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與遠征》負誓守衛塔尼技能一覽

在1.96版本中,我們即將迎來一位新的半神英雄:負誓守衛-塔尼

【英雄立繪】

《劍與遠征》負誓守衛塔尼技能一覽

【英雄技能】

《劍與遠征》負誓守衛塔尼技能一覽

【背景故事】

就在前不久一個暴雨的下午,我終於在天完全黑下來之前把補給送到了那個邊境軍營時,我發現了一個骨瘦如柴,蓬頭垢面的老者。

他衣衫襤褸,眼神空洞,就蹲在軍營對面的破屋屋檐下。

在這個靠近前線的地方,家園毀於戰火的流民並不少見,但是我感覺這老頭的眼睛里有些不一樣的東西。

雨停了,當我從軍營內士兵們的焦慮和牢騷中解脫出來,以為能獲得少許安寧的時候,那個老頭已經站了起來,他開口而言,好似哭腔:「啊——啊——他就要來了。古爾林塔尼,光耀獠牙,眾神的看門犬,其心有如頑石。他無盡的贖罪要再次開始……」

我被嚇了一跳,老頭突然死死地抓住我的衣領:「全因為塔尼的光芒已被他所看守之物玷污,只有用所有逃散在世間的惡魔的鮮血,才能洗淨這份罪孽。」

我慌亂地想擺脫他,不慎摔倒在地上,正當我准備起身時,軍營里傳來的騷動聲讓我回過頭。先是士兵的喧嘩聲,罐子、木桶和馬車的噼啪粉碎聲,接著便是慘叫和哭喊,最後是我最不願聽到的聲音,惡魔的嘶吼聲。火光已經從木樁牆後升起,我知道這里很快就要變成人間煉獄。

我試圖抓起老頭的胳臂,想著救一個是一個,但是他卻開始捂住頭不停地顫抖,渾濁的眼淚打濕了我的手背,老頭哭著說:「他來了,他來了!我能感受得到,我身上的烙印又開始灼燒了……我的詛咒者就要來了,他今天會帶走我嗎?」嘭!軍營的大門像紙一樣被撕碎,門後走出一個提著半截盔甲的惡魔。惡魔看著我們撓了撓頭,我知道我完了。老頭哭得更痛快了,他跪了下來,張開雙臂,似乎在迎接那隻惡魔。

惡魔也饒有興致地慢慢靠近他,欣然接受人類的禮遇。我已經可以聞到惡魔身上的腥味,但雙腿已經屈服,只能靠在身後的樹上。就在我閉上眼睛,回憶起故去母親的面容的時候,伴隨著一聲劇烈的悶響,一灘黏膩腥臭的液體噴濺在了我的臉上。我強忍著耳鳴睜開眼睛,發現一根從天而降的奇特柱子已經將惡魔砸成了肉泥。是的我沒看錯,那柱子雕鑿得魁偉悲肅,絕非凡間之物。老頭的表情已經變得十分夸張,他在朝著柱子嘶吼,等我的耳鳴慢慢恢復後我才聽見他在說什麼:「啊——不!不!該死的塔尼!你的目標應該是我,而不是那隻惡魔!你不能永遠拿我當你復仇的餌料!我已經逃到了這荒涼邊境,你還要把我驅趕到哪里?!「循著老頭的目光,我看到一尊身軀展露在了那柱子的陰影之後。逸散飄揚的白發下,鎏金般的紋絡在黝黑如塑像的身軀上緩緩流動,但他的雙腿卻深深沒入堅硬的磐石中。更多的柱子呼嘯著從天而降,其餘的惡魔被砸爛的噼啪爆響聲連續從軍營里傳來。

老頭吼叫著咒罵那個身影:「詛咒你,我詛咒你塔尼!就是你,曾一直在阻撓艾雅向人類授火,阻止我們獲得力量,你只是將凡人看作匍匐在你使命枷鎖下的螻蟻,所以人們從了解你的第一日開始就對你又厭又怕,背棄你,遺忘你!」老頭的嘶吼又變作不懷好意的嘲諷:「可你雖然能隔絕人與神的交流,卻阻止不了惡魔向我們發出呼喚。惡魔的力量讓我們這些被你無視的人類,也最終能撼動群山之巔,讓你們萬劫不復,哈哈哈。」「對不屬於自己的力量的渴求,這卑微的野心就是你的族群暗通惡魔的理由?」塔尼終於回應了老頭,我看不清他的臉。老頭顯然被激怒了:「卑微?哈哈,野心?那憑什麼天神能永生不滅,高高在上,人類就要忍受生老病死?為什麼我們生而就脆弱又無力?人類想要得到配得上自己智慧的力量,有什麼錯?」

「人類擁有超越其他生靈的智慧和情感,這些最終卻成了貪婪滋長的溫床。」塔尼的聲音寒氣逼人,「艾雅託付我鎮守湮滅之井封印。但是惡魔崇拜者們依然執迷不悟,妄圖打破封印,放惡魔回到伊索米亞。這份褻瀆,我絕不會姑息。」「哈哈哈!」老頭的笑愈發癲狂,「是的,你們迫害我們,放逐我們,但是我們最後還是成功了,不是嗎?不可一世的神明們一敗塗地,而我們也獲得了惡魔賜予的力量。」「那是我的失職,我絕不否認。」塔尼從陰影中露出他冰冷的眼睛。「哈哈哈,所以看看你,這個固執又殘酷的看守!為了懲罰自己,竟將雙腿封印在了石頭里,發誓在除盡惡魔前不再行走一步。你以為這樣就能洗刷你擅離職守的恥辱?多麼可笑!」老頭的語氣又變得憤恨,「但你的目標是消滅所有的惡魔,卻為什麼要給我們烙下烙印,又無盡地驅趕我們?」

「惡魔崇拜者獲得力量的代價,就是成為惡魔散播災禍的引路石,所以你們是我絕佳的誘餌。」塔尼答道。「你究竟是什麼神明?這簡直就是魔鬼的行徑!」老頭將臉深埋在雙手中,或許是在哭泣。又開始下雨了,雨水打濕了老頭蓬亂的頭發,他額頭上一枚奇特的金色烙印中有微微的光芒流動。我沉浸在駭人的信息中,幾乎忘記了自己的存在。老頭突然異常敏捷地撲向我,他緊緊攥著一枚惡魔武器的殘片,直取我的胸膛。我還沒來得及呼喊,塔尼就已經鬼魅般地出現在了我的身前,將老頭死死地扼住,提在半空中。「殺,了我。」老頭艱難地擠出三個字,用惡魔武器徒勞地扎刺著塔尼的臂膀,似乎是在哀求。

「我絕不會讓你輕易地死掉。」塔尼折斷了老頭的武器,將他扔了出去,「逃吧,帶著我的烙印。你們野狗一樣的命運會一直持續下去,直到我的贖償終結。」「不,那不可能,哈哈哈,古爾林塔尼,負誓的守衛,你永遠也不會有償清罪孽的時候!」老頭癲狂地從我們的目光中逃跑,連滾帶爬地沖進了荒原深處。

我不知道塔尼是什麼時候離開的。當雨停時,剛剛的一切痕跡已被雨水沖刷了個干淨,仿佛從未發生過。但殘酷神明的行徑已經在我心中種下了惡魘,那名字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腦中,古爾林塔尼,他對惡魔的獵殺將會持續下去,絕無憐憫,不死不休。

來源:遊俠網

《劍與遠征 AFKアリーナ AFK Arena》負誓守衛塔尼怎麼樣 負誓守衛塔尼技能一覽 _a893093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