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SP八岐大蛇繪卷劇情 新式神神墮八岐大蛇繪卷故事匯總

一、第一章【惡神】

妖鬼的誕生,源自於天地之初的七大罪惡。

彼時,世界荒蕪而無序,而自混沌之中誕生的第一縷光,從悠久無盡的沉寂之中剎離出了生的概念,終於出現了最初的眾神。

「讓我來分開天空與大地吧。」有神這樣說道 。於是立地成山,聳入天際,化為了山神。

有神則說,「讓我來填滿天地間的縫隙吧。」於是化作氣浪,呼嘯著充盈了天地間的空曠處,成為了風神。

「就由我來修補大地的裂痕。」於是引來大水,灌溉了大地溝壑,化為了海神。

「就讓我來使天空不再寂寥。」有神說道。於是紡出雲朵,降下雨雪搭建彩虹,聯通在天地之間,成為了雨神。

「那就讓我,來使世界不再寂靜。」有神說道。於是造出種子撒向世界,化為千千萬萬的草木生靈,它們生長發芽。這寂靜的世界,終於變得熱鬧起來。

最後,火神出現了,他一降生就將萬物燒盡,使海水蒸發,雲朵消散,風流紊亂,天地間的一切都被他燒去。眾神震怒,誓要將其討伐,但靠近火焰的神明都會被燒成灰燼。

就在這時,耀眼的光輝從天而降,那是一名光芒萬丈的女神,她所到之處,連火焰都因她的光輝而暗淡。

她不費吹灰之力,就降伏了作亂的火神。

「吾名天照,乃是光輝之神。」她說道。天照的光輝所及之處,終使天地有色,萬物生息。

「你等都因我而生,是以我即是全知全能之神,能為眾神裁決是非善惡。」

眾神將信將疑,天照於是隱去天地光芒,頓時天地失色,萬物沒了生息,眾神見狀,將天照迎回,奉為眾神之神。」

「我已為世界帶來了萬物生息,卻不能止於此,」天照說道,「我也要像諸位一般,去為這個世界而創造。」

「我將為世界所創造的東西,名為「愛」。」

黑夜褪去,光輝重歸大地,重生的萬物比往日更加鮮活,水中出現游魚,空中誕生飛鳥,地面上奔跑著百獸。無論哪一種,在誕生時,被太陽的光芒所照耀的一瞬都學會了愛。他們愛上父母兄弟,愛上彼此,愛上所誕生的世界,更比什麼都要愛著天照。

在他們的愛之中,不斷誕生新的生命,最終在大地上出現了和諸神形貌相近的人類。

而人類比任何一種生命都要聰慧,也比任何一種生命都渴求著愛,他們將愛獻給天照,也堅信天照同樣愛著他們。

諸神為天照所為感化,也向她尋求光輝,從她的光輝中,習得了「愛」。

於是,神高居於天上,人匍匐於地面。眾神所居的高天之上被稱為一–高天原。

而眾神之中,卻也有著並不信服天照的神。

誕生於天地之初的蛇神盤踞於地面,其身體所通過的地方化為河川,鱗片所劃開的地方則化為山巒,他長久地匍匐在人世,令人類懼怕不已,巨蛇時而逼迫他

們深入絕境,時而又引誘他們自相屠戮,觀之為樂。

那些被蛇神所引誘的人類,即使僥幸生還,最終卻會葬送在同族手中。

人類的神官說道,「吾等以天照之名行正義之事,排除有罪之人。」

於是或將罪人處決,又或將其驅逐,任野獸吞食。

終有一天,巨蛇朝著光芒萬丈的太陽抬起頭來,吐著信子問向高天原的天照。

「自稱全知全能的天照,請你告訴我,你像世人愛你那般愛著世人嗎? 」

「我比世人愛我還要愛著他們。」

「既然如此, 那為何令他們誕生, 卻又裁決他們受過?」

「只因他們染上了罪惡。」

「罪惡?你可是全知全能,這世上的罪惡又從何而來?」

「「天照,你既造出世人,難道不能讓他們免於罪惡侵染?既然不能,你憑何為眾神之神。」

「我雖創造世人,卻無法觸碰他們的心,於是將愛賦予其心中,使之免受罪惡之苦。然而我乃全知全能,愛卻並非如此。」

「既然如此,何不寬恕他們。」

「罪惡不可寬恕。」

「那應由罪惡的創造者來衡量,而非是你。告訴我,罪惡若不是你所造,又究竟是何人所造,你自稱全知全能,既如此厭惡罪惡,為何不與它的創造者一較高下,令它徹底消失於世?」

