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師 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巫師3》攻略專題

攻略專題

獵魔人的創造者

科西莫・馬拉斯皮納(Cosimo Malaspina)

《巫師 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阿爾祖(Alzur)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以上是卡畫,這兩位現存的資料不多,原著中僅提及是獵魔人的創造者,根據維基百科中的介紹,這師徒二人都是法術高手,阿爾祖創造了阿爾祖落雷術、阿爾祖雙十字召喚術、阿爾祖護盾等眾多著名的法術,落雷術和雙十字召喚術在遊戲中有,就不再上圖了,阿爾祖護盾這個法術在《巫師》系列遊戲中出現過,特麗絲給傑洛特上了一層盾。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同時,這師徒二人還酷愛創造恐怖的怪物,本次拓展包里怪獸陣營的奇美拉是科西莫的傑作,阿爾祖用雙十字召喚術拉出了巨蜈蚣(Viy),因Viy太過巨大(雙十字召喚術卡圖里的眼睛就是它)。

創造了獵魔人的科西莫和他的徒弟阿爾祖、徒孫伊達蘭,這三人有一大愛好不得不提——喜歡造怪。除了獵魔人本身,獵魔人之道拓展包里的多數怪物都直接或間接與這三人有關。不過講起巨蜈蚣(Viy)和伊迪爾(Idr)這兩只節肢動物,它們還有一個表親我們不得不提,那就是科斯切伊(Koshchey)。

科斯切伊(Koshchey)

沒有找到高清卡畫,我自己進遊戲截了一張,將就著看,順便提一嘴,正向卡畫介紹里所說,科斯切伊代表死亡,而直面死亡的這位女術士,正是傑洛特的母親——薇森娜(Visenna )。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直面死亡的薇森娜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美劇《獵魔人》中傑洛特的母親薇森娜

科斯切伊的故事收錄在薩普科夫斯基老爺子為獵魔人系列寫的小故事集《無盡之路》(The Road of No Return)中,第一隻科斯切伊叫是被名叫弗雷赫納爾(Fregenal)的法師用三角法陣召喚而來。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左下角的法師即是弗雷赫納爾。

老弗這個人不是一名為人民服務的法師,在得到了科斯切伊這個大殺器以後並沒有指揮它耕耕田、種種地,消滅一些山貓野獸,而是成立了一個恐怖組織——Koshchey’s Men,我們姑且把它翻譯為科斯切伊騎士團。這伙惡徒在大團長弗雷赫納爾的帶領下,人仗蟲勢,在阿梅爾山脈( Amell Mountains)附近的村落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因為科斯切伊的戰鬥力極強,多數村落都不敢反抗,任由惡徒們宰割,甚至連瑪伊納(Mayena)要塞的駐軍都不敢與之為敵,所幸的是,在瑪伊納附近有一個德魯伊之環(我覺得是類似於女術士集會所的組織),薇森娜正式其中一員。

轉折發生在克魯茲(Klucz)山下的一個村落里,一位名叫米庫拉(Mikula)鐵匠決心要揭竿而起,隨後他前往德魯伊之環尋求幫助,薇森娜接下了這個任務。在探知了米庫拉的計劃之後,弗雷赫納爾派出了一位名為曼妮莎(Manissa)的女巫來刺殺前來援助的德魯伊(這人還是莫斯薩克的母親,群島能打出鍊金牌的那位老伯伯),但她誤將一位名叫科林(Korin)的戰士當作了前來支援的德魯伊(科林可能是傑洛特的父親)旋即展開了暗殺,更讓人沒想到的是科林身手不凡,三下五除二把刺殺他的女巫給打死了(日後莫斯薩克和傑洛特還有交集,合著你爹殺了我媽)。這時,真正的援兵薇森娜登場了,在治好了科林之後和米庫拉以及一名良心發現叛逃的毛怪Kehl 組成聯軍,向弗雷赫納爾宣戰。

簡短截說,老弗雙拳難敵八手,最後只能同意用科斯切伊的命換他的命,並將這四人引向科斯切伊的巢穴。在最後一戰中,弗雷赫納爾趁眾人不備耍詐,在背後擊昏了薇森娜並弄傷了科林的腿,並趁機逃脫,但他怎能逃過命運?關鍵時刻,拍馬趕到的米庫拉手起刀落,老弗人頭落地。

