親州濱而展開,他在嘉祥自認為已經不錯的時候,用事實嚴厲訓斥了他,在使後者沮喪的同時也引發了他對於自己人生目標的思考,並重新出發追尋真正的願望,間接推動了一系列劇情,雖然出場不多,但是作用無法忽視——

他希望嘉祥能夠追尋自己真正的願望,因此才對他嚴格要求;

嘉祥因為想要向父親證明自己,因而努力追尋自己的進步;

因為州濱知曉了嘉祥從師於自己的生母貝涅,因而對用自己獨特的方式支持著嘉祥;

州濱作為一名傳統的亞洲父親形象,對於兒女的教誨是非常嚴格的,實際上有著自己的考量,他希望通過嚴格要求促使嘉祥能夠追尋自己真正的夢想和價值。

在Vol.4之前,州濱的性格主要通過時雨和嘉祥的描述呈現,給人一種固執而嚴苛的印象,然而在Vol.4中玩家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州濱並不是真的那麼頑固。最初,他想讓嘉祥繼承和果子生意,而在了解到嘉祥真正喜歡的事業是西點製作之後,在背後用獨特的方式去推進嘉祥的進步,看似不合理的嚴厲之下也隱含著通情達理的慈父形象。

在喪父之後,州濱並沒有選擇邀請遠在法國的母親貝涅赴日本奔喪,而是選擇對此冷處理,因為他考慮到這段母子之情無法再像之前那樣延續,而母親的到來也必將導致母親因此受人非議,這時他顯露出了深思熟慮之後的穩重一面,做出了一定的犧牲,換取了一個對各方相對來說可以理解和接受的方案,這是一名中年男性的成熟。

當然,不願輕易讓兒女看到的自己的淚水和痛楚(雙重含義),選擇隱忍和掩藏,一方面是因為穩重男性的承擔,領一方面也是因為他某種程度上帶有傳統和固執。

個人覺得,雖然對於州濱的正面描寫不多,但還算是比較成功的。

貝涅

平易近人的老女士,樂於傳遞家人般的溫暖。

貝涅, 嘉祥的法國師傅,終於在本作中正式露面,她是一位和藹可親的老女士,像對待孩子一樣對待嘉祥。貝涅女士對嘉祥的教育方式和嘉祥的父親不同,她更傾向於讓嘉祥自己去領悟,而不是直接嚴厲指出嘉祥的不足。嘉祥對於師傅的極高評價,側面也反映了貝涅女士既是一位技藝高超的糕點師,也是一位善於教導的長輩。

根據嘉祥的描述,貝涅女士雖然技藝高超,但是並不願意收徒,嘉祥是唯一的例外。表面上,貝涅女士因為心底善良,被嘉祥追逐自己所愛之物的熱忱打動。實際上,貝涅女士還有自己的考量,因為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原因——嘉祥是她的親孫子,而嘉祥之父州濱正是自己多年前忍痛離開日本所留下的兒子。

這樣的戲劇性其實在GalGame中並不少見,因為GalGame中很多人物的出場都是有所安排的,其人際關系經常是錯綜復雜的,詳細的劇情放在後面再說。

然而貝涅女士並沒有立即將這個真相傳達給嘉祥,她更願意以一名師傅的身份來教導嘉祥,為他追逐夢想的道路上盡自己所及之事。和州濱相似甚至更為老練,州濱是從未透露過相關信息,而貝涅女士將事實進行化用,隱藏了真相的同時卻也用真相的一部分引導嘉祥。在嘉祥即將離開法國的時候,貝涅女士詳細地講述了自己的經歷,幾近道出真相,只是希望能夠對嘉祥有所啟發,和州濱一樣,她是對孫子寄予厚望的,只不過是因為時機尚未成熟,不得不隱瞞。

貝涅女士一直的後半生一直生活在糾結和思念中,離開日本的丈夫和兒子,甚至在丈夫去世的時候也沒有見到丈夫一面。貝涅女士從未放下過糕點製作,一方面是為了通過美食傳遞快樂聊以自慰,另一方面這從未變過的口味也是對親人思念的載體。不論是嘉祥,還是草莓,抑或時雨,在關照他們的同時,也能獲得一絲親人的溫暖吧。

《巧克力與香子蘭4》人物劇情通關評價

草莓

羞澀的小妹,懷著單純的心意。

作為在《NekoPara Vol.4》海報中出現過的新晉貓娘,玩家們曾寄予厚望,並且對發展和草莓的關系期待已久,只不過草莓的存在感似乎並不是太高,大概通關後草莓那獨自倚靠在窗邊的身影,會讓玩家對她的印象略微深刻一點。

草莓和水無月家的貓娘性格完全不同,因為從小生活在貝涅女士身邊,所以性格內向羞澀,但是富有教養,對她來說,貝涅女士和蛋糕店,幾乎就是世界的全部,除了幼時對嘉祥的心意……

關於草莓的劇情其實並不多,大部分都是在店里的工作場景,可以說比水無月家的貓娘劇情更加日常,留給玩家的,除了可愛而內向的人設,大概更多是一份期待。與草莓發展關系的劇情基本上是還沒開始就結束了,而嘉祥在草莓吐露心意之後便匆匆離去。

作為一名人氣還算挺高的新角色,初次露面便很快淡出了玩家視野,實屬遺憾,而草莓的後續劇情將會在獨立外傳中呈現。

淡雪

賢妻良母,純純的淡定姐。

水無月淡雪,是一位 「佛系老媽」,對事情看似漠不關心,實則瞭然於心。

游戲中她的第一次出場,就遇上了嘉祥和州濱的爭吵,然而她對此不以為然,認為這不過是父子倆的日常罷了。當玩家都為此捏了一把汗的時候,淡雪卻對此不加干涉。

而第二次出場的時候,淡雪回應了玩家的疑惑,一切僅在她掌握之中——她理解州濱和貝涅的良苦用心,同時也相信嘉祥會盡全力去應對,以及對於親情羈絆的信任,因而淡雪才淡然自若。最後,貝涅和州濱沒有講述的真相,由淡雪一一揭曉。

淡雪也並非沒有參與到這場彼此配合的努力中來,她默許了時雨暗中輔助哥哥的行為,在嘉祥離家出走的時候悄悄提供支持。可以猜測,或許她還曾在州濱憤怒的時候用自己獨有的方式進行說服他,讓州濱站在嘉祥的立場去考慮。

這位母親,以旁觀者的姿態,凝視著這一切的發生,但是卻以無言的方式參與到了這一過程中來,因為她,是嘉祥的母親,也是州濱的青梅竹馬,是這家庭中不可或缺的一員。

牛奶

大概這就是龍套吧……

想了想,還是提一下牛奶吧。在等待本作推出的同時,玩家們曾表示「推完六隻了」,應該「推牛奶」「推草莓」「推骨科」了。然而,且不說發展關系,牛奶在本作中的對話也就寥寥數句,相比Vol.1和Vol.2的存在感更弱了,基本上是真的「路人角色」了。

在本作中,玩家唯一記得的可能就是牛奶長成「大姐姐」之後的御姐風立繪,雖然有了新立繪,但是劇情幾乎為0,也算是讓很多玩家有些失望了。

更遺憾的是,牛奶在將來都沒有單獨外傳,直到系列完結,牛奶都還是徹頭徹尾的路人……

來源:遊俠網

《巧克力與香子蘭4》人物劇情通關評價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