天照沉默了,從她的沉默中,蛇神嗅到了一絲秘密的氣息。

「罪惡的源頭也是來自於你?」蛇神質疑道。

天照不答。

「天照,」蛇神說道,「你可知道當聚集了太多的光輝,並不會驅散陰霾,反而會點燃毀滅一切的火焰。」

「蛇神,你可知道當太多的懷疑聚集在了心中,並不會帶來真相,反而會化作自欺欺人的開端。」

為探尋罪惡的真相,八岐大蛇回到高天原,決心找尋罪惡的本源。他放出蛇魔四處探查,竊取了高天原每-個角落的秘密,終於得知在高天原的神獄中關押著七個罪行。

蛇神潛入祭壇深處的神獄,祭壇的地下藏著錯綜復雜的迷宮,蛇神的身體在狹窄而扭曲的秘道中穿行,順著螺旋的階梯上層層往下,越是向下,就越是遠離天照的太陽光芒。

蛇神打開了一道又一道的門,每一道門都將一層光明遮擋在了門外,越是靠近神獄,就越是黑暗。暗道,門鎖,樓梯,一切的形體都逐漸被黑暗所吞沒,在打開了第九千九百九十九道門的瞬間,徹底的黑暗將蛇神包圍,他無法辨別自己究竟身在何處。

「罪惡們!」他高聲喊道,「這里可是你們的牢籠?」

「我自樂園而來,那里強者理應被崇拜,供奉為神明,可惜你們竟被困在牢籠中,無法前往!」他高聲道,「請讓我來為你們打開大門,放你們離開!只要你們回應我的聲音,就能換來自由!」

然而黑暗用沉默回答了他的請求。

「如此可悲,」他悲嘆道,「你們如此強大,卻不為人所知曉,竟然連作答的勇氣,都一並失去了嗎?」突然,一簇火焰在黑暗中炸裂,它仿佛自漆黑的魔盒中跳出,圍繞著蛇神如同初生孩童般舞蹈,緊接著是一簇又一簇火焰的點燃,一連串顏色各異的火焰朝著牢門飛去,不遺餘力地撞擊著它,一時間四濺的火星照亮了神獄,也照亮了蛇神著迷的臉龐,他毫不猶豫地斬斷了牢門的封印,六簇鮮活的火焰沖破牢籠,朝著自由的世界,飛了出去。

蛇神將六個罪惡引向人間,教給他們玩弄人心的手段,使他們引導人類墮落。

人類因此愈發懼怕災禍,為保身而將罪惡們供奉起來,稱之為惡神。六個罪惡化為六名惡神,常伴於八岐大蛇左右,被人間合稱為一一七惡神。 雖不在高天原之列,卻勝過高天原眾神。