薇森娜陷入了昏迷,剩餘三人拿科斯切伊毫無辦法,只能抱起薇森娜三十六計走為上。因為科林腿有傷,無法跑快,眼看科斯切伊越來越近,米庫拉、科林和Kehl不得不與它決一死戰,戰鬥中Kehl身負重傷。在這關鍵時刻,薇森娜醒了過來,這就有了卡畫中的這一幕。薇森娜用一記鏡像效應(Mirror Effect )法術將科斯切伊擊殺,大蜘蛛在壯觀的爆炸中支離破碎。

科斯切伊的故事就是這樣,這里面還有許多細節,比如弗雷赫納爾和德魯伊之環有py交易,就不再一一闡述。

怪獸陣營

場地卡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萬魔窟(Dol Dhu Lokke)

看不懂英文名沒有關系,因為它就不是英文。

薩普科夫斯基在創作獵魔人的時候,也自編了一些語言,例如尼弗迦德語、上古語,當然肯定沒有魔戒里的精靈語那麼完善,畢竟托爾金老爺子是牛津大學的語言學家。

按照翻譯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dol=山谷(精靈的自留地就叫Dol Blathanna,多爾佈雷坦納);dhu=黑色,Lokke我沒有找到對應的翻譯,但是怎麼看都像是lake(湖)。

所以直譯應該是湖中的黑色山谷,正好和閃卡相互呼應,有閃卡的朋友們可以聽聽聲音,地點應該是在水下,綜上所述,我覺得翻譯為萬魔淵更加貼切,但聽起來並沒有萬魔窟好聽。

最後這個場地卡應該是昆特牌團隊的原創,我沒有搜索到任何相關的地點。

最後,怪獸陣營的三張藍卡一起介紹。

奇美拉(Chimera)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科西莫的縫合怪,有鹿首魔、獅鷲、類蟲生物、翼手龍的基因。原型是古希臘神話中的怪獸,擁有獅子的頭,山羊的身軀,和一條蟒蛇組成的尾巴。它的呼吸吐出的都是火焰,最後被柏勒洛豐殺死。

孽狐(Phooca)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我看這背景的櫻花粉,本以為是一隻日本鬼。搜來搜去,得到的信息也和卡牌描述一樣,孽鬼的近親(變種),再無其它信息。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雜交獸(hybird)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名字很有意思,家里有混動汽車的話,你的車上也會有它的名字,hybird。

辛迪加陣營

辛迪加這個陣營還是不太瞭解,好像是昆特牌自創的一個陣營,但是有把《巫師》系列遊戲里的火蜥蜴幫、烈焰薔薇騎士團(這個翻譯太贊了)加入了進來。一時我也鬧不清他們是什麼關系,不敢亂科普。

有一個我知道的情節,火蜥蜴幫在教授和薩沃拉的帶領下,攻破了狼堡的城牆,搶走了地下室的獵魔人突變物和突變設備,想藉此創造屬於自己的變種人。本版本辛迪加陣營更新的很多令人San值狂掉的克魯蘇系藍白卡,就是突變失敗的產物。

失敗是成功之母,無數次失敗後一個成功的生物兵器誕生了。

墮落蕾拉(Fallen Rayla)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在《王權殞落》里她是對松鼠黨深惡痛絕的黑雷拉(Black Rayla)。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在《巫師1》里是白狼的一名朋友。

白之蕾拉(White Rayla)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蕾拉出生在萊里亞(Lyria),她的母親是精靈,父親是人類,所以蕾拉是半精靈,在人類和精靈兩個種族中都不受待見,蕾拉一家在她童年時受盡了鄰居的歧視和凌辱,導致小蕾拉在日後對非人種族的極端仇恨,這才有了我們在《王權殞落》里看到的那個瘋狂的黑蕾拉。

長大後的蕾拉變成了一名渴望冒險的雇傭兵,在隨後的日子里,她偶然遇到的傑洛特,折服於他的戰鬥技巧;隨後在溫格堡(Vengerberg)又和葉妮芙有交集(世界真是太小了)。

第一次北境戰爭期間,蕾拉效力於若干國家,最終加入了亞甸的特種部隊,效力於德馬溫國王。

第二次北境戰爭期間,蕾拉的部隊被派往下亞甸(Lower Aedirn)防禦尼弗迦德的入侵。但是,尼弗迦德的先鋒部隊——松鼠黨,先期抵達下亞甸,擊潰了蕾拉的部隊,活捉了蕾拉和她的士兵,並准備處死他們。千鈞一發之際,蕾拉被路過的米薇女王救下,就有了我們在《王權殞落》中看見的那一幕。