終於,有人不堪忍受,向七惡神乞求道。

「我飽嘗苦難, 仍心存良知,為何神還不救我? 」

惡神們如孩童般笑道,「我們已經來了,我們就是神啊。」

聞言,人類突然放聲大哭,進而又大笑不止,身形扭曲成可怕的弧度,肉身從原本的皮囊中脫出,化作了畸形醜陋的鬼相,口吐瘴氣,將曾經的同族撕成了碎片。

人類迅速集合起來,將化為妖鬼的同族囚禁、驅逐、屠戮。

妖鬼質問道,「我們由人而生,做人所不敢做,做人所不能做,為何你們是人,我們卻不是?」

人類與妖鬼開戰,比蛇神所見過的任何一-場戰爭都要慘烈。

蛇神震驚之餘,興奮得渾身顫抖,這才是千百年來他所追求的真相,他終於知曉了天照的秘密,他對惡神們說道。

「我已看破了天照的陰謀,罪惡之所以被封印, 是因為它會引導自由。」

「有形之物自降生便失去了自由,困於形體的牢籠,然而心卻不會,無論形體如何孱弱,心都嚮往自由,而自由之中,蘊藏著無盡的力量,即使是天神的力量,也不能與之抗衡!」

「可那天照,卻在每一顆心開始跳動的那一刻,在其上銘刻了枷鎖,令它們視自由為罪惡,視強者為罪人,反過來謳歌自己的愚蠢和弱小。」

「那枷鎖,就是她口中的「愛」 !」

「惡神們啊,」 蛇神抬手指向遠方即將落山的太陽,和即將被夜色吞沒的大地,「你們可知,你們本是高天原神王天照的分身,可她登上神王之位,卻將你們打入神獄。」

「如今,我們要讓人類從天照的欺瞞中清醒,賦予他們真正的自由,這是我們獨一無二的神力!」

「從太陽的光輝中拯救眾生,正是我們生來的使命!」

「我們,才是這世界的救世主!」

《陰陽師》SP八岐大蛇繪卷劇情 新式神神墮八岐大蛇繪卷故事匯總

陰陽師SP八岐大蛇繪卷劇情

二、第二章【罪惡】

蛇神的話在惡神們之中掀起了軒然大波。

「可如何才能戰勝天照?」

「她既以偽善來打壓人世,我等就應以大罪來擊敗她!」

「可什麼才是這世上最大罪?」

「天照以愛縛人世,使其降生便知親子手足,故而弒親便是第一大罪!」

「天照以神威治世,萬物以神為尊,故而弒神才是第一大罪!」

「天照以神王自居,使眾神眾生皆尊她為主,故而反叛就是第一大罪!」

蛇神大笑,「你們本就是天照的分身,由天照心中誕生,故而天照和你們本為一體,她是你們至親,是你們的神,也是你們的主人。惡神們啊,只要摧毀她,弒神弒親反叛,這三大惡行合一,不就是世間的最大罪?你們既是惡神,又豈能罷休!」

惡神們聞之大喜,化為火焰,圍繞著蛇神如蛇魔般狂舞。

「我們要摧毀神王天照,不為別的,只因我們,正是七惡神!」

在蛇神的教唆下,惡神們以瘴氣腐化人類,令妖鬼如同春草一般瘋狂滋生,在這罪惡橫行的人世間,迅速就形成龐大的妖魔之軍。

八岐大蛇化為巨蛇之身,用蛇腹攪動地面,掀起洪水滔天淹沒人世,山川則聚集在一起,越長越高直指天邊,形成了一座連通地面與天際的橋梁,惡神們率領著妖魔的鐵軍踏上巨蛇之身,踏上高峰,一路朝著高天原沖去,高天原急忙派軍攔路,卻根本無法阻擋憤怒的妖魔們。

「天神們神力滔天高高在上,卻眼睜睜地看著人世被罪惡所侵染,漠視生靈塗炭而不置一詞!我等已不再是人,而是妖鬼,我族與這天,上的天神,永世為仇!」

就在這時,天邊突然風雷大作,一-道驚雷炸響山巔,妖將們頃刻被燒為灰燼,四處皆是哀嚎,烏雲也被劈散,閃電的白光散去後,一名身披戰甲的神將出現在眾人面前。

在他身後的湛藍晴空之中,是光芒萬丈的女神天照。天空中的閃電匯聚到那名神將手中,化作一柄雷電之槍,他冷冷地說道。

「神高居於天上,罪人關入地獄,這是天地之初的法則!吾名須佐之男,為天地刑罰所生之行刑神。罪人們啊,天刑已至!」

說罷,率大軍下界迎戰,和妖魔軍交鋒,下手狠毒,時而以槍穿心,時而以劍斷頭,時而又召喚雷電,將對手劈為灰燼,所到之處屍骸遍地,妖魔心生畏懼四散逃竄,六名惡神立刻圍了上去。

「可憐之人啊,被天照欺騙,落入我們手中。」

「讓我們救你出牢籠,自由那歡愉的滋味會讓你永生難忘。」

「向我們祈求吧,我們的甘霖比眾神的謊言更加甜美。」

「向我們跪拜吧,我們的火焰比正義的光芒還要耀眼。」

須佐之男卻不為所動,「你們的軀骸將塗滿神殿前的石階,你們的火焰會在神的腳底碾滅成灰燼。」

惡神們將他團團包圍,大笑道。

「我們和太陽本就是一體,就算熄滅,一旦太陽重現,我們又會燃燒在乾枯的大地上,卷土重來!」須佐之男冷笑道。

「既然如此,就只好讓你們全都求死不能了。」

於是,須佐之男與六名惡神交戰於山巔。然而惡神們本是天照分身所化,擁有近乎無窮的生命力。可做盡惡事的他們竟也被須佐之男的殘酷所震驚,一個又一個地被逼入絕境。一名惡神被須佐之男用槍刺穿眼睛,將封印打入腦中,又有一~名惡神被須佐之男削去四肢,用槍將封印刺入腹中,幾名惡神見狀一-齊攻向須佐,兩只手同時伸向他的要害,然而被須佐雙手接下,二神竟無法逃脫,須佐之男錯開發力,二神被扯住手腕刺向彼此胸膛,兩顆跳動的心髒掉在地上,封印被打入二神胸口,第四名惡神見狀從背後偷襲,撕扯下須佐之男的左手,然而第二次偷襲時卻被須佐之男右手接住,他兩指一錯,將雷光凝成刀鋒握在手中,反手割斷了對方的喉嚨。