在接下來的戰爭中,尼弗迦德兵臨亞甸的首都——溫格堡城下,蕾拉參與了首都保衛戰。尼弗迦德最終攻克了溫格堡,蕾拉又帶領部隊疏散城內居民,送他們去泰莫利亞避難。期間又被大隊松鼠黨包圍,蕾拉堅決不做松鼠黨的俘虜,也不允許她的士兵當俘虜,一邊作戰一邊手刃自己重傷的士兵。

最終,整隊斷後軍只剩蕾拉一人。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被松鼠黨包圍的蕾拉

松鼠黨命令她繳械投降:「放下你的劍,女人。」

蕾拉發出了駭人的大笑,用袖口擦了擦臉。汗水、塵土和鮮血混作一團。

「我的劍很值錢,我可不會丟掉它,精靈!」她大喊道,「你想搶走它,除非掰斷我的手指!我是黑蕾拉!你們還在等什麼?」

她沒等太久。

以上是原文。個人推測,蕾拉殘害了那麼多松鼠黨,這血海深仇肯定不能一刀了斷,蕾拉應該是被一擁而上的松鼠黨活捉,再次出現時頭發已經全白(這是受了多大刺激 )左手被斬斷,臉上有兩道巨大的傷疤,自稱白蕾拉,繼續獵殺松鼠黨。

在布倫納之戰後,追殺托露薇爾及其同僚,五年後,蕾拉開始為烈焰薔薇騎士團工作,並與傑洛特有一面之緣,在一次任務中,胸前被亞伊文射中兩箭,生命危在旦夕。

受傷的蕾拉被火蜥蜴幫帶走,進行了變種人改造,化身為今天我看所看到的墮落蕾拉,失去了思維和感情,一臺純粹的殺戮機器。被火蜥蜴幫用於攻擊白狼,並最終死於傑洛特的劍下,結束了自己悲情的一生。

各學派掌門概覽

狼學派我們都很瞭解,就不再贅述。

按掌門的年紀和現存資料排個跟新順序:

獅鷲學派

掌門:拉爾維克的埃蘭(Erland of Larvik),最早的獵魔人之一。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貓學派

掌門:雷達的吉茲拉斯(Gezras of Leyda),這名字怎麼拼都像萊格拉斯。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熊學派

掌門:吉米瑞亞的阿納哈德(Arnaghad of Gemmera)是的,熊老大的老家叫吉米瑞亞,尼弗迦德的一個行省。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蝮蛇學派

掌門:邪眼(Ivar Evil-Eye),生辰年月不詳,蝮蛇學派誕生於熊學派。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拉爾維克的埃蘭(Erland of Larvik)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埃蘭是第一批獵魔人,獅鷲學派創始人。出生於公元十世紀,比我們的白狼早了大約300年。

埃蘭的母親叫瓦尼婭(Vanja),來自群島中最小的一個島——印達爾斯費爾島(Hindarsfjall),父親不明(這一點到和白狼很像)。

小時候的埃蘭是一名普通的漁民,每日跟船出海,做一名合格的島民,也是小暴脾氣。

10歲那年有人羞辱了埃蘭,他二話不說拿起鋼叉把對方給捅了。同年,船隊停靠尼弗迦德,瓦尼婭把埃蘭賣給了一名術士——阿爾祖。隨後的幾周時間里,阿爾祖陸陸續續收集到了38名孩子,並把他們帶到了里斯伯格堡(Rissberg castle),阿爾祖告訴孩子們,他們將要在這里參加一項革命性的實驗。

隨後的日子里,這些孩子接受了嚴酷又危險的訓練,在訓練過程中,有4名孩子不幸身亡。11歲那年,埃蘭喜歡上了一同訓練的一名女孩——雅戈達(Jagoda),這兩人每晚坐在城堡的高牆上看星星,一起抱怨食物、訓練和阿爾祖,這讓背井離鄉的兩人又一次感受到了人間的溫暖,居然還有人關心我。然而,隨著實驗的繼續進行,阿爾祖開始給大家嗑藥。

最初,一切都很順利,喝了法師的魔藥,大家都變得更強壯更敏捷。隨後,女孩們出現了嚴重的副作用,包括雅戈達在內的多數女孩一病不起。小埃蘭整夜整夜的陪護在雅戈達身邊,但他又能做什麼呢?只能安慰她「everthing will be ok」。最終,包括雅戈達在內的所有女孩,都死於青草試煉(Trial of the grasses),小埃蘭親手埋葬了雅戈達。多年後的埃蘭也不明白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這種現象——女孩對青草試煉的反應更強烈。

整個青草試煉結束以後,只有5名男孩倖存了下來。訓練並沒有結束,阿爾祖召集了全國的名師來為他們授課:劍法、追蹤技巧、法術等等,但是法術不是誰都可以學的,這些孩子很明顯沒有法術的天賦,整個訓練失敗的一塌糊塗,我們第一篇講到的師徒三人只好帶著所有的孩子離開里斯伯格堡,前往莫格拉格堡(Morgraig Castle),在那里,阿爾祖教會了他們法印,一種被法師嗤之以鼻的極其簡單的法術。這些法印結印簡單,單手就能完成,在戰鬥中隨時可以釋放,讓獵魔人如虎添翼。

在埃蘭15歲即將出師之時,阿爾祖又給他找來了一名劍術導師——游俠Taliesin Bleddyn Yorath aep Lywelyn。

是的,這就時他的名字,小時候考試寫名字不得一把鼻涕一把淚。這5名年輕的獵魔人也嫌他名字長,直接叫他格里芬(Griffin)即獅鷲,因為他的盾牌上印著一隻黑的是獅鷲,這也就是日後獅鷲學派的名字來源。這名游俠騎士不僅教授小獵魔人們劍術,更是教導他們不辱自己的使命,他們的存在絕對不是實驗失敗的產物,在這個危機四伏的世界,他們的一身本領必然會成就一番豐功偉績。牢記恩師教導的埃蘭,終於從雅戈達去世的陰影里走了出來,相信這一切都是值得的,他肩負著更偉大的使命。日後獅鷲學派的信條亦是如此:protecting the people of the continent from threats they couldn’t face——救民於水火。

隨後,埃蘭出師了,和他的四個師兄弟開始了自己的獵魔人生涯。簡短截說,埃蘭一路打怪升級,民眾也第一次聽說了獵魔人的名字,埃蘭業務嫻熟,為很多村落解決了多年的怪物頑疾,同時他又堅守自己的騎士精神,在群眾口中風評頗高。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獵殺小霧妖的埃蘭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獵殺瘟疫女妖的埃蘭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埃蘭的裝備

這樣的打怪生活持續到了埃蘭40歲,現是阿爾祖師徒三人撤離了里斯伯格堡,後是埃蘭聽說已經有獵魔人為了搶奪任務和賞金開始自相殘殺,禮崩樂壞啊。一年冬天,埃蘭返回里斯伯格堡過冬,發現他的一名兄弟里斯(Rhys)身負重傷,據瞭解,正是日後的熊學派掌門阿納哈德(Arnaghad)下此狠手。隨後,阿納哈德帶著一夥忠於他的獵魔人兄弟堵了城堡的大門,一場械鬥不可避免的發生了。戰鬥中,阿納哈德砍傷了埃蘭的臉,留下了一道駭人的傷疤。最終,埃蘭幫取得了戰鬥的勝利,將阿納哈德逐出里斯伯格堡,這才有了日後阿納哈德創建熊學派。隨後的幾年里,有傳言在南方成立了兩個新的獵魔人學派(熊和蛇),又有20名獵魔人帶著突變藥水和設備不辭而別。里斯伯格堡,這個獵魔人第一個大本營,最終被荒廢了,一年冬天過後,埃蘭也決定不再回來了。

離開里斯伯格堡後,埃蘭同他的13名最好的朋友創立了獅鷲學派,選擇了凱爾塞壬(Kaer y Seren)堡作為他們的總部。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當上了獅鷲學派掌門的埃蘭,依然堅持出門打怪,廣交好友,過著傳奇的一生。約一個世紀以後,獅鷲學派名氣越來遠大,在群眾口中聲望極高。不但招來了術士們的嫉妒,而且隨著獵魔人的活動,很多怪物被趕盡殺絕,一些人吃飽了就罵廚子,將矛頭指向了獵魔人。

最終的結果我們都知道了,獅鷲學派不想分享自己關於魔法的知識,一群嫉妒的術士製造了人工雪崩,埋掉了凱爾塞壬。而埃蘭恰好不在城堡內,目睹了罪魁禍首的埃蘭並沒有選擇報復,而是找到了一個山洞,將畢生所學的獵殺技巧寫成了一本書,這樣即使將來獵魔人滅絕了,怪物捲土重來時,群眾會知道如何抵禦他們。在這之後發生了什麼,就不得而知了。我讀到這兒挺感動的,獅鷲學派不欠人類一絲一毫,即使是被消滅、瓦解,也要貫徹他們一生的信條,Protecting the people of the continent from threats they couldn’t face——救民於水火。