處決了五神的須佐之男左手已毀,右手握槍,最後的惡神見狀轉身想逃,卻被須佐之男單手壓制,跌倒在地,抬起頭時對上那雙冰冷的金瞳,見須佐之男用牙咬住雷槍,抵在他的心口,於是哭喊道。

「為何只敬畏太陽的光芒,難道罪惡的光輝就不能照亮這個世界嗎?」

須佐之男咬住槍柄,一槍貫穿了他的心髒。

戰場在一瞬間恢復了寂靜,須佐之男閉了閉眼,仿佛在享受著片刻的寧靜,然而就在這時,一道巨大的黑影落在了他的臉上,他急忙抬頭看向空中,卻見巨蛇從空中掠過,以極快的速度沖向了他身後的天照。見狀,須佐之男躍向雲端,單手執槍,擋住了即將沖向天照的巨蛇,蛇神撲空,只得張口咬住長槍,二者一時僵持,蛇神見天照近在眼前,自己竟然無法前進半分,於是將雷槍一口咬碎,將須佐之男甩了出去。

「讓開,處刑神,我此行意不在你。」 蛇神步步緊逼,「虛偽的光輝之神,今日就是你的隕落之日!」蛇神稍稍退後蓄力,緊接著張開大口朝著天照咬去。

然而須佐之男志在必得地抬起頭,「可惜了蛇神,我此行就是為你而來!」

他將右手伸進左手的殘肢之中,從斷開的上臂中抽出了半截染紅的臂骨,與手中的斷槍接在了一起,二者爆發出強烈的光芒融為了一體,雷槍與須佐之男的骨肉結合,化為一柄金色的雷劍,雷劍隨著他一~躍而起,自蛇神頭頂向下,如金色閃電一般劈了下來。

白光炸裂,蛇神被雷劍貫穿匍匐在天照腳下,紫色的蛇血噴濺了滿地,他抬起頭來,卻見天照面色不變,

甚至衣袍都沒有沾染一絲污垢。蛇神突然釋放墮化之力,號令蛇血之中爬出無數紫黑色的小蛇,潮水一般地朝著女神涌去,然而須佐之男卻再次擋在了天照的面前,他滿身傷痕,被蛇群環繞,蛇魔爬滿了他的身體,撕咬他的腰腹,纏繞他的四肢,卻迫於他的神威無法靠近天照半步,片刻之後終於力竭,如同被須佐之男的身軀所吸食一般,化為一~灘灘妖氣,漩渦一般環繞著他的胸口,最終消失不見。

重傷的蛇神終於匍匐在地,不再動作,然而在他的身側,六名惡神卻已經緩慢地恢復了形體。

「看來罪惡和光輝一樣,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蛇神笑道。「你又該如何是好呢,天照。」

一直都在觀戰沉默不語的天照卻抬起了一隻手,朝著空中張開了五指。

「六道之陣,起。」她命道。

她手心的白光折射為七色,其中六色分別流向了地上的六名惡神。至此,封印從貫穿六名惡神身軀的傷口中射出,在空中扭曲旋轉,化為漩渦。旋渦中六扇大門突然顯現,分別通往六個不同的異界,惡神們的身體頃刻被旋風捲入門中。

縱使惡神們如何掙扎嘶吼,都無法忤逆旋風的威力,他們釋放出各自的力量,六種顏色各異的火焰在旋風中涌動,在急速的氣流中被卷向各自的門,剎那間就將原本一模一樣的六個異界燒成了不同的模樣,成為了最初的「六道」。

「終有一日,罪惡會重新籠罩世間。」惡神們掙扎著起誓道。

須佐之男降下驚雷,層層疊疊的鎖鏈從雷雲中湧出,將異界之門鎖在萬幹道鎖鏈之中,然後在雲端猛然收緊,一並化為了碎片。

洪水退去,雲霧消散,天照率眾神重新出現在了天邊,俯瞰著匍匐在地的巨蛇。

須佐之男說道。「六名惡神身負重傷,被封印在六界之中。六界之間互不相通,他們永無再和你相見的可能。」

「八岐大蛇,你敗了。」

「我敗了嗎?」巨蛇卻笑道,他低頭看向洪水褪盡的人世。」

「好好看看周圍吧,虛偽的神啊。你的子民們已經學會了罪惡,罪惡將會伴隨著他們的生命代代流傳。無論在什麼時代,神都不會再被無條件地崇拜,無論去往哪里,你都會聽見質疑的聲音。」

「這世界已經不再是神的,而是罪人們的世界了。」

來源:遊俠網

《陰陽師 Onmyoji》SP八岐大蛇繪卷劇情 新式神神墮八岐大蛇繪卷故事匯總 _a837879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