貓學派

雷達的吉茲拉斯(Gezras of Leyda)

先介紹一下雷達(Leyda)這個地方。雷達在北方領域的科德溫(Kawdwen)境內,有一座要塞名叫雷達堡,松鼠黨在1267年在雷達堡進行了一次大屠殺,血洗雷達堡,沒有留下一個活口,作為報復,科德溫國王下令在首都對非人種族進行大屠殺。

所以可能吉茲拉斯的名字和雷達並沒有關系,可能是他自己選擇的名字,畢竟他不是出生在雷達,就像利維亞的傑洛特一樣。但我傾向於吉茲拉斯帶隊屠殺了雷達堡,給自己留下了雷達的吉茲拉斯這個名字。就像傑洛特的「布拉維坎的屠夫」稱號一樣。

吉茲拉斯出生於11世界,是一名半精靈。父母不詳,因為是半精靈的緣故,被他的養父所憎恨,幼時就被賣給了斯提嘉堡(Stygga Castle )法師,進行獵魔人試練。這時距離第一代獵魔人誕生已經過去一百多年了,青草試練的配方也被城堡里的法師改善,意圖鈍化獵魔人的感情,諷刺的是,這些藥劑反而大大增強了吉茲拉斯的感情,極易感情失控,而做出過激的舉動。導致日後的貓學派戰鬥風格亦是如此——「即使敵人放棄抵抗,哭求饒恕也絕不留情……貓嘛,殘忍的動物」。

摘自貓學派獵魔人簡介,深得掌門的真傳。挺過青草試練的吉茲拉斯從屍山血海中爬了出來,解救了他的朋友逃離了城堡。在逃亡途中加入了艾恩・希德(Aen Seidhe )的隊伍,即在《王權殞落》中彈的一手魯特琴,同米薇女王打游擊的精靈頭子。在和艾恩希德打游擊的過程中,吉茲拉斯的隊伍不斷壯大,他也沒有忘記斯提嘉堡的法師對他做的一切。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在有了足夠的人手以後,吉茲拉斯突襲了斯提嘉堡,手刃了城堡內的法師。將城堡據為己有,創立了貓學派。但是,好景不長,艾賓(Ebbing)的陸軍接到報案後圍攻了斯提嘉堡,最終攻克了城堡。

「貓學派獵魔人並沒能在斯提嘉堡里住上多久,事實上,他們在哪里都沒住得長久」——摘自斯提嘉堡卡牌簡介。

在城堡被攻克後,吉茲拉斯帶領著倖存的貓學派獵魔人一路北上,居無定所,過上了像精靈一樣顛沛流離的日子。也就有了以後攻打雷達堡的故事(我懷疑他們還想搶根據地 )斯提嘉堡在此之後也沒閒著,被帝國燙頭師威戈弗特茲(Vilgefortz)選中,日後製造海難害死帕薇塔公主,把大帝傳送上岸;囚禁葉奶,與傑洛特的尋女小隊決戰,最終被擊敗,都發生在此地。斯提嘉堡最終於1268年被女術士集會所派出的三名術士摧毀(薩賓娜、凱拉梅茲、特莉絲)。

熊學派

吉米瑞亞的阿納哈德(Arnaghad of Gemmera)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阿納哈德出生於10世紀,和獅鷲學派掌門埃蘭是同一個時代的人,來自帝國行省吉米瑞亞的群山深處,身世不詳。在獵魔人的秩序還沒有崩壞之前,常以一身熊皮鬥篷示人,雖有一幫跟隨的小弟,但阿納哈德本人在莫格拉格堡(Morgraig Castle)從未有家的感覺,和其他獵魔人也沒有兄弟之情。

應該說阿納哈德是整個獵魔人秩序崩壞的導火索——在科德溫的一個村莊里,我們前文提到的獵魔人里斯(Rhys)接到了為村民清除一隻讎特怪(chort)的任務,隨後趕到的阿納哈德也想接下這樁買賣,然而被村民們告知已經有獵魔人攔下了任務,進入森林打怪了。聽聞有同行搶生意,阿納哈德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找到里斯之後不由分說,拔劍就砍。戰鬥中里斯不敵阿納哈德,只能驚醒了讎特怪來對付阿納哈德,自己趁機逃脫。

由此就有了埃蘭小故事里的那一幕,阿納哈德和埃蘭兩派人馬在莫格拉格堡大打出手,阿納哈德敗北,被迫退出莫格拉格堡,並和他的手下們在阿梅爾(Ameel)山中找到了一處古堡—— 哈恩・卡杜奇(Haern Caduch)。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哈恩・卡杜奇(Haern Caduch)

並在此創建了熊學派。多年之後,熊學派內部爆發了叛亂,阿納哈德險些命喪於此。在這個叛亂後,蛇學派登上了歷史的舞臺,哈恩・卡杜奇堡也被迫廢棄,任由它被時間和積雪掩埋,隨著熊學派的沒落,這座城堡的位置也成了一個謎。

蛇學派

邪眼(Ivar Evil-Eye)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蛇學派是蠢驢自己創造的一個學派,原著中並沒有出現。關於掌門邪眼的信息只在巫師3的一個任務中有所提及,傑洛特在寇格林姆(Kolgrim)的殘骸上找到了一封寫給他的信,提及自己已完成任務,這就返回面見大王。證明掌門在12世紀還活著,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年齡了,盲猜得有150歲了。

邪眼的介紹就這麼多。

因為確實沒什麼可以介紹的,蛇學派本身也是一個瀕臨滅絕的學派了,創始之初的目的就是研究狂獵 (Wild Hunt)蛇學派的蛇堡傳說隱藏在提爾・托夏(Tir Tochair )山脈,名字叫古圖爾・格瓦德(Gorthur Gvaed)。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仔細看卡畫,橋上有一名白髮男子牽著一匹馬)。

蛇堡里面收藏著大量關於狂獵的知識,不過在篡位者當政時期,被黑衣軍付之一炬了。到了大帝復辟的時期,大帝向雷索和他的朋友保證,殺了北方的國王,就幫你重建蛇學派。這就有了後來傑洛特和雷索的一系列故事。

各學派成員

幾位掌門介紹完了,下面介紹一下大哥的小弟們。

波維斯的柯恩(Coën of Poviss)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這里截個圖,大家將就看一下。

凱爾達(Keldar)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柯恩很仰慕的一位老師,在獅鷲學派負責怪物理論教學,知識淵博,能夠全文背誦暗影之書(Liber Tenebrarum)應該是一本怪物圖鑒之類的書。當他的學生答不上來他的問題時,老凱爾達就會生氣。

並發出卡畫簡介上的嘲諷:去把大蒜抹在劍上獵殺吸血鬼吧。

在凱爾塞壬被雪崩摧毀時,老凱爾達是城堡內唯一的倖存者。即使城堡被毀,凱爾達依然選擇留下鎮守城堡,不要問為什麼,問就是對獅鷲學派的忠誠與熱愛。

蓋坦(Gaetan)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巫師3》中出現過的人物,貓學派獵魔人。在威倫(Velen)的Honorton村接到一個獵殺鹿首精(Leshen)的活,威倫這個地方我們熟悉。

人傑地靈,不僅事成之後壓價到只給12克朗的工錢,而且在蓋坦抗議以後,欺騙他來谷倉領剩下的工錢,實則拿起草叉准備謀害蓋坦。

貓學派的獵魔人嘛,青草試煉的配方和別的學派不一樣,極其容易激動。發現村民惡行的蓋坦當場失控,暴走的他屠殺了整個村子的村民,最終在一個小女孩(Millie)面前冷靜了下來。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這孩子讓蓋坦想起了自己的妹妹,最終全村只有她一人生還。

仔細看蓋坦的卡畫右下角。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佈雷恩(Brehen)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一名被貓學派除名的獵魔人,為人殘忍無情、殺人從不受良心的譴責。在布萊恩路過一個名叫埃羅(Iello)的村莊時,介入了村民的沖突,一名獵魔人的介入讓沖突變成了單方面的屠殺,大量村民死在了布萊恩的劍下。他也得到了一個綽號:埃羅之貓(Cat of Iello)頗有布拉維坎的屠夫( Butchery of Blaviken)的味道。

正因此事,布萊恩被貓學派除名,從此變成了一名無家可歸的獵魔人。

在被學派除名四年後,布萊恩在趕去泰莫利亞(Temeria)接弗爾泰斯特(Foltest)國王的任務,即破解雅妲(Adda)公主的詛咒。不巧遇上了傑洛特,布萊恩覺得白狼是來跟自己搶生意了,隨手抓了一名女祭司當人質(即卡畫里的這一刻),要求和傑洛特決鬥,在隨後的戰鬥中不敵傑洛特。傑洛特也並沒有殺他,給了佈雷恩重新做人的機會,告訴他要是再敢草菅人命,就算是藏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挖出來做個了斷。

抵達泰莫利亞之後,聽聞國王表示不能動雅妲公主一根毫毛,還要破解她身上的詛咒。布萊恩不幹了,表示這活我弄不了,愛誰誰吧。隨後一群受夠了雅妲為非作歹的村民暗中聯系布萊恩,雇傭他殺掉怪物,還人民一個太平。布萊恩接下來活。結果自己太菜,命喪雅妲爪下。

遊戲中提到在傑洛特來之前,有兩名獵魔人接過解除雅妲詛咒的任務,年輕的獵魔人命喪當場,年長一些的獵魔人發現任務太過危險,就攜款潛逃了。然而昆特牌和美劇在創作的過程中,設定為第二個獵魔人也當場去世。

連死兩名獵魔人,為了不讓恐懼傳播,雇傭者只好對外聲稱第二名獵魔人跑了。

不同的是,昆特牌在設定中說第二名獵魔人是本文的佈雷恩;美劇中說第二名獵魔人是傑洛特的同門,名叫萊姆斯(Remus)。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美劇中的第二名獵魔,原著中,薩普科夫斯基本人從未證明過第二名獵魔人到底是誰。

貝哈文的朱諾德(Junod of Belhaven)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朱諾德是一名地道的熊學派獵魔人,天生膂力,虎背熊腰,留著矮人風格的大鬍子。

在《巫師3》中登場,1243年,朱諾德找到精靈盔甲大師泰恩賽爾,想鍛造一套宗師級熊學派裝備。但是朱諾德好賭,而且又菜又愛玩(水平比他同門格德差遠了)。

一不小心就差把內褲輸進去了。沒了錢的朱諾德自然無法打造盔甲,只好先找找委託,接幾份活做做。朱諾德在杜佛(Tufo)接到了一份委託——調查附近房屋經常倒塌的問題。杜佛位於陶森特,這里盛產葡萄酒,但苦於某神秘地底力量所造成的地震——建築物倒塌、葡萄酒瓶落下破碎、葡萄酒桶爆裂,糟蹋了好多上等美酒。

經過調查,朱諾德得出了結論:地震的問題是某個地下怪物造成的,他決定在進入附近的梟眼石洞(Owl Eye Grottos)繼續探查。因為地下洞穴四通八達,朱諾德調查、准備的又不充分(看看白狼在每次打怪前的准備),進入洞穴的朱諾德再也沒有返回地面。

因為他在地下遇到了一隻沙爾瑪(Shaelmaar),一種兇猛又危險的地下生物。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比武會的沙爾瑪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比武中的白狼

朱諾德的卡畫中也可看到它,閃卡效果也不錯,隨著土方的塌陷,陰影中鑽出一隻猙獰的沙爾瑪

貝哈文的伊沃(Ivo of Belhaven)

貝哈文還有一位熊學派獵魔人,貝哈文的伊沃(Ivo of Belhaven)他們倆是老相識了。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伊沃曾經和逃荒的米薇女王在厄斯及(Ysgith)沼澤有一面之緣,其實朱諾德是盜用的人家名號,他本人根本不是貝哈文人。

這里還有一個梗,熊學派的獵魔人普遍都是五大三粗,伊沃卻是個例外,卡畫上也可以看出他比較瘦弱。關於盜用人家名號這件事,朱諾德曾今嘲諷他,「小熊」反正活不久,名號早晚是我的。諷刺的是「大熊」朱諾德先走一步了。

格德(Gerd)

一位傳奇的熊學派獵魔人,身世不詳,在《巫師3》中對他的事跡有所提及。

瑞達尼亞有一個附庸國——弧形海岸公國(Duchy of Arcsea)提這個名字大家可能不熟悉,但是該公國有一座城市諸位肯定熟悉——布拉維坎(Blaviken)。

就是在這個小國家發生了一起政變,因為人多、名字長、關系亂,我們就不細說,其中一方雇傭了格德,想來推翻另一方,格德沒有同意還羞辱了人家,招來了殺身之禍,只好逃往大史凱利格(Ard Skellig)。

抵達史凱利格之後,格德精彩的故事開始了,簡單來說就是格德卡畫介紹里所說的,屠龍、獵殺女海妖、獵殺吸血妖鳥、打死了追殺他的一隊騎士。

還有打昆特牌,牌技比朱諾德強,就輸掉了一半賞金和一張鋼劍圖紙。

任務大人格德最後返回了他的好友托爾吉爾伯爵的城堡。不久後一群強盜和尼弗迦德收買的賞金獵人帶著投石機圍攻了伯爵的城堡,為伯爵曾經出海劫掠帝國的金塔之城報仇。

圖爾塞克城堡最終陷落,城牆和房頂全部垮塌,把托爾吉爾伯爵、他的一些手下以及獵魔人格德永遠地埋在了廢墟下面。

寇格林姆(Kolgrim)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寇格林姆是一位蛇學派的獵魔人,身世不詳。在《巫師3》中提及。

寇格林姆的任務是尋找學派失落的武器圖紙。他順利的完成了任務,在返回蛇堡的途中路過白果園(White Orchard)不巧的是,當地養蜂人的兒子在此時失蹤了,帶著對獵魔人的偏見,當地居民一致認為是寇格林姆綁架了小男孩並且報了官。地方官也是個糊塗蛋,沒什麼證據就要對寇格林姆進行審判。

寇格林姆提出抗議,要求用試煉而不是審判。我覺得這個試煉有點像《權力遊戲》里的比武審判,寇格林姆得到的任務是清除地下墓穴里的妖靈,結局和朱諾德一樣,進入墓穴的寇格林姆再也沒有上來,卡畫中我們也可以看到,寇格林姆似乎有些寡不敵眾。

最後的事實是,經調查養蜂人的孩子是被水鬼拖下水吃掉的,寇格林姆含冤而死。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巫師3》中寇格林姆的殘骸

關於寇格林姆的運氣,還想再說幾句。

寇格林姆從小運氣就特背,小的時候被一種叫哭泣者(Weeper)的怪物綁架了,這種怪物會把真正的孩子偷走,換上個次品,這些次品往往會在很短的時間里夭折,具體例子我記得的在美劇《格林》和《地獄男爵》中都有出現,中文常把這種怪物翻譯為調換兒或者換子靈。

這時,一名路過的蛇學派獵魔人救下來了小寇格林姆,並把他送回家。然後他的媽媽對獵魔人有很深的偏見,根本不相信獵魔人送回來的這個是她的兒子,她身邊的小怪物才是真的寇格林姆。

小寇格林姆直接無家可歸了,只有跟著蛇學派恩師走上了獵魔人的道路。往後的許多年里,不論是試煉還是在瓦羅蘭大陸上打怪,寇格林姆始終厄運連連。

抵達生命終點的寇格林姆——這個從小被怪物綁架走的孩子,最後的罪名居然還是綁架別人的孩子。

像白狼這樣可以活到退休,和葉一起過上幸福生活的人,相比之下,運氣可是太好了。

《獵魔人之道》的狼學派中立卡,貝連迦爾(Berengar)和雷歐(Leo)。

貝連迦爾(Berengar)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貝連迦爾是一名狼學派的獵魔人。在傑洛特來到凱爾・莫罕之前他就已經離開了,算是傑洛特的師兄,也是《巫師》里的重要角色。

《巫師》中貝連迦爾討厭自己的獵魔人身份,離開了狼堡,轉而和火蜥蜴幫合作,希望藉助火蜥蜴幫對突變的研究能讓自己的突變逆轉,變成一個正常人。最終會被傑洛特或者阿扎・賈維德殺死。

雷歐(Leo)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雷歐的親人全部倒在了尼弗迦德的鐵騎下,小雷歐被維瑟米爾帶到了狼堡進行獵魔人訓練。聽了白狼的傳奇故事以後,雷歐徹底成了傑洛特的小迷弟。作為狼堡最年輕的居民,在火蜥蜴幫突襲狼堡時,雷歐還未進行青草試煉。

雖然已完成了獵魔人的各項訓練,傑洛特也在他身邊,但缺乏實戰經驗的雷歐太過慌張,被教授一箭射死。

「稍加提醒,他就能徒手抓住飛來的箭矢」

《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巫師3》中給雷歐掃墓的傑洛特

來源:昆特牌吧
作者:七號樓的柴柴《巫師之昆特牌》獵魔人之道卡牌背景故事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